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作者:池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翌日清晨,冬日和煦的阳光洒入室内。郁衍在刺眼的光芒中皱起眉头,低哼一声,把头埋进身旁的阴影中。
      还轻轻蹭了蹭。
      
      不知过去多久,郁衍才终于睁开眼。
      
      他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迷惘的视线落到牧云归身上,渐渐变得清明。
      
      牧云归侧身躺在他身边。
      
      这人就连睡觉都拘谨得很,双手放在身侧,姿势有点僵硬。那双形状漂亮的眼睛安安静静闭合着,睫羽浓密修长,根根分明。
      郁衍很少能看见这样的牧云归。
      
      只是……是不是靠得太近了?
      
      郁衍视线下移,才终于看清了二人现在是什么姿势。
      
      他双臂纠缠在牧云归身上,身体几乎整个贴上去,一条腿还搭在对方腿间。
      更要命的是,他昨晚睡前只披了件浴袍,一夜过去腰带早散开了,松松垮垮挂在肩头。
      
      ——和没穿没什么区别。
      
      郁衍:“……”
      
      牧云归的睡姿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变化,会变成现在这样,是谁造成的不言而喻。
      郁衍耳尖悄然红起来。
      
      他缓缓抬起腿,正想不动声色收回来,却忽然听得一声低唤:“主人昨晚睡得好吗?”
      
      郁衍被他吓得一抖,大腿碰到了对方。
      
      两个人的表情都变了。
      
      郁衍浑身僵硬,牙关紧咬,竭力让自己忽视那紧贴在肌肤上的,滚烫坚硬的触感。
      
      虽然知道那是正常反应,但……但……但那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这人吃什么长的。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最终还是牧云归以强大的心理素质,开口打破了沉寂:“主人今日还要去城外别庄,该起了。”  
      “嗯……哦。”郁衍低低应了声,松开手,把自己从牧云归怀里剥离出去。
      
      身边的床榻一沉,牧云归翻身下榻。
      
      牧云归背对郁衍穿戴整齐,才回过头来。
      
      郁衍把头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点淡粉的耳尖。
      
      现在知道害羞了。
      
      牧云归嘴角弯了弯。
      
      也不知道郁衍到底是想让他休息,还是故意折磨他。这一整夜,这人变着花样往他怀里钻,就没消停过。
      闹得他几乎一夜无眠。
      
      能睡好才奇怪。
      
      牧云归取过郁衍的衣物,见后者还蜷在床上不肯动弹,低声问:“主人可要属下伺候更衣?”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郁衍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牧云归无奈地笑笑,道了声“是”,转身离开。
      
      .
      
      二人用完早膳,便乘马车出了城门。
      
      昨夜下过那场大雪后,今日温度又降了不少,寒风循着车窗缝隙透进来,车内烧着火盆也不管用。
      
      郁衍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裹紧身上的墨色狐裘。
      
      牧云归连忙合上窗户。
      
      可郁衍的气色依旧没好起来,反倒开始轻轻颤栗。
      
      牧云归皱起眉:“主人可是身体不适?”
      郁衍靠在座椅上,按了按眉心,恹恹地摆手:“没事。”
      
      他今天起床后就开始有些不适,浑身提不起劲,还吃不下东西。
      本以为只是夜里没睡好,谁料出门后越来越糟糕。
      
      牧云归担忧道:“不妨改日再去别庄,主人先回宫休息吧。”
      “不用。”郁衍摇摇头,“我只是想亲自确认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
      “可……”
      
      牧云归欲言又止。
      
      郁衍做的决定他从来改变不了。
      
      车里的炭火已经烧到最旺,但好像一点温度都传递不到郁衍身上去。他半张脸埋在狐裘的绒毛里,被衬得更加惨白。
      
      牧云归无声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郁衍身边坐下,将那具冰冷的身体抱进怀里。
      
      郁衍僵了一下。
      
      牧云归很少这样主动与他亲近。
      
      “属下失礼,但这样……主人会好受一些。”牧云归一只手搂着他,另一只手伸进狐裘里,握住郁衍冰冷的双手。
      
      或许是常年习武的缘故,牧云归的手很暖,郁衍的双手被他小心地握在掌心暖着,很快就不再发抖了。
      
      “你冷不冷啊?”郁衍小声问。
      牧云归:“不冷。”
      
      郁衍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小影卫真好用,冷了还能当暖炉取暖。
      
      郁衍把脑袋靠在牧云归胸膛,一时竟想不到还有什么是自家影卫做不到的。
      
      唔,除了生孩子。
      
      可是本殿下以后要当皇帝的,必须得有人继承皇位,没孩子可不行。
      ……可惜了。
      
      郁衍脑中混沌不堪,还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在惋惜什么,就沉沉睡过去。
      
      别庄离皇城不远,出了城再走半个时辰便到。
      
      马车停在别庄门外,几名看守迎上前,正想搀扶郁衍下车,却见牧云归抱着他们殿下直接跳下了马车。
      往日清贵温润,高不可攀的二皇子殿下,如今安安静静靠在影卫怀里,看上去竟有些乖巧。
      
