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毒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顾闻柯与周禀然到中心大厦,上了电梯,在负一楼夜微凉酒吧下电梯。

      九点半,还没到酒吧最热闹的时间段,舞池空空荡荡,有几个很年轻的姑娘在舞池附近晃荡,一看就是酒吧花钱请来暖场的气氛组。

      顾闻柯和周禀然来这里,自然不是奔着蹦迪,刚一露面,酒吧经理迎了过来,像上次一样,一边说笑一边带路,引着两位去里面的卡座。

      位置相对舞池较远,清净些。

      几个相熟的发小早就到了,点了几瓶香槟和白兰地,除此之外,卡座旁还有定卡时送的两箱低浓度气泡酒,两层装的果盘,上面放着瓜果点心,还有一小盘蒜香蚕豆。

      今晚顾闻柯买单,既然是来捧场的,自然不能太寒酸,他扫一眼,示意服务员过来,低声耳语一番,“点名道姓”的要了几瓶名贵鸡尾酒。

      左手边坐着的,是启泰天地的太子爷殷航,见顾闻柯点这么多酒,笑说:“怎么,今天打算不醉不归?”

      顾闻柯随着一笑,“喝不完就把酒存了,下次你们过来,可以继续喝。”

      酒刚上来,周禀然环顾一圈,干脆把经理叫过来,这次不是为了点酒,叫经理过来,是想找几个陪酒女郎。

      经理了然一笑,转身离开,不多时,就带着一排姑娘进来。

      环肥燕瘦,什么样的都有。

      周禀然打量一遍,拨开殷航,让顾闻柯先挑。

      在场的几个立马便乐了,这个说:“臭小子,你几口酒下肚就醉了不成?周可岚可是你亲侄女,你让咱哥怎么挑?”

      那个说:“没见过这么坑侄女的叔叔。”

      自从联姻,按辈分,顾闻柯得叫周禀然叔叔这件事,一直是几人里面挺尴尬的一件事,收着顾闻柯,周禀然一直不敢主动提。

      他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你们几个才他妈醉了。

      随后磕磕绊绊的反驳,“只不过叫几个陪着说话聊天的姑娘,又、又不是干什么下三滥的事,瞧你们说的,猥/琐。”

      这么一说,大家就又笑了,纷纷看向顾闻柯,等顾闻柯点人。

      顾闻柯本来就是被周禀然硬拉来的,别说点姑娘,就是喝酒,他都实在没什么兴趣。

      平常饭局应酬,逢场作戏的时候多了,私下里只想清净清净。

      已婚身份在这个时候,就给顾闻柯带来了很多便利,他举手,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亮。

      顾闻柯生了一副好看皮囊,人堆里很是扎眼,这世道,别说男人喜欢美女,女人也喜欢美男,他方才在这坐着,对面这排姑娘就有好几个不断偷瞄了,这会儿看见戒指,顿时心凉一半。

      随即就听男人表态——

      “酒我可以陪你们喝,至于陪聊就不用了。”

      男人笑容中透着无奈,情真意切。

      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什么意思。

      殷航几人便哈哈哈笑起来,只有周禀然不信。

      怕扫了大家兴致,顾闻柯又说:“你们点,今晚消费都算我的。”

      主动买单比什么都有诚意,大家注意力从顾闻柯身上,转到了姑娘们身上。

      这边划拳猜拳,有说有笑,起先,下面空荡荡的卡座,这会儿人也越来越稠密。

      没多久,只见酒吧后台出来一干工作人员,一人拿了一瓶好酒,酒瓶之上,插了一长条闪光条,经理站在一旁,抬手在指点什么。

      这是酒吧的送酒仪式,每个吧仪式不同,夜微凉的规矩是,遇到出手阔绰的客人点酒,服务员需要一人端着一瓶酒,高举写着“豪气”二字的闪光牌,高调绕场一圈,在众人瞩目之下,送到客人手里,临走再鞠个躬,也好对客人的大手笔表示谢意。

      每晚第一位出圈的客人,往往更引人注目。

      此时服务员已经排成排,殷航在一边数了数酒,好家伙,夜晚才拉开序幕,才刚开始就这么带劲儿?

      奇到:“我得看看楼下这位是谁。”

      顾闻柯百无聊赖,掐灭香烟,跟着看过去。

      只听酒吧DJ台上打碟机换了一首送酒的DJ曲,在经理带领下,服务员端着酒,从后台出口绕道北面,又从北面绕道东边,中间走道穿过去,众目睽睽之下,送到了正对面卡座。

      那人转身,脸朝向了顾闻柯这个方向。

      正是重病请假,需要在家休养的冯秘书!

      她穿着一件轻薄的杏色吊带裙,长发披肩,纤细的胳膊和肩背,白生生的露着,人站在卡座旁,上半身随着音乐轻摇,见众人都看过来,仰着脖子与身侧的陌生男孩说笑。

      男孩唇红齿白,身高瘦长,是时下娱乐圈很流行的小鲜肉类型。

      打发了送酒的队伍,她对男孩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摸出一只墨镜戴上,牵着男孩进了舞池。

      顾闻柯眯起眼睛,手指从唇边轻轻滑过,脸上没任何情绪,不知在想什么。

      殷航也在看,看完评价了句:“这小姑娘谁啊,出场就这么野?”

