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医院。
      
      鹿鸣本以为出现自己身边的人会是叶之平,没想到叶之平根本没有现身,从进医院检查到取药出院,都是他的助手和保镖在处理。
      
      “……”鹿鸣额角隐隐作痛。
      
      林谦把报告交给鹿鸣,“医生说你有轻微脑震荡,最好住院观察一天,看有没有后遗症。”
      
      鹿鸣没有接过,只问:“你们老板会来慰问吗?”
      
      林谦闻言微微一愣,目光落到鹿鸣的脸,五官深邃,脸色冷白,有点儿弱不禁风的感觉,包上绷带,还是遮挡不住的好看,更惹人怜爱了,林谦心想,这大概又是一个想上位的年轻人,不过他毕竟给叶总挡了杯子,不算空手套白狼,能这么狠的也不多,他微微一笑:“叶总留在邮轮举办开幕仪式,他工作很忙,但如果闲下来一定会来看你的。”
      
      鹿鸣难掩失望,在林谦眼中又看做成勾搭不成的心生怨怼,心里暗想,都用上苦肉计,不求回报、悲情善良就是就基本套路了,这种时候不懂得控制表情,还计较叶之平会不会来,还是不成气候。
      
      林谦给定的私人病房,偌大且安静的房间显得两个今日才认识的陌生人相处得有些尴尬,也不方便贸然就走了,林谦说:“需要我帮忙联络家人吗,毕竟住院了。”
      
      鹿鸣还在失望中,摇头:“不用了,我没家人。”
      
      ——
      
      这天晚上,邮轮的开幕仪式算是顺利完成了,游客与嘉宾没有人知道后台发生什么,顾洛在乐队的三分钟伴奏催促中上台,贯彻他一贯冷漠不互动的作风,面无表情完成了整个演唱秀,除了偶有观众抱怨明星态度敷衍,整场秀没有出岔子,做得不功不过。
      
      船一停靠岸,顾洛便匆匆下船,墨镜大衣裹得严实,蹲守码头的记者不仅没拍到明星富豪出行的香艳画面,连两人同行的画面都捕捉不到。
      
      而叶之平连码头都没出,直接上了自家游艇,不给记者任何机会。
      
      叶之平从游艇的浴室出来,刚洗过澡,头发皮肤都蒸腾着热气,依然挡不住他个人冷飕飕的气质,往沙发上一坐,听林谦的工作汇报。
      
      公司事务、项目报告……林谦从头到尾叙述一遍,最后带过昨天拎受伤的鹿鸣进医院的情况。
      
      叶之平擦头发的手顿了顿,“孤儿?”
      
      林谦点头,虽然没有叶之平的要求,作为助理的他还是先抽取了鹿鸣求职的背景调查,上面写着姜路的国籍身份,原来是只有居住许可的难民,连家人朋友都没有。也许是泛起的一点同情心,他觉得有必要跟叶之平通报这事,毕竟人还在医院躺着呢。
      
      然而叶之平只是问上一问,没有后续反应,却问起顾洛来:“万宸跟顾洛的合约还有多久?”
      
      林谦想了想,“两年半。”
      
      “以违反合约原则跟他解约,不用跟他客气。”
      
      林谦毫不惊讶,有些人就该学点教训,“媒体那边我会沟通好,把影响降到最低。”在知情人心中,是两份合约同时失效,雇佣关系结束,然而大众眼中,顾洛跟叶之平正在热恋中,突然反目成仇,听上去多有新闻爆点,连公司保洁阿姨都要打听一嘴的程度,处理得不好就是叶之平情史永远的污点了。然而两人只是明买明卖的关系,连合约情人都抬高了顾洛。
      
      说着,叶之平连打了两个喷嚏,以为大概海风吹过蒸发水汽有点着凉了,并不知道鹿鸣正在无情地诅咒他。
      
      “我希望顾洛良心感召,给叶之平脑门再来两瓶子才好。”鹿鸣捂着纱布,在病床上骂骂咧咧。
      
      范子炎来看病,自己剥香蕉自己吃,吃得一脸幸灾乐祸,“再来两瓶子,也挡不住他那些个狗腿子把脑袋往瓶子挤,喏,这不有一个嘛。”
      
