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修仙

作者:绮里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宁为玉碎

      第二十章、宁为玉碎
      
      -
      
      此处山谷陌生,温雪意只能凭借直觉,推断出她和裘易的一路追逃,已经偏离了上清山的方向,深入作为修士公共区域的赤岩山脉之中。
      
      虽然在动手之初,她已经通过神识检查过附近并没有筑基及以上的修士、妖兽存在,但方才雷震子爆炸引起的剧烈声响必定传遍了周遭,说不好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她此刻灵力未曾尽复,对方又不止一人,若是纠缠其间引来其他高阶修士,便更有些麻烦。
      
      她心念电转之间,已将身上残破不堪的黑色罩袍撕下,露出内里蓝色的上清山弟子法衣,又将两枚灵石捏在手中,全力恢复法力。
      
      脚下飞梭光华微闪,她露出身形,神色淡漠地望着坑边赶来的三人。
      
      一望之下,她却是微微一怔。
      
      这三人中,一个枯瘦老者,一个妖/艳美妇,一个手持折扇的中年书生,竟是先前天宝镇客栈之中,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三人组合。
      
      他们同样参加了拍卖会,难道随后就进了赤岩山?
      
      她心中思量,面上却一毫未露,只淡淡颔首,道:“几位道友,有礼了。”
      
      那老者眼中精光一闪,口中打了个哈哈,道:“我等乃是方才听到这边异响,不知此处发生了什么事?”
      
      温雪意平淡地道:“不过是在下手误,损毁了一件宝物,惊动几位道友,倒是在下失礼。”
      
      那老者不知信与不信,只皮笑肉不笑地道:“道友这般大宗弟子,手中果然阔绰。”
      
      赤岩山脉此处地界,当属上清山监管所在,老者话虽如此,语气却大为忌惮,并不敢露出杀人夺宝的心思。
      
      温雪意淡笑道:“上清山亦招纳散修贤才,诸位道友若是有意,尽可往登仙堂探问一二。”
      
      她话锋一转,神态自若地道:“不瞒几位道友,在下是与同门师叔一同入山,却意外失散了,不知此处乃是何地?”
      
      她问出这句话来,突觉那老者眼神一变,登时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心下便是一凛,勉强调动起经脉间几近干涸的灵力,暗暗撑起护盾来。
      
      那老者神色一阵变幻,最终勉强笑道:“我等不过是途经此地,亦不知如何称呼。”
      
      温雪意心下生出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她当机立断地道:“如此,在下便不打扰几位了,告辞。”
      
      老者嘿然未语,温雪意脚下飞梭催动,向一旁掠出,眼前却蓦地光芒一闪,一柄森森寒刃直奔面门而来。
      
      温雪意掐诀打出一道灵光,拦住那道刀芒,一旁却又有轻粉色烟雾,裹着说不出的旖旎香气,翩然袭至。
      
      温雪意冷然回首,问道:“道友如此又是何意?”
      
      她目光如电,森然落在三人中那持扇男子身上。
      
      那老者显然亦未预料到持扇男子和美妇先后动手,此刻微微怔愣,那书生眼中却凶芒闪烁,厉声喝道:“既已到了这小雾谷,作出这许多响动,又何必假装一无所知?!”
      
      那美妇亦娇喝道:“葛老!这些大宗弟子,分明占据许多资源,犹不知足,还要来抢夺我们的机缘!没有那株拜月草,我们要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得到一颗筑基丹?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她离开!”
      
      那葛老迟疑道:“她是上清弟子……”
      
      “便是上清弟子,死了也是一把骨头,不会说话的骨头。”
      
      那书生神色阴戾,与那美妇两厢配合,向温雪意攻来。
      
      温雪意余光扫到那葛老面上神色变幻,片刻转为坚定狠厉,手中同样掐起了法诀,不由得有些无奈。
      
      什么小雾谷,又何来的拜月草,她这可真是一场无妄之灾。
      
      不过,拜月草此物,她倒是知晓,乃是炼制筑基丹的一味主药,也是其中最为难得的一种。
      
      温雪意心念电转,手中却一毫不慢,抬手祭出数张符箓,迎上了三人的攻击。
      
      这些符箓乃是炼气期强度,对阵那裘易之时,用处微乎其微,因此她所用不多,手中还有些剩余。
      
      倒是那些合用的法兵、珍宝,一场大战已经损毁得七七八八。
      
      这三人虽都是炼气修为,但均在八、九重的高阶,手中法器不少,合作又默契无间,温雪意灵气未复,一时间竟显出狼狈之相。
      
      三人见她力竭,登时士气更振,连那最有顾虑的葛老,手下也愈加凶狠不留情起来。
      
      一篷粉色烟雾宛如迷障,将温雪意所立之处尽数笼罩,那书生手中折扇摇动,扇骨所化利刃阴气森森,在霞雾遮掩下刁钻地连番攻击而至。
      
      那葛老手持一面小锣,口中念念有词,森白的法槌在锣面上一敲,其音便宛如一束针尖,向着温雪意扎来。
      
      那声音直入脑髓,在攻击修士的识海上,竟有几分“掠神针”的神妙。
      
      这番攻势之下,温雪意灵力已濒近枯竭,连经脉都隐隐生出撕裂的疼痛,一时不察,耳畔靡靡之音大作,心神竟生出刹那恍惚。
      
      那葛老见此良机,脸庞涨得通红,“噗”地吐出一口精血,喷在那小锣面上,手中重重一敲。
      
      一股比之前更尖锐、澎湃数倍的“音针”,狠狠地刺在了温雪意的神魂之上。
      
      若是寻常炼气、乃至筑基修士,在如此情形下受此一击,必定逃不过身魂俱灭的下场。
      
      以温雪意神识的强大,却在这剧痛之中,恢复了一点精神。
      
      面前穿透符箓阻隔,森森扑至的利刃,距离咽喉已只有一尺之遥。
      
      温雪意咬紧牙,极力扭转了身体,血光四溅,那柄短刀擦着她的锁骨,连同皮肉一道狠狠地削了下去。
      
      她抬起手来。
      
      并没有去处理肩上的伤口,而是按住心口的位置,微微低下了头。
      
      那书生面色狂变,高喝道:“不好,她要自爆!快拦住她!”
      
