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嗑啥俺自己写

作者:子罗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20.7 bg he

      1
      “唐小姐?”
      
      她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歉意,恍惚的神情很快恢复如常:“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
      
      顶着发胶头的男人脾气再好,脸色也不免因眼前人的频频走神而带上一丝不快:“唐小姐似乎对我也不是太满意,既然如此,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是不用在这儿继续浪费时间了。”
      
      唐舒怔愣了下,随即展开一抹得体有礼的微笑:“实在不好意思,李先生一定可以找到更适合你的人的。”
      
      本想以退为进未料故作恼怒的话反倒正中对方下怀的男人:“……”
      
      2
      “所以,又失败了?”
      
      沈倾顺手拿过唐舒手中的奶茶,张嘴猛吸一口,冰凉的液体灌入喉中,透亮的眼里刹那间绽放出了光芒。
      
      “你的也好喝!下次买别的,把这家店的通通买一遍过来!”
      
      她就着对方递过来的奶茶浅尝一口,浑圆的珍珠升到吸管上端,又一下滑至液体里,唐舒微鼓着脸,点完头,才把嘴里的液体咽进肚子里。
      
      沈倾又问:“这次是因为什么?不是我说你,唐舒啊,阿姨都给你安排这么多次相亲了,你就真的一个都没看上?不能吧,上个月那个大学教授,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那个,我就觉得那个挺好的啊。”
      
      唐舒弯眉一笑,她长相稚嫩,就算已经三十了,看着还跟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
      
      “昨天相亲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对学生情侣在马路对面等车,一不注意多看了几眼,所以……”在沈倾面前,她从未有过秘密。
      
      两人做了十多年朋友,沈倾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听见她这么一说,一下便懂了话中未言明的意思,她侧目看了边上人一眼,再一次感叹造物者原来可以偏心到如此地步。
      
      “又想到他了?”
      
      唐舒猛地站了起来,瞳孔甭张,视线直直落在对面的某一处上:“邵、邵言宁。”
      
      “啊?”
      
      沈倾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只看见边上人说完,就起身朝着对面直接冲了出去,她被唐舒如此不正常的反应吓到,连忙拿着奶茶跟上。
      
      公交正好开走,沈倾跑到唐舒身边的时候,她还僵着身子停在原地,双眼紧紧盯着已经见不着公交影子的前方。
      
      沈倾被她的一连串动作弄得一头雾水:“你疯了?看见什么了?”
      
      唐舒转头,那双澄澈明亮的眼眸里,洒上点点细碎的光。
      
      就像一汪宁静却无生命的湖,突然焕发了生机。
      
      她勾唇,整个人一时耀眼得像浑身渡上了一层光:“你说,我这一次,能不能啃他这棵嫩草了?”
      
      3
      “这周的作业就这些,周一早自习的时候我会来听写,所以回家这两天,麻烦大家也别忘了看一看我的英语喔。”
      
      话音一落,下课铃紧跟着响起。
      
      唐舒回答完学生错题里的内容,走出教室时,被人一把勾住脖子,来人往她嘴里塞了颗奶糖,开口:“等下吃完——主任好。”
      
      看着边上人瞬间一副严谨端正的模样,唐舒不觉一笑,朝着迎面走来的男人点了下头:“主任好。”
      
      等人一走,沈倾又把手搭了上来,声音收低一些:“害,我自己都当老师了,咋还这么怕教导主任呢。”
      
      想到以前高中时沈倾见到教导主任时一副老鼠撞见猫的样子,唐舒眼中笑意加深:“你刚才要说什么?”
      
      “啊?哦哦,我说,等下吃完饭,去操场走走?”
      
      “嗯?”
      
