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老公自宫前

作者:暮兰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猫鼠游戏

      陆英听了,问道:“陈大郎私德有亏,偷娶官奴至其怀孕?”
      
      汪大夏呵呵笑道:“陈千户父子两个都死了,其实对私生子有利。如果那个未婚妻官奴生下来一个儿子,陈家五代单传,那么这个私生子就能承袭锦衣卫千户的爵位。陈家若不认他,爵位就要被朝廷以无嗣为由取消了。所以陈家捏着鼻子也得认。”
      
      陆英不屑,“胡说八道,且不提禾小姐所生是男是女、是否存活。为了爵位弑父甚至弑祖父,这也太异想天开了。”
      
      “陆大人治家有方,子女相处和睦,陆统领自然会觉得我胡说。”汪大夏先谄媚的给陆炳拍马屁,随后目光一黯,说道:
      
      “我家就不一样了,我是嫡长子,但继母有亲生子,她那点私心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陈千户父子俱亡,除了和他们有血海深仇之外,也可以是从这对父子死亡得到好处的人。”
      
      ”所以,你们别总盯着我一人,去找其他人吧。我只不过和陈大郎打了一架,求放过。”汪大夏哈哈一笑,好像刚才眼底的阴霾是幻觉。
      
      陆英一听,汪大夏另辟蹊径,好像有些道理,于是说道:“大人先回家休息,我要改道去陈家问问那个官奴未婚妻的事情。”
      
      陆炳指着汪大夏,“带上他一起查案。”
      
      汪大夏一听,连忙摆手,“不关我事哈。”
      
      陆英脸色一沉,“大人不信我的能力,却信一个曾经是嫌疑犯的纨绔?”
      
      陆炳说道:“人皆有所长,也皆有所短。论熟悉人情世故,三教九流,世间阴暗,你不如汪大夏,想要尽快破案,你需要援手,按部就班、闭门造车可不行。”
      
      不等陆英反应,汪大夏忙说道:“我不答应,这大热天的,是西瓜不好吃还是凉席不好睡?我才不去自讨苦吃找什么凶犯。”
      
      “这个案子和你有缘,总是能牵扯到你,以我多年在锦衣卫的直觉,你应该能起大作用。何况……”陆炳悠闲的端起茶碗,说道:
      
      “你不帮锦衣卫查案,我就立刻把你绑起来,送到汪府去。”
      
      汪大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把手一伸,“来来来,现在就绑我。还有谁比我更了解自己的家呢?我再找机会逃家便是了。”
      
      “你拿什么逃家?”陆炳蓦地出剑,汪大夏蹲身闪避,只觉得背后一凉,陆炳的剑将他肩上的包袱挑走了!
      
      陆炳把包袱扔进箱子里,还上了锁,“这应该是你全部的私房钱吧,身无分文,你逃出去打算要饭度日吗?”
      
      汪大夏急的跳脚,“陆大人好本事!以大欺小!持强凌弱!”
      
      看到汪大夏吃瘪,陆英心下暗爽,讽刺道:“他能去那儿?定是投奔什么莺莺姑娘,找红颜知己去了,靠女人养活呢。”
      
      陆炳笑道:“你父亲已经派人蹲守在莺莺姑娘家周围,就等着你自投罗网。不过,如果你配合陆英破案,我会把私房钱还给你,还会帮你说情,要你父亲解除禁闭,既往不咎,如何?”
      
      不愧为是锦衣卫指挥使,陆炳招招致命,将汪大夏所有退路封死。
      
      汪大夏是个无赖,陆炳是千年狐狸,早就成精了,把汪大夏吃的死死的。
      
      汪大夏沮丧的抱头蹲在马车墙角,“我还能怎么办,根本没得选。不过,陆大人这么大官,可不要食言。”
      
      陆炳满意的点头,“你们两个可以下车了,我希望早点知道结果。”
      
      汪大夏和陆英对视一眼,然后转过脸去,彼此都看不起对方。
      
      两人一起下了车,陆炳在车窗说道:“不要熬夜,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又指着汪大夏说道:“你把需要熬夜做的事情交给他去做,他任凭你差遣,他的私房钱在我手里,不敢抗令。”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居然光明正大的双重标准。
      
      汪大夏不服,“我也长身体,我也不能熬夜。”
      
      陆炳说道:“你屡次和锦衣卫作对,今天又大闹锦衣卫衙门,还躲在我车底下。锦衣卫不要面子啊,若不让你吃点苦头,以后谁还怕我们?”
      
      陆英心情大好,对着任人摆布的汪大夏勾了勾手指,“走,去陈家问话。”
      
      汪大夏惦记着私房钱和自由,恨不得今晚就破案,比陆英还急,说道:
      
      “陈家绝嗣,就剩下两个寡妇,陈大郎把官奴未婚妻肚子搞大这种丑闻定瞒着亲娘和正头娘子,你能问的出什么来?两个寡妇就能够把你耳朵哭聋了。”
      
      陆英一噎,问:“你要怎么做?”
      
