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恋爱图鉴

作者:花花欧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宠物情人(十五)

      (十五)
      不幸的是,第二天早起来并没有感觉更好,相反,她几乎不能够下地。腰部以下完全使不上力气,连翻身都难以自己做到,好不容易在卢山国的搀扶下下了地,但他一松手,她就也跟着下去了。
      摔到地上那一秒,她差点也以为自己是不是瘫了。
      但一秒之后,她想起自己当年做完子宫切除手术,身体特别差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也是这个样子,后来充分休息之后,慢慢就好了。这么几年没再犯过,她也就没再当回事,谁能想到……难怪前一阵子腰一直不舒服。
      卢山国吓得够呛,啤酒瓶底厚的眼镜片都挡不住他急得发红的眼睛,他飞快地把姚衾抱到床上:“姚,姚,姚……医……我打电,电话叫,叫,叫,叫……”
      说着就去摸手机,要给老王打电话。
      姚衾冷静下来,按住他:“先别,我衣服都没穿你把人叫来干什么?”
      卢山国又忙着去拿她的衣服,抖着手给她穿,一边给她穿还一边安慰她,当然也可能是在安慰他自己:“没,没,没,没事,没……我,我,我带,你去,去,去,去,去,去……”
      姚衾看见他下巴都在抖,声音自然也不用说,本来就是个结巴,这给吓得连字音都碎了,一个字都还没咬全就急急匆匆要说下个字,听在姚衾耳朵里,真是跟卡带没两样。看得出来他是真急了。
      本来姚衾是想安抚他的,但嘴还没张开,就看见他的厚眼镜片子上掉了个水点子。他似乎还没意识到,慌张地帮她穿完胸衣后又去给她拿内衬来。姚衾看他眼镜片上掉了一个水点,两个水点,三个水点……他把眼镜取下来用手胡乱擦了擦,又戴上,吸吸鼻子继续给她穿。
      姚衾由着他摆弄,直到他给她穿完裤子,抖着手又去给她拿袜子时,她才总算开口问了一句。
      “你哭什么?”
      卢山国瞪大眼,冲她干咧了下嘴,安慰她:“我,我,我,我带,带带,带你去……”他说到那又卡了,嘴撅着使劲地想憋出“医院”两个字。
      “把你鼻子擦擦,鼻涕都出来了。”姚衾抬手从床头给他抽了两张纸,“还有眼镜。”
      卢山国“哦”一声,连忙接过纸擦,大声地擤了鼻涕,又叠了叠准备拿纸去擦眼镜。
      “啧,你是不是傻,擦了鼻涕的纸怎么能擦眼镜呢?”姚衾给他抽了张干净的,看他干咧着嘴接过去后,说,“擦干净,男人家家的哭什么啊,多大点事。”
      卢山国那时已经取下了眼镜,因为视力差很大的缘故,他闭着一只眼睁着一只眼,冲她笑。他总是喜欢笑,不管什么情况,只不过无论是什么时候的笑都很憨仿佛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跟他那被改造过得型男造型一点儿也不搭。有时候虽然咧着嘴,但却是干笑,皮笑肉不笑,强颜欢笑,尬笑,或者根本让人看不出来那是一个笑,只以为他喜欢咧嘴。
      就像现在,就是一个看不出来是笑的咧嘴。他闭着一只眼咧了咧嘴,低下头时,另一只眼睛上浓密的睫毛一呼扇,一行水痕就划拉到了脸边。
      姚衾是真的没明白他在哭什么。
      甚至于,她都觉得他是不是在演戏。
      
      有那么深的感情吗?就哭。假不假啊?
      统共在一起就一两个月,至于吗?眼泪这么不值钱?还是说这就是个硬汉外形的嘤嘤怪设定?当初卢山国为了汪老汉来求她借钱的时候也这么哭,泪珠子跟掉不完似的。他哭起来也很有特色,不瘪嘴不皱眉,光看表情是看不出来哭的架势的,有时还能睁大眼给你摆个笑脸,然后眼泪从眼角不停地往下淌。
      也是绝了。
      不过这种傻笑哭的样子也确实很有感染力,哭得也好看,很是能够触动人的心底,所以姚衾一时心软就把钱借给了他。那时候她就想,要是卢山国再形象好点儿,那可不就是仙男落泪了?
      谁能想,有一天仙男落泪这一招能使到她头上来。
      
