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恐高重度患者

      “周易因置换身体不耐受,死亡。”悠扬的怪音再一次划破本来安静不寻常的清晨。
      
      ·
      
      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吸在了一座坟墓上坐了一宿的钱星,开始还怕的很,后来实在抵挡不住一波又一波的困意,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事,钱星总觉得有人在挠他的屁股。
      
      一整夜,钱星都处在感觉被人挠,醒了,没感觉到,睡过去,又被挠,醒了……如此往复,终于等到了墓地迎来了一个大晴天的时候。
      
      天只是刚蒙蒙亮,钱星就觉得那股吸力随着天色渐亮而消失,不禁为自己还活着捏了把汗。
      
      赶紧从那都印出一个屁股的无名坟头上坐了起来。离开这里的念头,一直都在脑子里徘徊,终于有了付诸实际行动的机会。
      
      昨天太黑,钱星又有些害怕,根本没看到远处还有牌坊,以为这就是乱坟岗呢,牌坊上面还写着菁池两个不太繁的繁体字。
      
      走之前钱星不停的行礼鞠躬抱拳,嘴里还振振有词,“对不起了,各位大哥大姐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小朋友们,多有叨扰,多有叨扰,得罪,得罪,我先行一步,你们安息,安息。”说罢便一溜烟的朝着那高大的牌坊跑去。
      
      跑出去的刹那,钱星不禁觉得天空异常的蓝,就连胸腔里的气都顺畅了,果然阴气太重就会太过压抑。
      
      不过虽然万里晴空,但钱星出了墓地,眼前却是波涛汹涌的海浪,衔接得太差了!
      
      忍不住想给“混沌”差评!墓园不都该建在山上或者荒郊野外远离城市的地方吗,为什么会靠海!还是钱星他孤陋寡闻。
      
      而面前也不是沙滩,是一堵用石砖砌起来的堤坝,很高,看样子是用来挡住海浪的,但海浪是一堵墙就能挡得住的吗?凑过去看了看,海浪击打在石砖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倒是很壮美。
      
      左右望了望,看上去没有什么需要钱星去的地方,而且方圆几百里,不是墓地就是海,总不会蠢到翻下堤坝去海里抓鱼吧。
      
      阵阵袭来的海风,吹的脸生疼,夹杂着淡淡的鱼腥咸味,钱星竟没那么饿了。
      
      愣愣地看向远方,钱星恍惚间看到远处海天一线的地方飞着一只大龙,莫非是来到了史前世界。
      
      盯了一会,目标竟然消失了,看来是幻觉吧,钱星趴在堤坝上向下看,少说也有十几米高,虽然看不到礁石,可他又不是跳水的,饿着吧。
      
      沿着堤坝走了许久,看到有一个公园,而且这公园,就挨着墓地,里面竟然还有很多人在晨练,钱星不由得觉得毛骨悚然,好像哪里不对劲。
      
      墓地靠海,公园靠墓地,那墓地里的人是跳海之人吗?而公园里的人又是墓地里的失魂吗?
      
      站在堤坝边望着公园出神,忽然那怪声出现,钱星吓得一哆嗦。
      
      ·
      
      司马书刚睁开双眼,就听到了这个噩耗,“真傻,怎么能想着跟别人置换身体。”但绝对想不到会是跟一匹马。
      
      从那个玉米光里跟秋熙童分开后,司马书好像就睡着了。
      
      不知道此刻秋熙童身在何处,接下来的几天,如果没机会再一起行动的话,那就祈祷千万不要听到有关于他的噩耗吧。
      
      此时此刻,司马书觉得自己躺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面。
      
      而这东西还在不停的动,只寄希望于不要再是什么诡异的东西时,司马书目视前方,用左手摸了摸身下的东西,滑溜溜的,冰冰凉,缓缓低头看去,不由得吓了一跳。
      
      从它身体的状态来看,好像是鱿鱼,果然,等司马书望向不远处时,就看到了鱿鱼须,那近几米长的触手还在不停的蠕动,这是一只巨大的鱿鱼。
      
      可……司马书明明清楚的看到,他身处高山上的一个亭子内,为什么鱿鱼离开了水,还能够活着?
      