      “跟我来。”汪大夏骑马,带着陆英等到到了王恭厂附近的一家澡堂子,叫做华清池。
      
      此时天已黑了,路上更夫敲响了更鼓,提醒人们立刻回家,宵禁只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始。
      
      汪大夏下马,拨开华清池的门帘就要进去。
      
      “你到澡堂干什么?”陆英问。
      
      汪大夏说道:‘澡堂的后面是个地下赌坊,有其主必有其仆,陈大郎的书童是这间赌坊的常客,我去抓他问话。这书童打小就跟着陈大郎,形影不离,陈大郎上个厕所他都要负责递纸,何况是搞大女人肚子这种事。”
      
      果然只有对手才了解对手,汪大夏和陈大郎结仇,却也最了解他。
      
      陆英在脚步在澡堂门口停滞。
      
      汪大夏回头,“怎么不走了?地下赌坊人很多,书童看到我估计要跑,我一个人够呛能抓住他。你这是打算当甩手掌柜?”
      
      陆英把心一横,手一扬,“走!”
      
      柜台的掌柜正要拉动台下绳索通风报信,汪大夏一把翻过柜台,按住他的手,“锦衣卫办案,只抓一个人,抓了就走。你若报信,我们就把赌场封了。你信不信我?”
      
      掌柜陪笑道:“我当然相信汪衙内。”
      
      陆英心道,汪大夏熟悉这里的一切,看来小小年纪,就是赌场常客了。
      
      “走吧。”汪大夏在前面带路。
      
      陆英眼观鼻,鼻观心的穿过澡堂,身体僵硬板正的像个木头人。
      
      汪大夏取笑他,“紧张什么,人家有的你也有。”
      
      陆英咬牙道:“我嫌他们长的丑!一群歪瓜裂枣!”
      
      汪大夏环视一圈,确实如此,没一个帅的,不忍直视。
      
      穿过澡堂,来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地下室,这里空气污浊,还有各种难以形容的汗味,差点把养尊处优的陆英给熏吐了!
      
      “左手第三个台子,穿丧服那个就是书童。”汪大夏让出路来,“轮到你们上了。”
      
      陆英指挥手下,将书童绑了,拖了出去——陆英实在受不了这里令人作呕的气味。
      
      陆英正在开口审问,汪大夏说道:“我先来。”
      
      言罢,一脚就把书童给踢飞了,随后是暴风般的拳脚,又狠又急——就是不打脸。
      
      打得书童连逃生的欲望都没了,像一堆烂泥瘫在地上,汪大夏对陆英点点头,“他现在应该不会说谎了,可以节省时间,陆统领问吧。”
      
      这一招连锦衣卫都叹为观止,手下在陆英耳边说道:“陆统领,这汪衙内的手段比咱们锦衣卫还像锦衣卫。”
      
      陆英问:“陈大郎以前的未婚妻禾小姐怀过孩子,后来那孩子怎么了?”
      
      没等书童开口,汪大夏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把事情从头到尾说清楚,一句假话就砍你一只手。”
      
      书童哭道:“我们陈家本就是苦主,你们锦衣卫不找凶手,为何对我刑讯逼供?”
      
      汪大夏冷冷一笑,说道:“我们是帮你戒赌,没有手还赌什么。还不快说 !”
      
      书童被逼无奈,只得把陈大郎□□禾小姐的事情说了,“……陈家不会让一个官奴生下子嗣,加上小主人正在说亲事,怕传出丑闻,就要王婆子将禾小姐一尸两命。本来想毒哑那个小的,以遮掩丑事,但是那个小的不晓得跑到那里去了,八成被人贩子拐走了,一直没有消息。后来陈家就对外说禾小姐抑郁成疾,一病死了,那个小的玩水时落水死了。反正两个官奴,和猪狗一样,都是家里的财产而已,无人深究。”
      
      字字皆是血。
      
      这下连稳重冷静的陆英都忍不住抽了书童两鞭子。
      
      书童疼得哇哇大叫:“求你们不要砍我的手!我真没说谎,不信你们去挖禾家姐妹的坟墓,一大一小两个棺材,大的里头肯定有大人和胎儿的骨头,小的棺材里头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陆英又抽了一鞭子,“那个王婆子住在那里?快带路!”
      
      书童把众人带到了城外的西三里河一个村庄里,这里就是当年陈家人安顿禾氏姐妹的地方。
      
      王婆子是个接生婆,就住在三里河东岸。
      
      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烟味,走近一看,门口挂着挽联,一群穿着丧服的孝子贤孙跪在地上烧纸钱还有一些衣服鞋子等物。
      
      王婆子死了,今天恰好是她的头七,死亡的第七天,回魂之夜,家人正给她烧衣服。
      
      夏天天热,不好停尸,王婆子在第三天就匆匆下葬埋了。
      
      “她是怎么死的?”陆英问。
      
      “晚上在河边洗衣服,不慎掉进河里淹死了。”
      
      与此同时,京城北城甜水巷,魏采薇正泡在浴桶里洗澡。
      
      浴桶上飘着一瓣瓣如一叶扁舟般的睡莲花瓣,魏采薇惬意的伸出食指,轻而易举的将一片花瓣按进了热水里。
      
      就像她重生的第一天,她去西三里河,将害姐姐一尸两命的王婆子按在水里淹死一样。
      
      复仇,由易到难,从王婆子开始,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命偿命。
      上一世,她就是这样杀了王婆子;重生一世,她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婆子第二次。
      不退缩,不原谅,不后悔,杀人偿命。
      没有人会深究一个乡下妇人的死亡,就像当年没有人在乎两个官奴的死活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Triple kill !女主开局三连杀了,汪大夏你怕不怕!感谢在2020-07-03 02:26:25~2020-07-04 01:39: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艳阳 30瓶;xuling380 20瓶;愁生 10瓶;豆不见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今萍嵋




    十八钗




    妖路芳菲(原名狐说八道)
    >



    僧尼成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