      卢山国到底是没什么见识的人,他不知道怎么办,就叫来了司机老王。老王过来之后看到姚衾瘫在床上的样子,也露出了真情实意担忧的表情,询问了她很多。
      “这两天没有摔吧?”
      “昨晚都是正常的吧?腰除了疼还有什么感觉?”
      “哪里疼?中间?骨头?还是肌肉?还能站吗?”
      问了十几个问题之后,老王松了口气:“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只要不是摔的碰的就还好,不出意外应该是腰肌劳损。”
      卢山国在旁边还是很紧张:“送,送医,医,医院。”
      老王看姚衾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劝她:“再不喜欢去医院也得去啊,身体要紧,你这疼成这个样子,后天怎么坐飞机回家?去扎个针吧,能快点缓解。”
      卢山国在旁边使劲点头,握着她的手吸着鼻子说:“对,对。”
      最后他们把她送到了一个当地很有名的中医馆,在那里请了个男老医生给她扎针。老医生过来给她扎了几针,边扎边问卢山国跟老王是她什么人。
      “有什么关系吗?”她问。
      老医生笑得慈祥:“我就问问嘛。”
      姚衾犹豫了片刻:“这位是我司机,这个……”介绍到卢山国的时候她停了停,“是我男朋友。”
      “哦,男朋友啊。”老医生看了眼站在旁边紧张得一动不动的卢山国,笑道,“男朋友不要太紧张,没有多大的问题,扎几针就好了。”接着跟司机说,“麻烦您先回避一下哈。”
      司机也不是没眼色的人,连忙问他们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他去买。卢山国被今早这一遭吓得一点胃口,都没有哪里说得出来什么,于是姚衾替他要了两笼小笼包和八宝粥,她要了一个豆浆和一根油条。
      等司机走后,老医生才又让卢山国帮忙把姚衾的裤子往下拉一些,拉到后腰下方的位置,给她上了一针。
      问她:“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姚衾说:“算不上小姑娘了,今年三十四。”
      老医生笑:“我都七十一了,你怎么不算小姑娘,还小得很哦。”
      姚衾被他忽然下来的一针扎得疼得眼睛一眯,旁边的卢山国看到,没忍住往前探了半步。她疼过后拍了拍卢山国,让他放松。
      “看不出来,您要不说我还以为您才六十出头,您保养得好。”姚衾客套道。
      “男朋友多大了?”老医生又问。
      “二十五。”
      “小一些哦,挺好的,女大三抱金砖,小伙子有福,抱三块金砖了哈。”
      接着老医生又跟她扯了些有的没的,还不经意地八卦她跟卢山国订婚结婚的事,姚衾应付了几句之后实在有点不想说了,单刀直入。
      “有什么您就直说吧?我这腰怎么了?”
      老医生笑呵呵道:“别生气,别生气,我没有其他意思嘛,就是聊聊天,你这个腰……说问题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
      “那到底是大不大?”
      老医生看了眼她,又看了眼卢山国,笑了笑:“小姑娘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吧?”
      姚衾知道这种老中医把脉厉害得很,隐瞒也没意思:“知道。”
      “怎么说呢,小姑娘今年才三十四,但是你这个身体,你这个腰,因为你之前的那个病,可能现在连四十几岁的人都不如。”老医生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有时候压力大,想得也多,但是再怎么样身体还是要顾的,身体是自己的,病了痛了谁能帮你顶着呀?”
      姚衾没说话,她什么身体她是知道的,除了脸上那层用昂贵的护肤品硬保下来的皮,其他的内脏,每年去做体检都能要医生留下来教育半天。
      老医生看她麻木不仁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抬头去看一直紧紧跟在姚衾身边的卢山国,说:“小伙子,你女朋友这个身体很不好,各方面都不好,作为医生我也就跟你直说,以后夫妻生活尽量减少,一周一次都算多,最好一个月一两次,每次不要超过半小时,不然的话,就算她生不了小孩儿免了很多妇科问题,但是她以后看病的日子照样多得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