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恋爱图鉴

作者:花花欧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宠物情人(十六)

      (十六)
      
      可能因为老医生那一番话,卢山国一路上情绪都非常低沉,但又对姚衾相当地关照。从下车到上楼,她就没有下过地。
      上了楼,他又是给她端茶倒水,又是拿这个又是拿那个,一会儿问她要不要看电视,一会儿问她用不用开空调。他这两个月跟姚衾在一起,倒是把这些他以前摸都没摸过的电器搞得很是熟练。
      姚衾什么都不要,就让他安静坐下,于是他就坐下了。坐下后没消停一会儿,又站起来说要去给她削个苹果。
      “你干什么呢?坐下。”姚衾有点无奈,“过度了啊,没必要,中医这个行当你不知道么,都这样,为了留人看病都爱夸大几分,把人吓怕了目的就达到了,这年头的人谁身上没两个小毛病?你听他瞎说八道。”
      卢山国平时特别好蒙,但这回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灵光了:“你的腰……那,那样,就,就……是……很,很严重。”
      姚衾把他拉过来亲了一口:“那你结巴不也很严重么?你看那老头能不能治?”
      卢山国一听她说自己结巴的问题,就更结巴了,尤其还是猛不丁挨了一亲,他脸红道:“治,治……不了,治,治……”边说边摇头。
      “结巴哪有天生的,都是后天的。”姚衾摸了摸他的头,“你太容易害羞了,胆子大点儿就不结巴了。”
      卢山国垂着头,红着耳朵点头。
      姚衾觉得他可爱,吻了吻他耳朵,然后去摸他的胳膊,只见他胳膊“噌”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直竖。姚衾忍不住笑了起来,羞得卢山国气都不知道怎么喘,眼珠子钉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他这幅样子,单纯得一点都不像是能装出来的。表情好装,但是身体反应装不了。
      都跟了她快两个月了,怎么还这么脸皮薄?一逗一个准儿。
      她又把卢山国抱住,把头放在他肩膀上,他的体温很热,刚好暖得她很舒服。她眯着眼睛靠着他,觉得内心格外地宁静。
      她抱着他不放,他就也不动,由着她抱,甚至还找了方便她靠的角度让她抱让她靠,即便那个姿势他坐着一点也不舒服,也不会动。似乎真的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宠物,乖顺得让人不得不喜爱。
      她靠了他一会儿,闭着眼,忽然问:“早上你是为什么哭了?”
      “……”
      她闭着眼,但能够感受到卢山国似乎偏了偏头在看她。
      “是为我哭的吗?”她又问。
      向来有问必答的卢山国这回没说话。
      她把他抱得紧了一点:“是在担心我吗?”
      卢山国好像动了一下,像是在点头。
      他的身体很宽厚,很结实,让她想起了周刻。可他又跟周刻不太一样,身上从没有周刻喜欢的那种做作的香水味。他在某种程度上有点像林向澄,他的眼神,跟曾经初识的林向澄一样,总是带着一种仰望她的感觉,只是后来林向澄变了,在拿准了她的感情后,变了。
      他还有点像张潮,虽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可是他总会观察到她需要什么。张潮那双眼睛,只需要看她一眼就知道她胃疼不疼,难受不难受。
      他像很多人,像她遇到过的每一个让她心动过的男人。那种仿佛只看得到她一个人的专注,那种好像离不了她的紧张,那种依附感,需求感,还有那种……
      让她觉得这次或许又有可能的错觉。
      “什么时候去把口吃治一治吧,你这样一辈子也不行。”姚衾摸了摸他的头,睁开眼看着他那双粗糙至极经历过许多风霜的手,“我总不能一直养着你,之后离了我你还是要自己去找自己的生活的,总是做苦力也不是办法,老了会很辛苦的。”
      卢山国许久都没有动,后来不怎么明显地点了下头。
      
