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8章别出声


      第008章别出声

      陈翎是没有出声。

      脑海中从方才开始就“嗡嗡”响着,也有刹那空白。

      明知是沈辞,又听到沈辞的声音,陈翎心底“砰砰”不受使唤地跳着,却没有做声。

      沈辞也反应过来,他是多余了方才那一句。

      这时候,陈翎怎么会出声?

      他是天子,一路从舟城逃到结城,途中遇到的都是谭进的爪牙和伥鬼,险象丛生。以陈翎的性子,越是这种时候越能沉得住气,越不会轻易惊慌出声。

      更不会,与他生出久别重逢的欣喜,与他叙旧……

      沈辞心中自嘲。

      他不在天子近前四年,如今天子是何脾气他都摸不清,却还下意识没改口。

      早前习惯的,即便许久不见,还是轻易脱口而出。

      —— 别出声,让人看见东宫因为这种事情哭,殿下不怕丢人?

      —— 别出声,低头,陛下发现殿下在这里,殿下肯定受罚,再等等。

      他与陈翎在一处的时间太长,是习惯。

      习惯到玉山猎场的时候,脑海中明明浑浑噩噩,意识也明明不受控,还是扣紧对方的指尖,气息交织时,低沉喘息着,“别出声,阿翎……”

      沈辞一颗心仿佛堕入深不见底的深渊冰窖中,掩藏了心底不可见人的秘密,害怕旁人窥探,也害怕自己窥探。

      尤其是,陈翎就在身侧,他只能将自己心底的忐忑和阴暗处藏起,也强迫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眼下竹篓外的巷子里。

      他要先带陈翎至安稳处。

      陈翎没想到过会在结城遇到沈辞。

      竹篓后,两人贴在一处有些拥挤,也近得让她都能听到沈辞的呼吸声。

      陈翎尽量将目光落在竹篓的缝隙上,没有特意看沈辞。

      她将阿念托付给石怀远,让石怀远将阿念送到沈辞处。

      她以为沈辞在立城,远在天边,却没想过沈辞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陈翎不知道他如何来的结城,何时来的结城,以及为何会出现在她眼前,但在方才千钧一发之际,他将她拽到这里……

      她知晓,沈辞一定没反应过来——他还握着她的手。

      这是沈辞的习惯动作。

      但凡有危险,沈辞都在她右前侧,他的右手会按在腰间的佩刀上,以备危险时可以随时拔刀;左手则握紧她的手,伺机而动,要么带她逃跑,要么危险时腰间拔出佩刀就可以护在她身前……

      但凡沈辞在,她总是觉得安稳。

      这种念头仿佛已经根深蒂固,隔再久,也能从心底潜滋暗长。

      竹篓后,两人都尽量屏住呼吸,各自藏了紧张和思绪,目光没有特意看对方,都落在竹篓的空隙上,看向巷中。

      巷子中却并不平静。

      屈光同的人一窝蜂涌入巷中,陈翎再镇定,指尖还是忍不住微微颤了颤,沈辞那句“屈光同是谭进的人”其实让她后怕。

      也由得陈翎的手抖了抖,沈辞才反应过来他原来一直握着陈翎的手。

      但陈翎没有吭声。

      不吭声,不会是不知晓,只是不好开口……

      沈辞下意识松了手。

      其实只有一瞬,不待陈翎回神,他又重新握紧。

      眼下陈翎的安全最要紧,沈辞秉去旁的念头。

      小巷中,屈光同的人,包括屈光同自己都一窝蜂涌入,又一窝蜂追着人冲向小巷的另一头出口去。

      陈翎不糊涂。

      这个时候,不会有另外的人刚好巧出现在巷子里,带着屈光同的人往相反的方向跑开,将所有的人都引走,替他们解围。

      巷子中方才那两个引开屈光同的,应当是沈辞的人,所以沈辞才能带着她,这么沉稳躲在竹篓后。

      沈辞在立城边关多年,这种时候能出现在巷子中,这么淡定将人引开的,恐怕是跟着沈辞的边关驻军。

      陈翎心知肚明,没有出声。

      屈光同的人快速追了出去,巷中很快了恢复安静。

      但两人都默契得没有动弹。

      果然,稍后还有尾随的队伍,继续从小巷中穿梭往前。

      待得这群人跑开,陈翎心中才微舒。

      应当是暂时安全了。

      而此时,沈辞也慢慢松开了她的手。

      两人心底都莫名一空。

      再过了些时候,确实没有动静了,沈辞掀开遮住两人的竹篓,轻声道,“走。”

      陈翎正欲撑手起身,沈辞俯身牵她。

      他低头,她抬眸,到眼下,两人才算第一次目光交汇。

      尽管方才想过,也有心理准备,但目光直面遇上的时候两人都略微怔忪……

      而后,陈翎伸手给他,但低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沈辞牵她起身。

      “等我。”他声音沉稳。

      陈翎的眼神错愕中,沈辞翻墙入了就近的苑落中,陈翎整个人僵住——不,不怕被发现吗?

      很快,苑中落地的声音响起,而后屋门打开,沈辞伸手牵了她入苑中,而后阖屋门,带她快步往内屋中去。

      陈翎再沉稳,心底也不免慌张——他不担心苑中会有人发现他们吗?

