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丁芬跟丁颜说了几句话就急着回家做饭,丁颜送她到院门口,丁芬想起一件事,叮嘱她,“我觉着大姐还会来找你,劝你往外拿钱,你可别犯糊涂,就算她说的再天花乱坠,你也不能再给世杰当摇钱树。”
      
      丁颜笑了,“我知道了。”
      
      丁颜想着从陈忠和这儿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还是下午亲自去学校看看是什么情况。
      
      吃过晌午饭,稍歇了一会儿,丁颜跟田秀芝说了声就出了门,哪知刚出家门,就看到了丁芳。
      
      果然叫丁芬说中了,大姐找她来了。
      
      丁颜只好把丁芳迎到了家里,田秀芝还挺奇怪:今儿个是咋回事,俩当姐的前后脚来找丁颜这个妹妹?怕不是娘家有啥事?
      
      田秀芝没敢问,怕小宝打扰姐妹俩说话,领着他串门去了。
      
      丁芳看田秀芝领着小宝走了,倒也没拐弯抹角,“小颜,我来是想跟你商量家里翻盖屋子的事。”
      
      丁颜,“娘叫你来的?”
      
      丁芳有些尴尬,确实是她娘叫她来的,她娘说陈瑞这两天发工资,他工资高,手头宽裕,手指缝里漏点就够他们使了,所以叫她过来找丁颜,让丁颜多拿点钱出来,还说她也不多要,有个四五百就够了。
      
      丁芳其实不想来,不过她家穷,没那个能力自己担起来,翻盖屋子的事又拖不得,只好厚着脸皮来了。
      
      不过她怕丁颜对丁母有意见,没敢说实话,“是我自个儿来的,这不跟你商量……”
      
      丁颜,“不用跟我商量,想盖就盖,娘常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我也管不着娘家的事。”
      
      “这不娘那里钱不凑手……”
      “那就啥时候钱凑手了再盖。”
      
      “可小杰都19了,屋子破破烂烂的,他连亲都说不上,咱们当姐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打光棍,咱们可就他这么一个弟弟,咱们不帮他,谁帮他?咱们老丁家的香火,可不能在他这儿断了……小颜,能帮一把咱就帮一把吧,就当是小杰问咱们借的,以后他有出息了,再还咱们。”
      
      这种车轱辘话,丁芳已经念了好多年了,反来复去就这么几句。
      
      丁颜叹了口气,“可别跟我提‘借钱’这俩字,这几年我给娘的钱,加起来至少七八百,娘当时也说是问我借来着,可你看她现在提过‘还钱’这俩字吗?”
      
      丁芳,“……”
      
      “不过你说的也在理儿,小杰是咱老丁家的独苗苗,比咱们的娃儿都金贵呢,就算他是团烂泥,咱们也得给他扶上墙,大姐要不这样,反正小宝爹是看不上我了,不如我干脆跟他挑明,只要他愿意拿钱给小杰翻盖屋子,我立马跟他离婚,他肯定愿意,我还能趁机多要个,正好给小杰娶个媳妇,离婚了我就搬到娘家,哦我想起来了,娘说离婚了不叫我进门,唉大不了我带着大宝小宝去要饭,我有胳膊有腿的,总饿不死他俩……”
      
      丁芳急道,“昨儿个娘刚说过你,你咋又犯傻,两口子过日子,可不能把这俩字挂嘴边,说多了心都散了。”
      
      “昨儿个该说的我都说了,可娘还问我要钱,不就是逼着叫我离婚吗?我原以为大姐你是盼着我好的,哪知道大姐……唉算了,啥也不说了,我这就去找小宝奶,反正她也不待见我,巴不得我拿钱走人。”
      
      丁颜作势要去找田秀芝,丁芳赶紧拉住了她,“你给我坐下,这性子咋还是那么急……小宝爹那么有本事,你要跟他离了婚,以后你得后悔死,再说一家人都盼着你好,咋会逼你离婚。”
      
      “离又不让我离,还一直问我要钱,家里的钱现在我又做不了主,那你说我咋办?”
      
      丁芳拧眉想了想,觉得弟弟的婚姻大事固然重要,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让小妹家庭破裂。
      
      “这事儿以后你别管了,好好跟小宝爹过日子,可不许再跟小宝爹闹。”
      
      “娘会答应?”
      “我去跟娘说。”
      “大姐,其实我觉着娘手里有钱……”
      
      “她有啥钱啊,她是咱娘,这天底下,哪个当娘的不是为儿女好,她要但凡有一点办法,她也不会问咱们要,咱爹死的早,她一人把咱四个拉扯大不容易,咱们能帮衬点就多帮衬点吧。”
      
      “就算是她手里没钱,那小杰也19了,他就不能自个儿挣?我们村里好多跟他一样大的,都去县里打零工,一个月少说也能挣个三四十,不比他一天到晚闲着强?”
      
