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内向但却是世界冠军[女排]

作者:南风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相见

      东京的夜晚,仍然是记忆中的繁华。比赛、训练和荔枝的缘故,这个城市于她而言已是不甚熟悉,路过街角的每一棵草木都仿佛故人。
      
      说来这世间的繁华总是重复的没有新意,特别是夜灯初上时,满天的星光都被漫射的华灯掩盖,抬头总是漆黑。
      
      而异乡的城市,即使闪耀,也仿佛湮没在星际中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光,周围熙熙攘攘,却像隔着一层大气的嘈杂。
      
      路边的居酒屋杂糅了西式和传统日式的风格,透过玻璃窗能看到有三三两两的木桌横立店中,古朴中带着分西式的整洁。几个年轻人牵着手结伴走进居酒,进去的时候带着笑,出来的时候还是笑。
      
      迷离、释放。
      
      循着记忆,穿过错综盘绕的繁华闹市,她拐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巷。
      
      从闹市一步步走向小巷深处,世界逐渐寂静,这种仿佛空气在慢慢沉寂、死去的感觉,让她感觉格外舒畅。
      
      她要去的地方是在小巷的最西头,但她偏偏喜欢从东边一路遛过去,穿过卖咖喱饭的破旧咖啡馆,有好吃鲷鱼烧的居酒屋和一间有几十年历史却装修新潮的立食面店,在接近尽头的地方才摸到这家小小的便利店。
      和一年前来这里相比,除了门口的手写热卖板有些变化,其他似乎一模一样,像是时间就在这里停住了一样。
      
      门店的装修与遍布了大街的所有便利店相比都没什么特别,甚至连门都不是时兴的电动门,唯一能讲的上来的亮点也就是挂在门楣上的红色牌标了,在一众黑白素中闪着不一样的光。
      
      推开门,还是那个熟悉的,叫小岛森的便利店员热情的招呼声。
      
      “我自己随便逛逛。”木白笑着对招呼的店员说,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懂自己的散装日语,自顾走到货架旁。
      
      便利店的陈设每周都会更新一次,但是她最爱吃的糯米奶油糕却永远摆在靠近收银台的架子最高处。
      
      她左看右看,挑了一个方形的奶油糕过去柜台结账。
      
      小岛森很亲切的用中、日、英语混杂着手势艰难的问她:“今日份店中炸鸡串做促销哦,要给您来一个吗?”
      
      比赛期间,队里的食物控制的极其严格,肉类食品是不可以随便乱吃的。可是现在,最后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距离下一场还有一段日子……她看着炸的金黄的炸鸡发呆,口中生津,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谢谢!”她也笑。
      
      转身走到店门口后,看着用彩色笔写着“促销”两个大字以及画着抽象鸡肉串的热卖板,她想了想,终于转身对小岛森说:“给我来一串吧。”
      
      小岛森弯着眼睛给了她一个彻彻底底的笑,然后细心的给她包了一串鸡肉串。鸡肉串泛着热气,带着油炸食品特有的脆皮香气被递到她手中。转身要走的时候,小岛森突然喊住了她:“木白酱,加油!”
      
      五个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
      
      当~
      
      墙壁上老旧的挂钟响起,时针指向10,余音带着微颤震荡入心。
      
      “加油”。这个词有多久没有听到有人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了。
      
      十七岁入国家队,第一次上场便以最小队员的身份拿下当场MVP和最佳主攻,和当时还未退役的“大魔王”艾希陶配合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因强势的进攻和赛场上的威风飒气被球迷称为“虞皇”。
      
      所有人都知道,虞皇赛场霸气,场下却比谁都温和,输了赢了都是得体的笑。但五年来虞木白参与的大小二十几场国际比赛,只要是她在场,就没有输过。
      
      除了这次。
      
      第一次做队长的这次。
      
      *
      
      只是买了个米糕的功夫,外面气温竟骤降几度,风卷着路边砂石窸窸窣窣顺着门窗溜了进来,她把连帽衫扣在头上,一手拿着糯米糕,一手举着鸡肉串,走出了便利店。
      
      从小巷出来拐了个角,再往前走几步就是一个小广场,路灯套着镂空花雕纹的罩子,投影在地上是几个深深浅浅堆叠交映的樱花图案,最后一个刚才还在健身器材上晃着的老太太也被孙子领回家了。
      
      “啪嗒……”
      
      一滴水落在了她纤长的睫毛上,她眨眨眼,水滴像是泪珠顺着眼角滑到了她的脸颊,紧接着,两滴、三滴……越来越多的水滴在地上晕开来。
      
      下雨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下一刻,雨水“哗啦”一声被倾盆倒下,她小跑着躲到一个凉亭中坐下,雨越下越大……
      
      也不去担忧自己没有带伞,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腿上这个从便利店买来的奶油糯米糕上。慢慢的摊开包装纸,入乡随俗的双手合十说了声:“一塔搭尅马斯~”
      
      一口咬下去,糯米黏黏的在唇齿间难舍难分,糯米糕一如既往的软糯可口,鲜奶油甜而不腻,细嚼两口,奶油裹着糯米滑进嗓子,甜丝丝的滋味顺着味蕾爬满了神经,她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手机。
      
      微博是两年前俱乐部给申请的,她对于除排球外的一切都没什么兴趣,以往账号一直交由俱乐部管理。
      
      微博图标右上方的几千条新消息提醒很显眼。
      
      职业性质注定她的一举一动都要接受检阅,每一分都有可能是世界黑与白的偏差。
      
      把手机关屏又打开,又关上,重复几遭,终于——
      
      呼~
      
      骂就骂吧,批评让人清醒!
      
