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六个女配

      行宫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只有虞蒸蒸用力过猛的嗓音依旧回荡在殿内,那个中气十足的‘屎’字3D立体环音效果循环播放在众人耳边。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高,简直是太高了!
      
      这让鬼王如何接话?
      
      难不成还能现场给她拉一泡屎,让她趁热吃?
      
      虞蒸蒸感觉到掌心有些黏腻的湿润感,她不敢睁开眼,只能死死咬住下唇,浑身的细胞神经都紧绷着,心中默默祈祷着鬼王千万别找她茬。
      
      平时她连扯掉根白头发都怕疼,更别提鬼王一出手就是少个器官丢条命了。
      
      隐约有一阵凉爽的风吹进了殿内,玛瑙穿成的珠帘左右摇曳,摇晃间玛瑙珠子相撞,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容上透过那珠帘的间隙,看到立在殿中微微打颤的女子,许是她太过紧张,便下意识的绷住了身体,令那锁骨下的伤口处渗出了丝丝血红。
      
      她往日都是穿灰扑扑的粗衣,今日穿的却是内城弟子的白衣,这白衣不知是谁的,穿在她身上有些大了,显得她宛如抚柳,看起来弱不禁风。
      
      这是容上第一次正眼看她。
      
      他轻抚指尖的佛珠,指腹缓缓摩挲着佛珠上的纹理:“你愿意为孤死么?”
      
      虞蒸蒸一怔,僵硬着身体抬起了头。
      
      山水摇了摇头,心中有些可惜。
      
      她要是敢说‘愿意’,鬼王一定会杀了她的,可她如果说‘不愿意’,依着鬼王的性子也不会放过她就是了。
      
      这看起来是个必死之局。
      
      虞蒸蒸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却又不能不回答他。
      
      她吸了口气,咬着牙道:“我愿意为鬼王而活。”
      
      容上薄唇微扬,似笑非笑的轻瞥她一眼:“哦?”
      
      她知道他这是在追问她原因,若是她回答的答案令他满意,没准他就会网开一面饶了她。
      
      虞蒸蒸强撑着跟面条一样发软的小腿肚子,认真的看着那道摇曳的珠帘:“死不可怕,活着才需要勇气。”
      
      被丧尸咬死了是很痛,可丧失意识后便获得了解脱,而她们这些活着的人,每天都要活在恐慌和煎熬之中,眼睁睁看着身边最亲近的人一个个倒下,却又无能为力。
      
      听到她轻颤的嗓音,容上捻佛珠的动作一顿,他微微垂首,掩住眸底的冰霜,扬起的唇角回归平静。
      
      虞蒸蒸见他不语,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只是依稀感觉自己好像惹他不快了。
      
      她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吹起了他的彩虹屁:“鬼王风光霁月、绝代风华、举世无双、惊为天人……”
      
      九年义务教育所学到夸人的成语,她都一股脑的用上了,一直到她把自己都说词穷了,她才做了一个收尾总结:“小女爱慕您已久,愿生生世世侍奉常伴于您左右。”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都把他夸上天了,他现在总能心情好些了吧?
      
      容上敛住眸光,意味深长的望着她:“听闻你为孤的仇人挡过剑……你喜欢他?”
      
      虞蒸蒸愣住了,鬼王的仇人,难道是指大师兄?
      
      大师兄的乳母是东皇龙族的幸存者,逃窜到人界生下大师兄后,乳母一家被人屠杀。
      
      他认为此事也是鬼王做的,是以上蓬莱山拜师学艺,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找鬼王报仇。
      
      如今看来,鬼王应是已经知晓大师兄的身世,所以才会派人去蓬莱山追杀他?
      
      可在原文里,鬼王是在大师兄突破大乘期,即将渡劫飞升之前,才知道了大师兄的真实身份。
      
      如今大师兄刚刚元婴期,这时间也对不上啊?
      
      等等,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已经给那个渣狗挡了一剑了,总不能再因为他被捅第二剑吧?
      
