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9】

      陶缇刚牵着六公主离开甘泉宫,另一边的妃嫔们就小声议论起来。
      
      “那位便是太子妃么?还真是位花颜月貌,楚楚有致的美人呢。”
      
      “看上去挺端庄知礼的,她好像刚满十六吧?唉,十六岁,正是如花的年纪……”这话透着浓浓的可惜,至于可惜什么,不用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刚看六公主让她牵着出去了,还真是难得。”
      
      “是啊,谁不知道六公主沉默寡言,向来不与人亲近,没想到竟与她投缘了,真是稀罕呢。”
      
      六公主的生母苏嫔三年前染病薨逝,那时候六公主才五岁,不少妃嫔都想将她接到膝下抚养,虽说公主比不得皇子金贵,但有个孩子傍身总比没有的强。那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妃嫔巴巴的跑去六公主面前示好,可这六公主年纪虽小,心思却灵,脾气也犟,谁都不认。
      
      后来昭康帝让她自个儿选喜欢的妃嫔,六公主却哭着跪在昭康帝面前,说她哪里都不想去,也不想再认旁人做娘。昭康帝怜悯她年幼丧母,也没强迫她,就让她住在苏嫔从前住的听雨轩,由着奶嬷嬷照顾。
      
      且说正厅内,周皇后板着一张脸冷冷地看向裴灵碧,“你总找她的麻烦作甚?且不说你斗嘴斗不过她,就算斗过了,嘴上讨个便宜,你就很得意了?”
      
      裴灵碧不服气的撇了撇唇,“母后,你怎么向着她说话呀?你可别被她这个样子给蒙蔽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她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周皇后严厉喝道,“灵碧,注意你的身份,堂堂皇室公主,一口一个贱人,成何体统,你的规矩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本来就是嘛。她嫁进东宫前,一直对皇兄死缠烂打,皇兄烦都烦死她了。这才嫁进东宫多久啊,她就敢对我使脸色了,上回她还威胁我……对了,前两天皇兄感染风寒,也都是她害的!”
      
      “长洲感染风寒,与她有何干系?”一提到儿子的事,周皇后显然上心了不少。
      
      裴灵碧便将那事说了一遍,当然,话里话外都是指责陶缇无情无义,将裴长洲摘得干干净净,仿若自家皇兄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周皇后听着这番描述,一张端丽的脸庞越来越阴沉,最后实在听不下去,重重拍了下桌子,“真是蠢货!”
      
      裴灵碧忙点头道,“对啊对啊,她就是个蠢货……”
      
      周皇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我说你和长洲是蠢货!”
      
      裴灵碧的脸一僵,“???”
      
      周皇后显然有些动怒了,胸口微微起伏着,一侧的大宫女连忙递了杯茶水过去,低声道,“娘娘消消气,妃嫔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想到闹大了动静不好看,周皇后压了压情绪,沉声道,“你最近给我消停点,没事别去找她麻烦。至于你皇兄那边……我午后自会教训他。”
      
      裴灵碧想不明白自家母后为何胳膊肘往外拐,但抬眼见到母后摆明不想再搭理她的模样,只好委委屈屈的站起来,行礼告退了。
      
      周皇后连喝了好几口茶水,气息才稍微平稳,纤纤玉手抬起,捏了捏眉心。
      
      大宫女劝道,“娘娘,公主她还小,很多事情考虑不周全,你莫为这生气,仔细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周皇后幽幽叹了口气,“唉,灵碧糊涂就算了,更让本宫生气的是长洲,他怎么也跟着胡闹?这个时候他还去招惹太子妃,若是让太子或是陛下知道了……真是愚不可及!”
      
      她深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罢了,你先去将外面那些请进来吧。”
      
      ****
      
      陶缇与六公主一起往东宫去,刚到至德门时,却遇到拦路虎。
      
      看着从那大榕树后缓缓走出来的裴长洲,陶缇脸上的笑意有些凝固。
      不是吧,这都能遇见?怪不得昨天睡前眼皮跳,原来今天出门会遇到渣男。
      
      裴长洲今日穿着一身宝蓝色锦袍,腰系玉佩,手持折扇,风度翩翩。
      
      见着陶缇,他面上露出“偶遇”的惊讶神色,刚想说“好巧,这大概就是缘分”,视线却扫到陶缇身旁的六公主,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下。
      
      这个小不点怎么也在?
      
      六公主自然也感应到裴长洲的注视,规矩的行了个礼后,又乖乖地靠回陶缇身旁,小手悄悄地拉住她的袖摆。
      
      裴长洲回过神来,敛了神色,主动跟陶缇打了个招呼,笑的风流倜傥,“太子妃安好。”
      
      陶缇回了个礼,淡声道,“三皇子安好……若是没别的事,我们先回东宫了。”
      
      说罢,她牵着六公主就要绕开。
      
      没想到才说一句话她就要走,裴长洲愣了片刻,旋即忙道,“等等。”
      
      陶缇莹润的眼眸一眯,“怎么,还有事?”
      
      乍一觑见她脸上不耐烦的神情,裴长洲心头一怔,他与陶缇相识以来,每回见面她都是一副柔情似水的乖顺模样,何曾有过这般冷淡……甚至是,嫌弃。
      
      本来还成竹在胸,觉得今天掐准了时辰来堵人,定能将人哄好的裴长洲,一时间心里没了底。
      
      她应当还在生气,才会这样?唉,女人就是麻烦,要哄。
      
      裴长洲深情款款的看向陶缇,声音也放柔了许多,“不知太子妃可有空,咱们去前头亭子坐坐?”
      
      陶缇被他这故作深情的眼神恶心得不行,面上倒不显,只淡淡道,“那真是不巧,我没空……”她垂眸温和的看了一眼六公主,“我还要带霏霏去东宫玩。”
      
      裴长洲一噎,“……”
      
      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六公主会跟在陶缇身边。有这么个碍眼的小东西在,的确不方便说话。
      
      只是这一次错过了,下次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难道还要等半个月后她再来请安,他再堵一回?
      
      陶缇看裴长洲欲言又止的样子,已然猜出他今日是故意来蹲自己的,心头划过一抹冷意,面无表情道,“时辰也不早了,我带着霏霏先走一步。”
      
      见着她们一行人离开的背影,裴长洲捏紧手中的扇柄,脸色铁青一片。
      
      太监胡进小心翼翼提醒道,“主子,人走远了……依奴才看,上一回的信,太子妃应当是收到了的……”
      
      “闭嘴!”
      
      想到上回他灌了一肚子冷风,回去后还不忘替那女人开脱,觉得她应当是没收到信,或者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才没来。
      如今瞧见人家这副态度,裴长洲像是被狠狠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胡进被呵斥了,乖乖地闭上嘴不敢多说。
      
      不过他实在想不明白,之前自家主子不是看不上太子妃,还嫌太子妃痴缠无趣的么。怎么太子妃不搭理他了,他反倒一门心思的往前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胡进:贱不贱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