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奇不为奇,见怪不怪

      草食动物都死了,被吃的就剩下一堆带血的白骨,没引来什么鸟,倒是引来不少苍蝇,嗡嗡的惹人烦。
      
      十几个人说动就动,虽然现在人心惶惶但眼下唯一能做的,恐怕就只剩找吃的这件事了。
      
      “你看出什么来没有?”秋熙童问道。
      
      司马书若有所思,虽然刚才现场比较混乱,但他还是看出了谁和谁之间不能帮忙,只不过,他不确定那些行为是不是自己给人为加上去的思想。
      
      比如刚才龙运辰、宣朗和祝小宝还有几个人的树棍就经常折断,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不应该帮着挖坑,虽然司马书不记得人死了是不是还会参与到这个互助的机制里,总之怎么就能那么巧合呢!不过司马书和秋熙童倒是挖得好好的。
      
      如果推算的正确,那他们要么是竞争关系要么是捕食关系,而那头狼,在最底层,如果不能互助,就说明死去的何运涛是在第四层,那就是第四层现在少了一个,司马书摇摇头,“不知道准不准。”
      
      “死去的人,还在互助机制里吗?”秋熙童问他。
      
      “不清楚。”司马书确实不知。
      
      “如果在,那他应该是祝小宝的上一级。”秋熙童格外肯定的说。
      
      “我也觉得,不过,等等看吧。”司马书想了想说道。
      
      很快,这些人就已经分开走了,分别去丛林中找寻可以给自己坐骑吃的东西,当然,那两人就是跟着,充其量就帮别人找找,毕竟他们的坐骑都死了,也算是了无牵挂了吧。
      
      没多久,司马书他们走到一片开阔地带,只见地面上闪闪发光。
      
      “我过去看看。”秋熙童带着满满的好奇心走过去,想看看地上闪着银光的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司马书问跑回来的秋熙童。
      
      “图钉,满满一地,前面全是,所有发着银光的都是图钉。”秋熙童差点就被扎了一脚。
      
      “怎么会都是图钉呢?”司马书小心的向前走,秋熙童跟在他后面,“没有啊,这,明明就是,蚂蟥啊!”看到一个个被钉在图钉上流着血还挣扎着要吸血的蚂蟥,五官不自觉的聚到了一起。
      
      “不对啊,明明是只有图钉!”秋熙童在他身后伸出脑袋。
      
      而司马书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图钉上插着满满的蚂蟥,还在蠕动。
      
      “真的,你相信我。”秋熙童又看了一遍,还是只有图钉。
      
      “那就是我们处在幻象之中,你我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这是假的!”司马书正要拉着秋熙童往前走,就听到后面有人大喊,“不要过去,那边是悬崖!已经有人掉下去了!”
      
      回头看去,除了树林什么都没有,难道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吗?出于谨慎,司马书问他,“你听到了什么?”
      
      “我没听到声音。”秋熙童摇头。
      
      司马书蹙眉,莫非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而秋熙童说的才是真的?他开始无法判断了,甚至开始怀疑身边的人是不是真的秋熙童了。“熙童,你还记得我们在公司里见面时另外一个人是谁吗?”
      
      “李小冉。”秋熙童回答。
      
      “有一天早上你做了什么给我吃?”司马书再问。
      
      “你问这个干嘛?”秋熙童一头雾水。
      
      “回答我!”司马书手捏他的胳膊急道,他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想确认身边的人是不是真的秋熙童。
      
      “我想,想。”“饼吧,还有煎蛋?”“我记不太清了。”秋熙童仔细想了想。
      
      记不太清了……司马书自觉他应该是对自己有意思的,那又怎么能记不清呢,也没有很多顿饭,他自己都清楚的记得,是三张饼,一杯豆浆和一个茶叶蛋。何时变成了煎蛋?!
      
      而后司马书心中一沉,他一定是处在幻象之中或者是出现了幻觉,而破解这个只能继续下去。
      
      狠了狠心,看着那些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都被刺穿了身体依然在蠕动吸血的黑亮色蚂蟥。紧闭双眼,踩了上去。
      
      脚底并没有传来该有的疼痛,也没有听见蚂蟥因为被踩内脏爆裂的声音,本来在身边的秋熙童因为这一脚下去也消失不见。眼前本来一片明媚的景象便的黑雾缭绕乌云密布。
      
      矗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堵中间有一入口的高耸入云的黑蓝色的城墙,周围不时响起乌鸦的叫声,加之环境阴暗,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就在司马书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听得刀刻在墙壁上‘滋滋’的声音,左侧墙面渐渐显现出“混沌迷宫”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接着下面又缓缓的出现两行字:
      迷失的人在这里迷失,相逢的人在这里相逢;死并非生的对立,却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看到这句不记得是出自哪里的话,司马书不得不承认,说的还挺符合此情此景。但却心生疑虑,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不祥预感再一次划过:莫非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处在幻象之中却浑然不知。
      
      定了定心,司马书大步迈了进去。
      
      这迷宫绕的很,每堵墙的间隙都一模一样,可脚下的路确实变幻莫测,本来水泥地走的好好的,下一秒就变成了草地,刚刚适应踩上去稍显柔软的草地,又变成了缺失木板极为峻险的独木桥,而下面便是万丈深渊。可他又没有工具,无法在墙面上做标记,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走了回头路。
      
      但是司马书却很快摸透了规律,虽然脚下的路千变万化,但出现的时间却是相同的,几乎每走五十步,换一次,算下来,至少还了几十次了,大概有十多种不同的路,随机循环出现。
      
      走了没多久,司马书听到了“喵喵”的叫声,循着声音,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一只小花猫,一紫一红的双眼盯着他。
      