      一直跟妹子聊天的周禀然听到这句才转过脸,“哪个?”

      殷航在舞池找了找,指着冯庭的背影问:“就这个,穿杏色吊带裙的。”

      周禀然放下红酒,定睛一瞧,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漂亮姑娘就是比普通姑娘更让人印象深刻,周禀然拍开手上蚕豆碎屑,看一眼顾闻柯。

      悠悠说:“这不咱顾总的秘书?”

      “咱哥的秘书?”

      “可不是。”

      *

      点这么多酒,也不是为了喝,今晚为博得弟弟一笑,冯庭也算是下了血本。

      她在秦乐天心里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

      两人拉着手从舞池出来,冯庭微汗,抽纸巾擦脖子,秦乐天亲自开瓶,给姐姐倒了一杯,两手奉上。

      “姐姐平时那么抠门,没想到今晚出手这么大方,我都不太敢相信。”

      冯庭接过去酒,挑眉,“废话,没有平时的抠门,哪来今晚的大方?”

      秦乐天说不过她,论口才,非专业的不能和专业的比。

      冯庭跳完这一波,老胳膊老腿力不从心,不比小孩子精力好,拉着她要再进舞池,冯庭三言两语把他打发走,坐下平复心情,拧开矿泉水,喝两口。

      这时,身后过来一个服务员,是刚才送酒举牌的那位,冯庭眼熟他,殊不知,对方就是奔着她来的。

      他毕恭毕敬弯下腰,语气客套:“不好意思……”

      “怎么了?”

      服务员往顾闻柯那个方向一指,“那边有客人请您上去喝酒。”

      冯庭看也没看,“他们谁啊,请我上去喝酒?喝酒还是陪酒?”

      谁被侮辱肯定都要生气,趾高气昂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一抬眼,忽地瞥到一抹背影,她愣了一下,对方转身来,低头,朝她这个方向瞧来。

      一个字没说,周身气场却有些骇人。

      咯噔一下,冯庭知道坏事了。

      脸瞬间变得惨白,快速眨眨眼,立马认怂:“我,我,让我过去,那就过去呗……”

      服务员离开,冯庭心口还在“砰砰砰”乱跳。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也莫过于此。果然应了那句话,“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她往顾闻柯那边看一眼,顾闻柯已经收了视线,她胡乱挠了挠前额,走两步,忽然意识到自己穿的衣服有些不妥,虽然在夜店这么穿很妥,但在老板面前,尤其是要勾/引的老板面前,轻浮是大忌。

      穿好外套,她磨磨蹭蹭随服务员过去。

      顾闻柯他们在的地方,是上等位置,之前有次冯庭升卡,就坐了这里。

      她推门进来,一抬头就看见周禀然还有几个陌生面孔,还有几个穿着旗袍的姑娘,无论气质身材,还是样貌谈吐都不错的姑娘,一猜就是酒吧的工作人员,而顾闻柯,坐在里手边,灯光相对暗淡的位置。

      冯庭看着他,主动搭讪,“顾总,您也过来玩?”

      他瞧过来一眼,手里夹着的烟,按进烟灰缸里。

      没搭理她。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幸好顾闻柯平常就是不爱说话的人,也没有引起周禀然、殷航等人的注意。

      殷航对冯庭招手,“站着做什么,过来坐啊。”

      冯庭连忙摆手,“我朋友还在下面。”

      殷航笑说,“那也没什么,一起过来玩就是了。”

      顾闻柯不发话,冯庭自然不能走,她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干巴巴站在那讪笑,如果倒霉到喝凉水都塞牙,那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有殷航一个热情不够,再加一个周禀然,你一言我一语,冯庭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下。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有说有聊的陪了两杯酒。

      少顷,周禀然去卫生间方便,殷航带来的香烟抽完,去外面买烟,而另外几个男人,跟三四个姑娘喝酒划拳摇骰子,顾闻柯端起酒,轻轻抿了一口。

      一直隐藏在暗淡灯光后面的脸庞,才露了出来。

      “冯秘书是这么养病的?”

      “……医生说,运动一下,对身体好……”

      “能喝酒能蹦迪。这样的人才做我秘书,会不会浪费社会资源?”

      “……”

      冯庭本来很善辩,事出突然,一时想不到找什么借口。

      两人正在僵持,这个时候,周禀然回来,他一进来,就觉察到顾闻柯和冯庭之间的微妙气氛,往冯庭这边看一眼,又往顾闻柯这边看一眼。

      询问:“怎么了?”

      冯庭刚要说话,顾闻柯淡淡解释:“没事,冯秘书今晚高兴,我们这桌的单,也买了。”

      说罢站起身,低手整理衣服,旋即离去。

      只留下一脸疑惑地周禀然和目瞪口呆的冯庭。

      周禀然忽然噗嗤一笑,吓得冯庭闭了闭眼。

      他说:“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隐形富豪。”

      冯庭表情僵硬,露出一个难看笑容“我不是……”

      “不是什么啊不是,”周禀然冲她抬了抬下巴,“刚才,我们可都看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8 22:19:26~2021-03-09 22:43: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是不是卡比丘的宝贝、秋日连翘、草莓拥护主义、辣椒不辣、月半彩虹、郁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妮的安 10瓶;且陶陶、Aprillockwood、sunny、夏蝉街灯 5瓶;唯有你好、嘻嘻嘻嘻嘻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