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玄学大师总想离婚

作者:韭菜饼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别人看不到,可丁颜却看得清清楚楚,教室里那个空位上,分明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瘦瘦小小的,穿的衣服补丁撂补丁,可小身板却挺的笔直,双手背在身后,认真听老师讲课。
      
      丁芬跟她说这间教室比别的教室冷的时候,丁颜就猜到这间教室应该是闹鬼了,却没想到这个鬼竟然是一个小姑娘,而且看样子,以前应该还是在这个教室里上课的学生。
      
      小姑娘听课非常认真,丁颜一直在教室外站着,教室里的同学看到她,都好奇地扭头看她,只有那个小姑娘,动都没动。
      
      上课的老师也看到了丁颜,走出来问她,“这位家长,你找谁?”
      
      丁颜,“我是李美丽的小姨,她妈不放心,叫我过来看看她上课咋样。”
      
      老师笑道,“李美丽同学上课听讲很认真,学习也很努力。”
      
      “那就好,辛苦老师了。”
      老师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去上课了。
      
      丁颜不好一直站在人家教室门口,更不好直接叫那个阴魂出来,那样还不把老师和孩子吓死。
      
      还是等下课再说吧。
      
      看旁边有棵大树,丁颜便去大树下,找了块砖头坐下等。
      
      刚坐下,看到有个大婶走过来,戴着围裙,应该是学校食堂的。
      
      在县完小上学的,有离家比较远的,上下学不方便,一般都是住在学校,所以学校有宿舍也有食堂,那些中午来不及回家吃午饭的学生,也可以在学校食堂吃,交钱交粮食都行。
      
      大婶看到丁颜问她,“你找谁呀,咋在这儿坐着?”
      
      “我找三年级的李美丽,我是她小姨。”
      “那你可得等一会儿,刚上课。”
      
      “我不急,就是来看看她,婶子,坐下歇会儿。”
      
      大婶看天儿还早,还不急着做饭,就在丁颜边儿上坐下了,“那我就歇会儿。”
      
      丁颜抓了把糖给她,“婶子吃糖。”
      
      大婶不好意思要,“我不要,给你外甥女吃。”
      
      “还有呢。”丁颜把糖塞到了大婶手里,“婶子,我跟你打听件事。”
      
      “啥事你说,只要是这学校的事,就没我不知道的。”
      
      “我听我外甥女说他们班上死过一个女学生,是不是真的??”
      
      “可不是真的,那孩子还是跟我一个村的,我们是隔壁邻居,多好一个孩子,又懂事又勤快,还不惹事,说死就死了,可惜喽。”
      
      竟然是邻居,还真是问对人了。
      “这孩子叫啥名字,她是咋死的?”
      
      “叫赵艳玲,她是淹死的,说起这个我就气,都怪她娘,要不是她娘打她,黑灯瞎火的,她会往外跑,她要不往外跑,她能掉到河里?”
      
      “她娘为啥打她?”
      “不让她上学,叫她在家带她弟弟。”
      
      据大婶说,赵艳玲上头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
      
      这次秋季开学,赵艳玲的娘不想让赵艳玲继续上学了,叫她在家看弟弟,赵艳玲想上学,都给她娘跪下了,她娘也不给她钱交学费,后来赵艳玲偷偷拿了家里的钱交了学费,被她娘知道了,她娘拎起铁锨就拍她,放话说非要把她打死不可,赵艳玲害怕,从家里跑出去了,天黑看不清路,一下滑到了水溏里,淹死了。
      
      “真是造孽哟,他们家也不是穷的揭不开锅,孩子想上学,为啥不让上,那孩子学习又好,回回考试都是一百,有出息了多给爹娘长脸,她俩姐都定了亲,光彩礼就收了小300,家里咋会没钱?可当娘的就是不让上,这下好了,好好的一个孩子没了。”
      
      大婶说完,又压低嗓子跟丁颜说道,“你听说没,三年级的教室跟别的教室不一样,冷,这是打艳玲死后才有的,我猜着是艳玲回来了,那孩子喜欢上学,她不舍得走。”
      
      丁颜:看来这位大婶有做神棍的潜质。
      
      丁颜比她还神秘,“婶子,实话跟你说,今儿个我就是为这事儿来的,那孩子确实在教室,我看见她了。”
      
      大婶登时嘴巴张的老大,“你,你看见她了?”
      
      “我家祖上就是干这个的。”
      
      大婶盯着丁颜上下打量,然后恍然大悟,“你是不是就是陈家沟的丁颜?”
      
      “嗯。”
      “怪不得,我听说过你,你真能看见她?”
      “能,那孩子听课可认真了。”
      
      “那孩子喜欢念书,我早就说嘛,教室突然那么冷,肯定是艳玲那孩子回来了,阴气重,可不就冷嘛,可老师都不信,校长还说我是宣传封建迷信,瞅瞅还是被我说中了,闺女,你今儿个过来是不是要收她?是个可怜孩子,她就是想上个学,她也没害谁,你千万要手下留情……”
      
      “婶子放心,我过来就是劝她早点去投胎,毕竟人鬼有别,她一直在这儿,对老师同学也不好。”
      
      大婶放了心,“说的在理儿,唉,孩子下辈子可千万投个好人家,唉哟,我得去摘菜了,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婶子,艳玲的事,别跟孩子们说。”
      
      “我知道,不能吓着孩子,我倒是不怕,一把年纪了,啥没见过。”
      