      葛老和美妇亦面容失色,手中法器疯狂催动,毫不留手地向着温雪意袭来。
      
      耳畔风声赫赫,霞雾靡靡,无限杀机之中,似死生一梦。
      
      少年时初次摆脱了郑夫人的钳制,拜入上清山,在闻仙台上初见那黑衣少年。天高地迥,层峦俯首,唯他抱剑傲然而立,神色淡漠,睥睨而来。
      
      那一眼,便系她一生痴念。
      
      后来她追逐他的脚步,弃丹鼎,修剑道,看他一剑平山海,一剑斩天魔。
      
      他总是在向前走,从来没有回头看过。
      
      可是走在前面的他啊,也总是把所有危险和磨难一肩担下。
      
      现在,轮到她自己了。
      
      只有她自己了。
      
      温雪意眼前已然一片模糊,身形摇摇欲坠,甚至难以稳定脚下的飞梭。
      
      她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周身沸腾的血液涌过裂痕微微的筋脉,如千万片细小的刀刃在切刮。
      
      心脏在胸腔薄薄的骨室中剧烈地跳动,每一下都如直接敲上耳膜一般沉重。
      
      天地之间翻涌的灵力,卷起了一道漩涡,向着少女头顶垂灌而下,连葛老三人的法器都被其扯动,挣脱了主人的控制,摇摇向着漩涡当中飞去。
      
      三人面露惊恐,不约而同地向后疾退。
      
      浩渺苍穹之中、风潮翻涌之际,忽然横贯一道雪亮光华,如雷霆万钧,势不可挡地击在了风漩之上。
      
      那风漩被打散一半,竟宛如活物,猛然扭动身躯,气势汹汹地向着剑芒飞至的方向反卷而来。
      
      高空之上,一道遁光电射而至,直压下山谷口内,方停下去势,露出一道黑衣颀长身影。
      
      黑衣男子目光森寒,只在场中一扫,葛老三人便身形一僵,仿佛被万年不化的玄冰刺入神魂一般,不由自主地闷/哼出声。
      
      那美妇修为最低,口角竟溢出/血来,慌忙取出疗伤丹药吞服,望着来人时不由带上了恐惧之意。
      
      “这是剑意、筑基期便有剑意凝实……”那美妇喃喃,忽而惊恐呼道:“上清山,钟斯年,你、他是钟斯年!”
      
      葛老和书生闻此,面上俱显出死灰之色。
      
      那人却并未理会他们,见那风漩汹汹卷至,口中冷哼,遥遥抬手,指尖便有雪亮剑芒凭空浮现,顷刻间脱体而出,再度向风漩切割而去。
      
      灵潮翻涌,剑气纵横,那方才还不可一世的灵力漩涡,此时在黑衣男子剑芒之下,竟如草木缟灰一般,节节败退、越缩越小,终于在一阵摇曳后轰然消散,露出内里飞梭之上,抚心跪坐的少女身形。
      
      黑衣男子眉锋微微一锁,向着少女身前掠去。
      
      见他似要查看同门的伤势,葛老当即咬紧了牙,向同伴暗暗递了个眼色,便各自蹑手蹑脚驭起法器,一分为三,向不同方向急速遁逃而去。
      
      “嗡!”
      
      三人耳畔同时炸开一声巨响,身下法器竟不分先后,蓦地爆裂开来。
      
      “尔等伤她至此,她可曾许尔等离开?”
      
      温雪意于恍惚之间,似听闻熟悉语调在耳畔响起,不知是幻是真。
      
      她体内经脉干涸,灵气枯竭,心跳忽缓忽急,无一处不痛,而强自撑开眼睑,熟悉而陌生的面庞近在咫尺,一双止水玄瞳沉静无波,正凝望而来。
      
      她缓缓地闭了闭眼,喃喃道:“斯年。”
      
      声音轻哑,飘渺如絮,钟斯年听在耳中,却觉心头一震,无波心海之上,不知何处生起无端狂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11 16:09:14~2020-07-11 23:01: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奂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不如修仙
    高岭之花气运之子剑修大佬×满级重修温柔厌世小姐姐,暗恋×明恋,从太上忘情到情之所钟



    一枝春
    阴鸷深沉翻云覆雨大反派×疏朗柔善自以为凶大小姐,人间无所有,赠尔一枝春。



    见龙[西幻]
    野蛮兽人领主的天价小娇妻,升级打怪基建经营谈恋爱~



    太子妃起居录(重生)
    已完结古言甜宠,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



    卿卿难为(反穿书)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一个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的故事



    余欢
    后来知道你重于苍生胸怀天下大男主×外柔内刚敢爱敢忘小美人,1V1HE,追妻火葬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