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个女配

      虞蒸蒸给他叩了两个头,一脸期待的将手掌捧到头顶上:“不知这一万极品灵石,爹是一次付清还是打个欠条?”
      
      见修罗王没有反应,她疑惑的看了一眼向逢:“大名鼎鼎的修罗王,定然是一言九鼎的君子丈夫,修罗王刚说过重金求子,这会儿该不会反悔了吧?”
      
      向逢微微眯起的双眸含笑,嘴角带着一抹玩味:“自然不会,修罗王一向言出必行。”
      
      自打鬼王销声匿迹后,修罗王便凭靠鬼王玺印,接手了整个鬼宗门,归墟山上有无尽的金银灵宝,那都是鬼王在时留下的财富。
      
      修罗王平日挥霍无度便也罢了,前段时间仅仅是为了博美人一笑,便消耗了几百万极品灵石用于打造这个行宫。
      
      最可笑的是,那个美人跟了他没几天,就被他转手送给下属玩死了。
      
      现在归墟山的灵石被修罗王挥霍的所剩无几,修罗王又死活不让人碰这个行宫,只能依靠鬼宗门的门人出去接杀人的活来填补家用。
      
      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都在外头接活儿,有时候他觉得勾栏院的小倌都比他活的舒坦,最起码人家一个月还能休息八天。
      
      即便如此,修罗王还是照样该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这次昭告六界给鬼王选炉鼎也是如此,甚至连鬼王本尊都不知道炉鼎之事,修罗王就下令昭告六界了。
      
      若非是鬼王在他身上下了禁制,他必须用归墟山的圣泉水续命,他早就尥蹶子不干了,哪里会被修罗王奴役至此?
      
      他倒要看看,鬼宗门穷的都掉渣了,修罗王不拆行宫,从哪里掏出来这一万块灵石!
      
      修罗王沉默了,他油腻到有些反光的额头上,缓而慢的淌下了一滴汗水。
      
      这顶高帽子扣到他头上,倒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那一万极品灵石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他用了这法子不知搞到手多少年轻貌美的女子,有的是贪图灵石半推半就的从了他,有的是抵死不从被他夜里打晕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无一例外的是,那些女子都被他玩死了,是以这十万块极品灵石,还真没人能活着从他手里拿走。
      
      修罗王:“本王,本王……”
      
      虞蒸蒸也没把他逼太紧,她笑眯眯道:“女儿懂,爹怎么会随身携带这么多灵石,那爹便给女儿写个欠条好了。”
      
      她话音一落,向逢就配合的让山水掐诀变出纸笔,根本不给修罗王反悔的机会。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修罗王是个爱面子的人,只能脸色铁黑的签下卖身协议,给自己莫名其妙突然多出来的闺女打了个欠条。
      
      虞蒸蒸美滋滋的把欠条塞进储物镯中,计划着若是修罗王赖账,她就每天来行宫挖墙角,就算搬不走一万块极品灵石,也不能让自己亏了便是。
      
      修罗王本想给自己寻觅美人,却在美人身上栽了个大跟头,他心中阴郁不快,自然也不能让她好过。
      
      他从衣襟里掏出鬼王玺印,用警告的目光斜睨了向逢和山水一眼,有这玺印在,相当于鬼王本尊亲临,鬼宗门所有门人都必须乖乖听令与他。
      
      向逢叹了口气,拉着山水离开了,山水不断回头看向虞蒸蒸,却又没有法子救她。
      
      修罗王迈步朝虞蒸蒸走去,他走到她面前,伸手叩住了她削瘦的下颌:“今晚来本王的寝殿,本王有些体己话想与你说。”
      
      虞蒸蒸蹙起眉,他的手又肥又大,像是刚跑完八百米被塞回猪圈连洗都没洗就卤成烤全猪的猪蹄子,手掌心里都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汗腥味。
      
      她向来能屈能伸,可被这只黏腻的猪蹄子捏住下巴,这实在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
      
      虞蒸蒸用余光扫到一脸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虞江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她要是翻船了,虞江江也得跟着一块倒霉,但凡长点脑子,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落井下石。
      