      她一脸委屈:“这几天吃完就坐,小肚腩都出来了,我们班那群小鬼,说我脸圆了,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唐舒佯装认真地捏捏她的脸:“嗯,好像是圆了。”
      
      “……”
      
      4
      “你确定那天不是你眼花?毕竟都这么多年了。”
      
      唐舒早已适应沈倾转换话题的能力,就算上一秒两人还在讨论这周末要去看哪场电影,这一秒就立刻又把话题转到邵言宁身上,也能接话接得自然。
      
      “他没怎么变,成熟了点,高了点,其他的,好像就没有了。”
      
      沈倾叹口气:“说实话,有时候我还挺佩服你的,就我大学那个室友,和男友从高中一直谈到大四的那个,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人毕业就能直接结婚了,结果……唉,都说七年之痒,这都还没结婚呢。”
      
      “七年?”唐舒眯眼看着天上的霞光,“我也是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表达不清的一句话,沈倾倒是听懂了。
      
      她还想说什么,身侧贴着的人突然往她这边压下脑袋来,发丝蹭在脸颊上,有点痒。
      
      唐舒的声音,低低柔柔,却是让人的心脏,一下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般,紧得发疼。
      
      “我应该,不用再等七年了吧。你说,都七年了,还有可能吗?”
      
      5
      “要去找他吗?”
      
      两人迎着将散的晚霞往回走的时候,黑影在身后的地上拉出一条长线。
      
      “要的,你陪我去吗?周六看完电影之后。”
      
      “去哪儿找呢,你已经计划好了?”
      
      唐舒坦诚地摇头:“完全没有,走一步是一步吧。”
      
      沈倾:“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已经忘了你,你打算怎么办?”
      
      她顿住脚,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你应该知道,我七年前就有过这个打算了,而阻止我去做的原因,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就试着去撞一次南墙吧,要是撞不碎,那便算了。”
      
      沈倾沉默半响,笑开:“撞不碎,还有我这片岛屿,大不了,后半生就和我过了,咱再去养只猫养条狗,照样可以过得快活。”
      
      “谁说不是呢?人这一生,又不是只能守着爱情过一辈子。”
      
      6
      【我怎么没听说韩老师的事?你也才知道的?】
      
      唐舒和沈倾就在一个办公室,办公桌就在两对面,其中一个搬了椅子直接凑到对方身边是常有的事。
      
      此时的办公室,安静得有些不寻常,沈倾难得没搬椅子过来,而是用微信发了消息。
      
      唐舒简单回了一句,很快收到下一条。
      
      【那周日我们买点水果去看看?他那病应该要挺多钱的吧,大家是不是会组织捐款?捐多少合适?】
      
      她没再回下一句话,因为办公室的门开了。
      
      是代替韩老师的新老师来了。
      
      唐舒下意识看过去,目光触及青年的身影,便再难挪开了。
      
      等她回过神来,来人已经跟办公室其他教师打过了招呼,就连沈倾,也已经跟对方笑着互道了称谓。
      
      青年站到她面前,唐舒怔怔地望着他,时间像静止了,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沈倾以为唐舒是被对方的样子惊艳到了,就和自己刚才一样。
      
      但青年好看是好看,不是她喜欢的那一款,所以她很快就回过了神,现在见好友如此反常,只好主动帮她介绍:“邵老师,这是唐老师,是和韩老师一起教五班的英语老师。”
      
      两人刚才只简单互道了姓,她也不知道对方具体叫什么,也没追问,反正才第一天,名字什么的,以后自然会知道。
      
      青年眼眸里的墨色沉了一分,他弯唇,声色清润与刚才同人说话时别无二致,仔细斟酌,又好似多了些缱绻的韵味在。
      
      “唐老师,我认识的,七年之前,就认识的。”
      
      7
      “第一天去尚英,感觉怎么样?”
      
