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毒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如是两天,冯庭都没回公司上班。

      这天下午顾闻柯从外面回来,跟吴巡一边交代一边往电梯间走。

      “叮——”

      电梯门打开,两人一前一后进去,门刚要合,听到一阵急促脚步,一个怀里抱着一束花,身穿黄色防晒服的小伙挤进来。

      顾闻柯往旁边让,扫一眼鲜花,抬手按楼层。

      谁知这么巧,送花小伙跟他们要去一个楼层,只见他先一步出来,抱着一大束鲜花,直奔秘书部办公室。

      顾闻柯好奇,回身看了看吴巡。

      吴巡这个时候说:“十有八九是给冯秘书送的。”

      顾闻柯顿足,“你怎么知道?”

      “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啊,都在议论纷纷猜测到底是哪家公子哥在追冯秘书……顾总没听说?”

      “听说什么?”

      “冯秘书虽然没来上班,但这几天花照样送,听送花的说,这男的在花店付了一个月的定金,让花店老板必须风雨无阻,每天都送。”

      说到这里吴巡摇了摇头,“这冯秘书,还挺受欢迎。”

      顾闻柯侧头瞥他一眼,没说什么。

      说话间,两人走到秘书部的办公室门口,正好碰到花送到,从办公室出来的小伙,紧接着,办公室内传来一阵骚动。

      在门口听的一清二楚——

      “冯秘书的花又送过来了?”

      “可不咋地。”

      “冯秘书这两天不在还送,这孙子有钱没地花吧?”

      “人家富二代。”

      “还别说,今天我在楼下还看见一辆兰博基尼。”

      “各位各位,再送,真没地儿放了……”

      “要我说,有老婆有女朋友的,下了班一人拿一束得了。”

      “哈哈哈哈……”

      里面哄堂大笑。

      刚听到这,李易安从外头回来,与顾闻柯和吴巡迎面相撞,顾闻柯看看李易安,什么也没说。

      李易安有些疑惑,等老板走后,才问吴巡:“你刚才笑什么呢?”

      吴巡努努嘴,“送花的人。”

      李易安转过头,“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

      吴巡一笑,模棱两可说:“工作太枯燥呗,你还别嫌我八卦,你们办公室那些男秘书,一个比一个八卦。”

      这话从何而来?

      李易安没放心上,只提醒他:“背后议论他们,小心被听到,回头整你。”

      吴巡拍拍衣服,抽身离开。

      下午两点多,李易安往总办送文件,瞧见桌旁龟背竹叶子微脏,取了一块湿巾,把叶子擦干净。

      刚直起腰,就听身后,一直端坐着处理公务的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李秘书,煮咖啡很难吗?”

      李易安愣了一下,看向顾闻柯。

      顾闻柯不再说话,低头忙碌。

      李易安心头忐忑,“顾总,我煮的咖啡很难喝?”

      “没有,随便问问。”
      顾闻柯叹了口气,捏着咖啡杯的手柄,把咖啡放桌子上。

      后面一直都没再喝。

      李易安可不认为惜字如金的顾总,会突如其来随便问问,他仔细一琢磨,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顾总,我煮的咖啡,确实没有冯秘书好喝……冯秘书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

      顾闻柯闻言放下钢笔,往后一靠,椅子转向落地窗。

      他瞧着外面沉思片刻,“冯秘书除了咖啡煮的好喝,别的也没什么优点了。”

      “……”
      话太笋。

      巧舌如簧的李易安竟然不知道怎么接。

      *

      晚上下班,顾闻柯没有去名府花园,他偶尔忙碌,会到府前街过夜,这边有处房产,是他婚前一直住的地方。

      八点多,顾闻柯刚打算去洗澡,周禀然打开电话。

      笑吟吟问他:“洗漱了吗?”

      顾闻柯皱眉,“问这个做什么?”

      周禀然在开车,鸣笛两声才说:“我知道你有个习惯,晚上洗了澡就不出门了嘛。”

      顾闻柯便笑了,摇头笑。

      周禀然没用蓝牙耳机,头歪着,夹住手机,“晚上出来喝两杯?今天因为公司的事,很烦。回到家里,又被老爷子数落一顿,有时候啊,真挺无奈的……”

      周家生意如今不好做,顾闻柯是知道的,不过还是第一次听周禀然说这么多,顾闻柯看一眼时间,“去哪?”

      周禀然说:“夜微凉?”