      而司马书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带上它,虽然知道可能是个祸星,但还是蹲下将它抱起,不停的摸着脑袋。
      
      虽然路上有了一只小花猫的陪伴,可依然改变不了司马书在绕了许久之后,回到了原来的入口,只不过,入口处出现了一道隐形的墙,撞得实诚。
      
      接着司马书放下小花猫,合起双眼,回想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就像过电影一般,包括此时身处的迷宫,究竟哪些是幻象哪些是现实,哪些是幻觉。
      
      但当司马书再次睁眼,看着一堵堵黑蓝色墙壁,没了头绪。
      
      现在司马书完全记不起哪里不对了,之前的那些都历历在目,真实无比,司马书不敢想象如果那些都是幻象或者是幻觉该会是怎样,那其他人究竟去了哪里。总不会这是只属于他自己的炼狱吧。
      
      抱起小花猫,司马书向右边走去,刚刚走的左边。
      
      可结果依然如此,绕来绕去司马书又回到了入口处,而且,入口处的那道隐形的墙,变得浑浊,没有刚刚那么透彻。
      
      如此往复绕了足足六趟,司马书真的开始吃不消了,最后靠在那扇从透明变得暗黄的墙上,一动也不想动。
      
      此刻司马书已经懒得动脑分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靠着靠着便睡着了。
      
      ·
      
      本来秋熙童还提醒司马书不要往前走,多走几步就是万丈深渊。但奈何他突然暴走,挡都挡不住跳下了悬崖,不过好在没有提示死亡,说明,至少他还活着,活成什么样,秋熙童看不到,因为悬崖之下深不见底。他没有勇气跳下去,实在太高。但就像是有种莫名的想法拉着他,总觉得他会回来,就一直坐在悬崖边。
      
      更奇怪的是,平滑侧齿龙竟然没有来找他们要东西吃,凭空消失了。
      
      ·
      
      这边燕思君带着赵明烛走在草坪上,走着走着面前的草地突然开满了娇艳欲滴的花朵。
      
      “这什么情况?生长素吃多了还是化肥施多了,突然一下子……”赵明烛话未说完,有一株不知名的血红色瓣如利剑一般的花朵快速生长,很快就长得参天大树一般高。
      
      “就这么个情况,奇闻异见,之前那女声不是说了么,在这里奇不为奇。见怪不怪么?”燕思君说道。
      
      “你说,那花瓣飘落本来应该是很美的一件事,如果这个飘落,是不是就不美了。”赵明烛看着那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剑形花瓣说道。
      
      “你想试试?”燕思君跟他开玩笑。
      
      “别,我可不想。”赵明烛连连摇头,“怎么办,要穿过花海吗?还是回头是岸?”说着赵明烛又回头,后面也同样变成一片姹紫嫣红,也有一株剑形花朵在快速生长。
      
      两株一起犹如遥相呼应,又好像欲与天空试比高。
      
      因为突现的花海将两人团团围住,要向前行,就只能穿过花丛。
      
      可这些花朵的颜色过于鲜艳,就是色彩饱和度极高的那些颜色,乍一看,觉得还可以,盯久了,眼睛发胀,开始头晕。而且花的根茎颜色同样极为亮眼。
      
      赵明烛摇摇头,揉揉眼睛,他已经开始感觉到不舒服了。
      
      “看会天空。”燕思君也有着同样的不适感,但此刻出了光芒有些刺眼的天空,没别的了。
      
      ·
      
      司马书睁开眼睛,不知道现在是何时,周围依然黑雾缭绕,身边的小猫也不见了踪影,但背后的墙壁恢复了透明,以至于他回头的时候,有种错觉,自己可以坚/挺在空气中不倒。
      
      再回过头,司马书发现面前的迷宫有了微妙的变化,而且对面的那堵墙,多了一双眼睛,而这双眼睛,跟昨天那小花猫的眼睛一样,一紫一红,还在不停的转动。
      
      而其他的墙壁,也渐渐浮现双双兽眼。
      
      揉揉眼睛,以为是错觉,可那些兽眼依然在,且随着他动。
      
      此情此景,司马书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幻觉!清醒点!”
      
      而司马书这一下可是足够狠,火辣辣的感觉窜入大脑,脸也红了起来。但眼前此景并未有任何变化。
      
      “也对。”司马书揉揉脸,放弃了挣扎,从这里出去要紧。
      
      一觉醒来,又多了一条路,干脆试试没走过的。
      
      不过大同小异,绕了许久他也没从里面绕出来,倒是那些兽眼在不断地随着他移动。
      
      ·
      
      走着走着,一群人就分散开了。
      
      祝小宝上个厕所的功夫,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正琢磨往那边走,毕竟面前的树林长得都差不多。抬手揉鼻子的功夫,瞟到食指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拿下仔细一看,是一匹微微发蓝光的狼,一闪一闪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隐藏身份是狼。
      
      此时祝小宝回想刚刚种种愚蠢行径,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不过幸好,这匹狼不大,也没有出现在很显眼的位置上,而是刚好处在食指内侧。
      
      别说,当个纹身的话,还是有些好看的。
      
      既然祝小宝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隐藏身份,便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何运涛被暴打致死的情况他也看到了,人性的阴暗面在那一刻简直暴露无疑。
      
      但没记错的话,狼确实处在最底层,那就更要处处小心。再者说,这地方真的很邪门,也不过一会功夫,祝小宝觉得面前的树的排列就改变了。
      
      但愿能活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迷失的人在这里迷失,相逢的人在这里相逢;死并非生的对立,却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