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作者:池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二人回到寝宫时已接近午夜。
      
      雪已经下得很大了,牧云归脱下外袍将人裹得严严实实,再把人圈在怀里,以轻功飞檐走壁。
      天边无星无月,大雪纷纷扬扬,可一切风霜都被牧云归尽数挡在外面。
      
      哪怕在雪地里站了这么久,他身上依旧很暖,那份热度透过衣物传递到郁衍身上,被冻得僵硬的四肢渐渐回暖。
      郁衍抬眼看过去,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对方的侧脸。
      
      下颚线的弧度精巧流畅,轮廓极深,就是再精细的工笔也雕琢不出。
      
      这人长得太犯规了。
      
      牧云归其实并不适合做影卫,这个人太特别也太吸引人,就算身处人潮,他也是最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可他却为了郁衍,常年行走在黑暗中,收敛自己所有的锋芒。
      
      郁衍看得一时出神,竟没发现牧云归已经搂着他稳稳落在宫闱外。
      
      他没有动,牧云归也同样没有松手。
      
      路旁的宫灯晦暗不明,两人在这寂静无声的雪夜里紧密相拥,像极了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主人?”半晌,牧云归轻声唤道。
      郁衍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耳根顿时红了,连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我、我们快进去吧!”
      牧云归唇角弯了弯,点点头。
      
      二人并肩朝宫闱走去,牧云归脚步忽然一顿,将郁衍护进怀里。
      他看向一旁黑暗处,冷冷问:“谁?”
      
      郁衍怔然,跟着看过去。
      
      宫墙边走出个人影。
      
      是郁鸿。
      
      或许是在雪地里待久了,郁鸿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的视线在牧云归搂着郁衍的手上凝了片刻,而后才看向郁衍。
      
      “皇……皇兄……”
      
      殿内的地龙烧得温度适宜,牧云归端来两杯姜汤,郁鸿委屈巴巴的蜷在座椅里,小口小口捧着喝。那一张小脸被冻得惨白,身体还在轻轻发抖。
      姜汤里放了驱寒的药材,郁衍喝完自己那碗,身体很快暖和过来。
      
      郁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和母后吵架了?”
      
      小时候,郁鸿每次和皇后吵完架,就会跑到郁衍房门口蹲着。
      
      郁鸿点头,眼眶有点发红。
      
      郁衍按了按眉心:“因为我?”
      郁鸿没回答,郁衍静静注视他,半晌,他才小声道:“……是。”
      郁衍有些无奈,叹道:“阿鸿,你无需为了我顶撞母后,这些事与你无关。”
      
      “怎么与我无关!”郁鸿道,“我都知道,母后就是担心你与我争夺储君之位,可我根本不想当皇帝,我只是——”
      他顿了顿,又道:“我觉得只有皇兄能担当储君之位,我们其他几个——”
      
      “郁鸿。”郁衍淡声打断,“有些话你不该说。”
      
      郁鸿低落地闭了嘴。
      
      郁衍道:“好了,喝完药我派人送你回去。”
      “皇兄……”
      “天色已晚,回去早些休息,明日去向母后道个歉,她不会怪你。”
      
      “我不想回去。”郁鸿伸手来拉郁衍的衣袖,“皇兄,能不能别赶我走,我们好久没有……没有同寝了。”
      “别任性。”郁衍道,“你前脚顶撞母后,后脚就在我宫中过夜,还嫌将她气得不够厉害?”
      郁鸿:“……哦。”
      
      郁鸿喝完药,郁衍让人给他备轿,亲自送出寝宫。
      
      临出门前,郁鸿忽然回头看他,低声道:“储君之争,我不会参与。若有必要,我会帮助皇兄。”
      郁衍问:“为什么?”
      郁鸿笑起来:“因为我最喜欢皇兄了。”
      
      郁衍没回答。
      
      郁鸿又道:“皇兄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向皇兄证明。”
      
      说完,他上轿离开。
      
      郁衍望着轿辇远去的方向,眉宇微微皱起。
      
      牧云归已在浴池里放好了水,还细心的放了香料,郁衍把自己泡进水里,靠在白瓷雕砌的浴池壁上,身体悠悠舒展开。
      
      “……所以,刺客是昨晚动的手?”郁衍问。
      牧云归修长的身影映在屏风上,站得笔直:“是,属下在刺客动手前将其截杀,但那批刺客训练有素,属下追逐整夜,直到今晨才抓到活口。而且……”
      “什么?”
      “或有漏网之鱼。”
      
      有漏网之鱼,意味着孟长洲还会继续陷入危险,也意味着,他们可能已经惊动了那幕后指使者。
      郁衍当然不担心前者。
      孟长洲想杀他,他救那人一次已经仁至义尽,之后生死都与他无关。他这次派出牧云归,也只是为了调查幕后指使者的身份。
      
      至于后者,郁衍就更不担心了。
      他倒想那幕后指使者早点再对他动手,省得他猜来猜去。
      
      郁衍思索片刻,问:“你方才说,那群刺客是一队骑兵?”
      牧云归:“是。”
      