      鹿鸣一个橙子扔过去,正中范子炎小腹。
      
      范子炎“唉哟”地叫了一声,接着说道:“不过要我说,姓叶的还真是不行,谈个小情人都能玩到被动手,也不知道是那小明星太横,还是他不懂游戏规则。”
      
      “就你懂,情场浪子。”
      
      “我是替你分析情况,想从工作表现得到叶之平注意太费时耗力了,我上班这么久,都没留意过手下谁效益最高,谁拿勤工奖。你啊,一个实习助理更没可能了。”
      
      还不是因为范子炎从没把心思放工作上。
      
      “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难得叶之平喜欢男的,你也喜欢男的,性向相同约等于异性相吸,你还不如借机吸引他的注意,接顾洛的班,在床上动手方便多了。再不济,你也能砸他两瓶子不是?”
      
      范子炎眸子一闪一闪充满期待,脑子已经构想出一套特务鹿潜伏叶之平身边多年暗中搜集犯罪证据最终一举报仇雪恨的狗血情仇大剧。
      
      “……”
      
      鹿鸣沉默片刻,随即一个肘圈范子炎脖子给他来了顿暴揍,“你脑子是不是有水,我报个仇还得卖身?”
      
      范子炎挣扎着脱出,掰了掰脖子,怂了依然不放弃:“我就是给个建议,你都决心潜入万宸卧薪尝胆了,付出一点真感情算什么,能让对方人财两失才是真本事。”
      
      然后他用饶有趣味的眼神打量鹿鸣,“而且你这皮囊长得真不错,仔细一看真有那么点惹人垂怜小白花的味道。如果不是知道你身份,说不定会打上你的主意……”
      
      话音未落,鹿鸣就从床上站起来,追着范子炎满房间跑,一个枕头丢过去砸他脑袋,“你是想死了,我把你当兄弟,你脑子在想什么,居然想睡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饶命啊……”
      
      万宸大楼顶层会议室。
      
      顾洛一身黑色潮牌,翘着腿斜坐在那儿,姿势是慵懒的,然而隔着墨镜都能感觉他的不悦。劳师动众,煞有介事的阵势,不就是想下他面子,叶之平就是这么个翻脸不认的人,他早就应该想到。
      
      会议室里还坐着万宸的法务团队、艺人团队,还有顾洛的经纪人严璐璐,还有林谦。
      
      所有人的眼神都盯着顾洛,只听他说:“叶之平呢,他当面跟我讲清楚,我就签。”
      
      林谦脸上还是挂着微笑的,只是态度毫不客气:“叶总日程很满,一般艺人解约我可以应付。”言外之意很清楚了,你的事情还不值得叶总出面,有点自知之明吧。
      
      顾洛脸色很僵,没有什么反应。
      
      倒吸一口冷气的是会议室其他人,材料清楚写明顾洛的合约解约细节,虽然进门前有心理准备,然而脑子还是反应不过来:这就黄了?林谦还指明要求顾洛赔偿解约后的代言损失,分明带报复意味,这是恋爱不成买卖不在,连情义也没了?
      
      都听说叶总心狠,还真是。
      
      这时,林谦看向经纪人严璐璐,“你是万宸的员工,当然如果要辞职跟随艺人,公司也不阻挠,尽快做决定吧。”
      
      严璐璐面色一凛,这种情况逼得她两边不是人了,离弃顾洛她倒显得是叛徒,但是几日前邮轮开幕后台的纠缠她看得清楚,落得这个下场是顾洛活该,顾洛性格傲,跟自己也没什么深情厚谊,趁这个机会散了还好。
      
      这时,顾洛摘下墨镜,脸色冷若冰霜,眸子里隐隐透着怒火:“告诉叶之平,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报复我,我巴不得解约。”
      