      屁股用了用劲,司马书想要从它身上滑下去,但直接撞到了亭子连着的座位上,一声闷哼,揉着被撞得生疼的胯骨,转身坐在座位上。
      
      接着司马书就真真地看到了面前的这条硕大的鱿鱼,其实他鱿鱼章鱼乌贼傻傻分不清,反正都是软体动物。
      
      挤了挤,司马书从缝隙处挤了出去。
      
      这亭子建在一座山上,山下就是城市,不过,凭借经验,就算是司马书顺利下山,山下的城市也断然没他想象的那么好。
      
      来到山路上,鱿鱼的触角还在不停地扭动着。
      
      老实说,司马书想不出这个鱿鱼的存在意义,难道是要给他吃吗?
      
      可司马书除了一只手外两条腿外没有任何工具。
      
      如今连钻木取火都变成了奢侈品,司马书也就只剩看看闻闻咽咽口水的份了。
      
      轻拍了几下那滑溜溜软叽叽的身体,司马书摇着头往山下走去。
      
      不管怎样,这是属于他的路,没有人能替他走完。
      
      ·
      
      陶卫扬昨天一整天几乎都在那个破洞里绕弯弯,直到最后也没能绕出去,累到随便在一条路里靠着就睡着了。
      
      谢天谢地,醒来的时候,陶卫扬终于不在洞里了。
      
      不过也好不到哪去,从颠簸的程度上来看,陶卫扬在一艘船上,最主要的问题是,他晕船。
      
      只晃了没几下,陶卫扬就背靠着船边,虚脱地坐在一把木椅上,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有船员,这艘不大的木船就顺着海浪飘着。
      
      就连听到了周易的死亡通知,陶卫扬都没能打起精神哀悼一下,他实在是太难受了。
      
      强打起精神,陶卫扬走进船舱,试图翻看有没有能缓解晕船的药,可除了一张崭新的不规则牛皮地图外,一无所获。
      
      此时船似乎是停了,总之陶卫扬没有听到海浪击打船体的声音,船身摇晃的也没那么剧烈了,他斜靠在船舱门上,看着那地图,最上面写着:开放的迷岛。
      
      而地图上用红笔圈出来的位置,好像就是他们之前去过的地方。
      
      不由得认真起来,加之船的晃动减轻,陶卫扬胃中的翻江倒海的感觉也减轻了一些,开始研究起手中的地图。
      
      虽说刚刚看到的红圈像是之前到过的地方,但陶卫扬仔细想过,他们甚至连那些地方叫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这么巧合。
      
      从船舱望向外面,陶卫扬看到木船似乎是准备靠岸。
      
      再低头看手中的地图,陶卫扬惊讶的发现,那些红圈的位置竟然变了,刚刚明明只圈起了五个点,现在却密密麻麻的多了十几个圆圈。
      
      不信这个邪,陶卫扬又一次抬头,再低头的时候,那些增加的圈圈竟然有消失了,又只剩下最初的那五个。
      
      这,是幻觉吗?
      
      接着不等陶卫扬反应,手中的牛皮地图活了一般忽然挣脱他手,飞向他的脸,死死地盖住。
      
      不管陶卫扬怎么拼命的撕扯,那牛皮地图好像有人在后面压着一样。
      
      无论他使出多大力气,陶卫扬都无法从脸上把地图拽下去。
      
      就在陶卫扬以为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牛皮地图又无力的从脸上滑落,飘飘然的落在了地面,在地面卷曲着,那样子就好像受了很大委屈的人一样。
      
      陶卫扬壮着胆子弯腰捡起,把地图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没有什么异样,又走出船舱,空无一人。
      
