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9章有我在


      第009章有我在

      沈辞果真没有察觉,只应道,“除却探望姑母,还想回家中一趟,我大哥的儿子,山海喜欢小马驹,我在边关商人手中买了一匹小马驹,想带回安城,在他生辰前给他。但经过何城时,那匹小马驹跑丢了,寻马驹的时候,意外见到途中有驻军调动,然后,就一点点找到这里。”

      何城?陈翎迅速在脑海中勾勒出何城与怀城的位置。

      她印象中,何城到怀城只有三两日脚程。

      沈辞继续道,“但是何城外的驻军谨慎,此前又没有风声,而且还走得小路,也特意没有留下可以查探的信息,行进还很快,怎么看不似普通驻军调动……我原本也想,是不是陛下着兵部颁了私下调令,但途中记起陛下在怀城……何城离怀城不远,谨慎起见,既然遇到了,便该小心些为妙,于是末将让人去打听这一路驻军来历。”

      他刻意只说了打探驻军行径之事,没提及自己连夜赶往怀城之事,也借着系袖口低头避开了陈翎的目光。

      有些事,他有意避讳在陈翎面前说起……

      但陈翎尽收眼底,没有戳破,只问道,“你见到这批驻军,是屈光同率领的驻军?”

      沈辞这才抬头看她,“还有付门慈……”

      付门慈?

      陈翎怔住,心中也掀起波澜。

      如若不是沈辞,换了旁的任何一人同她说起屈光同与付门慈两人,她兴许都要反复思量几分,不会轻易确认屈光同和付门慈会伙同谭进谋逆。

      屈光同和付门慈两人都藏得很深。

      能藏这么久,需要时日。

      谭进是早就动了谋逆的念头,也布局了很久,许是是父皇在位时谭进就有了心思,但一直等到眼下。

      陈翎没想明白,怎么是现在?

      但谭进这样的人,城府极深,心思和手段都比旁人更沉得住气。除了屈光同和付门慈,谭进手中的牌还有哪些?

      陈翎目光黯沉下去。

      谭进不容易对付,若不是她阴差阳错去探望姨母,又若不是沈辞来结城寻她,她早就是谭进的阶下囚……

      沈辞不说,但不表示她心中不清楚。

      何城去淼城,同何城去怀城是全然不同的方向,如果沈辞不是在见到驻军有异常调动的第一时间就出发去了怀城,根本来不及赶到这里。

      沈辞是从怀城一路快马加鞭赶来的。

      从何城到怀城,再从怀城到舟城,最后从舟城到结城……

      沈辞熟悉她,一定是猜到她去舟城见姨母了,所以谭进在怀城扑了空,沈辞再一路从舟城顺着蛛丝马迹追到了这里。

      沈辞可以没提,陈翎也佯装不察。

      但陈翎见他的第一眼,就看到他眼底布满了猩红血丝。

      即便他言辞间都是轻描淡写,她也猜得到,他想要赶上她,至少要将近四个昼夜不眠不休……

      从小到大,只有沈辞会这样,辗转多处直到找到她为止。

      陈翎淡淡垂眸,掩了眸间氤氲。

      耳旁继续是沈辞的声音,“后来在路上遇到潭洲驻军,越发觉得此事有蹊跷。但赶到怀城时,谭进已经率军攻陷了怀城。攻了城,却还在城中大肆搜人,所以我猜陛下一定不在谭进手中。后来辗转去了舟城,又知晓屈光同和付门慈投了谭进,恰好这周围只有结城有驻军在,便想陛下应当会来结城,所以赶来结城,刚好遇到陛下。屈光同为何会在结城,我没想通,但我猜,结城城守已经被屈光同羁押了……”

      陈翎也在想此事。

      “我让人给姑父送了信,让他率平南驻军来怀城救驾,但没那么快;加上后来才知晓还有屈光同和付门慈手中的两路驻军在,平南驻军即便到了,阜阳郡也不安稳。后来在路上遇到石怀远,他是陛下身边的亲信,也有陛下的信物在,我让他拿着信物去万州,调敬平王府手下的驻军来救驾。”

      听到他提起石怀远,陈翎明显紧张,“阿念呢?”

      石怀远同阿念在一处。

      沈辞见过石怀远,那也见过阿念……

      她担心阿念!

      沈辞微怔,既而喉间轻轻咽了咽,应道,“太子同末将在一处,陛下放心,太子安稳。”

      陈翎不假思索,“他在哪?”

