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修仙

作者:绮里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又见魔踪

      第二十一章、又见魔踪
      
      -
      
      “斯年。”
      
      那语气中说不出的熟稔、依恋和悲伤,让钟斯年顷刻之间几不受控制,眼底便微微一黯。
      
      他甚至来不及思考这种浓烈的情绪来自何方,口中已如有主张一般,低低地“嗯”了一声。
      
      少女却宛如惊梦,忽然仓皇地抬起头来,散漫失光的眼眸重新凝聚,身形便不由向后仰去。
      
      钟斯年手势如电,握住了她的臂,低声疾道:“小心。”
      
      因为这一番动作,少女肩上、腰间处处激斗造成的伤口再度汩/汩溢出/血来,使她低低闷/哼一声,螓首垂落,不由自主地抵在了黑衣剑修探来的手臂内侧。
      
      钟斯年微微垂睫,一手扶住她的肩,手指连弹,数道“嗤嗤”劲气打在创口周围大/穴上,血流便渐渐缓止,他神色冷静,掌中光华再抹,空气中药香一荡,竟是徒手将丹药碾作粉尘,簌簌洒落在狰狞伤口之上。
      
      青锋夜雪般的冷冽熟悉气息萦绕身周,说不出的宁静和安心。
      
      温雪意的意识在亦幻亦真之间飘荡,手上却只是使不出力来。
      
      而丹粉渗入血肉的剧烈刺激,让她喉间浊气一冲,终于借着压不住的低吟,以气音呢喃道:“……钟师叔。”
      
      是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分明是这样叫的。
      
      而那一句“斯年”,呼唤的是谁?
      
      或者说,只是他情劫侵道,心旌摇动,生出一霎幻觉。
      
      钟斯年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情绪,只沉默片刻,淡淡地道:“是我。”
      
      温雪意无暇听到他的回应,已不由自主地蜷起身子,口中发出断续的痛楚呻/吟。
      
      钟斯年随身携带的疗伤丹药,其药性自然强大至极,随着药粉渐渐融入血肉,仿佛千万根针深深扎入肌骨筋脉,在其中肆意翻/搅,又如拆骨之刀,将每一每骨节打散、撕裂。
      
      他每次受伤、疗伤的时候,都承受着这样霸道酷烈的痛苦吗?
      
      温雪意恍惚中,脑中闪过一个莫名的念头。
      
      或许也有此丹品阶于她过高的缘故,她一向认为自己尚算有忍耐之力,此刻却连喘息都困难,额上汗水涔/涔而下,很快就将双眼都模糊了。
      
      朦胧之间,颌下微微一痛,一截温热坚韧横入她齿间,任由她于无意识间狠狠地咬了下去。
      
      躯壳崩毁、重组般的剧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有股汩/汩的温热暖流,从丹田中腾然而起,行至紫府,与天地之间的微凉灵气混合一处,沿着经脉重新流动起来。
      
      温雪意未及睁眼,下意识地张了张口,却觉舌尖一空,有道温热蓦然抽离,竟使她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醒了?”
      
      淡漠嗓音响在耳畔,近在咫尺之处。
      
      温雪意低低地应了一声,神识自视着身体的状况,一面抬起眼来。
      
      半跪在她身前的黑衣剑修收回手,指节间似有殷/红印痕、淡薄水光,被他轻描淡写地掐诀拂去了。
      
      他立起身,居高临下垂眸看来:“你修为进境过快,根底有些虚耗,修行之时,当要多加注意。”
      
      温雪意下意识地垂下头,避开了他的注视,轻声应道:“多谢钟师叔提醒。”
      
      她检查过自己的情况,知道他口中所言,多半是这一回那小树苗汲取了她的太多本源之气。
      
      这一次连战两大强敌,几度生死关头,也算是元气大伤了。
      
      虽不知钟斯年何以突然出现,但若不是他援手,恐怕她真的要陨落此地,或许师门之中,也要多时之后方能知觉。
      
      温雪意苦笑一声,又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丹药来,吞食、静坐了一时,方才重新睁眼。
      
      她在调息、尝试的时候,钟斯年就负着手,足踏飞剑,静静地立在一旁,仿佛万事漠不经心,又如护法一般,沉然护持于左右。
      
      温雪意压下心头的纷绪,目光一转,落在一旁被无形剑气困缚、动弹不得的葛老三人身上。
      
      杀人夺宝,在修真界之中,不过是寻常之事。
      
      她并不憎恨三人无端谋她性命,胜负既分,处置之时,她也不会手软。
      
      那三人见她足下飞梭一动,徐徐而来,面上不由得露出惊恐、愤恨、哀求之色。
      
      其中那中年美妇眼眸一闪,娇/声含泣道:“钟前辈,妾身只是一时糊涂,冲撞了这位小姐……”
      
      她声音呖呖,听在温雪意耳中,只觉说不出的柔/腻,不由自主地转头。
      
      钟斯年原本只静立在后,此刻却抬首望来,视线淡淡与她一错。
      
      温雪意垂睫,嘴角浅浅地勾了勾,便闻身后一声凄厉哀嚎,乍起乍灭,戛然而止。
      
      只有平淡声音徐徐地道:“媚/术左道,自取死尔。”
      
      黑衣剑修目光淡如秋霜,将手一招,一只储物袋被他随手摄来,又丢入她的怀中。
      
      温雪意随手接住了,微微一笑,却并未多说什么。
      
      葛老和那书生眼见同伴轻描淡写之间被钟斯年灭杀,此刻都不由得觳觫不已,面对温雪意时亦不敢再露出异样,只一味求饶。
      
      “大人!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两位大人,我愿将全部身家都献给大人,求大人手下留情!”
      