      想到这里,虞蒸蒸笑容满面:“哪能啊,他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我就是脚滑了才不小心挡上去的。”
      
      她说的斩钉截铁,仿佛恨不得与大师兄脱离师门关系似的,语气嫌恶至极。
      
      容上蓦地笑了,整个行宫内都传遍了他狂妄的笑声,那笑声犹如魔音入耳,震得人心口闷疼。
      
      不知何时,那笑声消失了,珠帘后的白影也早已无踪。
      
      虞蒸蒸知道自己是捡回了一条性命,总算是松了口气,颤颤巍巍的从队伍前方离去。
      
      鬼王一走,修罗王也紧跟着退场了。
      
      接下来的宣誓就变得简单了起来,排长队的男修女修们挨个自述和宣誓,然后由鬼宗门人分组之后领走安顿。
      
      虞蒸蒸还是和蓬莱山的几人一组,只不过组里又多了一个萧玉清和两个御灵派的女弟子。
      
      想要成为鬼王的炉鼎没这么简单,今日只是首选,后续还会有几次筛选,鬼宗门会挑出最适合的修士留下,经过老妪的悉心教导,才有资格去鬼王居住的栾殿一试。
      
      山水带着虞蒸蒸一队人在归墟山转了一圈,十分耐心的跟他们讲解哪里可以去,哪里不能去。
      
      萧玉清看着虞蒸蒸煞白的面庞,不禁担忧道:“虞姑娘,你没事吧?”
      
      虞蒸蒸实在不想回答这种废话,她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她敷衍的点点头,要不是看在萧玉清长相俊美的份上,她连这个敷衍的点头都不愿意给他。
      
      虞江江凑了上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颗金光灿灿的丹药:“姐姐,这是归元丹,可以补充元气和灵力,你吃下去会舒服一些。”
      
      虞蒸蒸瞥了她一眼,这归元丹一颗要五十块上品灵石,为了挽回她在萧玉清面前的形象,她倒是挺舍得。
      
      “姐姐,你别生气了,方才我是吓坏了,才忘记帮姐姐说话。”虞江江拉住她的手臂,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像是撒娇似的:“下次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
      
      萧玉清似乎是想做和事佬,他温声细语道:“你们是姐妹,虞姑娘怎会是那不辨是非之人?想必虞姑娘不会因此而责怪你的。”
      
      虞蒸蒸被气笑了,虞江江跟卢夫人简直一个德行刻出来的,明明是虞江江在她落难时幸灾乐祸,如今这三两句话一说出口,便成了她嫌虞江江不保护她。
      
      要是她不原谅虞蒸蒸,就好像是她小心眼一样。
      
      虞蒸蒸看着虞江江手里的归元丹,咬着嘴唇:“我不生气,这丹药很贵,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虞江江微抬下颌,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炫耀:“没事,姐姐便收下好了,我还有十几颗呢。”
      
      “原来如此,妹妹果然出手阔绰。”
      
      虞蒸蒸没再推辞,她将丹药吞了下去,在归元丹入腹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丹田处一阵温暖,仿佛有一股暖流在她体内游走,舒适极了。
      
      就连胸前伤口的疼痛,都被缓解了不少。
      
      果然不愧是五十块上品灵石买的丹药,就是比那个渣爹原来给她投喂的劣质丹药管用,归元丹就连味道都是甘甜的。
      
      见萧玉清和虞江江都看她,她慢吞吞的抬起葱白的指尖,虚按在了太阳穴处,满面的愁容:“我自小体虚,现在是纾解些了,怕是到了夜里又犯心疾……若是能多有几颗归元丹,想来就不必怕了。”
      
      虞蒸蒸身上穿着松垮的白衣,许是因为不太合体,衬的她看起来楚楚动人,再加上她欲语还休的神情,钢铁直男都要被融化成沸水了。
      
      萧玉清身上并未随身携带这种补元气的丹药,他只好看向虞江江:“虞姑娘不必担忧,姐妹连心,你妹妹手中还有十几颗归元丹,她这般关心你,定然会给你的。”
      