      但倏然,陈翎反应过来,苑中不会有旁人,即便有,也是沈辞的人,这一处应当是沈辞落脚的地方,所以,刚才沈辞特意让人领着屈光同的人从门口的小巷冲过去,这样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追赶先前逃跑的人身上。

      但其实,沈辞原本要来的地方是这里。

      就在屈光同眼皮子底下。

      而屈光同因为从这里跑过一躺,反而不会留意这条小巷中的民居。

      越危险的地方即是越安全的地方……

      沈辞深谙。

      等入了内屋,沈辞阖门。

      到眼下,仿佛算是危险过去了。

      “屋中有衣服,陛下先换身衣服,末将在外守着。”沈辞刚说完,看了她一眼,开门出了屋去。

      陈翎看见案几上放了两身衣裳。

      应当是事前准备的。

      她先前打扮成流民模样,他竟然也将她认了出来……

      陈翎迟疑了片刻,收回思绪,拿了衣裳去了屏风后换。

      城中的流民大都在安置处,虽然大街上也有,但不多。早前没出事,别人不怎么觉察,但眼下屈光同的人到处找她,她这身衣裳就很显眼。刚才险些撞见,她也不知道屈光同有没有留意到她,但将衣裳换了是最安全的。

      屋外,又有人翻墙入了苑落的声音。

      陈翎微顿,但有沈辞在,仿佛也不心慌。

      或是说,都不如沈辞出现在这里心慌……

      陈翎看了一眼手中的衣裳,应当是帮工小厮一类的衣裳。

      有大小不同的两身。

      陈翎挑了更合身的那套。

      屋外的声音传来,陈翎听人先唤了一声“将军”,而后很快改口为“二爷”。

      陈翎心中也断定就是跟着沈辞在立城边关的驻军。

      沈辞是立城边关的驻军统领,下属习惯了唤“将军”,但在眼下明显不合时宜,容易暴露身份,但边关的人粗犷惯了,总会有遗漏的时候。沈辞在家中是次子,排行第二,所以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会改口叫“二爷”……

      再往后,屋外两人的说话声越发小,陈翎听不清。

      陈翎知晓她在屋中更衣,沈辞不会入内,但方才屈光同的人已经在找她,这里不宜久留,耽误的时间越久越不合适。

      衣裳换完,陈翎推门而出。

      屋外,同沈辞在一处的人见到她,明显愣住。

      郭子晓久在边关,何曾见过天子?

      将军刚提起天子在屋中,陈翎便忽然出门,郭子晓错愕——天子,他同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就是有些,柔弱?斯文?

      其实陈翎的个头不矮,在女子中都算高挑的,所以即便女扮男装,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大多数人不会觉得突兀,以及细究。

      陈翎也已经习惯了男装,男装示人的时候,大多清逸俊朗,大气,亦有君王气度,所以朝中从未觉得违和。但郭子晓这样久在边关出入,见多了西戎和羌亚一族的驻军,总觉得见天子的第一印象是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乍一见还是会惊讶。

      “陛,陛下……”郭子晓是想见礼,但初见天子未免紧张。

      沈辞没让他在陈翎面前多说,“先去探探,没有意外我们尽管动身。”

      “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沈辞开口,郭子晓近乎没有考虑时间。

      “回屋中说话吧。”

      等回了屋中,沈辞也至屏风后换衣裳,保险起见,他也要换身衣裳。

      方才陈翎更衣,他去屋外等;但眼下他更衣,陈翎一人在屋外却不安全,隔了屏风尚且还好。

      屏风后窸窸窣窣的脱衣裳的声音响起,陈翎转身。

      早前在东宫,沈辞同她熟络的时候,也少有避讳过在她跟前换衣裳,但陈翎回回都转身避过,不敢看他,也不想惹他生疑。

      眼下,陈翎不想再继续只听他的更衣声,沉声问起,“你怎么在?”

      她是想问他怎么在结城。

      沈辞刚脱下衣裳,正一件件重新穿上,一面应道,“去淼城探亲。”

      陈翎遂才想起沈辞的姑母在淼城。

      淼城是平南郡首府,沈辞的姑母是平南侯夫人。

      沈辞的母亲过世得早,沈辞同她的姑母亲厚,沈辞去了立城边关四年未曾回过,平南侯夫人一定念他,他是去探望他姑母的。

      陈翎继续问,“那你怎么在结城?又刚好……”

      陈翎话音未落,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从屏风后出来,陈翎不由转身,却见沈辞换了一身同她一样的衣裳。要么是准备一起混入某处,要么就是准备混出某处……

      沈辞衣领尚未系好,陈翎刚好见到他阖上衣领,也隐隐见到他颈边至胸前处的伤疤,是早前有刺客行刺,他护她,被对方的剑刺伤了颈边至胸前这一段。

      她只知道那次沈辞伤得很重,但后来他一直藏得很好,她没见到过。

      直至玉山猎场那次,她才看见那道伤口的触目惊心。

      后来越发失控,她知晓是那杯酒出了事,她哭着唤他自安哥哥,但都徒劳。

      在他帐中,她不敢大声招来旁人。她恼得咬了他,也恼得指尖纷乱,在他后背留下深深浅浅痕迹……

      方才隐隐看到那道伤疤,陈翎脸色苍白。

      但她不应当见到过他身上的伤疤,也不应当有旁的反应。

      陈翎藏了目光,继续问完刚才的话,“屈光同是怎么回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啦,隔壁文今早才完结,下午临时加班推迟了会儿,但是旧文都完结啦,明天可以固定21:00更新啦,大家准时来看就可以了
    ————
    国际惯例,周末红包,100个,记得按爪,周一中午12:00和明天的一起发,么么哒
    感谢信
    ————
    感谢在2021-11-04 23:20:00~2021-11-06 23:1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Jonathan Gu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nastasiacao、想吃芒果沙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红豆椰奶芋泥、Kaguya 10瓶;姜姜酱 5瓶;无聊的夏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