      唐舒A大毕业后和大学室友进了同一家辅导机构,待了一年多,跳槽去了尚英,沈倾和她不在同一个城市,但两处很近,所以一个月的话,两人至少要碰面三四次。
      
      唐舒将烤得酥脆泛香的牛肉沾了点酱,递到她嘴前,等她一口咬住了,才仔仔细细地把情况说了一遍。
      
      同事都很好。
      
      相处得也很融洽。
      
      学生们也都很乖。
      
      “总的来说,目前还没碰到什么糟心的,一切都很好。”
      
      沈倾点点头:“那就行,这样我就放心了。”
      
      唐舒带的是初升高的班,待了两星期,领导又安排她帮另一个老师一起管一下高一年级的晚自习。
      
      她进教室的时候,同事正停在学生边上帮忙辅导,闻声抬眼扫过来,同她轻点了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唐舒踱着步子坐到讲台桌上,落座后,小心翼翼地环视了一圈。
      
      班里大概二十来个学生,相比于初升高的,已经迈入高中的这些,显然要“老实”很多。
      
      虽说是帮忙管理,但她毕竟是新来的,所以学生有什么问题了,举手叫的,只是一个“董老师”。
      
      她倒没让自己闲着,正好今天收上来的卷子还没改完,她也带了,索性摊开来,拿出笔开始批阅。
      
      头顶暖淡的光照下来,映衬着她此刻恬静的模样,有种别致的静态美。
      
      视线中出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手里攥着张卷子,唐舒下意识看了眼卷子上的笔迹,很干净。
      
      “老师,能给我讲讲这道题吗?”
      
      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音,清亮里透着点沙哑。
      
      唐舒抬头,看见对方的模样,一时难掩失态地怔住。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邵言宁。
      
      ——所谓惊鸿一瞥,不过如此。
      
      8
      “你不是梦想大学毕业后要环游世界吗?大学刚毕业,怎么还没开始走,就反而先停下来了?梦想已经改变了?”
      
      邵言宁没看她,望着前方,唐舒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半张脸,眼中的情绪,一时未能捕捉。
      
      他唇角的弧度微微掀起一些:“没有变,只是少了必要条件,所以先暂时搁置了。”
      
      “嗯?没钱买相机吗?”
      
      邵言宁转头,从她手中拿过酸奶瓶子,微微一扭,便打了开,重新塞回她手心后,笑望着她,问:“老师怎么知道我是刚毕业?这么多年不见,我以为老师已经忘记我了。”
      
      对方眸色沉沉,唐舒总觉得那双眼里,似乎藏着什么,仔细去望,又好像什么也没有。
      
      她在沈倾面前坦言想要啃嫩草是一回事,现在嫩草真的出现了,又难免有点怂,在对方眨也不眨的注视下,略显不自在地别开眼:“刚、刚才何老师不是说你是大学刚毕业的,让我们多照顾照顾你吗?”
      
      “何老师只是说我是新来的,并没有提到我是刚毕业的。”
      
      “……”
      
      唐舒有些遮掩性地喝了口酸奶,刚把瓶子放下,眼前盖下一片阴影,呼吸里染上一股属于另一人的味道,她整个人僵住,感觉那人有些泛凉的指尖,在自己的唇角处轻轻一拭,那人轻笑着道:“老师,你还是没有改掉这个习惯呢?”
      
      “不过,下一次再沾上的话,我可能就没法再帮老师擦掉了。”
      
      9
      “小舒,这两瓶奶你拿着喝吧。”
      
      唐舒跟对方道了声谢,拿着酸奶直接进了教室。
      
      她已经帮忙管了快一个月,跟这些学生的关系,也比一开始要亲近得多。
      
      才刚坐下,就有女生拿着错题本上来找她问问题。
      
      唐舒给她仔仔细细地讲完,等人回座位后,打开试卷打算看一眼,身侧又上来一人。
      
      闻到那股独属于少年的味道,唐舒眼里微光一闪,下一秒,再是镇定不过地扭头。
      
      “要问什么?”
      
