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人走了,鹿鸣还有些茫然。
      
      其他人则别有深意看了看鹿鸣,都各自散开了。同是助理的小田拍拍他的肩膀,“挺主动的啊。不过像我们这种职位的,抱总裁大腿还不如拍经理马屁,叶总记得你没什么用。”
      
      鹿鸣回过神,对他说:“你错了,我是情不自禁,发自肺腑真情实感喊的。”
      
      小田被他厚脸皮惊到了,竖起大拇指:“牛,哪天发财了记得关照小弟。”
      
      鹿鸣:“对了,叶之平来六楼做什么?”
      
      小田坐在开放会议室的沙发上,“万宸的邮轮开幕仪式交给我们做,叶总来是来巡视业务的。就是有些奇怪,明明就是个出场剪彩的小项目,对叶总这么重要吗,竟然让他亲自督场。”
      
      “邮轮?”
      
      “你不知道吗?万宸买了莉迪亚号,要重新发展邮轮旅游业务呢,我看了些资料,当年最豪华造价最高的邮轮之一,不过也是当年了。莉迪亚号造好不久,持有的天鹿集团就破产了,彩头不好,公司董事都反对收购。我看着也有点邪门,你知道做生意都要看风水的,不知怎地,叶总坚持收购,还收购成功了。”
      
      鹿鸣当然知道莉迪亚号邮轮的来由,这是他家的船,为什么叶之平要对重启邮轮这么紧张?
      
      谜底在没几天后揭晓——集团邀请知名艺人顾洛担任莉迪亚号邮轮代言人,并会在开幕剪彩,连开五场演唱秀。情人休息半年后的首次公开演唱会,难怪叶之平上心。
      
      开幕剪彩当天,一是人手要求,二是为壮大声势,万宸娱乐的员工几乎倾巢而出,早出发到码头筹备演唱秀事宜,独留下鹿鸣一个。
      
      那天鹿鸣的一声大喊,没能引起叶之平的注意,倒是在娱乐部主管余乔心里留下印象,回去翻开鹿鸣简历,不看还好,一看发现居然是个空降的关系户,无证书无特长无学历,顿时对他的印象极差,私下发话不让在项目里带他,免得他连累大家。
      
      不得不说,这位主管无形中帮了他一把。
      
      鹿鸣正在公司百无聊赖,一张A4纸翻来覆去地折也没这出个花来,然后就接到了经纪助理的电话:“谢天谢地,总算有人在!”
      
      原来顾洛上台穿着的品牌赞助的西装,码数比正常的要小,助理忘记了这件事,报的顾洛平时穿的码数,衣服拿回来一试穿居然全都穿不下,顾洛在后台大发雷霆。邮轮要按既定的时间出发,经纪人从码头回市区再折返上邮轮就来不及了,只好打电话回公司看有没有一线生机。
      
      “我已经跟店里的人交代好,你到那里拿了衣服马上赶来码头,十万火急,船马上要开了!”
      
      按照经纪的吩咐,鹿鸣赶到名店拿了演出服装,抱着衣服上计程车,紧赶慢赶,终于他到达码头时距离开船还有十分钟,就在船员准备收绳拉回舷梯时鹿鸣跑上了船。
      
      气喘吁吁,不见来接应的公司同事,他们应该都在二层演出厅筹备演唱事宜,而经纪人这时被更糟糕的麻烦困住,抽不开身。
      
      如果只是一般的实习助理,这时大概四顾茫然,不知所措了,鹿鸣对莉迪亚号的布局掌握得十分清楚,稍一张望,便回身直奔电梯。
      
      三楼有一个小宴会厅,可以给贵宾置装彩排,出厅还有一道旋转楼梯下二楼,鹿鸣猜想顾洛应该在那儿,就跑了过去。
      
      果然,宴会厅门口站着顾洛的经纪人严璐璐,看见他跑来,当即松一口气,可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拿过衣服,喃喃:“说不定没有用了。”
      
      大门虚掩,鹿鸣跟着严璐璐进去。宴会厅内不仅顾洛在那里,叶之平也在。
      
      空荡荡偌大的宴会厅,两人各占一角,叶之平像是随意拿了一张椅子坐下,外套搭在扶手上,正式的衬衫西服长裤,双腿闲适交叠,绷直的裤脚看不出一丝皱褶。他正摆弄手上的打火机,饶有趣味,仿佛这是多有意思的游戏。
      
      若非鹿鸣这样的老对手,未必能看得出他眼神里的不耐烦。
      
      顾洛这位刚冒出头的演员,他的愤怒不满就表现得流于表面许多了,领口扣子解了,一瓶红酒喝剩下瓶底的一点,整个人似乎醉了,半瘫在椅子上。他面前的化妆镜子碎成蜘蛛网状,瓶瓶罐罐倒置,应该是刚收拾好的。
      
      看来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严璐璐用近乎讨好的亲切语气:“阿洛,新的衣服我给找来了,你试一试合不合身?待会儿还要唱歌呢,洗个脸清醒清醒,别喝酒了。”
      
      顾洛脑袋挂在椅背上,冷漠地嗤笑了一声。明星就是明星,苍白的肤色透出酒醉的绯红,睫毛长长,看了有种惹人怜爱的感觉,这样的美人儿作一顿发点脾气,有什么不好原谅的?
      