      向逢和山水救不了她,虞蒸蒸更指望不上虞江江,只能指望自己想法子自救。
      
      她正琢磨着要不要给修罗王表演一个三百六十五度旋转呕吐,最好能喷修罗王一脸秽物,恶心的修罗王支棱不起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嗓音。
      
      “青城山萧玉清拜见修罗王。”
      
      虞蒸蒸只听那声音,便知来人是个美男,可当她看清楚萧玉清的面容时,还是忍不住吸了口气。
      
      冰清玉骨,绝代风华。
      
      萧玉清与大师兄是两个极端的美,他像是煦阳一般温暖热烈,有一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不像大师兄虽然面上总是带笑,却犹如寒崖冰渊般高不可攀。
      
      这是继大师兄那个渣狗之后,第二个令她一眼就怦然心动的男人。
      
      因为萧玉清是青城山御灵派掌门的义子,而御灵派又是修仙界的第一大派,近万年来从御灵派飞升成仙的弟子无数,便是修罗王也难免要给御灵派几分薄面。
      
      修罗王松开手指,侧过头看向萧玉清,面上挂着虚伪的笑容:“贤侄如何有空来归墟山探望本王了?”
      
      萧玉清笑了笑:“听说鬼宗门昭告六界挑选修士侍候鬼王,我来试试。”
      
      虞蒸蒸:“……?”这大哥是来千里送菊花的?
      
      显然修罗王也对萧玉清千里送菊的行为有些惊愕,他愣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本王与你父亲是好友,自然不会强迫于你,本王这就让人送你回去,到了青城山记得代本王向你父亲问好。”
      
      萧玉清是水火金的三灵根,内属阳,想必是向逢发请柬时,不小心也把萧玉清带上了。
      
      修罗王费心费力的搞这场挑炉鼎的选秀,并非是因为他联系上鬼王了,而是因为他联系不上鬼王,才会出此下策。
      
      鬼王屠龙后受了重伤,他一直想找机会弄死鬼王,但怎么都找不到鬼王的踪迹。
      
      有人匿名给他送信,道是蓬莱山首席弟子与鬼王相貌几乎一致,还送来一张那首席弟子的画像,的确和鬼王长得一模一样。
      
      他特意前去蓬莱山查看过一次,那人是鬼王无疑,派去向逢追杀鬼王,只是单纯的想试探鬼王如今的灵力罢了。
      
      原本选炉鼎仅是做戏,他的真正目的是逼鬼王出山。
      
      至于炉鼎非要至阳至纯之人,是因为鬼王乃是至阴至寒的体质,若是挑选炉鼎自然要互补,他做戏也要做到天衣无缝才是。
      
      向逢昨日来信,鬼王今日便会回归墟山,既然目的达到了,这场选秀就要从假的变成真的,以免鬼王生出疑心。
      
      让萧玉清参选鬼王炉鼎,岂不是在和御灵派结仇,他可没这么蠢。
      
      修罗王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但萧玉清却面不改色道:“侄儿是自愿前来,多谢修罗王好意。”
      
      行宫内响起击鼓声,便代表首选开始了。
      
      萧玉清神色自然的走到虞蒸蒸身边:“虞妹妹叫我好找,原来是在这里,父亲特意嘱咐我看好虞妹妹,妹妹可休要再乱跑。快随我落座,莫要耽搁了首选。”
      
      虞蒸蒸:“???”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萧玉清见她愣在原地,对着她眨了眨眼睛,她立马会意过来,原来他是想英雄救美。
      
      虞蒸蒸秉承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理念,趁机牵住他温暖的大掌:“萧大哥牵着我走,我就不会走丢了。”
      
      萧玉清:“……”
      
      他的耳根浮上一抹红晕,神色不自然的侧过头去:“好。”
      
      虞蒸蒸眼睛亮晶晶的,这个美男好啊,长得又俊还又善良,跟大师兄那个没良心的狗东西简直天差地别。
      
      以前她眼睛真是被屎糊住了,才会喜欢那种忘恩负义的混蛋。
      
      修罗王见萧玉清有心维护虞蒸蒸,便也没再为难她,反正往后日子还长,萧玉清又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他转头往上位走去,那是鬼王的寻龙玉椅,鬼王不在时他总是坐在上面。
      
      反正鬼王对选炉鼎不感兴趣,就算今日回来了,怕是也不会来行宫,他便再享受一日坐在寻龙玉椅上的快哉。
      
      虞蒸蒸刚拉着萧玉清往前走了两步,虞江江便厚着脸皮插足在两人中间:“姐姐是何时与萧公子相识的,妹妹怎么从未听姐姐提起过萧公子?”
      
