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买下

      十一月,入了冬。深山里边下了第一场雪,冰天雪地,寒冷刺骨。
      
      此时深山中的一个小山村,不过几十户人家,且各家各户都离得非常远。
      
      深夜。
      
      在一户茅草搭建的屋子中传出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藤条抽在人身上的“啪啪啪”声,听着甚是渗人。
      
      “你个小杂种!老娘的银子是不是你偷的?!”骂声和抽打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脏乱的屋中,昏暗的油灯下有一个瘦小的男孩跪在地上。
      
      男孩约莫十岁左右,但因长久饥饿,所以瘦弱得很。且在这寒冷的大冬天却是光着膀子,身上一道道斑驳交加的红肿痕迹,惨不忍睹。
      
      尽管被打得惨,又疼又冷,却还是紧紧的咬着牙关,硬是不承认那钱是自己偷的。
      
      在屋子还有一个小胖子,看着那男孩被打,偷偷把手中的小糖人给撰得紧紧的,然后叫嚣道:“娘,他偷你银子还不承认,把他赶走!”
      
      男孩抬眼看了他一眼,眼神凌厉得很,吓得小胖子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瞪什么瞪!”拿着藤条的妇人又是狠狠的一抽,身上本就斑驳的伤痕又多增添了一条。
      
      “你那死鬼老爹走得早,老娘虽是你后娘,但还是供你吃供你穿,你这小杂种就是这么报答老娘的?!”
      
      而声音更尖锐:“滚出去,你这小杂种永远都别回来了!”
      
      说着用力的拉起了男孩瘦弱的胳膊,然后往屋外拽去。小胖子殷勤的把门给打开了,这时妇人直接把他扔到了外边,随后又扔了件衣服出去,随即“啪”的一声用力的把门关上了。
      
      男孩看了眼紧闭的门。那双眼神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冷。
      
      最后咬着牙捡起衣服穿上,冷得抱着胳膊,忍着身上和脚上的疼痛,一拐一瘸的走在雪地上,离开了篱笆围成的院子。
      
      ******
      
      多年后。
      
      灵山镇地处偏僻,四面环山。因山路崎岖,故而较为封闭,平时镇上甚少有生人。
      
      但今日镇上却是热闹得很。只因今日集市口有人敲锣打鼓卖姑娘。
      
      因灵山镇穷,镇上和村里村外的姑娘都想往外嫁,所以许多汉子都讨不到媳妇,打着光棍。
      
      一听有卖姑娘的,一大拨人都往集市口赶去。
      
      集市口处。
      
      一个四十多岁,尖酸刻薄相的女人提着一个手锣,用细长的木棍敲出刺耳的声音,吸引行人停顿注目。
      
      但停下来的行人,目光都落在她身后那缩在地上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约莫十五六岁,一身粗布麻衣,因缩在泥泞的地上,所以衣服上边沾满了泥土。小姑娘惊恐的看着围观自己的人,那双眼眸中满是恐惧。
      
      身上有些脏乱,头发也乱,脸蛋也沾了泥土。可尽管如此,却还是没有遮掩住那张极美的脸蛋。
      
      灵山镇的男人哪里见过长得这般美的姑娘?
      
      所以那些男人见到这张脸的时候都倒抽了一口气。可是目光落到她那十指上时,都不由得露出了可惜之色。
      
      小姑娘被绑着的一双手,十指都是扭曲的,显然是废了的。
      
      见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妇人咧嘴一笑,放下手锣,高声道:“这个姑娘是个哑巴,是大户人家的婢女,因偷盗主人家的财物,所以才被折断了手发卖的。”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道:“好好的发卖不就得了,至于折断双手么,怪可惜的。”
      
      妇人嗤笑了一声:“若是没折断手的话,至于卖到这穷乡僻壤便宜你们么,这样的姿色,在城里抢手得很,只是主人家不想看她过得好,才把她买到这山沟沟中的。”
      
      “可真歹毒……”人群中有不少人嘀咕道。
      
      妇人眯眼,然后骂道:“爱买不买,别挡着我做生意。”
      
      “可这手都断了,能干嘛?”
      
      “还能干嘛,生孩子呗。”
      
      “生孩子后再爽一爽……”
      
      人群中一时哄笑,似乎刚刚的同情声压根就不是他们说出来的一样。
      
      地上蜷缩着的小姑娘听到这话,浑身颤抖着,恐惧的双眸中满是眼泪。
      
      有人问:“那这怎么买?”
      