      看守:“……”
      
      看守好奇地打量过去,却被牧云归冷冷扫了一眼,连忙低下头。
      
      牧云归抱着郁衍目不斜视走进别庄。
      
      这别庄是避暑所用,冬日风光不错,却比城中还冷,因此郁衍很少冬天过来。不过牧云归昨日刚来过一次,提前吩咐过,因而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牧云归抱着郁衍进屋,将人放在暖榻上,又吩咐人熬碗姜汤来。
      
      郁衍已经睡着了。
      
      牧云归摸了摸他的额头,温温热热,还不算烫。
      
      郁衍不常生病,身处环境令他不允许自己拥有任何弱点,哪怕只是一场小小的风寒。可他毕竟是坤君,现在又因抑息香弄坏了身子,体质不比从前。
      牧云归眼眸敛下,默默把人抱得更紧。
      
      不过郁衍本就睡得不沉,没等下人端来姜汤,他先醒了过来。
      
      “我们到了啊……”郁衍打了个哈欠,问,“你抓来的人呢?”
      牧云归:“现下正关在偏房,主人……”
      郁衍打断道:“带上来,我亲自审。”
      
      牧云归沉默片刻,却没敢反驳:“……是。”
      
      他立即吩咐下去,恰好姜汤送到,牧云归端起姜汤走到床边:“主人或许是染上风寒,先喝些姜汤暖身子。”
      “……也好。”郁衍不敢拿自己身体玩笑,乖乖接过来。
      
      可刚喝两口就不想喝了。
      
      郁衍早膳基本没吃,这会儿喝两口姜汤竟觉得腹中有些不适。
      
      他皱起眉头,可还没等他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
      
      “殿下,不好了!”急匆匆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关在偏房那个人……那人他……”
      
      郁衍心头陡然一沉。
      
      关押刺客的偏房外有重兵把守,据看守说,这一整夜屋内并没有丝毫异常,甚至今早守卫进去送早饭时,人还活着。
      可不过是过去了两个时辰,人却被暗杀在房中。
      
      “用的是江湖中常见的毒针,一针毙命。”牧云归检查完尸身,走到郁衍面前,单膝跪下,“属下办事不利。”
      郁衍摆摆手:“关你什么事。”
      
      牧云归不方便把人带回皇城,因此在他离开前,郁衍就和他约定好,抓到人后先关在别庄。
      而这别庄内外的看守,都是郁衍亲自挑选派来的。
      
      怎么也不该是牧云归的错。
      
      郁衍把玩着手上一枚染血的令牌,低声道:“这的确是大皇兄手下骁骑的令牌。”
      牧云归:“莫非是大皇子担心我们查出证据,杀人灭口?”
      “也许吧。”郁衍叹了口气,把令牌往尸身上一丢,“把这些处理干净,这件事到此为止。”
      牧云归不解:“为何?”
      
      “因为查出来也没用了。”郁衍道,“这人要是活着,我们还能用上。可现在……就算最后真查出这人和大皇兄有关系,难不成你觉得只凭一具尸体,父皇就会定大皇兄的罪?”
      
      除了郁鸿外,燕王最看重的就是大皇子郁殊。
      
      偏房没烧地龙,郁衍坐了一会儿又觉得有点冷,裹着袍子站起来:“先回宫吧,这天太冷了。”
      
      他往前走,忽然脚下一软,好在牧云归及时扶住他。
      
      郁衍抓着牧云归的手臂勉强站稳,笑着摇摇头:“我以前不怕冷也不生病的,最近是怎么……”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畏冷,发热,没胃口,腹中不适。
      
      这些症状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
      
      自从上次离开勾栏后,郁衍便很在意青玦说的那席话。可他没经验,也没脸去找人问,只能偷偷找了不少民间描写乾坤的话本来看。
      话本上的小坤君一旦出现这些症状,那就是……
      
      郁衍低头看向自己腹部,脸色一点点变白了。
      
      不、不会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
    感谢在2020-06-27 20:40:02~2020-06-29 23:00: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小悦 3个;重启征程。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ivirase 20瓶;江停 12瓶;孤独的根号三、木小悦 10瓶;小辉辉辉啊、谢俞睡在我床上、是那那那那那个唐烨啊、顾子熹家的小家伙 5瓶;白北玖 2瓶;取名困难症患者、Adriana、芯芯、姝霓雨沫、紅茉、乐颜倾夏、欲寄尺素、我好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