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

      过了至德门,便是东宫的范围。
      
      虽然陶缇昨日才把东宫逛完,但她记忆好,拿出女主人的姿态,一路与六公主介绍着东宫各处。
      
      六公主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处,时不时乖巧的应和着。
      
      经过小花园时,一朵朵重瓣玫瑰开得正灿烂,明净阳光下,紫红色的花瓣重重绽放,鲜艳.欲滴,馥郁芬芳。
      
      陶缇停下脚步,温声对六公主道,“走,咱们摘点玫瑰花回去。”
      
      六公主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问道,“嫂嫂摘花是要做香露么?”
      
      陶缇笑道,“不做香露,摘些去做点心吃。”
      
      昨天逛到小花园的时候她特地看了,这些玫瑰都是可食用玫瑰,若不是昨天主要目的是踩地图,她昨日就摘了。现在左右也没事,正好摘一篮子回去。
      
      见状,玲珑立刻让小太监去准备篮子和剪刀。
      
      陶缇带着六公主一边逛花园,一边挑选品相优秀的花朵。
      
      《本草正文》中记载:“玫瑰花,清而不浊,和而不猛,柔肝醒胃,疏气活血,宣通窒滞而绝无辛温刚燥之弊,断推气分药之中,最有捷效而最驯良,芳香诸品,殆无其匹。”
      
      一大一小两姑娘摘了一篓子花后,便回到了瑶光殿。
      
      陶缇的瑶光殿布置的很温馨。跟三寺五局的监正们熟悉后,她要了不少花种和盆栽,将瑶光殿空出来地方栽满了花草。后院还种了一片果树,诸如梨树、桃树、杏树、石榴树等挨个栽了遍,她美滋滋的想着来年结了果子就可以直接摘新鲜的吃。
      
      当然,她也想过,或许在结满果子之前,裴延就给了她和离书……和离书,换个角度来看也是裴延的死亡通知书。
      
      陶缇尽量不去想那样悲伤的事,她私心希望裴延能多活些时间,起码尝过四季的鲜果,多享受一些世间的小美好,这时再面对死亡时,或许遗憾能少一些。
      
      六公主本来还有些拘谨,但陶缇丝毫不把她当外人,各种蜜饯糕点摆在她面前,还柔声道,“霏霏,你先坐着歇会儿,我去给你做点甜品吃。”
      
      “嫂嫂,不用麻烦了……”她伸出小手指了下桌案上的糕点蜜饯,“这还有这么多吃的呢。”
      
      陶缇连说不麻烦,转身便钻进厨房里。
      
      见太子妃嫂嫂这般热情,六公主心里暖暖的。她规规矩矩的坐在榻上等,不乱跑也不乱动,只拿起一块豌豆糕小口小口的吃着。
      
      她原以为太子妃嫂嫂说的“很快”就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她杯中茶水还温热的时候,太子妃嫂嫂就回来了。
      
      “好香呀……”六公主嗅着那甜蜜的香味,好奇的看向宫人手中的托盘。
      
      陶缇示意宫人将甜品摆好,自己在六公主对面坐下。
      
      紫檀雕拐子纹炕几上,两样甜品装在精致的白瓷碗中,外表瞧着与寻常甜汤没多大差别,可那浓浓的奶香与花香盈满整个殿内,仿佛陷入一场甜蜜唯美的梦境中。
      
      “嫂嫂,这是什么点心,我头一次见呢。”
      
      “这道呢,是桃胶牛奶圆子羹。另一样是玫香姜撞奶……本来我没打算做姜撞奶的,只是看到咱们摘的玫瑰花特别新鲜,就顺手做了。”陶缇递了枚银勺给她,浅浅一笑,“尝尝看。”
      
      小孩子本就爱甜品,更何况眼前的甜汤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六公主先尝了尝桃胶牛奶圆子羹,刚吃了一口,小鹿般黝黑的眸子便亮起光来,“嫂嫂,这道甜汤太好喝了,我从没喝过这么好的甜汤!”
      
      桃胶软糯弹牙,雪白的小圆子也很有弹性,一口咬下去,里头还有酸酸甜甜的桑葚果馅,这时再喝一口牛奶甜汤,香浓清爽,幸福感满满。
      
      陶缇托着腮,笑眯眯的看着她,“那你再尝尝这道姜撞奶。”
      
      六公主其实不爱吃葱姜蒜这类刺鼻的食材,但尝过桃胶牛奶圆子羹后,她对陶缇的厨艺有了一定的信任,再看那道白白嫩嫩凝结在一起的甜品,心里也不免多了几分期待。
      
      宛若鲜嫩的水豆腐,轻轻松松就剜了一勺。六公主将勺子送入口中,下一刻,整个人都怔住了。
      
      那嫩滑鲜甜的奶冻入口即化般,姜味不算浓重,甜中带点辣,玫瑰花的迷人香味混合着牛奶的香浓,温温暖暖的,仿佛一颗心也跟着变得暖和温柔起来。
      
      “怎么样?”陶缇问。
      
      “……”六公主没说话,只埋着小脑袋,一口接着一口吃着眼前的姜撞奶。
      
      窗外传来隐隐雷声,陶缇侧眸往外看去,远方天空黑压压一片,几缕灰蓝色云朵安安静静飘着。
      
      她嗓音轻柔,呢喃道,“又要下雨了。”
      
      这时,忽的传来一阵细细小小的动静,她还以为是雨落下来了,转脸一看,才发现这声响是六公主发出来的。
      
      她还在吃那碗姜撞奶,只是头埋得很低很低,另一只手时不时地抹眼睛。
      
      陶缇觉得不太对,关心道,“霏霏,你怎么了?”
      