      他在圈子里有名气,外面求着他签经纪约的不在少数,早就不是当年的十八线小明星,既然叶之平不识抬举,他也没必要跌价赖着,就不信他顾洛离了万宸还能垮了。
      
      说完,一把拿过解约协议书,签上名字盖章。
      
      文件夹被猛地丢过去,扑棱飞过会议桌,砸在林谦面前。
      
      林谦俯身拿过协议书递给法务,朝顾洛微微一笑,对他来说,完成工作就行,对方是否体面毫不重要。看着法务代表公司签署盖章之后,他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从今天开始您跟万宸娱乐的解约协议正式生效,当然,希望日后还有机会合作。”
      
      这种阴阳怪气的客套话顾洛听得多了,冷冷哼了一声,并不买账。他戴上墨镜,气势汹汹往大门走去,却被林谦叫住。
      
      “您贵人事忙,其余手续还是在这里一并办好吧。”
      
      顾洛转身,阴沉着脸色。
      
      林谦打发走所有人,剩下叶之平的私人律师与顾洛一共三人,偌大的会议室顿时冷清,气氛也紧绷了些。
      
      这个时候,廖律师拿出另一份看上去样式相同的协议书,走到顾洛跟前,他接都不接,冷眼瞅着林谦。廖律师吸气,给自己壮了壮胆,照念即将签订的保密协议:“……双方签署之协议即时废除,乙方不得向公众披露甲方所有私人生活信息,乙方不得创作映射甲方形象的影视文学绘画等艺术作品,甲方保留一切法律追究之权利。”
      
      顾洛冷着脸接过协议书,看见上面的文字,违反约束的话除了法律赔款,他还要给叶之平一亿五千万天价赔款,气得把协议扔了,“他想赶紧杀绝吗?”
      
      “别紧张,协议上的要求是你两年前就同意签署的,可能时间太长你忘了,或者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林谦走过去把协议书捡起,见顾洛不接,便放到会议桌上,也许是跟在叶之平身边久了,林谦也沾染了老板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质,他回身坐下。
      
      “签上名字,林总跟你的合约情人关系也就结束了,一别两宽,只要你别干些跳梁小丑的行径,这份合约对你毫无妨碍之处。顾老师,别告诉我从这个门口出去,您已经约好记者大爆情史吧?”
      
      顾洛脸一阵红一阵白,他的确有这个打算,叶之平对他无情,自己何必有义?如果不是阳|痿有心无力,叶之平为什么需要雇佣情人给公众交代,正当盛年,熊猫都一年搞一回,他算什么,鲛人吗,没有下半身?
      
      “其实你签不签字都无所谓,甲方有权单方面终止协议,拿出协议书,只是想提醒您,别为了一时痛快做违反协议这种不智的事,毕竟你还有光明的未来,何必以卵击石。”林谦自认为措辞相当客气,他是除了当事人之外最清楚内情的人,虽然只是合约关系,顾洛走到现在的位置,哪一步不是靠叶总走上去的,不求他知恩图报,但愿别过河拆桥。
      
      顾洛却不是这么想的,他过习惯了万千宠爱的日子,忽然有人告诉他:你什么都不是,离我远点。简直是最大的侮辱!如果是一般人,他得折磨到对方求饶,求他放过自己为止,然而对方是叶之平,不得不承认助理讲的以卵击石并无夸张成分。
      
      他似笑非笑,走到法务身边,拿起笔飞快在协议书上签了名字,看了法务一眼,又看向林谦,然后走出大门。
      
      严璐璐马上跟了出去,即使她不想跟着顾洛,毕竟是经纪人,工作交接前还是要负责好艺人的出行,下电梯到提车场的一段路,她大气不敢出,只怕顾洛这时发火,拿自己开祭。
      
      走着,顾洛脚步一顿,严璐璐反应不及,差点迎面撞了上去,回过神来,只见公司的员工姜路头顶着纱布,刚从车子上走出,往他们的方向走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