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紫瞳白马

      没走多久,沈海丰就听远处传来麦秆翻倒和“哄哄”的声音,下意识的觉得这是龘龙,可直到靠近才发现,其实是有人在开着农用机器收麦子。
      
      总算碰到活人了。
      
      跑过去试图搭话,可不知是机器太高根本看不到自己,还是收麦子声音太大盖过了他的喊声,在沈海丰被差点当成稻子收走之后,放弃了跟这个人沟通。
      
      看着被整齐割断的金黄麦穗,虽然麦麸四溅,灰尘满天,可作为城市人的沈海丰,也是难得一见。
      
      麦子收好,那人就走了,沈海丰孤零零的站在麦茬田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从地上捡起被遗留的一些零散麦子,剥掉外壳,沈海丰犹豫着放进嘴里,实在是饿,不过生吃的麦子没有想象的难吃,还有丝丝甘甜在味蕾上跳动。
      
      一口气将手里的一小把全部吃完,虽然只是一成饱。
      
      有了目标,沈海丰就开始四处搜集散落的麦子,走走吃吃没想到还真把肚子填饱了。至于生麦子吃多了是什么后果,他不知道,反正有点胀肚。不过没有之前那么无力了,但腿上毕竟缺了块肉,走路时,偶尔跟裤子相碰,还是擦的他生疼。
      
      ·
      
      陶卫扬没敢细看,此地不宜多留,随便挑了一条路走,本以为会走到洞口处,可只觉得越走越深,越走越暗。
      
      明明条条大路通罗马,之前从这条路走过的,就是可以通的,怎到了这次,就行不通了。
      
      莫名其妙。
      
      只好原路返回,可陶卫扬这么一走不要紧,他竟然也找不回那洞穴深处埋着森森骸骨的地方了。
      
      难道要被困死在这条路了。
      
      仔细观察后发觉,虽然他既回不到洞口,也回不到洞口深处,可陶卫扬每次经过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洞壁上的颜色不同,问题是他千真万确的记得绝对走的是原路,如此看来只有一个可能。
      
      洞内的路,是会变化的。
      
      ·
      
      周易走在苍茫的草原上,脚下的草,不高,有些发黄,半死不活的样子,还真跟他现在的处境很配。
      
      半晌,周易远远看到有一匹雪白色的骏马低头吃草,激动得就像中了大奖一样,狂奔过去,也不怕马惊了。
      
      但那马稳如泰山,头也不抬的啃食着草,而且巧妙的避开发黄枯萎的草枝,只挑那些泛着绿色的草。
      
      “挑食。”但周易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那顺滑的背毛,毕竟很少见到这种自由自在的马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易好像在他那硕大的马眼中,看到了鄙夷。
      
      但不管,从小也不知道受了谁的灌输,周易就想养一匹马,可他哪来的这个机会,就算是去景区游玩,也都是些带着马鞍的受束缚的马匹,像这种放荡不羁带鄙视的马,还真是第一次见。
      
      既然它没走,就继续摸着。
      
      “愚蠢的人类。”
      
      “谁在说话?”周易愣住,停下手中的动作,四周没人,眼下只有这白马把头抬了起来,不再吃草。“莫非……”,刚刚低头没有注意,这才看清白马的双眼呈现紫色,雪白浓密的睫毛,显得神秘而高贵。
      
      “看我干什么?”
      
      “你在说话?”周易这次终于确定了声音的来源,就是这匹紫瞳白马。
      
      “不然呢!”马儿说道。
      
      说话真冲,周易心道,不过实在新奇,竟然是匹会说话的马,“你怎么会自己在这里?”
      
      “万事万物必有其存在的道理。”紫瞳白马嘴一张一合,声音清脆响亮。
      
      周易也是服,走到哪里都有人要给他上课,连马都不放过。“那你存在的道理是吃草吗?”
      
      “跟你做交易。”马儿直言。
      
      ·
      
      并排走了很久,虽然确实没有再回到原点,但两人依然没能走出这玉米地。
      
      秋熙童有些烦躁,毕竟在司马书醒来之前,他已经走了很多次了。“我们就等着困死在这里,或者下次龘龙回来,去它的粪便中翻翻有没有消化不掉的鱼,捏着鼻子吃点算了。”
      
      “你可真恶心。”司马书听完了直摆手,他已经适应了身上腥臭混着青玉米的味道,如今他这么一说,那腥臭味好像突然加重一般。
      
      “那你说,走也走不出去,藏在这里是最好的办法,要是被龘龙发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秋熙童有些丧气。
      
      “别这么丧啊哥,我这不也经历了九死一生还是活过来了,再说了,要是没有你一路的照顾,恐怕都尸骨无存了,放心吧,会出去的。”司马书拍拍他的肩膀,再次问到:“你的手怎么伤的?”
      
      “哦,小刮擦,没事。”秋熙童一门心思想要离开这鬼地方,随口应着。
      
      “你看那边。”司马书忽然发现前方有一个发光的玉米杆,立刻指给他看。
      
      “在哪?我怎么没看到?”秋熙童晃着脑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这呢!”司马书走过去指了指都快戳到脸的那株发光玉米杆说道,“也不戴眼镜,怎么还眼大漏神!”
      