      少年手里没拿卷子,他一把拉住唐舒轻压在卷子上的手,将她手心往上一翻,接着往她手里塞了包糖,做完后,只字未提,又一脸淡定地走回了位置上。
      
      唐舒垂眸看了眼,安静两秒,把糖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埋头重新去看试卷,拿笔盯着问句好一会儿,却是一个单词的意思都想不起来了。
      
      脑子空白一片,心脏那一处,跳动得实在剧烈。
      
      10
      “唐老师再见。”
      
      等班里最后一个学生也背上书包走了,唐舒终于能够真正放松下来,她伸了个懒腰,拿起试卷上放着的笔,垂头仔细做起来。
      
      这两节晚自习她都心不在焉,罪魁祸首,显然就是那包糖的主人,好在,送糖的人已经离开了,屋子里安安静静就她一个人,静下心的话,剩下半张试卷,十分钟左右就能写完。
      
      唐舒很快就写到了最后一道单词题,她扫了眼题目,心里有了数,一时有些口干,想到刚才收到的酸奶,便放下笔把其中一瓶拿了过来。
      
      刚打开,才凑到嘴边,门外突然进来一人,唐舒的视线被自己的手挡着,喝了一口放下手,对方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她早已冷静下来,换上往常面对其他学生时那副温和的笑:“你怎么——”
      
      少年收回手,脸上的从容淡定和唐舒的神情有着鲜明对比,他看了眼桌上的卷子,背着包坐到第一排正对着唐舒的位置上,道:“三分钟,老师你应该能做完吧?”
      
      唐舒第一次笑得如此不自然,声音也是从未有过的颤抖:“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忘记带东西了?”
      
      邵言宁幽深的黑眸直直盯着他,神情中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深沉。
      
      “老师,你别误会。”
      
      她心脏骤然一停,听见他沉声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算是东西。”
      
      ——我不是在骂你,你别误会。
      
      11
      “唐老师,从今天开始,你就不用帮董老师管他们班的晚自习了,我已经跟你们班学生的家长通知过了,今天开始,他们也要留下来晚自习,你以后就负责你自己班的晚自习吧。”
      
      唐舒对此欣然接受,甚至是,有些感谢领导临时的决定。
      
      昨晚,她难得失眠,天将破晓时,终于下了个决定。
      
      还没想好怎么和领导说,结果,领导已经先帮她把决定做好了。
      
      唐舒自己带的班在三楼,高一年级在二楼,不刻意寻人的话,一般碰不上。
      
      她和自己班的学生已经熟得不能再熟,最调皮的一个男生,上来问问题时,手也不怎么安分,趁着她在看题,有些无所事事地揪起她的马尾,也没弄疼她,就是随意在手上把玩着。
      
      唐舒让人把手拿开,男生嬉笑着果真松手,等她注意力放回卷子上,又不安分地动起手,来回数次,唐舒一道题都没静下心看完,索性任由他去,刚把最后一题看完想给人讲,听见男生猛地发出一阵吃痛声,偏头一看,他的手被人抓着,来人显然用了些力,白皙的手背上绽出了几根青筋。
      
      被抓疼的男生本来想骂人,视线触及对方冷森的目光,察觉到周围骤寒的气压,嘴巴一紧,登时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唐舒回过神来,连忙想去把他的手掰开,本以为要用上不少力,结果才刚碰上,被对方反向一握,不知是否无意,抓着她的手,突然忘了该松开。
      
      “别乱碰。”
      
      含着警告的声音,低得只有讲台上的三个人能听到。
      
      男生眼皮一颤,被对方的施压骇得题也不问了,一把拿过唐舒手中的卷子便走回了座位。
      
      邵言宁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早有准备地将手心捏着卷子的放到桌上,伸手随意往错题上一指:“这题。”
      
      唐舒怔了两秒才抽回思绪,被抓着的手一下变得滚烫,她一把收回,垂下视线,强装镇定地将注意力挪到那道错题上。
      
      盯了近三分钟,她选择放弃。
      
      耳朵上泛起一阵痒意,原本安静等在一旁的少年,突地半弯下腰来,凑她有些近,吐出的气息,实实打在她的耳根处。
      
      少年的声音低沉中夹着点轻柔,如片轻羽掠过平静的湖面,掀起阵阵涟漪。
      
      “老师?”
      