      妇人想起把这小姑娘交给她的那人嘱咐的话。说要价定然不能便宜,只要多要银子,买回去的人才会把人看牢了,不会轻易的让人逃了。
      
      想到此,伸出了三个手指:“三两银子。”
      
      “抢钱呢!半年的花销呢!三两银子都能够娶个手脚麻利的媳妇了!”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
      
      “便宜些,我看顶多一两银子。”
      
      妇人收了别人的二十两银子,拿钱办事,所以咬死都不肯少一个铜板。
      
      因为价钱不合适,大半会都没有人说要买的。
      
      妇人暗道是卖不出去了,只能等到下一个地方了。
      
      妇人只是个牙贩子。让她卖这个小姑娘的人神秘得很,也不知什么来头。至于小姑娘的身份,她也只是按照那人说的来说的。
      
      这时一个满脸横肉,身穿着马褂的肥硕男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高喊道:“你就算再到几个小镇,三两都卖不出去。不如这样,老子出二两银子,你把这丫头买给老子。”
      
      这肥硕男人是镇上的屠户,手头自然比旁人要宽绰一些。
      
      小姑娘闻言,恐惧的看着那满脸横肉的男人,吓得不敢往那边看去,哆哆嗦嗦的把头埋到膝盖之中。
      
      妇人思考着那一脸横肉男子的话。三两银子确实很难卖得出去,且二两银子也不少了。
      
      瞅了一眼男子。暗道这男子高大肥硕凶悍,肯定能看得住人。
      
      这么一想,就有了点动容。可这会人群中忽然走出了一个穿着粗布衣裳,背着长弓的高大男人。
      
      男人长得与那满脸横肉的男子完全不一样。身形挺直,且五官硬朗,长得很是好看,与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格格不入。
      
      男人紧抿着唇,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似是个面瘫子。男人生得高大健壮,身上还散发着生人勿进和强悍的气息。
      
      走到了怔愣的妇人前,讨出了三两银子随手扔到地上的手锣上边,随后发出了几声清脆的“哐当”声。
      
      男人开了口,嗓音低沉:“人,我买了。”
      
      不等肥胖妇人回应就走到了那卷缩成一团的小姑娘身前,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地上的人,沉声道:“起来。”
      
      忽然有一团黑影笼罩,再听到那低沉的嗓音,小姑娘颤着身子怯怯的抬起头。
      
      一时背光看不到那人的长相,只知道很是高大,且很有压迫感。
      
      身子顿时缩得更厉害了。
      
      这时本想二两银子把人买下来的屠户心有不甘,极为恼怒:“周家庄的小子,你是想截老子的胡?!”
      
      男人闻言,转头看了眼屠户。而后再看向妇人,面无表情的沉声道:“她说三两银子,我给了。”
      
      有人拉了拉屠户,小声劝道:“听说这周家庄的猎户杀过人,你可别惹他。”
      
      “杀过人怎了,老子杀的猪比他杀过的人要多得多了,老子至于怕他?!”
      
      男人闻言,默了一下,然后朝着屠户的方向转了身。
      
      许是面无表情且冷冷冰冰的,再者身体健壮得极为有压迫感,所以才往屠户的方向走一步,那屠户就突然说:“我今天让步,不是因为我怕这小子,而是因为那丫头老子看不上!”
      
      说着转身抖动着身上的肥肉,快步的走出了人群外。
      
      显而易见是被震慑到了。
      
      男人随后看向尖酸刻薄相的妇人,话语简洁有力:“人我可以带走了?”
      
      妇人被他身上的煞气吓得忙点头:“自然自然。”说着便把一张卖身契递给了男人。
      
      男人看了一眼卖身契,然后拿了过来。
      
      目光最后转回了地上缩成团的小姑娘,默了一晌后,话语简短:“不走,便留下。”
      
      小姑娘因恐惧而浑身颤抖,但听到他的话,颤抖的嘴巴微微动了一下。目光往人群中看去,待看到一个黑衣男人的时候,眼里的恐惧更甚。
      
      恐惧之后仅剩下一个念头,她不能留下来,留下来会死的。
      
      她要活着,必须得活着。
      
      颤抖着的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男人不再看她,然后不管不顾的转了身就走,似乎她跟不跟上来都无所谓。
      
      小姑娘看了眼依旧站在人群中的黑衣男子,身子一缩,然后忙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
      
      男人走出了集市,出了城镇,步伐不快却也让身后的人跟得够呛。
      
      身后的小姑娘不敢逃。因为她知道,就算前边的人不会管她逃不逃,但是她逃了之后,方才在人群中的黑衣男人也会再次把她抓住。
      
      那男人威胁过她,如果她敢逃走,就把她的腿也给打断。
      
      她跟着前面的男人走,或许会没了清白,可她能保住一条命。
      
      她现在都这副模样了,没了清白又如何?
      
      她只想活着逃回家。回去告诉她的爹娘,他们的大儿媳是如何恶毒的一个人。
      
      她决然不能让她那恶毒的大嫂把她害了之后,再把爹娘也给害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