      “他还是个孩子呢,那些零工活,又苦又累,他哪干得来,等以后他成了家再说。”
      丁颜,“……”
      
      丁芳心里装着事,略坐了一会儿就匆匆的走了,看着她的背影,丁颜只摇头。
      
      面相十二宫中的夫妻宫又名姻缘宫,位于两眼尾的奸门部位,即左右眼角头的外侧,主夫妻缘份。
      
      丁芳的奸门肉削,凹陷,且隐隐有暗青之色,鱼尾也有下垂之势,这意味着她婚姻不再和顺,两口子之间会渐起罅隙,直到婚姻破裂。
      
      所以丁颜刚才才想点醒她,可惜就象丁芬说的那样,这个大姐,打小就被丁母洗脑洗了个彻底,有些认知,是已经刻到了她的骨头里,不栽个大跟头吃个大亏,她是不会醒悟的。
      
      丁颜也就随她去了。
      
      丁芳回了高家寨,丁母正在家里等的着急,看到她回来了,问她道,“拿到钱了吧?”
      
      丁芳,“娘,颜颜现在在陈家的日子确实不好过,还是别问她要钱了。”
      
      丁母一听,这是没拿到钱啊,大失所望,“你听她瞎说,她男人一个月挣那么多,她吃香的喝辣的,叫她周济一下亲弟弟,她就叫穷了,我看她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眼里没我这个娘,也没小杰这个亲弟弟了。”
      
      丁母越说越气,“不行,我自个儿去找她去,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不打算认我这个娘了。”
      
      丁芳赶紧拦住了她,“娘,颜颜肯定是真遇到难处了,要不然,她不会不帮衬小杰的,你可别再去逼她,逼的急了,小宝爹要真跟她离婚可咋办?”
      
      丁母其实就是嘴上说说,她还真不敢动真格,怕的是把陈瑞惹急了,陈瑞真不要丁颜。
      
      丁母,“那你说咋办?小杰都19了,眼看着该娶媳妇了,可这新屋盖不起来,谁愿意给他说亲?
      哎哟真是愁死我了,你爹那个短命鬼,两腿一蹬说走走了,他倒是清闲了,把个重担子都扔给我,我一人把你们拉扯大,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吭过一声吗?我原本想着,你们仨中用了,能帮衬一下家里了,也帮我拉扯一下咱丁家这棵独苗苗,哪成想,你们是一个比一个躲的远,我咋就这么命苦……”
      
      丁母说的几乎要声泪俱下,丁芳越听心里越内疚,“娘,你别急,这几年我手里多少也攒了点钱,本来也是想把家里屋子翻盖一下,实在不行,先拿出来给小杰使……”
      
      丁母转悲为喜,拉着丁芳,“我就知道,真遇到事,还是我这大闺女靠得住,娘知道你是个孝顺的,不比那俩没良心的,白养她们一场,连你弟都知道,只有你这个大姐最疼他,芳芳你放心,等以后小杰有出息了,他绝对忘不了你的好……”
      
      从小到大都是被忽视对象的丁芳,第一次知道原来在亲娘和亲弟弟心里,自己这么重要。
      
      她心里一下充满了骄傲。
      
      再说丁颜,把丁芳送走后就去了县城,她先去银行存了钱。
      
      陈瑞一共给了她128块6毛钱,她给了田秀芝40,还剩下88块6,她自己留了20,其他的都给他存了起来。
      
      她现在挣不到钱,只能先花他的,等到她挣到钱了再还他。
      
      从银行出来,她又拐到副食品店,称了1斤散装糖果,这才去学校。
      
      丁颜到县完小的时候,学校里正在上课。
      看大门的大爷不认识她,不让她进。
      
      “大爷,我是陈忠和儿媳妇,家里有点急事找他。”
      
      大爷一听是陈忠和儿媳妇,立马放她进去了,“这个点儿陈老师在上课,你进去等他一会儿吧,他办公室就在最前排最东边那间。”
      
      “谢谢大爷,大爷,三年级是哪个教室?”
      
      “从前数第二排,路东第一间,你找三年级的教室干啥?”
      
      “我外甥女就上三年级,我看看她上课有没有认真听讲。”
      
      大爷似乎是想说啥,张了张嘴,话却又咽了回去,只挥了挥手,“去吧,这会儿正上课,正好能看到。”
      
      县完小不大,一共有三排平房,灰扑扑的,这会儿正在上课,好几个教室里都传出朗朗的读书声。
      
      丁颜按着大爷的指点找到了三年级的教室,三年级正在上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个年轻的姑娘,扎着俩麻花辫,看着有二十三四岁。
      
      教室里一共有5排,每排都是6个学生,只有第三排不一样,只坐了5个学生,北边靠着墙的位置,空了一个座位。
      
      老师打开课本,“同学们,请打开课本第10页,今天我们学习《鸡毛信》……”
      
      话没说完,下面就有学生喊,“老师我冷。”
      
      喊话的学生坐在第三排,她旁边就是那个全班唯一的空位。
      
      “蔡麦花同学,要是觉着冷的话,就把窗户关上。”
      
      被叫做蔡麦花的学生站起来,把窗户关上了。
      
      “老师,还是冷。”
      “老师,我也冷。”
      “我也冷。”
      ……
      
      老师颇为无奈,“同学们记着下回上学的时候,多穿件衣裳。”
      
      丁颜:老师,这不是多穿件衣裳就能解决的事,因为这教室里,闹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韭菜觉得特别特别冷,细思极恐……
    为庆祝今天上榜,下红包雨了,老规矩,你懂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