      嘴上说着不怕,可身体却很诚实,路过三年级教室的时候,身子直打哆嗦,恨不得躲八丈远,而且是一溜小跑的跑过去的。
      
      丁颜笑了笑,大婶是个心善的,却也是个嘴碎的,她不在学校说,不代表她不在村里说,丁颜要的就是她在村里广播。
      
      丁颜又坐了一会儿,下课铃响了,孩子们都跑出教室,校园里顿时一片沸腾。
      
      丁颜过去,看到赵艳玲躲在教室门口,羡慕地看着在外面玩耍的学生。
      
      丁颜正想过去,就听到有人喊她,“小姨!”
      她扭头一看,是丁芬的闺女李美丽。
      
      丁芬仨儿子,就这么一个小闺女,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别看她成天哭穷,其实她家里过的不差,看看李美丽就知道了,养的白白嫩嫩的,衣裳上连个补丁都没有,这是穷人家能养出来的?
      
      李美丽跑过来,“小姨,你咋来了?”
      
      丁颜,“我来县上有事,正好顺道过来看看你。”
      
      丁颜说着把在副食品店称的糖拿出来给李美丽,“我没看到雅娟,一会儿你看到她,分给她一半。”
      
      陈雅娟是陈瑞大哥陈祥的小闺女,上四年级。
      
      李美丽还挺稀罕:她小姨以前就对姥姥和舅舅大方,舍得花钱,啥时候对她也这么大方了,还给她买糖吃!还让分给陈雅娟一半!
      
      怪不得她娘说小姨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别的也没事,你去跟同学玩吧。”
      
      李美丽应了一声,然后拿着糖去找陈雅娟了,丁颜到教室门口,看周围没人,才小声叫赵艳玲,“赵艳玲。”
      
      赵艳玲明显愣了愣,然后身子往后缩了缩,看样子是有点害怕。
      
      丁颜,“艳玲别怕,我不会害你。”
      赵艳玲怯生生道,“你能看见我?”
      
      “能,我不但能看到你,还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又乖又懂事。”
      
      赵艳玲有些不好意思,手扯着衣襟,小声道,“老师都看不见我,她让回答问题,我都答对了,她都没听见。”
      
      “老师虽然看不见你,可她心里一直都记着你,艳玲,这里不方便,咱俩去别的地方说话好不好?”
      
      赵艳玲,“可是马上要上课了,老师说好孩子不能随便缺课。”
      
      “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学生,就一会儿,老师不会怪你的。”
      
      赵艳玲想了想,“那好吧。”
      
      李美丽找到陈雅娟,把糖分给她一半,然后又跑回来,看到丁颜还在,奇怪道,“小姨你咋还没走啊?”
      
      “我这就走。”
      说完又小声招呼了赵艳玲一声,“走吧。”
      
      赵艳玲跟着丁颜飘走了。
      李美丽搔了搔头:小姨叫谁走呢?
      
      一个女同学跑过来,“美丽,刚那个是你小姨啊?”
      李美丽点了点头。
      
      女同学,“刚你小姨站教室门口,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她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李美丽不高兴了,“我小姨才不傻,她精着呢。”
      
      李美丽噘着嘴跑进了教室,然后惊讶道,“教室里不冷了。”
      
      其他同学也发现了,“真的不冷了。”
      
      教室里登时就热闹了起来,叽叽喳喳声一片,老师拿着课本走了进来,因为怕冷,她还特意穿了件夹袄,结果刚进教室就听到同学们在嚷嚷,说教室里不冷了,她感觉了一下,确实是不冷了,她穿着夹袄,还有点热呢。
      
      真是怪了。
      
      丁颜领着赵艳玲出了学校,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下了。
      
      赵艳玲不安地问丁颜,“姨,你要跟我说啥?”
      
      丁颜第一次不忍心对一个鬼说出“你已经死了,不该再留恋阳世”这种话。
      
      可人鬼有别,她这样跟同学们待一块儿,时间久了,同学们阴气入体,有损身体,而且她是横死,横死之人都会心有怨气,现在可能没表现出来,可时间久了,她对阳世越留恋,怨气就越大,一个鬼怨气太大可不是件好事。
      
      “孩子,你有没有听到你老师和同学说你们教室特别冷?”
      
      赵艳玲是个聪明的孩子,丁颜一开口,她就知道丁颜是啥意思了,她低下了头,小声道,“可是我想上学。”
      
      “你现在去投胎,8年后,你又是一个好学生,和同学们坐在教室里,高高兴兴的上课,你回答问题,老师也能听的见,还会夸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赵艳玲低着头不说话,双手不停的搓着衣襟。
      
      “孩子,我知道你舍不得你老师和同学,可人鬼有别,你天天跟他们在一块儿,他们会阴气入体,时间长了,他们会生病,身体会变得很差很差,最后连路都走不了,只能浑身发抖的躺在床上……”
      
      赵艳玲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显然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舍得让老师和同学生病……”
      
      赵艳玲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不让方老师生病,方老师对我最好,给我买本子,买橡皮,还给我洗头,梳头发,美丽对我也好,她还给我吃糖,吃鸡蛋糕,彩霞给我吃白面馍馍,我不让她们生病……”
      
      丁颜没有吭声,她等着赵艳玲做出自己的选择。
      
      这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不会让丁颜失望。
      
      赵艳玲呜呜的哭了半天,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然后很坚决的跟丁颜说道,“姨,我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线卑微求收……感谢在2020-12-17 20:43:04~2020-12-18 20:44: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煮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炉火糖粥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