      叶之平显然不是这么想,他站了起来,扬起西装外套伸手穿上,扣子扣好,“我现在出去,剪彩不用你来。一个小时后的演唱秀,给我站好唱完全场,台下的我可以当没事发生,要是当众捣乱我的生意,你可以考虑提前转行。”
      
      轻描淡写,却是最后通牒的意思。
      
      严璐璐听了心头一惊,转行……是要封杀自家艺人的意思吗?她跟看娱乐新闻的观众一样,都相信两人是情人关系,怎么叶之平的态度冷漠得连普通朋友都不如?
      
      顾洛背脊僵直,听叶之平这么一说,也扶着化妆桌站起来,冲他冷笑:“好啊,你把我扫地出门,我就把你的底儿全抖搂出来,让媒体给你来个富豪秘密系列报道,还能赚一笔,不亏。”
      
      “是吗?”叶之平眸光如电,盯得顾洛心里发毛。
      
      说到底顾洛本没打算要跟叶之平撕破脸,但气不过他这么随意就把自己甩了,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给自己退路:“是你逼我的。”
      
      叶之平活动了下手腕,神色冷漠:“别忘了你签的保密协议,从你口中说出任何一样与我有关的隐私,都足以让你倾家荡产,从我身上赚的钱,可不够你赔。”
      
      顾洛全身一震。
      
      好大一场戏。
      
      鹿鸣因利乘便凑了个热闹,把戏看得津津有味,这些戏码他熟,显然叶之平玩腻了要散伙,顾洛不是为了感情就是为了面子,没同意叶之平的要求,这才上演的狗血一幕。好歹是旧情人,叶之平的态度也太绝情了。
      
      这时,叶之平看向严璐璐:“看好他,管不住他的嘴,你明天也不用上班了。”
      
      饭碗不保……严璐璐心里有些慌,拉住情绪激动的顾洛,“阿洛,你冷静点……”
      
      她不拉还好,一拉顾洛的怒火窜上头了,他一把将人推开,对叶之平大吼:“你不许走!”
      
      叶之平本要出门,听见这话又折返回来,走近顾洛。他笑了笑,浅淡的眸光不乏讽刺:“我记得你酒量不错,半瓶而已,这就发酒疯了?不要以为装醉,明天拿这个当借口就什么事都没有,我们玩完了。”
      
      别说不给人台阶,这是连梯都给人拆了。顾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看着叶之平,恼羞的怒火让他什么都顾不上,手拿起装满红酒的高脚杯。
      
      刚才一路剥花生吃瓜的鹿鸣,看见这一场面,不由得会心微笑,随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挡在两人中间。
      
      看顾洛暴躁美人的作风,疯起来破罐子破摔,肯定要泼叶之平一身酒。
      
      自己冲上去挡了,给叶之平留下的印象肯定大大的,比打一辈子招呼都强多了。
      
      总裁,我来救你!
      
      ——鹿鸣几乎要从嘴巴冒出这句话,他挡在叶之平面前,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葡萄酒的洗礼。
      
      可以说,他插入的时机还是相当准的,早一秒尴尬,晚一秒来不及,他正好抓住顾洛拿杯子的瞬间,唯一失当的,就是低估了对方的恼怒程度。
      
      顾洛没有泼酒,他拿起酒杯一个反手抓住杯脚,直接往人脑袋上开瓢,砰的一声,玻璃炸裂,全碎在鹿鸣脑门上了。
      
      有人挨了一记。
      
      有人砸错了人,手抓着碎杯僵在半空。
      
      有人吓得尖叫起来。
      
      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鹿鸣还没反应过来,人就瞬间失明晕眩了,他失去重心往下倒,一双手伸过来抓住他,停止了跌势。
      
      他感觉液体从脑门流到下颌,脸颊一阵黏腻的痒感,心道糟了,血流成这副模样,岂不是爆了哪根血管?天可怜见,他才回来没多久,马上又要到阎王处报到了。
      
      害他死两回的都是叶之平,不禁悲从中来:“叶之平,你个××……”
      
      鹿鸣感觉扶他肩膀的手微微一僵,大约猜到这人是谁了,一把抓住那手,三年前早就想讲的话骂出来:“你害死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离死还远得很。”头顶传来叶之平镇定的声音。
      
      “这是红酒。”叶之平用衬衫袖子擦干脸颊、眼睛上的酒,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男子……很好看,只是紧闭双目,眉心皱起,有种慷慨赴义的悲壮神情,不由得笑了笑,“胆子这么小,刚才就别掺和进来。”
      
      鹿鸣睁开眼睛,视线渐渐清明,对上的就是叶之平的双眸,看见惯常冷漠的眼中有一丝关切和暖意。
      
      叶之平的保镖、酒店的安保人员听见尖叫声赶来,看见里面的情况不由得慌乱了片刻,但毕竟是专业的,立马将顾洛控制起来,给鹿鸣检查伤势,平息局面。保镖邵禾问叶之平:“叶总,你没事吧。”
      
      叶之平西装上沾了红酒渍,混乱之后看上去也狼狈,“我没事,告诉外面开幕仪式延迟十五分钟。”然后看向惊魂未定的经纪人严璐璐,“把后面的烂摊子收拾好。”
      
      “……”严璐璐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只得猛地点头。
      
      转头,吩咐邵禾:“你亲自送这个同事去医院,他很怕死,给他做个详细的脑部检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