      “小的愿为大人奴仆,任由大人驱策,只求大人留小的一命,小的在这赤岩国行走多年,能替大人做许多脏活……”
      
      温雪意在两人面前按下飞梭,正欲开口,心中却忽生警兆,神识凛然之间,毫不保留地释放而出。
      
      那书生陡然抬起头,一张面孔却不复之前的俊秀儒雅,眼珠暴突、嘴巴大张,口角溢出腥臭涎水,“嗬嗬”嘶吼,挣扎间竟破开了钟斯年所下的禁制,向她凶煞扑来。
      
      “魔化!”
      
      她心中大凛,神识催动,忍着脑中剧烈痛楚,便要凝结出“掠神针”来。
      
      身后剑光一闪,温热掌心压上她肩,止住了她的动作,钟斯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一手抽剑出鞘,沉声道:“敛息。”
      
      剑气纵横之间,他已与那邪魔化的书生战在了一处。
      
      修士魔化之后,其战力往往数倍乃至十数倍提升,透支其生命力为柴,在死前造成极大的破坏力。
      
      这书生与闻仙台那名尚未踏上仙途的少年人不同,原本便有炼气八、九重的修为,此刻无知无觉悍不畏死,涎水、血液都变得腥臭剧毒,浇在钟斯年的剑上,竟将剑身腐蚀得摇摇欲断。
      
      温雪意齿关紧/咬,体内灵气疯狂流转,将识海中最后一缕神识亦抽调而出,渐渐凝为一缕锋锐细芒。
      
      漫天魔光剑芒之中,忽然闪过一道极细微的波动。
      
      “嗤嗤!”
      
      那魔人书生腥口一张,血红舌头喷卷,便吐出一道淡黄涎水,被剑影之网绞得粉碎,还是有一点溅落在剑刃上。
      
      “啪嗒”一声,刃尖在下一次挥动之时,不堪重负地折断在地。
      
      钟斯年面无表情,足下踏罡,手持断剑,仍有种说不出的凛冽气势,剑芒如有实质,吞吐斩落。
      
      魔人嘎嘎一笑,仰天长嗥一声,合身扑了上来。
      
      “噗!”
      
      两只暴突圆睁的眼珠,忽然一个凝滞,毫无征兆地爆裂开来,浩荡剑光如星河倒卷,趁此机会,将其头颅完全绞入其中。
      
      失去了驱策之力的躯壳,保持着向前的姿势踉跄了几步,“砰”地一声掉落在地上,四肢皮肤迅速覆上短毛,飞快地溃烂腐朽。
      
      钟斯年垂下剑,忽然侧首向温雪意望来。
      
      温雪意似乎知道他所想,却不闪不避,疲惫神色之中,嘴角挂着淡淡笑意,坦然无惧地回视着他。
      
      书生魔化事起仓促,而她此间展露出的、与修为不匹配的凝练神识,和最后凝神为针、一击伤敌的技巧,乃至她那枚“掠神针”,竟丝毫不被排斥地融于钟斯年剑意之中……
      
      诸多疑点,以钟斯年的心思缜密,怎会无所觉察。
      
      而她也想看看,钟斯年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她轻声道:“钟师叔,弟子回山之后,愿受执法队调查。”
      
      钟斯年却默然未语,静静望了她良久,方沉声道:“不必。”
      
      温雪意一怔。
      
      钟斯年却并无解释之意,只淡淡地道:“早些将此地之事处置完毕,早些回山罢。”
      
      温雪意说不出心里的念头,静立片刻,却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连番变故,加上因美妇、书生而起的迁怒,让她失去了听那“葛老”辩驳的兴致,将其灭杀之后,毫不顾忌地对他施展了搜魂之术。
      
      片刻之后,她面色有些古怪地收回了神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1 23:01:54~2020-07-14 20:56: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燃、宸宸、看文要花钱、山知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荻野鹅鹅子、既云cc 10瓶;墨墨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不如修仙
    高岭之花气运之子剑修大佬×满级重修温柔厌世小姐姐,暗恋×明恋,从太上忘情到情之所钟



    一枝春
    阴鸷深沉翻云覆雨大反派×疏朗柔善自以为凶大小姐,人间无所有,赠尔一枝春。



    见龙[西幻]
    野蛮兽人领主的天价小娇妻,升级打怪基建经营谈恋爱~



    太子妃起居录(重生)
    已完结古言甜宠,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



    卿卿难为(反穿书)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一个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的故事



    余欢
    后来知道你重于苍生胸怀天下大男主×外柔内刚敢爱敢忘小美人,1V1HE,追妻火葬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