      “哦。”秋熙童尴尬一笑,原来近在咫尺,他还往远处去看呢。
      
      “见过发光的玉米吗?”司马书瞧着泛荧光粉的玉米问道,不等他回,便自问自答,“估计没有,我也没有。”
      
      两人出于谨慎,谁都没有去碰。
      
      “这会不会是通往它处的钥匙?”司马书突发奇想。
      
      “或许,吧?”秋熙童也不确定,反正在这个邪门的“混沌之境”发生什么事情都再正常不过。
      
      轻轻戳了一下,司马书等了一会,没反应,看看一旁瞪大眼睛,同样等待什么发生的秋熙童说道:“好像不行。”
      
      “我来。”秋熙童把他往旁边挤挤,用力戳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这一株上长了五穗玉米,虽说都没成熟,但长得越低的越大,而发光的那穗,在中间位置,不大不小。
      
      “把它扒开?”司马书话音刚落,手很麻利的一层层拨开了玉米外衣。
      
      可里面只有一个玉米形状的荧光粉光斑,鉴于之前龘龙吐的光点,两人都如惊弓之鸟,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撞上另一株玉米才停下。
      
      “现在怎么办!”秋熙童忽然觉得身上被光点戳伤的地方隐隐作痛,不晓得是精神作用还是真的疼痛。
      
      心一狠,司马书说道:“掰下来。”但刚伸手,整株都开始发光,有些晃眼。
      
      “这,不会又是什么龙吧,那我可吃不消,宁可不走了。”秋熙童抵触道。
      
      “别,不能因为遇到困难就止步不前了。”虽然司马书也没有任何把握把它整根拔起会是什么结果,可还是利索地单手将它连根拔起。
      
      有那么一瞬间秋熙童甚至都把眼睛闭上了,但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周围静的只能听见两人规律的呼吸声。
      
      “变了变了!”司马书惊呼,手中的发光玉米变成了一扇门,门不大,更像是一个通风口,但一次进一个人刚好,里面还发着粉色的光芒,总觉得,应该钻进去。
      
      绕到门后面去看,秋熙童看到的依然是玉米地,一脸茫然,“你觉得,它会通向哪里?”
      
      “不知道 。”司马书摇头,他要是知道,肯定毫不犹豫的去做了,“但我觉得,我们应该进去。”看出了他的迟疑,司马书再道:“与其在这里等死,倒不如主动……”
      
      “找死。”秋熙童这次打断了他的话接道。
      
      “行,就当是主动找死。”司马书笑了,“那也好过坐以待毙,万一是好地方呢。”
      
      “没有万一。”在他没说完的时候,秋熙童又一次插话,“走吧,不见棺材不落泪。”
      
      ·
      
      听了紫瞳白马的交易,周易陷入了沉思。
      
      “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考虑,时间一到,你必须给我答案。”紫瞳白马强调。
      
      刚刚紫瞳白马说,可以保证让他活着出去,但前提是,他们需要灵魂互换,就是紫瞳白马变成他,而他变成紫瞳白马。虽然不太懂具体怎么换。而且紫瞳白马啰里八嗦了一大堆,期间还不忘了给他灌几句鸡汤,但大概的意思就是,在剩下四天的时间里,周易就是白马,白马就是周易。
      
      而白马会一直牵着他,保护周易不让他受伤。
      
      真实性可靠性无从考证,这是他无法保证的,所以周易犹豫,但能活着出去,却变成了巨大的诱惑。
      
      “我答应你。”没等白马提醒时间已到,周易就给出了答案。
      
      ·
      
      没想到通风口内部的空间这么大,身后的通道已经在两人进来后关闭,而里面并没有像所见的那样,闪着粉光。
      
      这像是个很长的地下通道,两侧墙壁是深灰色,一路望过去,两三米高的拱形顶部,每隔一段距离就装有一盏昏暗的忽明忽暗的小黄灯。
      
      两人沿着路向前走。
      
      “你看,这地方是干嘛的?”司马书发问。
      
      秋熙童总觉得这里像是藏有毒气弹的ri军留下的遗址残骸,压抑的感觉充斥着全身。
      
      进来的时候,司马书就已经看过了,深灰色的墙壁,看着像是水泥,但摸上去,手指却沾满了灰尘,不是时间太久,就是根本不是水泥,而且看这样式,“可能是以前留下的什么地下通道或者秘密实验基地吧。”
      
      “我也这样想,不会有丧尸吧,就像电视剧里的那种,突然从某个拐角处跳出来咆哮着要吃人。”秋熙童突然说道。
      
      “想象力真丰富。不过你平时有时间看丧尸片?”司马书笑眼看他。
      
      “我不能休息的?”秋熙童白了他一眼,都是人,又不是机器,虽然军人忙是忙了点,训练苦了点,假期少了点,可他好歹也上了四年军校,偶尔看几集丧尸片的时间还是有的。
      
      “能,我没说不能,只不过,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司马书有没当过,哪里知道。
      
      “你想的什么,军人除了吃喝拉撒睡,其他时间都在训练、执行任务、军事演习、站岗、放哨、培训是吗?”秋熙童恨不得扒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差不多吧,我就这么想的。”司马书一脸歉意,挠了挠头。
      
      “没错!差不多是这样的,但也有休息时同!”秋熙童再次更正,每次都被质疑,真心不爽。
      
      见他语气生硬,不太高兴了,司马书赶紧接话,“我以后不这么说了,只不过,总觉得你有点傻。哈哈哈哈。”
      
      站在他右侧,秋熙童想都没想给了他手臂一拳,然而拳落,他就后悔了,盯着他那半截的上臂,满脸歉意,“我,真,真是不好意思,我……”
      
      疼是肯定的,但司马书并没打算跟他计较,半开玩笑似的站到他右侧,摸了摸旁边的墙壁,“哎呦,光顾着说话了,都没注意看右边的墙上有没有写东西。”
      
      大概走到通道的中间,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面墙,接着头顶出现了岔路口,随之而来的,一个女孩细细的声音忽然响起,“不能一起走!你们必须每个人选择一个路口。二位选好了,请告诉我。”
      
      司马书不舍的看着他,主动拉了下秋熙童手,“坚持下去!我等你。”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