      她挑了挑眉:“啧,原来你是我妹妹啊?”
      
      虞江江愣了愣:“姐姐何出此言?”
      
      虞蒸蒸冷笑一声:“方才我被修罗王占便宜的时候,瞧你笑的那么开心,还以为你是我仇人呢。”
      
      这毫不遮掩的讥讽,令虞江江的小脸煞白,她哪里想到虞蒸蒸会直接在萧玉清面前奚落她,让她这般下不来台。
      
      萧玉清自然不知道她们两姐妹之间的恩怨,他温笑着给了虞江江一个台阶下:“虞姑娘许是看错了,这位小姐快入座吧。”
      
      虞江江脸色难堪的离开两人,虞蒸蒸虽然不太高兴萧玉清插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萧玉清也跟着她坐在了一旁,只听有人在殿中高声喝道:“首选第一轮,验贞洁。请女修掀开衣裙,男修褪下衣袍……”
      
      虞蒸蒸满脸问号的抬起头,听听这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这本古早虐文是被阉割绿江出版的,脖子以下向来都是高位截瘫,怎么此刻会突现海棠文的走向?
      
      这一行宫几千个男修女修,连个帘子都没有就让他们脱,海棠文都不敢这么写……
      
      正当她一脸懵逼的时候,一旁的萧玉清十分熟稔的掐了个诀,他原本空无一物的周围多了四块白布,正正好好将他整个人都遮挡住。
      
      虞蒸蒸:“…………”等等,为什么他动作会这么熟稔?
      
      眼前越来越多的白布升起,她可怜巴巴的一点灵力都没有,只能在一边干瞪眼。
      
      鬼宗门负责检查贞洁的老妪走了过来,老妪见她迟迟不动,有些不悦道:“你为什么不脱?等着我给你脱吗?”
      
      她见过老妪的画像,老妪外号寡妇蝎,几千年前原本是修仙界的翘楚,在飞升的前夕突然发疯,毒杀了一整个门派的门人,被整个修仙界追杀。
      
      后来老妪被鬼王收于门下,各大门派不敢与鬼王抗衡,只好不了了之。
      
      虞蒸蒸没胆子跟老妪对着干,只能求助的拍了拍萧玉清的白布:“萧大哥,麻烦你快点,我用用你白布。”
      
      萧玉清:“马上就好……嘶……”
      
      她听到那声急促的‘嘶’,不禁脑补了三万字不可描述的文字……等等,男修是怎么测的贞洁?
      
      老妪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你快点!”
      
      虞蒸蒸被催的心急,她直接撸起了衣袖,对着老妪道:“守宫砂在这,你要不要搓搓看?”
      
      老妪正想说不行,便听到行宫外传来一阵唢呐声,她愣了一下,急忙对着殿门的方向跪了下去。
      
      虞蒸蒸懵了:“不是,你跪我干嘛?”
      
      老妪没理她,依旧俯身叩地,面上带着虔诚的微笑。
      
      她看着那笑容,只觉得毛骨悚然。
      
      行宫外的唢呐声越来越近,虞蒸蒸也听到了那诡异的曲调,她往四周环顾一圈,只见原本坐在高处的修罗王,连滚带爬的从寻龙玉椅上滚了下来。
      
      殿内所有鬼宗门人都朝着殿门的方向跪去,就连修罗王也不例外,他们虔诚的高声呼唤着:“属下恭迎王上圣安!”
      
