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挑战赛

      东京时间19时51分
      世界女子排球挑战赛决赛现场
      
      四下是观众的欢呼声。
      席上的观众、身后的队友、面前的对手,目光紧落在她的手上,拥挤着、攒动着,随着她的动作或跃于空。
      
      四下都没有人的气息。
      席上的观众、身后的队友、面前的对手,如同定格的漫画纸上的模型一样,仿佛是虚假的光景。
      
      球过来了!
      它旋转着、变换着角度向她飞近!
      
      几乎来不及反应,全靠渗透进骨髓的熟练来给躯体下命令。
      
      随着展颜打出短平快,她紧随其后夹塞打出半高。
      
      八月末的东京还未完全褪去热气,室内充斥着汗水蒸发而成的蒸汽,即使穿着短袖短裤,汗水仍不停的从体内涌出,顺着趴在额角的发丝流进眼睛,瞬间酸涩模糊。
      
      “啪——”
      
      全场和守着直播的球迷屏住了呼吸,提着一颗心紧随着这个快到镜头都难以捕捉的球奔飞于空。
      
      对方急着去拦展颜的网,三号位空当来不及反应,球已落地,在对方的球场域弹跳着挣扎了几下,萎靡的跑到了球童手中。
      
      14:15
      
      每一寸呼吸都仿佛加了立体特效,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几欲跃出的心跳声,太阳穴在额角急促的跳动着。
      
      “扑通、扑通……”
      
      快速调整站位换到后排。展颜一传,她屈膝做好了迎接球的准备。
      
      来了!
      
      她像是压到极限的弹簧,每一根筋骨都随时准备着释放。
      
      等等——这个高度……
      
      她迅速收回了回攻的手。
      果然——对方击回的球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随即跳出了后场区边界。
      
      出界了!
      
      15:15
      
      哨声响——
      
      *
      
      虞木白信步从场馆向休息室方向走过去,肩上搭着一条半湿的毛巾,脸上不见神色。
      
      中国女排休息室在走廊把角的第一间,她接受采访回去的晚,到的时候里面已经站满了人。
      
      房间里哄乱无比,姑娘们吵吵嚷嚷的,好像在讨论隔壁男排的赛况。她刚要推门进去,忽听到一声噤声的“嘘”声。
      
      “你们小声点,一会儿队长回来大家都不要提比赛的事哈,叶子,一会你把听到的八卦讲点给她听,让她不要老是想着这件事。”
      
      她听出这是耳总的声音,清亮又带着磁性。耳总的话说完大家声音果然都低了下来,蚊子压着声音道:“刚比完,就算我们不提她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忘啊!”
      
      叶子哒哒跑了几步,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队长对这些八卦都不感兴趣的,保不齐她一会还要装作认真听我们讲这些乱七八糟的,那不是更难受么。”
      
      蚊子叹了口气说:“只怪我们队长什么都要最好的,第一次执掌队长职位,亚军对她来说打击可太大了。”
      
      亚军……
      
      从接受采访后习惯性保持的笑意忽然就僵在嘴角,仿佛刚想起来那件事一般。
      
      一小时前。
      
      场馆内灯光很亮,隔二十厘米的间隙就有一个白炽灯高照着,地上几乎看不见影子。
      
      哨声响起的时候,场上的中国球迷已经做好了庆祝的姿势。裁判宣布——日本队请求挑战打手……
      
      镜头回放,展颜和耳总同时跃起拦网,展颜的指尖触球——挑战成功。
      
      14:16
      
      中国队最终四胜一负积分10分居于亚军。
      
      场上仍旧响起了欢呼声,却没有一个分贝属于她们。
      
      其实,这对于谁来说都算是个不错的成绩,这是时隔六届的挑战赛三强,对于一只“新的队伍”来说算是正常之上的发挥,似乎没有值得矫情的地方。
      
      虞木白加重了脚步声走了两步过去推开门,把肩上的毛巾取下来随意在脸上抹了一把,余光瞥见几个队员互相交换了一下目光,她从桌上的箱子里取了一瓶矿泉水喝起来。
      
      “木白,肩上的伤怎么样了?要不要一会吃完饭让安东尼奥做一下康复?”
      
      虞木白咚咚灌下半瓶水,脸上的热都退下一半,她舔了舔略干的唇对着说话的圈圈笑了一下,说:“我还好,明天回国了,回去再做吧。”
      
      圈圈目光里还是带着忧色,木白一边取着头上的发夹一边说:“好像星谷这次伤的挺厉害的吧,我记得她之前伤病就挺严重的,没想到这次比赛起来还这么不要命。”
      
      最后一击来自那个叫星谷纯一的日本主攻手,但是她分明是看到对方发力后因剧烈疼痛而有些惨白的嘴唇。
      
      “嗯,肌腱二次撕裂,”圈圈跟着她的身影抬头,“之前就一直在传要退役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拖着,这次的伤病应该加重了不少。”
      
      “这样啊……”她喃喃,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有些语无伦次,“是要好好养伤。”
      
      上场前她就注意到了,那个遥望着球场的星谷纯一,她眼中闪着的光实在是熟悉。
      运动员的十几年,她见过很多人眼中的亮,有的人是因为对比赛的兴奋,有的人是单纯的热爱赛场,但星谷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她更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背水一战。
      
      但谁又不是呢。
      她的小指骨折,圈圈的韧带习惯性撕裂,耳总三个月骨折两次……大家都一边做着突然有一天上不了场的准备,又一边拼了命的打好每一场比赛。
      
      “队长,那个汪妈说让我们一会直接去久荣,竞体司的李主任也在。”蚊子小声说道。
      
      她的目光重新聚焦,把身后的柜门关上,想了想说:“我就不过去了,我约了朋友,圈儿你一会帮我和汪指导说一声吧。”
      
      木白转身要走,从一开始都站在门口没有出声的展颜忽然说:“队长,你没事吧?”
      
      耳总和蚊子都作势去阻拦,但说出去的话总不是能轻易撤回的。
      
      木白抿了抿嘴,对着展颜笑了一下:“小傻瓜,我能有什么事啊,又不是第一次比赛了,我是真的有朋友约啦。”
      
      展颜回头看了看拼命对她使眼色的蚊子,又看了看低头不说话的圈姐,犹豫说道:“那队长你有事打电话给我。”
      
      木白已经换好了外套,走到门口对着一房间的队员挥了挥手,说:“玩的开心点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皇道:爱笑的女皇运气都不会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