      那次出差回去之后,姚衾就带着卢山国去找了矫正口吃的名医。一对一治疗,但据说在病人之间的口碑很好,只是疗效比较长,花费不便宜。
      不过很巧合的是,那个矫正口吃的医生正是姚衾当初抑郁时咨询过小半年的心理医生,只是时间久了她都忘了这人叫什么,直到她带着卢山国踏进诊疗室,看到那医生进来。
      没想到,这么几年过去了,那医生竟然也记得她。
      “姚小姐,你怎么来了?”医生很惊讶,“这位……这位就是预约今天下午的病人,卢先生是吗?”
      姚衾也很惊讶:“没想到您还会矫正口吃。”
      医生笑道:“口吃这种问题多数都是由心理因素导致的,而我是个心理医生,当然会。”他看了看卢山国,“是这位卢先生要进行治疗吗?”
      姚衾也笑:“难不成您还想过有可能是我?”
      卢山国也听出来这是个笑话了,抿着嘴低头笑。
      “开个玩笑,放松放松,那么……卢先生是吗?”医生给他倒了一杯水,“那么,我们不耽误时间了,直接开始?我先问您一些问题,您看怎么样?”
      卢山国紧张地坐直身体,跟个即将进行问答考试的学生一样:“好。”
      “别紧张,没有什么很难的问题,就是一些日常的,非常非常简单的问题,只是用来测试一下您目前的口吃程度。”
      “好!”
      “那,第一个问题……与其说是一个问题,不如说是一个要求,您能向我介绍一下自己吗?比如您的姓名,年龄,职业,爱好等等。”
      卢山国肉眼可见地开始紧张,他一紧张就会把头低下去,眼神游离,放在双膝上的手开始不自觉地捏紧。
      “我……”第一个字花了他五六秒的时间,但好在没重复。
      “叫卢……shi,shi,shi……”
      最终,卢山国的诊断结果为重度口吃。毫不意外,因为直到最后,他也没能把他的名字流利地说出来。
      
      第一次诊疗结束后,医生单独跟姚衾谈了谈,跟她说:“他的情况可能比较麻烦,简单点说,就是关于口吃这件事,已经伴随了他二十几年,可以说,从他会说话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的状态,说话少,交流少甚至是没有,而且,也受卢先生的文化程度有限的影响……恕我直言,他是属于那种就算治疗,但效果也会比较慢不太好的那种。”
      姚衾愣了愣。
      “如果您真的想改善他这个问题,我还是建议您做好长期的准备。”
      “长期?多长?”
      “……”
      
      回家的途中,卢山国一直在副驾驶座上试图跟她说话,说的什么她也没注意听,断断续续的,稍一走神就很难接得上,好像是在说回去给她按摩还是什么东西,反正她没听明白。
      她一边敷衍着应付,一边开着车,回想着最后跟医生说的话。
      【如果患者身边的家庭环境比较好的话,有人鼓励他,包容他,不歧视他这个问题,那几年内有明显改善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患者生活环境不太好……我听他说,在跟您在一起之前,他是个农民工是吗?】
      医生说得很含蓄。
      【如果回到那个环境,说实话很难。】
      【他之前有说他想回老家去,也许他的家人能……】
      【他没告诉过您吗?】
      【什么?】
      【……他十一岁的时候,因为家里穷,被家人卖进了黑窑矿去做奴工,从那以后到现在,基本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过来的,哦,还有个汪,汪……什么的叔叔一直在帮他,不过前段时间刚去世不久,所以……】
      
      “姚,姚……那边,那,天,天,天天上,太,太阳!”
      车刚开进小区,卢山国忽然指着外面那片天开心地嚷嚷起来。
      姚衾回过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眼看去。只见那一片灿烂至极的红霞铺满了西方的天空,瑰丽壮观。
      红彤彤的颜色穿透了车窗,正正地印在旁边男人的脸上,把他脸上的笑照得喜气洋洋,好似发现了多么令人激动的奇珍异宝,拉着她非要跟她分享。
      从医生那里听的关于卢山国的悲惨人生带来的负面情绪在那一瞬间都被那咧大的嘴和兴奋的神情一扫而光,她眼里只看到他的喜悦,他发自内心的幸福,还有他那不加掩饰的对她的崇敬爱慕,如同第一次遇见时他埋头扣地砖的黑脏的指甲盖儿,如同每一次抱她时那因为激动总是保持着潮湿的双眼,如路边的一只渴求着被抚摸的摇着尾巴的小狗,如路边一株被她的车风带弯了腰的野草……
      
      她没再看下去,回过头看着远方的天空:“漂亮吗?”
      “嗯!”
      随着一声斩钉截铁的“嗯”,一直以来在她眼里死气沉沉的夕阳在那一刻,突然焕发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伟大的勃勃的生机。
      她在路边停下车,趴在方向盘上跟他一起欣赏这难得的怡人风景。
      “我也觉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