      唐舒下意识将脑袋往一旁挪动了些,低着脑袋,捏着红笔的手逐渐变紧,微颤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不自然。
      
      “这、这道题选C,不、不是很明显吗?你自己看、看一遍,应该就可以懂了。”
      
      邵言宁含笑望着掩藏不住慌乱几乎想将整个脑袋埋进胸里的人,乖巧地回应:“好,我懂了,谢谢老师。”
      
      音量有显著的提升,像是在告诉旁人,唐舒真的认真讲解了些什么。
      
      唐舒把卷子往他的方向推,等他把卷子拿走了,咬咬牙,故作自然地开口:“以后有问题的话,直接问董老师就可以了,不用特地再跑过来。”
      
      对方脚步一顿,唐舒听见他声音里的情绪明显低了一些。
      
      “老师再见。”
      
      12
      沈倾的电话是晚自习下课时正好打过来的,唐舒还准备再待一会儿,听见她话里的内容,手上动作一转,原本已经拿出来的东西,又被重新塞回了包里。
      
      “他应该已经快到了,你们这附近有烧烤没?我去买点等你们回来。”
      
      “他到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啊,干嘛还让他特地过来?”
      
      “反正是来找你的,先这样,你直接和他联系吧,我去周围逛逛,等下见。”
      
      唐舒有些无奈,但又难免觉得高兴。
      
      喜悦的情绪在看见二楼楼梯口等着的人时,有了点异样。
      
      对方明显看见自己了,但是没打招呼,依然静静地站在原地,唐舒稍微停顿一下,又往下走。
      
      从对方身边越过,继续踩下台阶,安静的楼梯间,多了另一阵脚步声,那人无声无息,光明正大却又偷偷摸摸地,跟在她身后。
      
      ——这是这人陪她下课的第二十九天。
      
      ——从不主动和她打招呼,只是固执地跟在身后送她到小区门外,快分别时,才会加快脚步走到她身边,跟她说一句“老师再见”。
      
      ——唐舒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也不敢问,有种一旦问了,一切平静可能就会被打破的错觉。
      
      13
      走到楼下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沈倾,结果冲出屏幕的,是一阵清亮的男声。
      
      “宝贝,我到你们楼下了,你怎么还不下来呀?”
      
      身后的脚步声明显一滞,唐舒思考了两秒,接着,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我就到了,你再等我一下。”
      
      略显矫揉造作的撒娇,和说完话时明显加快的步伐,足够让人误会些什么。
      
      看见不远处的人,唐舒朝他小跑过去,在他咧嘴笑开时,一把将他抱住。
      
      不顾他瞬间僵硬的身子,有些急切地低声在他耳边说:“快点抱住我!”
      
      对方犹豫两秒,感觉到一股凌厉生冷的视线,一眼扫过去,看见对方眼中压抑着的妒意,一下明白过来,原本置于两侧的手,缓缓放到了唐舒背上。
      
      然后便看见,那盏亮于黑夜中的明灯,忽闪两下,灭了。
      
      14
      “那个是你学生?”
      
      唐舒点点头。
      
      “高中生?”
      
      她又点点头。
      
      “你和他?”
      
      “没有!”她猛地摇头,然后扯扯嘴角,一点也不开心地笑:“他才高一,你在想什么?”
      
      沈桐往她脑袋上轻轻一敲:“我可什么都还没说,你这可算是不打自招,沈倾知道吗?”
      
      她也不再隐瞒,垂下脑袋:“嗯。”
      
      “高一啊……”沈桐拿指头数了数,“也就差七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大七岁的话,相当于抱两块金砖加一块铜砖了吧?”
      
      唐舒瞪他一眼:“你疯了?人家才高一,我都已经二十四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夸张,但是嘛……行,看见沈倾了,那傻逼也看过来了。”
      
      沈桐说完,神情夸张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下一秒,烧烤摊上等着的人兴奋地朝他们招招手,喊人的声音跟拿喇叭扩了音似的:“唐舒!这里这里!”
      
