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吓

      被男人从市集上用三两银子买下的小姑娘名叫齐绣婉,今年不过才十六岁,是禹州刺史的千金小姐。
      
      在一个多月前,齐绣婉随着母亲还有嫂子沈如月去寺庙中上香。上了香后便闲得无聊到后山闲逛。
      
      因寺庙清静安全,所以也就带了一个丫鬟。刚好口干得很,便吩咐了丫鬟回寺庙端些茶水过来,而她则在后山凉亭等着。
      
      等了一会后有些无聊,就随处走了走。却不曾想这随处走走会成了祸端的开端。
      
      齐绣婉在林中看到背对着自己的长嫂在与一个和尚说话。本想走上前去打招呼的,可才要走过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嫂子说要杀了谁之类的。
      
      当时齐绣婉被吓得立马躲在了树后。后边的话虽听得不清楚,但却还是听到了她那向来敬重的嫂子与和尚密谋害人!
      
      齐绣婉的长嫂名唤沈如月。沈如月在外人面前向来温婉,也从未见过她与谁急眼过,可却不曾想心地这么的歹毒。
      
      若不是亲耳听到,齐绣婉也不会相信自己的嫂子竟然是这么恶毒的一个人。
      
      虽然震惊,但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发现,所以小心翼翼的逃走。但才转了个身,不知怎地就被发现了。
      
      那边传来了沈如月的一声“谁?!”
      
      齐绣婉闻声,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往前跑。可还没跑几步,后脑勺一疼就昏了过去。
      
      等再醒来的时候,就被人捏着下颚灌了一碗药,而十指也被人硬生生的给折断了。
      
      那一个月下来,她的喉咙和双手都痛得她不想再活下去了。好几次痛得想要寻死,可想到那蛇蝎心肠的女人还待在爹娘和兄长的身边,更有可能会害爹娘和兄长,她便忍住了要自杀的冲动。
      
      她无论如何都得活着回去把那个女人的真面目给撕开。
      
      也就是这个念头,让她支撑了这么久。
      
      前几日,把她双手折断的黑衣男子把她交给了一个牙贩子。让牙贩子把她给卖出去,期间黑衣男子还直接威胁她。说她若是逃跑的话,就把她的双腿给打断。
      
      手都被折断了,所以齐绣婉丝毫没有怀疑黑衣男子话中的真伪。
      
      若被他发现她逃跑,他肯定会打断她那一双腿的。
      
      方才在集市上边,那个男人也在人群之中盯着她。就是现在,哪怕她寻不到黑衣男子的身影,她也知道黑衣男子在暗中盯着她。
      
      虽不明白沈如月为什么没有杀了她。可如今毒哑了她的嗓子和折断了她的手,还派了人来监视着她,与杀了她也无异。
      
      不能说话,也不能写字,即便她能用脚写,可在这山野乡村,又有几个人能看得懂的?
      
      沈如月没有杀了她灭口,但也是在绝了她的后路。
      
      她想要逃跑难于登天,只能把希望寄托到前面的那个男人身上,那个把她买下来的男人……
      
      前面的那个男人背上背了一把弓,手上还提着一个装有半袋东西的麻布袋子。看那麻袋的垂感,似乎很重,但在男人的手上好似就是一件衣服的重量一样,提得一点都不吃力。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齐绣婉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疼得慌,磨破了皮的双足也火辣辣的疼,尽管如此,还是没有见到前边的男人有停下来休息的打算。
      
      齐绣婉是极怕那个男人的。可现在留给她的只有两条路。一跟着前面的男人走,二继续被买。
      
      想起市集中那个满脸横肉的肥胖男人,她更怕。
      
      咬着牙,忍着各处的疼痛继续踉跄的跟在男人的后边。
      
      灵山镇山路崎岖,周家庄离镇上约莫一个时辰的脚程。
      
      现在过去了半个多时辰,九月底的日头也毒辣得很。男人一次都没有转身看身后的人一眼,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后边的人会逃跑。
      
      齐绣婉以前是千金小姐,从小娇养着长大的,哪里吃过这些苦。
      
      双脚磨破了皮,更有血水渗透到了灰色的布鞋外边,再因多日来都没怎么吃东西,腹中空空,日头又大,所以整个人的意识渐渐的开始混沌不清。
      
      看着前边的人越走越远,齐绣婉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了。想要喊住前边的男人,但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终于扛不住了,身子晃了好几下后,便慢悠悠的倒下了。
      
      身后很远的地方传来“咚”的一声响,周衡脚步一顿,停了三息之后才转了身。
      
      齐绣婉眼睛快闭上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男人转身走回到了她的跟前,其后才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周衡抿唇看了眼地上昏倒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蓦地抬头往前往去,落在前边能挡住一个人的大树的树干上。
      
      目光停了片刻,微微蹙眉。
      
      片刻后,收回了目光后。放下提在中的袋子,随后半蹲了下来,看了一眼那双被折得变了形的手。
      
      手上的关节处残留的暗色淤血还在,显然是不久前才被折断的。
      
      没有犹豫,直接把人扛上了肩头,然后提起了地上的袋子,迈着沉稳的步伐转身而去。
      
      ***
      “嘣,嘣……”
      
      劈柴的声音传入耳中。齐绣婉蓦地睁开了眼睛,而后瞬间缩成了一团,用胳膊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膝。
      
      这一个月来的遭遇让齐绣婉在每每醒来的时候,都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惊弓之鸟一样。
      
      苍白无血色的脸上满是恐惧。
      
      缓了许久后,才惴惴不安的查看自己现在的环境。
      
      她在一个山洞之中。现在躺在一张简易的大木床上。忙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物。只见自己身上那件沾满泥土的外衫已经不见了,而现在穿着的是她的里衫。
      
      男人似乎没有对她怎么样。
      
      目光再回到山洞之中。洞中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有一些生活用具。
      
      简单的木桌和椅子,一个似乎是装衣服的木箱,石壁上边还挂着好几把弓箭,以及装着箭的箭筒,再然后也没有什么了。最后就是在离洞口处还有一个简易的灶台,洞口处还有一扇用粗竹子编绑到一起的大门。
      
      洞外的天色已经暗了,还隐约可听见各种动物的叫声。
      
      她应该是在山上。
      
      而这山洞也应当是那个男人居住的地方。
      
      齐绣婉感觉到一丝奇怪。为什么还会有人会住在山洞之中?
      