      虞蒸蒸下意识的看向行宫外,却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黑色轿撵,还有八个面白如粉,犹如僵尸的傀儡少年,前四个吹唢呐,后四个抬轿撵,分工十分明确。
      
      她正寻找着鬼王的身影,便听到身后的高位上,那珠帘后响起云淡风轻的嗓音:“继续。”
      
      虞蒸蒸在修罗王身边,隐隐约约看到了一道白影,修罗王似乎很紧张,满头大汗的从珠帘后逃荒似的窜了出来。
      
      “继续,王上让你们继续!赶紧下一项!”
      
      听到这话,鬼宗门人纷纷起身,将方才检验不合格的男修女修赶出行宫,开始了下一项。
      
      下一项是自述,留下的修士排成一排,挨个上去跟鬼王叙述自己来这里的缘由,并表明自己对鬼王的忠心。
      
      有男修自告奋勇的上前,激动的叙述着自己的雄心壮志:“我从小便敬佩鬼王,这次来这里终于圆了我幼时的梦想……”
      
      这个人拍马屁的功夫简直一流,但虞蒸蒸根本没有听进去,她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珠帘后的那道白影,心中暗暗思考鬼王是如何悄然无息的从行宫外进到那高位上,却令人毫无察觉的。
      
      她忍不住赞叹,鬼王果然不愧是神明,走的路子都跟常人不一样。
      
      等她回来过神时,那男修正在宣誓:“我愿意为鬼王做任何事!哪怕让我为鬼王而死!”
      
      虞蒸蒸因为一开始落座的位置就比较靠前,所以她排队的顺序也靠前,她就排在第三个,听那男修叭叭完了,她便开始有些紧张。
      
      本来她以为男修说到这里就完事了,谁知道那珠帘后再次传来淡淡的嗓音:“好。”
      
      这话音刚落,珠帘后便弹出一颗菩提子,直接射穿了男修的喉咙,男修甚至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便重重的倒在了血泊里。
      
      男修的脖颈上留下一个血窟窿,粘稠的血液喷涌而出,看起来骇人极了。
      
      虞蒸蒸简直要哭了,那男修的血淌到她脚下,把她白色的布鞋都染红了。
      
      下一个是女修,她看到男修惨死的模样,说话都结巴了,一句话硬是磕磕巴巴的说了半晌。
      
      到最后表忠心的时候,女修犹豫了好一会儿,战战兢兢道:“我,我愿意给鬼王当牛做马……”
      
      容上把玩着手中的佛珠,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眸:“好。”
      
      一颗菩提子再次从珠帘后弹射而出,这次菩提子飞行的速度减慢了不少,惊得那女修惊声尖叫起来。
      
      菩提子贴着女修的面颊飞过,精准无误的割下了女修的舌头,令女修痛苦的嘶嚎起来。
      
      虞蒸蒸被吓到了,第一个男修说愿意为鬼王而死,鬼王就射杀了男修,第二个女修说愿意为鬼王做牛做马,鬼王就割了女修的舌头,让女修像牛马一般说不出话来……
      
      老妪见她傻傻的愣在原地,不悦的提醒道:“到你了!”
      
      虞蒸蒸慌了,这个鬼王简直是变态,待会肯定不管她说什么,鬼王都不会放过她的!
      
      她无措的看向山水和向逢,向逢压根没理她,山水有些不忍心,一边摇头,一边对着她做了个口型:死。
      
      没人能摸透鬼王的心思,但只要她不提‘死’字,鬼王便不会杀了她。
      
      虞蒸蒸瞪大了眼睛,看着山水的口型有些懵逼。
      
      屎?什么屎?
      
      老妪拿出一把匕首,神色不善道:“你若是再不说话,我便割了你的舌头。”
      
      虞蒸蒸被吓得打了个寒颤,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的,按照山水的提示,闭着眼睛咬牙道:“我愿意吃鬼王的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抱歉又晚了,前三十个留言的小可爱都有红包,对不起嘤QAQ
    *
    感谢草莓布丁.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heheheheheh小可爱投喂的4瓶营养液~感谢绿娃投喂的2瓶营养液~感谢时光飞转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们吧唧一口~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