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老公自宫前

作者:暮兰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脱身

      北京南城,江米巷,锦衣卫衙门。
      
      通政司、太常寺、刑部兵部等等几个大衙门都在这一片,黄昏时衙门纷纷落锁,官员封了官印回家。
      
      文官坐轿,武官骑马,还有大官们的华丽马车,一路上全是权贵。
      
      木百户等人还守在锦衣卫衙门门口,望眼欲穿,却始终不见汪大夏出来,频频去催锦衣卫放人,
      
      陆英不堪其扰,扯了个谎言,“我们早放他走了,他擅长偷鸡摸狗,不知何时偷了我们一套衣服,乔装打扮,早就从你们眼皮子溜走了。”
      
      木百户一听,的确是汪大夏能干出来的“好事”,只得鸣金收兵,回去复命。
      
      汪大夏躲起来了。
      
      他从陆英那里逃出去后,藏到了锦衣卫衙门的车马房里,所以锦衣卫一直没有找到他。
      
      他甚至在一辆如小房子般奢华的马车里美美的睡了个长长的午觉,醒来时,已经晚霞漫天,听到外头有人说道:“快把车套上,陆指挥使要回家了。”
      
      原来这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炳的车。
      
      汪大夏拨开窗帘一条缝,看见几个车夫将这辆豪华大车套在了五匹马的后面。
      
      五匹马全是白马,一丝杂色都没有,每一匹马都价值百金,骑出去倍有面子——不,像汪大夏都舍不得骑,养着观赏就很满足了。
      
      在锦衣卫,只是一匹拉车的马。
      
      啧啧,真是暴殄天物啊!汪大夏嫉妒心暴涨。
      
      车夫们套好了车,拿着刷子给白骏马刷鬓毛,汪大夏乘机从窗户里钻出去,爬到了马车底下,用几根绳子在车底牵起一张简易的网,钻了进去。
      
      要乘载小房子般的车厢,需要巨轮支撑,这辆大车的车轮子差不多有半人高,所以底盘离地面的空间大,汪大夏可以把自己绑在车底,搭个顺风车,以蒙混过关。
      
      马上就要天黑了,马车出了锦衣卫衙门,汪大夏可以找机会从车底脱身。
      
      车轮滚动,车底下的汪大夏随着车厢的震动摆动着,不一会,车停下来了,陆续上来两个人,车驾继续前行。
      
      汪大夏的身体紧贴着车底板,所以车厢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有什么收获?”指挥使陆炳问道。
      
      “今天把顺天府衙门对面的似家客栈客人名单全部排查了一遍,筛出几个重点嫌疑人,目前派人跟踪。”
      
      居然是陆英的声音!
      
      陆英为什么在陆指挥使的车里?
      
      陆炳似乎有些失望:“就这?”
      
      陆英:“爹,您既然把这个案子交给我,就请相信我,给我一些时间。”
      
      汪大夏大惊:不是说侄儿吗?怎么叫爹了?陆炳的两个儿子叫做陆绎和陆彩,从未听说有第三个儿子啊?
      
      难道……陆英是陆炳的私生子?
      
      一定是的!
      难怪如此嚣张。
      
      陆炳说道:“你查凶手的方向是对的,从顺天府衙门附近的客栈里寻找嫌疑人,但这种大海捞针的做法在短期之内无法破案,你得双管齐下,解铃还须系铃人,陈千户父子双双被杀,你需要找同时和他们父子有血海深仇的人。”
      
      陆英的回答有些生硬,“我知道,我的人正在查陈家父子的社会关系,只是还有没结果。”
      
      陆炳说道:“我的眼线已经有一条线索了。想不想听?”
      
      “爹!您又——”陆英憋住,啪的一声捶桌子,“只有这一次,下不为例。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您别总是把我当孩子看。”
      
      “你永远都是我的孩子。”陆炳喝了一口茶,“汪大夏听说过吧?”
      
      陆英:“怎么又是他?他今天还大闹锦衣卫衙门,他脑子里的水比什刹海还多,不可能有在马鞍里里藏毒针这种细致狠辣的手段。他不可能是凶手,没那个脑子和手段。”
      
      车底汪大夏:我谢谢您咧!
      
      说来也巧,此时马车已经出了衙门,行走在大路上,只因天还没黑,汪大夏不敢贸然从车底钻出来逃跑。
      
      此时正值各大衙门官员回家的高峰期,路上有些堵,尤其是途经狭窄的板桥时,要乘载这艘如小房子般奢华马车,必须把桥上所有行人全部清空。
      
      马车停在桥头,等待前方护卫清理桥面。
      
      人有三急,马也一样。在等待通过的短暂时间里,前头拉车的五匹白马最中间那匹乘机排出废物,堆积成螺旋上升的“小山丘”。
      
      这时桥面行人驱赶完毕,车夫扬起鞭子,催促马匹前行。
      
      车底下的汪大夏瞬间崩溃了:他为了隐藏身形,将自己绑在车底中间位置。正好对准了中间那匹白马……
      
      汪大夏目测那坨马粪的高度,如果幸运的话,他可以来个擦身而过。
      
      如果稍有差池,他就要半头钻进新鲜马粪堆里,发粪涂脸。
      
      汪大夏怂了,不敢赌。
      
      他还是要脸的。
      
      于是他割断了绳子,从车底滚出来了。
      
      “什么人!”
      “有刺客!”
      “保护陆大人!”
      