      虞蒸蒸故作讶异,连忙摆手:“这归元丹太贵重了,我怎么能再拿妹妹的丹药。不妥,不妥……”
      
      萧玉清期待的看向虞江江,虞江江像是吞了苍蝇似的,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若是她说不给,方才做的戏便白费功夫了,毕竟是她先跟虞蒸蒸做出姐妹情深的模样,这个人设她必须在萧玉清面前立住了。
      
      御灵派是修仙界第一大派,不论实力还是资源都是修仙界最好的,而萧掌门膝下无子,唯有萧玉清一个义子,这御灵派自然是要传给萧玉清的。
      
      虽然大师兄很好,但萧玉清的身世显然要比大师兄更优秀,若是她能与萧玉清在一起,届时蓬莱山与青城山联姻,她便是御灵派的掌门夫人,往后就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即便如此,虞江江还是心如刀绞,这些归元丹是她花自己的灵石买的,足足用了她一年的月俸,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绿着脸把剩下的归元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来,动作僵硬的将丹药塞到了虞蒸蒸的手里,从牙缝中强挤出一抹笑:“姐姐吃丹药时记得喝水,千万别噎到了自己!”
      
      虞蒸蒸将归元丹收进储物镯里,满面笑容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我的好妹妹,我会把归元丹一颗颗吃完的,绝对不辜负妹妹的好意。”
      
      虞江江的五官,肉眼可见的扭曲了。
      
      山水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游,将归墟山的历史来源细细讲了一遍,便带着他们到了最后一处观光地。
      
      漫天翻滚的黑色云海将他们包围,大雾中弥漫着白色的絮棉,他们的正前方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河。
      
      那河里的水和死海的水一样,都是阴森的深绿色,河面上仅仅架着一条光秃秃的树干,那便是连接两端的‘桥梁’了。
      
      山水指了指那条河:“过了河便是栾殿,那是王上的寝殿。” 
      
      栾殿便是归墟山最大的禁地,就连鬼宗门人都难以入内,所以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他们也进不去。
      
      她之前有幸跟她师父进去过一次,仅仅那一次便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了,那简直就不是人能待的地方。
      
      “这条河名为无川,过河时千万记得带上灵草,另外还要小心不能掉进去。”
      
      虞蒸蒸望着那已经腐朽的独木桥,小心翼翼的问道:“掉进去会怎么样?”
      
      山水笑了笑:“那也没关系的。”
      
      她正要松口气,便听山水继续说道:“下辈子注意点就行了。”
      
      虞蒸蒸:“……”
      
      御灵派的女弟子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讥笑:“那栾殿可不是谁想进去就能进去的,听起来这位虞姑娘倒是对自己信心满满呢,都开始思考怎么进去了。”
      
      “姐姐,怎么能这样说虞姑娘呢?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虞姑娘只是少了几分自知之明罢了。”
      
      她们两人是双胞胎姐妹,从刚刚在行宫时,就已经看不惯虞蒸蒸和她们师兄走那么近了。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自然要在师兄面前,好好奚落一番虞蒸蒸了。
      
      虞蒸蒸知道她们是因为萧玉清才找她茬,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要是想去,现在就能进去。”
      
      御灵派的女弟子冷笑一声:“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山水怕她们吵起来,只好挥手示意让大家回去休息,正要开口,她手上的玉镯子却亮了起来。
      
      她轻点了两下玉镯,一道绿光投影到了空中。
      
      向逢煞白的面庞出现在众人眼前,他不紧不慢的瞥了他们一眼,对着山水道:“王上让虞蒸蒸去栾殿侍寝。”
      
      山水愣了愣,下意识的看向虞蒸蒸:“什么时候去?”
      
      向逢:“就现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蒸蒸:我错了!我嘴欠!
    *
    感谢s.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感谢我,reodo女盆友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木槿小可爱投喂的17瓶营养液~感谢瓶子瓶子瓶小可爱、绿娃小可爱、SuSu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古人诚不欺我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蹭蹭小可爱们~么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