      沈辞看着她,知晓她担心,宽慰道,“太子在一处安全的地方,有人照顾,不会有危险。我是怕结城不安稳,时间又紧,不敢带他来,太子一直念着陛下,末将答应太子,将陛下安全带回见他。”

      听沈辞说起,陈翎心中才微舒。

      但忽得,一颗心又悬了起来,眸间藏了忐忑。

      阿念像沈辞。

      沈辞不会看不出来。

      即便眼下看不出来,相处久了也会看出来。

      沈辞没再提继续阿念的事,“屈光同在结城,结城已经不安全了,虽然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实际已被屈光同控制,已是囹圄。谭进心思缜密,屈光同在结城未必是陛下的缘故,可能有旁的目的,方才陛下的人露了面,我们要尽快出城。屈光同没有主见,诸事要问谭进,所以眼下还有时间。等再晚些,恐怕就会封城了。”

      陈翎看他,苑中再次响起脚步声,是方才出去的郭子晓折回,“二爷,还未封城,都准备好了,但要尽快出城。”

      “好。”沈辞应声。

      郭子晓在外看哨,也先探路。

      沈辞从袖间拿出一张薄如人.皮般的面具,沉声道,“城门口有排查,安稳起见……”

      陈翎会意。

      人.皮面具很细腻,只有贴到很近处看才会有端倪,但轻易不会有人贴这么近。

      “你怎么会有这些?”陈翎看他。

      沈辞道,“立城是燕韩边陲,同西戎和羌亚时有摩擦,不打探些消息怎么能行?这是我常用的。”

      陈翎不知道他在边关四年还做了什么。

      但眼下,应当有很多她不知晓的事情和经历……

      他替她带上面具,也要仔细看她,确认这张面具是不是贴合,便要离得很近。

      近在跟前时,那股熟悉的气息忽然让陈翎恍惚。

      从她入京起,沈辞就一直跟着她,后来到京中,她才知晓,父皇是想让沈辞做她的伴读。

      东宫的伴读很多,但皇子的伴读只有三两人。

      那时起就是沈辞陪着她。

      同旁的皇子比,她斯斯文文,太过秀气,被石头砸到脚会偷偷哭,扭伤脚走不动路,又不敢叫太医,只能眼红让沈辞背。

      几个皇子里,她总是受欺负的那个。

      沈辞护短,她也同沈辞亲近。

      后来朝堂局势扑朔迷离,先太子薨,她在风口浪尖上被推上了东宫位置,再后来,东宫里来了很多伴读,她还是同沈辞亲厚……

      沈辞指尖抚上她脸颊,最后调整,而后温声道,“好了。”

      陈翎回神。

      出苑落的时候,她看他。

      他以为她紧张,尽量平静道,“不怕,有我在。”

      陈翎没有作声。

      这句话,两人都熟悉到沉默。

      ……

      “记住了,是去子华绣坊送货。”出了街巷,沈辞提起。

      两人手中眼下各捧了一摞厚厚的绸缎,陈翎轻嗯一声。

      为了不引人注目,两人这一路总要寻了话说才显得自然。

      陈翎先问,“子华绣坊是暗哨?”

      沈辞看她,不由笑,“我要暗哨做什么?只是恰好有熟识在……”

      陈翎缄声。

      不等沈辞开口,陈翎却忽然驻足,“遭了,我忘了方嬷嬷……”

      沈辞并不知晓她同方嬷嬷一处,眼下,已经快临近城门口,沈辞提醒,“别停下。”

      两人继续走。

      沈辞问,“她人在哪里?”

      “流民安置处。”陈翎脸色有些泛白,但藏在人.皮面具后不容易看出

      人.皮面具不是真的人.皮,而是贴合的材质,在原本的五官上多了褶皱或修饰,陈翎的表情变化是能看见的,所以才细腻,又不易被觉察,但要一直紧张,还是会露馅儿。

      沈辞沉声道,“你先出城,你安全,旁人才安全,其余的我来想办法。”

      陈翎看向他,眼中莫名多了稍许碎莹,又很快掩了去。

      “跟紧我。”临到城门口了,沈辞叮嘱。

      陈翎颔首。

      城门口都是盘查和询问的驻军,陈翎深吸一口气,而后低头。

      城门口已经有人在等候。

      “哟,可算来了,怎么不快些~”城门处候着的是四五十岁左右的朱妈。

      瞧着模样应当是等了许久了,原本也同守城的士兵熟悉,所以在一处闲聊了好些时候,见了他们二人捧了绸缎来,便连忙迎上。

      朱妈身后跟着的人是郭子晓,也扮作小厮模样。

      沈辞和陈翎上前,手中捧着绸缎,纷纷朝朱妈点了点头。

      朱妈叹道,“磨磨蹭蹭的,也不怕云娘等久了!明知道这绸缎要的急!”