      疑问才出来,洞口外的劈柴声忽然停了下来。
      
      声音一停,齐绣婉就立马紧张了起来。缩到了角落之中,低着头,身体因害怕而瑟瑟发抖。
      
      周衡进了洞中后,看了眼在床上因恐惧而缩成团的人。随后端起了灶台上的一碗白粥走了过去,把粥放在了床沿。
      
      嗓音低厚而冷漠:“喝了。”
      
      齐绣婉抖抖簌簌的微微抬起头,偷觑了一眼床沿上那碗粥,眼神中露出了两分渴望,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又暗了下来。最后怯怯的看了一眼站在床边的沉着脸的男人,吓得脸色一白,慌乱的又把头给低了下来。
      
      许是因为齐绣婉向来敬重嫂子,所以沈如月还是有一些愧疚的。让人把齐绣婉的双手折断了后,在那一个月也寻了个婆子来照顾她。
      
      昨晚那婆子还给齐绣婉洗了最后一次澡,只不过今日在市集上缩在地上又脏了。
      
      因被灌了毒嗓子的药,一个月来她的喉咙都似火烧一样疼,所以每回都是只吃一点点,虽然现在也还有些疼,可腹中却是饥饿难耐得她极想要吃东西填饱肚子。
      
      可她手无法端起碗。
      
      过了半晌,床上的人依旧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不敢过来。
      
      周衡看了眼她那双手,似乎明白了什么,最后略有不耐的开口:“过来。”
      
      周衡的嗓音低沉且冷冰冰的。许是因为话语简洁,所以让人觉得震慑力十足。
      
      这极为震慑的嗓音让齐绣婉觉得若是她不过去,他下一刻就会把她给丢出去。
      
      但他要她过去做什么?
      
      难道他想……
      
      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张小脸上蓦地一白,比刚刚还要惨白了好几分。
      
      这里是山洞,外边是山。这么晚了,山上肯定有很多野兽,他若是把自己赶了出去,她定然活不过今晚。
      
      比起清白,她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把命给保住。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
      
      想到此,用力的咬着唇瓣,然后慢慢磨蹭到了床沿边,离他还有一个人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头垂得低低的,丝毫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周衡端起白粥,然后用碗中的勺子勺了一勺粥放到了她的面前。
      
      正惊惶无措的小姑娘愣了一下。
      
      他这是想把她喂饱后再开始吗?
      
      眼眶中涌上了泪水,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
      
      最后含泪的把那口粥含到了口中,咽了下去。
      
      一口咽了下去,接着又是一勺,几乎麻木的进着食,一直到大半碗粥见了底,男人才转身走了。
      
      把碗洗了后放到了灶台上,然后转身看了眼桌面上的油灯,迟疑了一下后还是点了油灯。
      
      随而去柜中拿了干净的衣物,再端着一个木盆出了山洞。
      
      虽然没有看他在做什么,但齐绣婉猜测他是出去洗澡了。
      
      想到这,齐绣婉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身体,随即皱眉。
      
      有味道了。
      
      男人似乎是爱干净的,不然也不会把她身上的外衫脱掉后再把她放到床上,而且山洞也很是整洁,再者他还去洗澡了。
      
      那爱干净的男人,今晚会不会因为她身上有味道而放过她?
      
      在惶惶不安之时,她注意到了她那一双足。
      
      脚上好像涂抹了什么,有些白白的,还有淡淡的草药味,应当是药。
      
      虽然她的双脚疼,可已经没有像今日走山路时那种钻心的痛了。
      
      那个男人给她上的药?
      
      为什么?
      
      齐绣婉看着自己那双磨破皮的双足愣神许久。
      
      忽然听到山洞外传来声响,又立马如惊弓之鸟一样蜷缩了起来。
      
      男人进了山洞中后。齐绣婉小心翼翼的抬头望了一眼,只一眼脸色顿时红透了。
      
      男人没有穿上衣!
      
      光着膀子!
      
      从小就养在闺中的千金小姐,哪里会这么近的看过男人光着膀子的模样,所以一时被吓傻了。
      
      怔怔愣愣的看着面前只套着一条裤子,光着膀子的男人。目光微转,在看到他那淌着水珠且充满着悍劲的肌肉时。
      
      瞳孔骤然一缩。
      
      他一只手都能轻易的捏死自己。
      
      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她在看他,所以放下手中木盆,转头看向了她。
      
      面无表情配上凛冽的眼神,让人发怵。
      
      本就怕这男人,所以在对上这眼神的一瞬间,齐绣婉对这男人的恐惧就像是回到了双手被硬生生折断的时候。
      
      恐惧又绝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什么都没有做的周衡.冷漠.jpg
    自行脑补自己吓自己的小姑娘QAQ
    【继续红包雨】
    ——————感谢在2020-07-01 17:58:26~2020-07-02 21:09: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好多鱼 2个;林知照、金苹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多鱼、凤铃草花 20瓶;佛乐、暴躁仙女、卡酱 10瓶;44438534 6瓶;安、达达、嗯 5瓶;doris 3瓶;绿仙猴、依恋念雯雯 2瓶;桃子333、coc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