      “有谁?”
      “就我们几个朋友”

      顾闻柯眉宇舒展,“我以为你缺一起喝酒的人。”

      “一起出来玩玩嘛,又是朋友的店,咱们去捧捧场。”

      顾闻柯还没说去或是不去,周禀然不容拒绝,“我去接你,名府花园?”

      顾闻柯沉默片刻。

      “我在府前别苑。”

      说罢便挂了电话,刚从公司回来,这身行头自然不适合出去喝酒。

      他解开扣子,脱掉外套,随手拿了两件休闲装换上。

      随后出门而去。

      到楼下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内去买香烟,平常抽的牌子在这种地方买不到,顾闻柯只好换了一种,付过钱,从便利店出来。

      时间掐的刚刚好,周禀然也已经到了。

      *

      冯庭确实病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有点流鼻涕,喝了两包中草药的感冒灵颗粒,不过她提前一晚就决定天亮请病假,这两天都不去公司了。

      秦乐天还住在家里,第一天,他打了一天游戏,冯庭看了一天韩剧。

      晚上,秦乐天不知跟谁打完电话,受了一些小刺激,冯庭答应要帮秦乐天把女友骗回来,自然要说到做到。

      第二天下午,冯庭带秦乐天去商场,打算帮他改变一下状态,买两件帅气的衣服。

      到了商场,秦乐天不愿意配合,冯庭带着墨镜,停下脚等他,看见他一副无精打采模样,有些生气:“你这样子,别说你女朋友,就我看见都没兴趣。”

      秦乐天抬头,撇了撇嘴。

      冯庭说:“你越一蹶不振,她越不可能回到你身边,不仅不会回来,心里还会想,看吧,我就说这矬比配不上我。”

      话说的太狠,秦乐天终于有了点儿反应。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样?”

      冯庭“哒哒哒”走过来,踮着脚戳他的胸膛,“姐姐不是说了,先冷静两个月,不要去找她,不要去找她,她看见你就恶心,你找她干嘛?况且,人家现在有新欢了,正处于热恋期,对方就是一坨屎,她都觉得金灿灿的,你得等她这个热乎劲儿过去,等她不被激情蒙蔽双眼,发现对方也是个凡人,也有缺点的时候再行动……而且,你现在情绪太消极,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满脸写着我不开心的人。”

      一听要等,秦乐天的脸□□来,“等?我能等吗?我再等下去,俩人都要上/床了!”

      冯庭淡淡“哦”了一下,“她分手后,什么时候跟什么人上/床,跟你有关系吗?”

      “她无缝衔接。”

      “我只想知道,你要放弃吗?”

      “我不想……”

      “不想就别说没用的。”

      “可我也不想等。”

      “那你不等,现在就冲过去,你能做什么?除了让她更讨厌你之外。”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那么烦躁啊……

      冯庭知道他在焦虑什么,叹了口气,摘下墨镜,柔声说:“好啦,你现在跑过去搞破坏,只会触发他们之间的忠诚机制,他们会觉得自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爱的死去活来的……”

      说完之后,不顾秦乐天的心情,甩开发丝,把墨镜重新戴上。

      脱了奶白色外套,走两步,回身看他,长发一甩,“走啊,弟弟。”

      刚才这番话好歹是听进去一些,秦乐天犹豫片刻,不情不愿跟上。

      “现在去做什么?”
      “看你怪难受的,不如去酒吧蹦迪吧。”
      “不去。”
      “我请你。”
      “那去。”

      冯庭挑眉笑了。

      刚走两步,两对情侣迎面而来。

      左边一对大手牵小手,右边一对揽肩加搂腰,热乎乎的狗粮扑面。

      冯庭停下脚,转身看他们,有些羡慕。

      等秦乐天过来,她抬头看向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孩子,扯了扯他的衣服。

      秦乐天低头凑过来,“怎么了姐姐?”

      冯庭揪住男孩的领口,耳语,“弟弟,搂住我。”

      秦乐天一愣,“搂住你?搂哪?”

      “腰。”她低头,示意了一下。

      秦乐天犹豫三秒,还是乖乖听话,手搭上去,两人慢悠悠往前走。

      走两步,他悄声问:“这是干嘛?”

      女人目视前方,细声问:“哎,对了,我比你大很多?”

      “十岁呢,您觉得多不多?”

      “十岁好啊,我要让这条街上所有的妞,都羡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非:一百个红包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