      守城士兵顺着朱妈的目光看过来,朱妈笑道,“就他们两个,才取来的绸缎,要赶着做,军爷通融。”

      守城士兵多看了他们两个几眼,又看了看手中的画像,不像。

      “走吧走吧。”守城士兵平日里没少从朱妈这里拿好处,看了两眼便也跟着催促起来,“赶紧走,眼下有驻军在,这儿不全我们说了算,要迟了,走不了了,可别管我们办事不利!”

      朱妈赶紧道谢。

      趁着上前的功夫,沈辞朝郭子晓交待了声方嬷嬷的事。

      郭子晓会意。

      朱妈见机朝沈辞道,“哎呀!快走吧,下一批料让他(郭子晓)在城中等着,等好了一道送来,这批等不了。”

      沈辞和陈翎连忙点头,跟着朱妈身后往城外走去。

      陈翎心中砰砰跳着。

      只是经过城门的时候,忽闻一侧的驻军出声,“等等!”

      沈辞和郭子晓都同一时间握紧了袖中的匕首短剑,陈翎一颗心险些跃出胸膛,眼见着出声的驻军上前往她这处来。

      沈辞和郭子晓背后都冒出冷汗,看向陈翎。

      但陈翎一直低头,淡然,镇定,也没出声。

      驻军上前,看了她一眼,伸手掀开她手中捧着的那摞绸缎,仔细看了看,见确实是绸缎,陈翎又没什么异样。

      然后又去沈辞手中看了看,见也都是绸缎。

      朱妈其实脸色都变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沈辞和郭子晓也一直似半只脚踩在悬崖峭壁上一样,最终,见驻军收手,“没事了,走吧。”

      朱妈赔笑,而后领着沈辞和陈翎出城门。

      郭子晓没想到天子看起来思维柔弱,却如此沉得住气,他刚才整个人都险些吓懵,但天子没有露出马脚。

      这些年,就算出入西戎也没这么惊险紧张过。

      但至城门口有些长度,临到城门口时,忽然听到一阵马蹄飞骑,打马扬鞭往城门处来的声音。

      沈辞警觉抬眸,身侧的驻军紧张喊道,“都站住!退到一边,谁都别动,低头!”

      眼看着就要出城门了,接应的马车也就在城外,但眼下所有的人都不让进出,全都停下。而他们,正好走在城门口,停在最显现的位置,无论来的是谁,都会第一眼看到站在驻军和城守士兵中的他们几个。

      沈辞目光微敛,很快脸色煞白。

      谭进!!

      陈翎也认出!

      就在眼前,咫尺距离,她和沈辞都在……

      陈翎心头骇然。

      久在疆场,马背上的谭进带着令人胆颤的压迫感,鹰目桀骜,身上散发着煞气。

      沈辞低头避过。

      刚好,谭进目光正好从陈翎身上扫过,他正好看向陈翎。

      就这么近,擦身而过的距离,谭进微微皱了皱眉头。

      陈翎低着头,没有同他目光交汇,但实则呼吸都屏住,仿佛窒息一般,身上没有动弹,但羽睫不受控得轻轻颤了颤,羽睫连雾。

      她就在谭进眼皮子下。

      谭进鹰目看她,她不会觉察不到。

      陈翎强迫自己镇定,而谭进最终打马而过,入了城中。

      陈翎重重咽了口口水。

      很快,身后的马蹄声停下,屈光同的声音传来,“人应当在城中。”

      谭进眼波横掠,“封城!”

      守城的士兵怼了怼朱妈,口型道,“还不快走!”

      朱妈反应过来。

      城门封闭前,朱妈领了沈辞和陈翎两人从城门口出来,城门厚重阖上。

      他们赶在封城的前一刻出来,陈翎额头是汗,腿也险些软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们,来晚啦~抱歉~
    国际惯例,这章还是100个周末红包,记得按爪,明天中午12点和昨天的一起发
    ——————
    感谢信
    感谢在2021-11-06 23:17:31~2021-11-07 22:52: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肖兔兔two、风色幻想 10瓶;晴希、MXzz_12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