      轻触,点开私信:
      
      【老大,你太棒了!!!!个人得分67分,不愧是我们当之无愧的queen!!】
      【今天的小白也是闪闪发光的小白!等待我们的队长回家ψ(`)ψ】
      【辛苦啦虞皇!保护好自己,期待归来!!】
      【……】
      
      所有的壁垒顷刻间轰然倒塌,眼泪“啪嗒、啪嗒”滴到手机上——当做好了迎接暴雨的准备,扑面而来的却是春风时,感动加愧疚在脑中交织在一起,她有些无措。
      
      心里像是有个开关被打开了一样,她悄悄的打算放过自己一下。就这一刻,掰开这个名叫“坚强”的外壳吧,撇去所有的“应该如此”,做一只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吧,哪怕就一分钟也好。
      
      再过一会儿吧。
      
      让她先做一会儿可以脆弱、容许委屈的平常人虞木白,而不是永远专业、时刻准备面对镜头和对手的女排队长。
      
      雨声湮没了她的小声啜泣,混着咸湿的眼泪嚼着糯米糕,她发了申请账号以来的第一条真正来自于她的微博——
      
      “对不起,还有,谢谢!”
      
      发送?
      
      加张图片吧,好像都这么做……
      
      一秒钟后,蹦出第一条留言,紧接着,十条……
      
      还没十秒钟,这条微博下就有了几百条留言,并且还在不断上涨……
      
      大家都住在微博里吗?她疑惑。
      
      作为微博萌新,她还不知道有个功能叫作特别关注。
      
      更不知道粉丝在看到自家老大一水的转发活动和商业合作中突然冒出一条互动类微博是一种什么心情!并且竟然还有图片!虽然……是一张糊的看不清的吃了一半的蛋糕和肉串的照片……
      
      女排虞术白:【老大发微博了!前排占位先!】
      路人007:【不用说对不起!老大你最棒!!!!】
      一柏零一_:【前排高仿,吓我一跳-.-】
      YU木马:【我终于相信我家小白的微博不是工作人员在管了,毕竟工作人员拍不出这种水平的照片(这句划掉)】
      Mr_Doo:【楼上的,我老婆的账号一直由我管理,不服来战!】
      ……
      
      第一次觉得,好像偶尔互动一下也蛮有趣的。她开始一条一条翻着大家的留言……
      
      关上微博打开微信,是荔枝发来的几条消息:
      
      【肩膀又伤到了吧。】
      【我在茉莉,快过来吧。】
      【今天有帅哥~】
      
      刚要回复,一双乌漆的皮鞋突然出现在眼前。
      
      微微抬头,入眼是裁剪合身的深蓝色西装,估计是深夜加班过来躲雨的职员吧,她心想。雨这么大,竟然还能这么整洁,日本人真是可怕……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三刻,大部分人这个时候已经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吧,果然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啊!
      
      她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几千公里以外的家中,项项、妈妈、姐姐……
      
      好想家……
      
      这时面前的人出声:“这里没人吧。”
      
      她愣了一下,摇摇头——好清澈温柔的声音,原来是中国人呀——想要看清楚这人的脸,一辆车开着远光灯经过,她被晃得眼睛里只剩下两道白光,闭上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有了视线,那人已经侧对着自己坐下了,她只好继续低头打字。
      
      木白:【我是花痴吗?】
      荔枝:【是!】
      木白:【那是你。】
      荔枝:【要不怎么说咱俩是一个爹妈生的呢?】
      木白:【虞木亦说他不同意。】
      
      正打着字,一张手帕突然横亘在她和手机之间,她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干、干嘛?
      
      亭子里光线昏暗,看不见五官和神色,路边的灯光只能描出一个依稀的侧脸轮廓,竟然也是能看得出来的挺拔好看。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吸吸鼻子,意会——可是……用别人的手帕擦鼻涕,不太好吧。
      
      那人又往前递了一下——
      
      她有些动容,这异国他乡的,还是同胞热情!再不接就有些失礼了,老虞说过,接受别人的善意,也是一种善意……
      
      她感恩的接过手帕,眼泪鼻涕的胡乱抹了一把,余光却停在那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上,看看自己因常年运动而堪称粗犷的大手,再看看他的——其实我才是男的吧。
      
      “谢谢啊,估计你也没法用了,不然我去前面的店里再给你买个吧。”她擦完才有些不好意思,手帕已经被毁了一大半了。
      
      那人叹了口气,却没有接话,从她手中拿过方巾,也不嫌弃,折了个角,就往她嘴角凑过来——
      
      喂!我刚擦过鼻涕的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