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嗑啥俺自己写

作者:子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20.6 bl he

      于焕发誓,如果十分钟前的自己知道此刻将会发生什么,一定会先把宿舍门锁上,而不是由着欲/望烧灼掉理智,而犯下现在这个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法在宋持面前抬起头的错。
      
      少年一贯清冷的面容此刻被白物覆盖,那双向来只盛着一片淡漠的眼里有着怔愣和不敢置信,于焕还保持着被人抓包的姿势,一只手撑着床板,另一只手还成环握着,僵着身子不知该做什么。
      
      宋持先动的,于焕看见他微微蹙了眉,薄唇有些无措地轻抿了一口,却忘了嘴唇上也沾上了一点,最后那股带着异味的东西,因少年抿嘴的动作,被送了一些进到嘴里。
      
      那味道应该是不怎么样的,因为下一秒,他就迅速转身进了卫生间,门啪一声被关上,水流声很快便哗哗作响。
      
      就算隔着一道门,于焕觉得自己都能感觉到对方此刻压抑的怒意。
      
      他也终于反应过来,握着软物的手猛地像被烫到了,一下松开,手反向在床上一撑,软着脚踩到了地上。
      
      被褪到腿弯处的校服裤子顺着伸直的腿滑到地上,于焕下意识弯身去拉,闻到自己身上的那股檀腥味,动作一愣,一鼓作气将裤子往上一拉,连袜子也顾不上穿,踩上运动鞋直接跑出了门。
      
      脑子像是装了满满的浆糊,只剩一团混乱,除了暂时躲避这令人尴尬的局面,一时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最后,他冲进了学校超市。
      
      ……
      
      于焕一个人在操场看台最上面的一排坐到了晚自习预备铃响,手里的半瓶可乐早就没了气,他终于起身,准备去收拾自己太过慌张而留下来的烂摊子。
      
      到了门外时,已经在心里想好了等下见到宋持,该怎么解释自己的无心之举,不管宋持要打要骂,他都认了。
      
      结果在看见最后一排外面那个位置上坐着的,正埋着头、面无表情地写着作业的人时,嘴里一堆的话,登时就给忘了。
      
      不过只是张侧脸,于焕瞥见的时候,眼前跟着闪过的,是怎么也阻止不了的、在宿舍里看到的那张同样精致却因沾上些许浑物而尽显艳色的脸。
      
      于是他便僵在门边不敢动了。
      
      “于焕,晚自习都开始了,你还站在门口干嘛?”
      
      女人的声音从讲台前方传来,顺着她的视线,班里大多数人都跟着看过来。
      
      于焕盯的还是宋持,见他并没像别人一样看过来,才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在老师微露不满的眼神中道了声歉,就慌忙往宋持边上的位置靠近,等拉开椅子坐下了,于焕才后知后觉,他和宋持,是同桌……
      
      呼吸一下就紧了,于焕脊背一僵,微微扭头,偷瞥了眼边上的宋持。
      
      还好,还在写作业。
      
      于焕想了想,从草稿纸上扯下一片,抖着手写下简单利落的“对不起”三个字,把纸揉成团,小心地弹到宋持面前。
      
      宋持和他这个学渣不一样,是个实打实的学霸,晚自习这么宝贵的时间,于焕向来不敢打扰宋持,更别提像现在一样给他丢小纸团了。
      
      他有点紧张,直直盯着那个落在试卷正中央的纸团,一时出了神,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好几种宋持可能会有的反应。
      
      是会直接把纸团扔掉,还是看完后对他的道歉嗤之以鼻,亦或者,是从此连见都不想见到他?
      
      除了这些之外,于焕又不免想,如果宋持足够大度呢?
      
      会不会跟他说没关系?
      
      毕竟他认识宋持这么久以来,好像一次也没见宋持生过气?
      
      不对,仔细想的话,还是有的。
      
      高一的时候,班里开始散播于焕喜欢语文课代表的谣言,于焕从不关注这些八卦,所以自己成八卦主角之一了,也愣是没有发觉。
      
      但女生脸薄,知道后红着脸阻止过,正好于焕放完水回来,刚到门口,就被人冷不丁扯着嗓子问了一声,喜欢赵歆不?
      
      于焕下意识答:“啊?啥?喜欢——”啥?
      