      灰头土脸的汪大夏高举双手,“别动手!我是汪大夏!今天在你们锦衣卫衙门当了一天客人!陆统领亲自接待的我!你们要动我,就是不给陆统领面子!”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陆英从窗户看去,刚好和如丧家之犬的汪大夏打了个照面。
      
      汪大夏还无耻的招手笑,“哎呀,还是陆统领厉害,我藏的再隐蔽,还是被你找到了。多谢你送我一程,咱们后会有期,告辞!”
      
      陆英咬牙启齿,“把他给我抓——”
      
      身后陆炳说道:“把他带上来,这条线索与他有关,面对面问会比较清楚。”
      
      破案要紧,陆英只得忍住,改口道:“上车,有话问你。”
      
      汪大夏被一哄而上的锦衣卫抓进马车。
      
      陆炳问他:“听说你和陈大郎在红袖招为莺莺姑娘打架,还相骂?你都骂了些什么?不许说谎。”
      
      陆炳身居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有威压之气,他开门见山的问,汪大夏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前在顺天府衙门上过公堂,他有经验,应对自如,丝毫不畏惧陆炳,说道:
      
      “骂人嘛,当然是揭对方的短处,陆统领,你说是不是?”
      
      锦衣卫和北城兵马司打过群架,汪大夏心想,输人不输阵,我虽没有官职,但面子上还是装作淡定,你们可不能再把我当嫌犯审问了。
      
      ”我没有骂过人,不像你这样经验丰富。“陆英不耐烦的指着车门,“你再和我打哑谜,就去诏狱里住一晚。”
      
      “你别着急啊。”汪大夏问道:“你知道陈大郎最大的短处是什么吗?”
      
      陆英:“至今没有任何功名,是个白身,不学无术,就等着将来父亲一死,承袭锦衣卫千户的爵位。”
      
      汪大夏摸了摸鼻子,笑道:“在这个方面,我和陈大郎是一样一样的,我也是等着继承千户爵位。我若是揭这个短处,岂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陆英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你还笑得出来?怎地如此不要脸?”
      
      汪大夏拍着胸脯,“既然家里有爵位可继承,我还努力考功名作甚?不如把机会留给平民子弟,我这是高风亮节,不与民争利。”
      
      陆炳听了,顿时对汪大夏有了兴趣:这个纨绔有点意思。
      
      汪大夏说道:“所以,陈大郎最大的短处,就是陈家五代单传,他都二十七岁高龄了,成亲七/八年,至今膝下无子,连个闺女没生。我就骂他是只放进母鸡窝里也生不出小鸡来的阉鸡。”
      
      陆英一顿,“你小子嘴巴够损的。”
      
      汪大夏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呢,“是他先骂我有娘生,没娘养,骂我是个克母的扫把星。我还以颜色,骂他是只阉鸡。‘礼’尚往来,多么公平。”
      
      陆炳问:“还有呢?陈大郎后来如何回应你?”
      
      汪大夏思索片刻,说道:“这个嘛……我们当时都喝了不少酒,相骂完毕就打起来了。陈大郎的身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他不是我的对手。我一个人打他和他的书童两个人,绰绰有余。”
      
      汪大夏对“战绩”沾沾自喜,陆炳说道:“我的线人说你骂他是阉鸡,他回了一句,说‘你胡说,未婚妻怀过我的孩子,我迟早能再生一个’。”
      
      汪大夏嗤笑道:“男人么,喜欢吹嘘自己在床上多么行。莺莺姑娘曾经说过,男人在青楼里说过的话,一个字都别信。”
      
      “当然,除了我。”汪大夏对陆炳陆英父子两个笑道:“你们可以像莺莺姑娘一样相信我。我这个人言出必行,行必果。”
      
      陆英大怒,要冲过去揍他:“你说谁像那个青楼女子?”
      
      “稍安勿躁。”陆炳伸手阻止,“这是一条线索。陈大郎的确有个未婚妻,姓禾,她父亲曾经是我的手下,陈禾两家定亲时,大送请帖,我随过礼。后来禾家犯了事,禾小姐成为官奴发卖,陈家把她买下来了,据说安顿在郊外。良贱不能通婚,禾小姐如何怀上他的孩子?而且最后没能活下来,细思极恐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锦衣卫还是消息灵通滴,大夏脱身了,采薇危险了。看上一章的评论,大家应该普遍比我小,对邻居分食陌生。我小时候就住在类似小说里马场胡同的大院里,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得和邻居分分,有一回得了一篮子橘子,我被迫跑了两个单元楼(一共三层),累死了。
    一楼的邻居在院子里圈了个棚子养猪,家里每天的剩饭都要我送给邻居喂猪用,刚好那时候吃完饭一般晚上六点,放动画片的时间,我为了不错过片头曲,抱着碗疯狂往下冲,后来过年时杀猪,也是分了两个单元楼,我妈把分的肉腌成腊肉。那一年的腊肉真香。感谢在2020-07-02 01:50:49~2020-07-03 02:26: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愁生 2个;23021848、堇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 50瓶;青箬笠 16瓶;堇川 10瓶;清扬婉兮、豆不见姬、钝刀、有所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今萍嵋




    十八钗




    妖路芳菲(原名狐说八道)
    >



    僧尼成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