      唐舒看着不远处那个大笑着毫不在意旁人异样目光的人,突然的,心情就好了。
      
      14
      沈倾喝不来啤酒,又一时嘴馋,所以三人最后,搬了一打啤的,抱了几瓶果酒。
      
      唐舒租的屋子离辅导班不远,走路十来分钟就能到,屋子不大,一室一厅,住她一个人刚刚好。
      
      三人闲扯了数个小时,最后反倒是沈桐最先醉了过去。
      
      一米八高的青年,窝在不到一米六的沙发上,熏红着脸,可怜又好笑。
      
      唐舒给他披了件毯子,坐到沈倾边上,她没喝多少,只是脸有些红,醉也没怎么醉,一张口,嘴里就有酒气喷出来。
      
      “我今天,嗝,让,嗝,让沈桐当着他的面抱我,应该,嗝,应该够让他误会了。沈倾,其实,其实说实话,我,嗝,我很喜欢他。但是,我不能,你明白吗,嗝,你明白吗,我不能……”
      
      她说着,整个人往另一边一倒,就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睡了过去。
      
      沈倾凝视着她,叹了口气,起身把茶几上的垃圾收拾了下,扔完垃圾回来,沙发上的两人都正处于半掉不掉的边缘,眼见人就要滚到地上,她手疾眼快地冲过去,把人一揽,碰一声,另一人摔在了地上。
      
      她一向力气大,大学时室友合租了一台饮水机,水都是她一个人换的,所以把瘦得几乎风一吹就能倒的人扛回屋里,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等沈倾全部收拾完,掀开被子躺进去时,身边安安分分的人突然朝她靠过来,脑袋贴着她,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
      
      她埋头凑到她耳边,听见她喃喃说。
      
      “你等等我好不好,在那天到来之前,先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
      
      15
      唐舒没想到最后自己会被沈倾放了鸽子。
      
      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取好了票,正等着工作人员给她装爆米花。
      
      现在沈倾不来了,自己一个人吃大份的显然也吃不下,刚想问问能不能换成小的,着装统一的兼职生笑得很甜:“小姐你好,这是你要的爆米花。”
      
      拒绝的话落到嘴边,硬生生换成一句道谢。
      
      离检票还有十来分钟,唐舒随手抓了一颗塞进嘴里,泛甜的东西入口即化,她不像沈倾那样喜甜,这么一大桶,能吃掉十分之一就算很不错了。
      
      正有些苦恼,边上来俩小孩,一大一小,小的眼巴巴望着柜台上的爆米花,奶声奶气地朝着边上的人撒娇。
      
      “姐姐,再买桶爆米花好不好?”
      
      大一点的女孩抬眼看了看显示屏上的价格,刚扯开一抹安抚的笑,一道身影立在两人面前,脸上含着让人不由也跟着轻咧起嘴的笑。
      
      “姐姐请你吃好不好呀?”
      
      16
      电影开始播放,场内一下陷入黑暗。
      
      有人小声在左边坐下,唐舒下意识出声:“不是不来了吗?”
      
      出声下一秒,便察觉到了异样。
      
      这股味道,是只属于一个人的。
      
      “老师。”
      
      他唤她一声,朝她一点点靠近,最后,凑到她耳朵边,哑声开口。
      
      “对不起,我来晚了。”
      
      17
      电影票成功被浪费掉,唐舒看了个开头,后面放了什么,完全不知道。
      
      整个人贴在椅背上,全程一副灵魂放空的模样。
      
      身侧的人,没有再开口,只是安静地,在黑暗中默视着她。
      
      就像七年前坐在那个房间里的每一个晚上一样,如此认真而又仔细地,盯着她。
      
      18
      “沈倾让你来的?”
      
      “嗯。”
      
      唐舒不说话了,她不知道沈倾跟他说了什么,像是能看透她此刻的心思,邵言宁主动开口:“沈老师什么也没说。”
      
      她侧目,撞入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他眨了下眼,眼里映着的人,同时移开了视线。
      
      “她只是告诉了我你在哪里,其他的,一句也没有说。”
      
      唐舒不自在地“嗯”了一声,邵言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想啃嫩草的事,已经被本人发觉了?
      
      “老师,口渴吗?”
      