      后面最关键的一个字,被淹没在骤响的起哄声中。
      
      他还没问清楚,上课铃响了,众人一下噤声,他只好挠挠头,满脸疑惑地回到位置上坐下。
      
      这节课数学老师有事,让课代表坐讲台上,给每人发张试卷,下课铃响就收。
      
      于焕对数学最深恶痛绝,之前碰上这情况,总要腆着脸央求边上的人给他看看。
      
      今天他照例又要往右瞥,却见宋持压着试卷的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正好挡在了刚写完的选择题上。
      
      于焕没问,看着宋持把半张试卷写完,刚咧起嘴,就见他突然把试卷一折,继续写第二面。
      
      一直暗戳戳等着借鉴的于焕脑子再迟钝,也发现了不对劲,他先是拿笔戳了戳宋持,朝他靠近一些,压低声音说:“我还没看到呢,你别遮起来啊。”
      
      宋持充耳不闻,在草稿纸上计算出答案,便在试卷上写下正确选项,又迅速用手盖上。
      
      于焕急了,整个身子朝他挨过去,半个身子都快要贴到他身上:“宋持!你今天咋回事?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我没惹你吧!”
      
      说话的时候,嘴巴离对方的耳朵很近,张嘴时喷在耳垂上的热气,让原本淡着神色的人捏着笔的手刹那一顿,笔尖在纸上划出一道长痕。
      
      于焕一时恶胆横生,伸了手就想去扯他的试卷,手刚拉住对方压着试卷的手要往上抬,猛地被他用另一只手一拽,于焕原本就凑他挺近的脸,因宋持这一用力,嘴唇堪堪从他脸颊边擦过。
      
      他一愣,对方已经松开了他,不过未往后移,而是转过脸来,鼻端几乎已经抵在了他的鼻端上。
      
      那双墨色的瞳孔里似乎藏着什么,复杂得让人不敢去探寻。
      
      “想抄试卷,去找赵歆,我没义务借你。”
      
      冷冷吐出一句,他将椅子往右挪了一些,同他分开距离后,不再理会他,重新埋下头。
      
      于焕没发现他只是捏着笔,没有再动过,他想了想,迅速扯下一小块纸,在上面草草写了几个字,接着拍拍前方人的背。
      
      等人一转过来,就把东西递上:“赵歆。”
      
      对方立刻暧昧地朝他笑笑,很快便把纸条传了过去。
      
      于焕下意识朝着纸团的目的地瞥去,没有看见一旁的人,一瞬间就掰断了手中握着的笔。
      
      听见东西崩断的声音,于焕一眼扫过去,宋持面无表情地像将手里断开的笔随手一扔,又从笔袋里拿了一只,重新开始演算。
      
      于焕忍不住出口:“你手,不疼啊?”
      
      宋持肤白,尤其一双手,白得跟玉雕琢而成似的。
      
      刚才笔在他手上一断,冲击力使得那块捏着笔的肌肤,瞬间就红了。
      
      于焕问出口时才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妥,宋持又不是女的,哪能那么脆弱。
      
      恰好纸条传了回来,于焕也不再管他,看完纸条里的内容,只觉得好笑。
      
      他扯起嘴角的样子,在另一人看来,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那双浓墨般的眼眸,眸色沉得可怕。
      
      关于流言的事,于焕没有主动解释,他自是知道的,有些东西越解释越抹不干净,他和赵歆干干净净问心无愧,多说反而多错。
      
      果不其然,这个年纪的人,都是擅长捕风捉影来制造八卦的,有了新的趣事,旧的自然也不会再被人关注。
      
      所以于焕喜欢赵歆的流言,很快就过去。
      
      于焕那段时间没有因这个流言感到不自在,反而是宋持反常的态度让他有些不舒服。
      
      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几天的宋持,就觉得这个人那几天都在释放低气压。
      
      必定是在生着气。
      
      宋持生气算不上可怕,只是他原本就冷淡的脸,变得只剩一脸寒霜时,就算是于焕,看见这样的宋持,也不由抖了抖身子。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于焕不知道宋持为何这样,但男子汉不拘小节,所以他最终,决定去主动求和。
      
      决定的当晚,就去超市买了巧克力——宋持什么零食都不爱吃,偏爱吃巧克力,这还是于焕观察了近半年,才发现的。
      
      对于他求和的行为,宋持既没接受,也没拒绝,他只是用那双让人莫名畏惧的黑漆漆的眼眸,安静地看着于焕,在他头皮发麻就想拿着东西走人时,冷声问:“你和赵歆分手了?”
      
      于焕第一秒是懵逼,下一秒直接骂出了声:“你他妈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我和赵歆就是普通朋友关系!谁他妈现在还在传我和她!连恋爱都他妈给我安排上了?!”
      