      这么一折腾,晕船的不适感彻底消失,再去看地图的时候,竟然连最初的红圈都消失不见。
      
      他觉得这张崭新的牛皮地图中一定藏着秘密。
      
      ·
      
      秋熙童睁开双眼就看到身侧的陡峭山崖,然而接下来的视觉盛宴让他无福消受。
      
      本想着山崖就山崖吧,大不了徒手爬一爬,可他哪曾想过,越怕什么越会遇到什么。
      
      就当秋熙童翻身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眼望到了山下,此时他正在几百米高的山间栈道上,而这栈道还是透明玻璃的。
      
      被吓的脸上血色瞬间消失,秋熙童赶紧仰面朝天,不停地深呼吸,说什么也不肯再翻身,也说什么不敢再站起来了。
      
      不明白为什么会给他安排这么一个地方,上次秋熙童在龘龙背上飞就已经够了,若不是司马书一直在旁边跟他说话分散注意力,恐怕他早就晕死过去了。
      
      如今,在司马书不在的情况下,又给秋熙童这么一份大礼,想退都退不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闭眼睛回想一些美好的事情就能缓解,可秋熙童闭上眼睛便是刚刚眼前的场景,万丈深渊。
      
      吓得秋熙童赶紧睁开了双眼,还是直视天空比较好,但那景象却深深的烙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拼命的深呼吸,调整状态,看来他要在这玻璃栈道上躺一整天了。
      
      若是幸运,等秋熙童明天一早睁开眼,就离开了。
      
      若是不幸,还是在这个地方,那秋熙童怕是第一个被饿死在玻璃栈道上的人。
      
      此时此刻秋熙童真的好希望司马书在身边啊,虽然身体健全,可对于恐高重度患者来讲,他现在就跟残疾人没有两样。
      
      直挺挺的像尸体一样躺了不知多久,秋熙童就听到了周易死亡的消息,着实感到悲痛。
      
      还以为没被龘龙摔死就逃过一劫了,哪会想竟然鬼迷心跳的去跟别人置换身体,也是搞笑。
      
      不过秋熙童分析,可能对方给出了极具诱惑力的条件吧,比如,活着出去之类的。
      
      这也是进来这里的人,一直在努力的目标。
      
      虽然身下就是万丈深渊,连厕所都不敢去只能憋着的秋熙童,还是默默地在心里给周易哀悼了一番。
      
      ·
      
      因为吃了麦子一直涨肚,沈海丰打嗝放屁一直没停。
      
      为了能缓解病情,沈海丰不得不在麦田里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腿肚子发胀,胃中的饱胀感才消失,也不顾身下是不是脏,躺下便睡着了。
      
      等到秋熙童再次睁眼,周围还是黄油油的一片,不是麦子,而是油菜花了,一大早就有不少女生在那里拍照。
      
      这一刻沈海丰感童有几辈子没见过女生了一样,走过去厚着脸皮跟他们打招呼。
      
      但就是没人理,试了无数次之后,沈海丰终于不得已放弃了要搭讪的想法。
      
      跟着人流的方向,离开了这片油菜花地。沈海丰这才注意到,他竟然是在一所学校里,而刚刚那油菜花地是学校有名的拍照圣地。
      
      正当沈海丰想要搞懂被发配到学校的意义何在时,天空划过那声周易死亡的怪音流入耳廓,顿时觉得脑袋嗡的一下,有那么几秒钟觉得天旋地转。
      
      随之沈海丰又觉得这个死亡理由真是敷衍得可笑,可怜了周易,那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入了黄泉。
      
      油菜花地旁边就是体育场,沈海丰失魂落魄的走进去,坐在看台上,竟有种重返校园的感觉,但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陌生。
      
      下一个会是谁呢,沈海丰算了一下,现在还有他自己,陶卫扬,司马书,秋熙童,钱星,五个人活着,不知道谁会是那个幸运儿,可以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