      她下意识摇摇头,但对方显然并未真诚发问,直接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带进了边上的便利店里。
      
      唐舒反应过来,刚想把手抽回,对方已经先一步松开,打开柜门,拿出了一瓶水。
      
      “我渴了。”
      
      他补充道。
      
      唐舒跟着他去了柜台,看老板刷条码时,发现收银台上多了一瓶不知何时被一起拿过来的酸奶,邵言宁付完了钱,将水和酸奶一同拿着,放好手机的另一只手,十分自然地又拉住了她。
      
      唐舒一怔,被拉出门后没几步,施力想要挣脱,面前凑过来一瓶水:“老师,可以帮忙开一下吗?”
      
      她要收回手,怎么也挣不开,不由微赧:“手不松开,我怎么给你开?”
      
      他挑眉,拿着水碰了下她的另一只手:“我拿着,你开。”
      
      “……”
      
      唐舒好不容易把瓶盖拧开了,对方轻笑着又说:“我好像没那么渴了,老师,把酸奶打开吧。”
      
      她眉头跳了跳,直接将手用力抽了回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酸奶,打开后,随意喝了一口。
      
      酸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微凉的液体,此刻恰到好处地抚平了有些闷燥的心。
      
      唐舒放下瓶子,三两下将酸奶瓶盖好,扭头蹙着眉道:“好了,我要回去了,就在这里分开吧。”
      
      说着便想走,被人猛地拽住手臂往后一扯,一下扎进对方的怀里,她有些慌乱地抬头,同低着头的青年对视上,那双沉如夜幕的眸,此刻积聚着让人有些心慌的稠云。
      
      “老师。”
      
      他低低念出一声。
      
      “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什么?”
      
      他把脑袋一点点凑了下来,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终于如愿以偿地、吻住了那张七年前便让人想到发疯的唇。
      
      “老师,我现在,应该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了吧?”
      
      番外一
      邵言宁大一的时候,回过一次尚英。
      
      他不知道唐舒是不是还在那,依着记忆的路走去的时候,在心里想,如果那人还在,自己今天就表白。
      
      结果真的看见,反倒开始紧张了。
      
      不敢进去,像个小偷一样,偷偷摸摸地藏在门外,贴着墙,生怕被对方发现。
      
      还没听够对方讲的内容,一节课就已经过去了。
      
      唐舒还和以前一样,和学生们处得很好。
      
      他就这么站在门外,贴着墙,竖起耳朵,窃听那人嘴里吐出来的每一句话。
      
      有个学生出来上厕所,撞见他,刚想开口问,他下意识朝他比了个“嘘”,对方困惑地挠挠头,见他除了行为古怪一些,也不像是坏人,再加上生理问题急需解决,便也没再多待。
      
      邵言宁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刚站直身,就听见里面有人笑着问。
      
      “唐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他脚步一顿,有个画面猛地冲进脑海中,喉间一阵发涩,劲头还没缓过,听得她道。
      
      “没有呀,怎么,你要给老师介绍对象吗?”
      
      胸口憋着的那股气一瞬间就消散而去,他又抬脚,听见那小屁孩继续道。
      
      “老师你看我怎么样,我给老师你做男朋友呀!”
      
      脸色一黑,还没发作,那人说:“你太小啦。”
      
      “我不小了!我明年就上大学了,老师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我哦,我可喜欢老师你了!”
      
      唐舒好笑,不由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老师比你大了这么多,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嗯?”
      
      “这叫,老年啃嫩草。”
      
      少年摇摇头:“老师你才不老,说实话,你看着比我姐还小,我姐今年上大三,老师你看着可年轻了!”
      
      没人不喜欢被夸年轻,唐舒也不意外,所以她一下笑出了两弯月牙,然后抬手,擦了把不存在的眼泪:“那等你再大一些,那时候你还喜欢老师的话,老师再考虑考虑。”
      
      话里的玩笑意味再明显不过,少年自然也听得出来,他也跟着笑:“好啊,那再大一些是什么时候呢?”
      
      “再大一些啊……那就,等你大学毕业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