      “山路迢迢,那人既要掩人耳目,又要赶在孟长洲回乡之前将人灭口,派出骑兵倒是不出所料。但据我所知,皇室中除了父皇之外,手下可自由调度骑兵者,只有一位。”
      “大皇子郁殊。”
      
      郁衍揉了揉眼睛,被温热水汽充盈的大脑终于开始有些疲惫。
      
      他趴在石阶旁,声音也带上困倦:“你把人关在哪儿?”
      牧云归道:“城郊的别庄里。”
      “唔……”那庄子是郁衍避暑所用,说来已经许久没去过。郁衍打了个哈欠,撑着昏昏欲睡的眼皮道:“明日去审一审便知,不想了。”
      牧云归:“是。”
      
      然后郁衍就没了声响。
      
      牧云归在屏风外静待片刻,仍没听见动静,轻声唤道:“主人?”
      没回应。
      牧云归无奈地摇摇头,绕过屏风,果真看见青年已经伏在石阶上睡着了。
      
      郁衍仍泡在水里,只露出单薄光.裸的肩头。他的头偏向一边,肩颈一侧的曲线修长而精致,湿透的长发在水面铺开,欲盖弥彰地遮住大半春光。
      
      牧云归呼吸一紧。
      
      他不自在地别开视线,小声道了句“得罪”,弯腰将人从水里抱起来。
      
      掌下触到的肌肤细腻柔软,郁衍头一偏,毫无防备地靠到牧云归怀里。他脸颊被水汽蒸得有些发红,身体离了水有些凉,本能贴近身旁的热源。
      牧云归耳根瞬间红了,几乎不敢看他,手忙脚乱把人放到一旁的软榻上,扯过浴袍把人裹好。
      
      郁衍睡得不沉,被他这一通摆弄闹醒了。
      可他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便又安安心心地闭上,靠在小榻上任由牧云归帮他擦拭头发。
      
      青年身上只裹了件白绸袍子,衣袍下摆微微散开,露出一截修长素白的小腿,悬在半空轻轻晃荡,惹眼得很。
      
      牧云归有时都不知道,郁衍到底是天生不在意,还是根本没把他当做乾君。
      
      怎么能这么……放心他呢?
      
      牧云归用内力帮郁衍烘干了头发,才把人抱回寝殿。
      他正起身欲走,却被人拉住了衣袖。
      
      “你去哪里啊?”郁衍的声音还很困倦,听上去软得要命。
      牧云归道:“属下去外面守着。”
      
      作为影卫,他夜里向来是在寝宫内寻一处隐蔽之地浅眠,以便随时照看郁衍的安危。
      
      郁衍抓着牧云归的衣袖,睫羽轻轻颤动,低声问:“你今晚能不走吗?”
      
      牧云归一怔。
      
      郁衍指尖蜷起,轻轻道:“你能留下陪陪我吗?”
      
      牧云归望着床上的青年,喉头莫名有些干涩。
      
      半晌,他轻声道:“好。”
      
      夜色已深,牧云归熄灭屋内所有烛光,只留下床头一盏。
      
      郁衍蜷在床榻内侧,给他留出了足够的空间。青年消瘦的背影背对着他,像是已经睡着了。
      牧云归躺上去。
      
      近来他倒也有与郁衍同床共枕的时候,不过那都是临时标记结束,郁衍黏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像这样什么也不做,安静地躺在一张床上,是从未有过的。
      
      不知过去多久,郁衍翻了个身,看向他:“你怎么还不睡?”
      牧云归脸上没有一点困意,认真道:“属下替主人守夜。”
      
      “……”郁衍忍不住问,“你都不会累吗?”
      
      牧云归沉默下来。
      
      “从三天前跟上孟长洲,到昨天夜里追了刺客一整晚,今早抓到人之后又马不停蹄赶回来,半天时间走了快两日的路程,你是铁做的吗?”
      郁衍顿了顿,又道:“你不用为我做到这样的。”
      
      牧云归:“可属下心甘情愿。”
      
      郁衍眼眸微动。
      
      牧云归道:“离开主人这三日,属下每一日都记挂着,担忧着。担心您夜里醒来没有光会害怕,担心您吃不惯御膳房的膳食,担心您会不会有危险。”
      他侧躺在郁衍身边,有些拘谨,但落在郁衍身上的视线依旧温柔:“可属下紧赶慢赶,还是回来晚了,让主人受了欺负。”
      
      郁衍声音有些干涩:“我哪有你想的这么弱不禁风。”
      
      “嗯,没有。”牧云归道,“主人很厉害,也很坚强。只是属下放心不下,属下不想让您受到一点委屈。”
      
      郁衍眼眶发热,别过头:“明明在说你,怎么又说到我头上了。”
      
      “闭眼,睡觉,否则我要生气了。”
      郁衍翻身背对牧云归,声音软下来:“晚安。”
      
      牧云归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半晌,轻声道:“晚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傲娇和木头的爱情故事。
    感谢在2020-06-26 22:28:38~2020-06-27 20:4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粥粥.、某不知名果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拢龙吖 55瓶;木小悦、殇、白粥粥. 10瓶;七卿、顾昀 5瓶;自习大旗永不倒 2瓶;严不大与步很行、姝霓雨沫、依依泠泠、紅茉、Amor、水木·沐、天羽漓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