      相比于他一时的暴怒,宋持却是突然勾起半边唇,神色的变化没被人看见,因为下一刻,他就躺回了床上。
      
      “嗯,知道了。”
      
      于焕毫无预兆地被晾下,顿时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他转身,直接将手里装巧克力的袋子哐一声扔进了垃圾桶里。
      
      半夜的时候,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嘴唇上啃了一口,似乎还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喃喃了一句。
      
      “你是我的。”
      
      第二天醒来,他仔细看了眼镜子里的人,嘴唇干干净净,看来昨晚真是自己睡糊涂了。
      
      于焕起得晚,早饭都顾不上吃,就先去了教室。
      
      人来得差不多了,他刚坐下,边上的宋持递过来一袋东西,他下意识瞥了眼,是袋酸奶,还有个三明治。
      
      往那人身上看去,却发现他嘴里正含着什么,视线往下,看见他放在抽屉里的手,捏着一块拆了的巧克力。
      
      于焕视力好,一眼就看见,他手边的袋子里,装着另外三块同款巧克力。
      
      ——而他昨天买的,正好是四块。
      
      ……
      
      意识到自己想远了,于焕又抽回神来。
      
      正好看见,宋持把手中的试卷翻了个面,而那个纸团,因这个动作,骨碌一下,就滚到了地上。
      
      而这期间,宋持的视线,丝毫未停在那上面过。
      
      和他所幻想的结果,没有一个匹配。
      
      于焕顿时觉得有点难堪,但转念一想,如果是自己被人做了这种事,不把人当场打得只剩半条命,估计也没法平息心里的怒火。
      
      所以这么一想,好像宋持,还是挺大度的。
      
      扔出的纸条被拒绝,于焕突然就没了主意,一下趴在课桌上,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
      
      宋持从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
      
      于焕一脸病怏怏地趴到了第三节晚自习,他已经放弃去求宋持原谅自己了,毕竟比起原谅自己,宋持暗自往他水瓶里投药把他杀了还更有可能。
      
      错误已经造成,他也尝试过寻求原谅,无果。
      
      如果是做了别的事,他可能还会厚着脸皮再去求几下,偏偏是这种事。
      
      唉,怎么办才好?
      
      于焕埋在手臂里烦躁地挠挠头。
      
      突然,有人叩了叩他的桌子。
      
      他茫然抬头,眼尖地瞥见桌角多出来的一个纸团,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最后还是先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
      
      字体隽秀,是谁的字,再明显不过。
      
      【可以原谅你,如果你能保证接下来的十分钟,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话。】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捏着纸团看向对方:“你确定?”
      
      宋持缓缓扭头,黑瞳倒映出他此刻有些呆傻的模样,他微微咧起唇角:“能做到吗?”
      
      于焕没来由觉得这样的宋持有些危险,但他并未深思,几乎是忙不迭地点头:“当然!我保证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宋持抬头,目光盯着黑板边上的时钟,于焕也跟着看过去,在那根长针恰好指向十二时,他听见身边的人道。
      
      “时间到了,那就开始吧。”
      
      眼皮骤然一跳,微张的嘴已经下意识闭起,于焕坐正身子,打算安静度过这最后的十分钟。
      
      结果下一秒,他就低低破了一声。
      
      “唔!”
      
      一只带着凉意的手,灵巧地钻进重重障碍,在主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前,毫无间隙地,抓住了那只下午刚往他脸上吐过口水的恶兽。
      
      【拉灯部分详见某博“晋江子罗衣”,关键字“新鲜”】
      
      像是自尊心在这一刻完全被践踏得彻底,于焕自暴自弃地闭上眼,咬着唇的嘴,怨恨地咬住了宋持的肩。
      
      “宋持,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他任他咬着,就算被咬出了血,也未阻止。
      
      等他松开嘴,才伸手,温柔地摸了摸他的黑发。
      
      于焕听见他说。
      
      “没有关系,我爱你就行了。”
      
      “于焕,我爱你。”
      
      ……
      
      “学长,你能讲讲当年是如何在一年之内逆袭的吗?听说你原本是打算高中毕业就直接去打工,请问是什么改变了你,让你后来可以考上A大的啊?”
      
      台上俊朗的青年,闻言微微一笑,说出的话,却是引起一片哗然。
      
      “被人逼的。”
      
      ……
      
      “今天有喜欢上我吗?”
      
      “没有,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晚上吃鱼好吗?阿姨下午刚拿过来的,清蒸还是红烧?”
      
      “不要!弄糖醋的!”
      
      “好。还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买完去接你。”
      
      “买点零食,其他不要了,晚上想看电影,可乐一定要买,还有薯片!”
      
      “好,于焕啊。”
      
      “干嘛?”
      
      “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没有!没有!滚!”
      
      电话那头的人,宠溺地笑了笑。
      
      “没有关系,我说过了,我爱你,这就行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