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在反复下海抓鱼的过程中,司马书听到了何运涛的死讯,就觉得这帮人真特么的是奇葩。
      
      本想继续抓鱼,但秋熙童一定要抓着他讨论这件事。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幸好没有选择陆地生物,虽然不知道选这个太能吃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死了一个人,还不知道隐藏身份是什么,而且因为猎杀机制开启,这人肯定跟他是捕食关系,或者其中有一个寄生虫。
      
      “如果我们之间可以猎杀,你会杀了我吗?”秋熙童再次下水之前问道。
      
      “傻。”司马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扎进了海里。
      
      ·
      
      “有人死了!”赵明烛惊呼。
      
      “我听到了。”燕思君蹙眉,他们还没给嗷嗷叫的翼龙找到吃的,周围看了一圈,除了他们两个是肉质的,其他都是素食,也没看到能喂的东西。
      
      “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是不是也要死了?”看向他们的翼龙,不由得觉得这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粉碎的那种。
      
      “走一步看一步。”
      
      ·
      
      喂饱了太能吃,司马二人被沉入海中穿越岩层送回了草地,就看到不远处围在那边的一群人。
      
      终究还是没能成功躲避纷争。
      
      “又回来了?”秋熙童走在司马书的右侧问道。
      
      “看来是吧,要一决高下了。”司马书说给他听,但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是那俩去哪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秋熙童数了一下,包括躺着的一共十一个人。
      
      司马书转头笑道,“你又不是没来过,怎么还问这种问题,你该想想一会他们怀疑到我们头上怎么办!”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虽然很不想过去,但是在一旁观望更容易让人怀疑,在草地上抓了几把草,胡乱扔在头上,又抹了几下泥在脸上,秋熙童也是如此。
      
      “又不是野外训练,有必要如此吗?”秋熙童被抹泥的时候问。
      
      “你说这样的话,我又要开始质疑你了。”司马书笑着说。
      
      ·
      
      “你们去哪了!”祝小宝率先看到灰头土脸的两人,像找到垫背的一样,质问。
      
      “肯定就是他们捣的鬼!”方伟智说道。
      
      “别瞎赖,自己做的事还不敢承认了?”范旭在一旁翻着白眼说道。
      
      眼看着战火又要一触即发,司马书走上前,没说话,只是蹲下去看了看,可怜的老头,就这么卷入人的纷争之中,成了第一个受害者,很快,人们的求生欲就会战胜理智,展开毫无规律的厮杀。
      
      出乎秋熙童的意料,司马书提议把他就地掩埋,总比曝尸好。
      
      虽然大家还想说些什么,但许是因为心虚,也没反对,在司马书的带头下,着手埋葬。
      
      “你为什么突然说要把他埋了?”秋熙童手里拿着树枝边挖坑边问。
      
      “你仔细观察,这种合作的时候,谁能帮谁不能帮,是不是应该一目了然?”司马书说这话,倒是这周围埋头挖坑的人,当然也有在发呆的,还有的木棍折了一次又一次。
      
      听了这,秋熙童也不傻兮兮的埋头苦干了,开始观察其他人,怎么都觉得在司马书面前自己跟个弱智差不多,以往的雷厉风行和英姿飒爽智勇双全全都被吃的渣都不剩。
      
      刚挖好,把何运涛的遗体抬进去的功夫,坑周围突然开始快速升起繁密的枝杈,将坑团团围住,不让别人进去,也就是片刻功夫,何运涛的尸体在眼皮子底下被指杈吞没,而那块好不容易被众人挖开的地面又恢复如初。
      
      “这什么玩意啊!”祝小宝暴跳着把手里还算粗的树棍甩在了一边,刚好打到一颗红皮榔树,而他自己根本就没注意到。
      
      “隐藏身份,狼,已现身。”机器女声说道。
      
      围成一圈的人都一脸懵相,还没干什么,怎么隐藏身份又出现了?难道跟面前无端升起的枝杈有关系?
      
      龙运辰壮着胆子试着碰了碰那些枝杈,毫无反应,无人说话。“不是,不是这个。你们都干什么了?都干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了?”
      
      “没干什么呀!”几乎是异口同声。
      
      但站在一边的司马书却看到了祝小宝的这个动作,以及那根树棍刚好打到了那棵树,若不是机器女声几乎同一时间说话,司马书也不会将这些联系到一起。
      
      “你说谁会是狼?”秋熙童悄声问站在一旁的司马书,也环顾众人。
      
      已经有了答案的司马书努努嘴,让他往那边看,做了个祝小宝的口型,“别声张,但十有八九。”
      
      “看他的样子,自己恐怕还不知道。”秋熙童不知为何竟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祝小宝还在那问东问西愤世嫉俗,完全没有得知自己的隐藏身份已经公开的样子。
      
      司马书点头,正色道,“别多说,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可……”秋熙童话还没说完,就有别人的声音响起。
      
      “你们两在讨论什么?”周华雨走过来看着稍稍远离人群的司马书和秋熙童问道。
      
      “跟你们一样,猜测谁是狼。”司马书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样子,让周华雨坚定了几分怀疑,指着司马书跟大家说:“我觉得就是他。”
      
      ·
      
      “要么,我们先骑上去飞飞?”赵明烛提议,不然去哪里找吃的去啊,怎么也要飞到海边吧。
      
      燕思君两人还在讨论,就听到“狼”已现世,问题是狼处在最底层,根本没什么威胁。
      
      “你是狼吗?”赵明烛脱口而出,反正他自己不是。
      
      燕思君摇头,“实话。我是什么会告诉你。”
      
      “我也不是,我是什么也会告诉你。”
      
      ·
      
      按下指着自己的手,司马书微笑着说:“小孩子家家,没人告诉你随便指人是很不礼貌的吗?”
      