      小姑娘没抬头,声音软绵绵的,带着几分哭腔,“没、没什么。”
      
      哭了?!
      陶缇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走到她身旁,盯着六公主稚气未脱的小脸,“怎么了?你先别哭,有事就与嫂嫂说,嫂嫂与你一起想办法,嗯?”
      
      她这温柔的询问,仿佛一把小小的钥匙轻轻叩开了六公主紧闭的心扉。
      
      微微灰暗的光线下,六公主缓缓地抬起小脑袋。那乌黑的双眸宛若沾了水雾的葡萄般,两行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眼角泛红。
      
      这下莫说是陶缇了,就连一旁的宫人们都吓了一跳:刚才不还吃的高兴么,怎么突然就哭了?
      
      六公主的奶嬷嬷在一旁忐忑不安,却又碍于太子妃的身份,不敢贸然上前去问。
      
      陶缇不知所措的哄着,“你怎么了……先别哭呀……”
      
      六公主见她担忧,赶紧抹了把眼泪,抽着鼻子道,“嫂嫂你别担心,我没事。只是这道姜撞奶的味道,让我想起我母妃了……”
      
      陶缇表示:哈???
      
      据她所知,这姜撞奶的做法本朝还没有……所以这道甜品到底是怎么勾起六公主的思母之情呢?难道六公主的生母也是穿越人士?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地府那破系统老抽,没准又有个穿越者抽到这个朝代了呢。
      
      想到后宫理可能还有个现代老乡,陶缇伸手拍了拍六公主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先不哭了,待会儿我送你回去,一起去找你的母妃?”
      
      霎时间,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
      
      六公主的泪水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簌簌落下。
      
      陶缇,“……?”就很慌。
      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她也不知道怎么哄孩子,只凭着本能,伸手将六公主抱在怀中,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哭了,不哭了……”
      
      裴延踏进瑶光殿时,正好瞧见六公主埋在陶缇怀中哭泣的场景。
      
      后脚跟进来的付喜瑞倒吸一口气:这是……太子妃把六公主欺负哭了?
      
      裴延黑眸泛着一层幽深的寒光,垂下的手掌缓缓收紧,大步走上前去。
      
      “殿下……?”陶缇诧异的看着来人。
      
      裴延淡色的嘴唇微抿,不动声色打量着眼前一切,嗓音低沉,“这是怎么了?”
      
      陶缇眸中带着几分无奈,“霏霏想她母妃了。”
      
      六公主听到太子来了,也赶紧收了眼泪,压住难受,从陶缇怀中离开,红着一双大眼睛,轻轻的唤了一声“太子哥哥”。
      
      裴延眸中的寒意渐渐敛去,又换回平日里的包容温柔。
      
      他温声的问道,“小六不是不爱哭鼻子的么,怎么现在哭得跟小花猫一样。”边说着,边拿帕子替她擦泪。
      
      光线转暗,窗外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陶缇看着眼前这兄友妹恭的温馨画面,心道:他可真温柔呀。
      
      六公主情绪渐渐稳定,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从前母妃也做过这道甜品给我吃,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尝不到了……刚才突然尝到这熟悉的味道,就控制不住的想起母妃……”
      
      她垂眉,满满歉意,“嫂嫂,对不起,刚才让你担心了。”
      
      “没事没事。”陶缇摆了摆手,隐隐约约听出六公主这话有些不对劲,什么叫做这辈子都尝不到了?难道那位穿越老乡不给小公主做吃的了?
      
      陶缇纵有疑问,也没开口,免得又不小心戳中小姑娘的敏感.点,惹她落泪。
      
      下雨天留客,裴延和六公主都留在了瑶光殿。
      
      午膳是膳房送来的,樱桃肉、百果虾仁、溜鱼片、素烩三鲜丸、香酥鹌鹑,另外还有两道蔬菜,一道汤,一道甜羹,并几道糕点,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很是丰盛。
      
      陶缇另外热了三枚咸鸭蛋,一人一枚。
      
      筷子一扎,红油就从里头冒了出来,她先将那红油淋在米饭,随后剥壳将蛋白吃了,只留下油汪汪红亮亮的蛋黄放在碗中,用筷子戳散,拌着饭一起吃。
      
      六公主看着她这吃法,觉得新鲜,“嫂嫂,这样吃味道更好么?”
      
      陶缇道,“你试试就知道啦。”
      
      六公主在她怀中哭过后,彼此间的距离无形中更拉近了一些。
      
      见她这样说,六公主也有样学样。待吃过一口混合着咸蛋黄的米饭,小脸上满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愉悦,“哇,这样吃真的好香呀,都不用吃菜了。”
      
      陶缇心道,可不是嘛,现代各种拌饭酱卖的可好了,像是咸蛋黄酱和蟹黄酱,价格还不便宜呢。
      
      裴延不知不觉想起昨夜那碗咸蛋黄炒饭,也跟着她们的吃法,吃了起来。
      
      味道的确不错,但……还是昨晚的炒饭更香。
      
      这个想法一冒出,裴延自己都觉得好笑。想他堂堂一国太子,什么珍馐美味没吃过?没想到有一天竟会惦记起一碗简简单单的炒饭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惦记炒饭,还是惦记人哦?→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