      “说谁小孩子家家呢。你们看他的样子,就很像是得知自己是什么隐藏身份后的样子,太过淡定。现在被认出来就咬死不承认,这副嘴脸,真让人唾弃!”说着周华雨还往地上“呸”了一口。
      
      “大家想想看。”司马书冷笑道:“就算我是狼,对除了我那一排的另外三个人有影响外,能影响到谁?谁也影响不了吧?最底层人民。更何况,我还不是。”司马书故意拖了长音加重了语气,目光向祝小宝那边看去,当然,那边站着好几个人,谁都有可能。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就算他是能怎样,一共四个人在最底层,他是一个,那还有三个,要是死了的那个也是,就还有两个,我们剩下的十几个人,还会怕他不成?”方伟智说道。
      
      “那还犹豫什么!直接杀了吧!”龙运辰又来劲了,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说你这孩子生长环境也太恶劣了,没人性到这种程度也是悲哀啊。”司马书轻蔑的笑道。
      
      “你别再说了,一会变成众矢之,就难收场了!”秋熙童拉住他。
      
      “你比我大到哪去了?我16你多少?”龙运辰不服气,脖子一挺站到司马书面前。
      
      随后司马书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小屁孩,还没成年呢,就被拉到这里,真是造孽太多啊。反正我说了,我不是狼,而且是狼的那个人大家根本就不用担心。”随即摆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哦,对了,有两三个人要担心,毕竟是竞争关系。”
      
      “都忘了什么顺序了。”“谁还记得?”“狼真的是在最下面?”“记不清了,我就记得寄生虫在最上面。”“说的不特么的是废话吗!”“那你看又没他说的那么混乱,我现在连都有什么动物我都不记得了。”“不瞒你们说,我也是。”
      
      几个人小声讨论着。
      
      “就他们这样还想活着出去,有点难啊……”秋熙童嘴唇一张一合发出微弱的声音跟司马书打哑谜。
      
      司马书点下头,示意他听到了,然后稍稍弯下腰,看着面前比他矮了一头的龙运辰,拍了拍他的脸,“孩子,别这么傲气别这么急躁,横行跋扈在这里没用,也没好处。”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龙运辰用力擦了擦脸,十分嫌弃。
      
      “你说我一独臂,能影响到他们什么。”转过头悄悄跟秋熙童说。
      
      “你手臂还疼吗?”秋熙童问他。
      
      “你觉得呢。”司马书反问。
      
      ·
      
      最后燕思君在翼龙的挣扎下,还是爬了上去。还算是听话。
      
      但两人落地之后,燕思君觉得更有可能的是召唤。
      
      翼龙看到剩下的恐龙肉,冲过去吃起来。
      
      ·
      
      “燕兄,你来了。”司马书走上前打招呼。
      
      燕思君先是打量他一番,毕竟狼刚出现,虽说是垫底的,但万一他们在一排呢,“嗯,你的龙吃东西了吗?”
      
      “吃了,没看身上湿漉漉的。”司马书张开双手。
      
      “你们两个一直在一起?”秋熙童在一旁看得皱眉。
      
      “也不算是。”燕思君回道,看着一边大口撕肉的翼龙,和还饿着肚子的两人,这日子是真不好过,“你们两个怎么弄成这样?”
      
      “一言难尽。”司马书摆摆手,意思是不提也罢。
      
      “我觉得我们不能互相猜忌。”方伟智又一次站出来。
      
      “哪都有你说话的份!”高运升愤愤不平,要不是他,那老东西也不会死。
      
      也不管他是不是不高兴,方伟智又道:“既然目前只知道一个隐藏身份,而且,还有一个身份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么我们剩下的人在还不得而知的情况下,就团结一致吧,争取都活下去,之前是我的错,我鬼迷了心窍,害死了何运涛。”
      
      众人愣住。
      
      “我们下一步。”方伟智有些大喘气,“还是要先给坐骑们找吃的。”
      
      “……”
      
      “还以为要说什么重大的决定,原来是这个。”范旭在一波旁说着风凉话,他一直对他带头杀龙的事情含恨在心,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想剁了他。
      
      “我都说了对不起,还要怎样?”方伟智有些急了。
      
      “怎样?那人死能复生吗!不能!你说句对不起就完了?!挺大个人了,这点浅显易懂的道理都不懂,白活那么久!”范旭嘴不饶人地说。
      
      “要是都像你这样,间接杀人,那还不需要警察了呢,都失业得了!”高运升也在一旁附和。
      
      “你!欺人太甚!”方伟智脸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行了!都别吵了。”秋熙童这时插话。
      
      这回司马书看向秋熙童,没想到他会插话。
      
      “趁着现在坐骑们还没回来,我们应该分头找吃的,而不是在这里起内讧!”秋熙童又道。
      
      “那猎杀机制不是已经开启了吗,又有一个隐藏身份浮出水面!这人到底是谁呀,就不能站出来?!至少不再提心吊胆了,而且其他人的都不知道呢,怕什么啊。”祝小宝说道。
      
      “既然都是隐藏身份,就不要大费周章的去猜测了,说不准连本人都不知道他是狼呢。”司马书看着祝小宝说道。
      
      “有道理。”众人环视了一圈,看谁都一脸茫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
    今天晚上太烦了
    在外面吃快餐
    结果一个太咸,一个好像酸了?
    都吃了一点,把肉带走喂狗
    又买了一碗炒面,感觉好油,也不想吃了……
    最后买了根烤肠,还不错,就是太油,我需要用吸油纸给香肠大人去去油
    哈哈哈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