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这样近的距离,鹿鸣才发现,叶之平的皮肤很薄,浅色的血管隐约可见,双眸疲倦地低垂着,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坨空气。
      
      “……”
      
      应该打这个招呼吗?
      
      这时殷勤上来的脚步声解救了僵局,侍者向两人摆出“请”的手势,“叶先生,给您预留了位置,请到这儿来。”
      
      侍者领路,他们的桌子在靠窗边,能看见夜晚一线江景,侍者擦一下皮带扣,指间夹着的火柴头着出火光,花哨的动作燃亮烛芯,盖上玻璃罩子,烛光摇曳,一切情调浪漫得让鹿鸣害怕。
      
      总算入席,侍者暂时离开的间隙,叶之平才开口跟他说第一句话:“你喝酒了?”看见鹿鸣绯红的脸色,眉毛轻挑。
      
      因为宝宝害怕。
      
      鹿鸣没有解释,挤出他自认为最热情友善的笑容:“我饿了,我们吃什么?”
      
      叶之平顿了顿,抬手叫过侍者送来餐单,让他自己决定。
      
      侍者滔滔不绝推介餐厅好酒,趁着看餐牌的间隙,鹿鸣默默盘算是否应该跟叶之平打开话题,可叶之平的兴趣爱好,他连上网搜集信息都找不到,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踩了雷。
      
      鹿鸣没有给他省钱的意思,点了最贵空运抵埠的龙虾,酒也是自己爱喝的白葡萄酒,让厨师提前准备法式蛋奶酥。
      
      姿态娴熟,有点反客为主的味道,叶之平看在眼里,总算从忙了一日的疲惫抽身出来,流露出一点儿兴致。
      
      他要了跟鹿鸣一样的菜式,待侍者走后,问道:“你在万宸工作了多久?”
      
      “两个星期。”鹿鸣托腮,下意识模仿他记忆中的顾洛,“叶先生对我的事情很感兴趣吗,还是关心一般员工?”
      
      叶之平看进他的眼睛,“你呢?”
      
      鹿鸣微微一愣。
      
      “邮轮上帮我挡了玻璃杯子,转过头会议里跟我针锋相对,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叶之平棱角鲜明的轮廓在夜灯映照下,显得格外衣冠禽兽,“那你想要什么呢?”
      
      这时,鹿鸣感觉小腿一阵轻轻的酥麻,挑逗意味浓厚。
      
      心跳顿时停了一拍。
      
      这不是我的动作吗,你抢了,我做什么?
      
      桌面上的叶之平仍然不动声色,双手握拳|交搭,撑着下巴深邃的眼眸盯着鹿鸣看,笑意似有若无。
      
      “……”
      
      老板,请你自重。
      
      见鹿鸣一直没有说话,叶之平停下动作,说:“既然敢做,为什么羞于启齿?”
      
      为什么羞于启齿?
      
      难道要说,老板您误会了,我只是打算趁机接近你,然后找个机会让你身败名裂永不翻身?
      
      爵士乐团重新上场,小舞台上开始演奏音乐,节奏明快,鼓手的每一记鼓点好像敲在鹿鸣心头上,催促着他想一个过得了关的答案,然而,叶之平的目光细腻得惊人,在他的注视下,鹿鸣心跳加速。
      
      憋了半天,挤出一句话:“其实我仰慕您很久了……”
      
      似乎对这个答案有心理准备,叶之平挑了挑眉,“很久,是多久?”
      
      “呃,就是你刚回国的时候……那时你年轻又有魄力,在富二代中简直就像一股清流。”鹿鸣几乎要把舌头咬出来,“我对你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又像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一顿告白太肉麻,叶之平似笑非笑,松开手,靠在椅背上,看着鹿鸣的脸。
      
      送上门的,也算秀色可餐。
      
      叶之平说:“正好。”
      
      说着,他叫过侍者,把西装外套从挂衣架上提来,从里面的口袋拿出一个纸封套,放在桌上。
      
      封套上印刷洲际酒店的英文名字,里面包含的不用说,就是房卡了。
      
      “晚饭之后,没有安排其他节目吧?”叶之平的眼神温柔暧昧得能挤出水来,“待会儿我还有点公事处理,你先上房。”
      
      鹿鸣恨不得打碎身旁的落地玻璃,鱼跃而下,跳江逃跑。
      
      太过分了,陪你吃顿饭而已,第一天就要吃了我的猪。
      
      这是另外的价钱!
      
      能不能给他一点情绪准备?虽然明知接近叶之平很可能会碰上这一天,可是这一天也来得太快了吧,这不饭都没吃,才讲上两句话,按他开放程度,是不是到楼下便利店买杯可乐都能勾搭上一个?
      
      这时,侍者端上钱前菜沙拉走到餐桌跟前,却见两个客人神态迥异,气氛不可言述的微妙,一个神态油然,抱着手盯着对方看,另一个脑袋低垂面色铁青,不时用力咬唇,仿佛遇见了什么天大的难关。
      
      餐桌上还有一张房卡。
      
      侍者不敢多想,加快手上的速度,把餐盘端到两人面前,迅速离开。
      
      “怎么,不愿意?”叶之平这时问他。
      
      当然不愿意。简直就是卧薪尝胆。
      
      鹿鸣想起荆轲,临离开燕国刺杀秦王的感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何其悲壮……
      
      他咬咬牙,在叶之平的注视下缓缓伸出手打算接过房卡。
      
      人生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
      
      指尖碰上纸面的瞬间还是退缩了,把房卡推到靠近叶之平的边缘。
      
      叶之平看在眼里,挑了挑眉。
      
      “我承认,刚才我撒谎了。”鹿鸣深吸一口气,有点儿破罐子破摔,“仰慕是假的,上房间是另外的价钱,一顿饭不成。”
      
      “价钱?我付得起。”叶之平说,“说来听听。”
      
      “……”
      
      你要不要这么明买明卖。
      
      “我现在还没想到。”鹿鸣板起脸,“反正吃你一个龙虾,抛个媚眼讲两句恶心吧啦的情话最多了,再多不行。更何况,我现在一片菜叶子都没吃,不欠你的。”
      
      鹿鸣恶声恶气,与他涨红的脸庞相映成趣,叶之平看着觉得有点好玩,好像小狗碰见敌人边退边吠,明明怕得要死,又要装出一副凶恶的模样。
      
      “行吧,肉麻恶心的话我已经听了。”叶之平收起笑,把餐盘推近,“不让你吃东西有点不公道。”
      
      鹿鸣迟疑地拿起叉子,想了一想,又放下,十分认真地盯着叶之平看。
      
      “你不会因为被拒绝而解雇我吧?”鹿鸣的猜想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对面是被顾洛得罪完,第二天就跟人解约的小心眼。
      
      被他这么个问题有些气笑了,“不会。”
      
      叶之平心想,在这人眼中,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色心熏天的奸商,本来递房卡只是为了试探试探他,这么一来,倒像是逼良为娼了。
      
      酒精加上一番冒险过关,鹿鸣此时心跳速度很快,生怕叶之平再给自己抛出什么艰难二选一,只低头吃东西,不敢与对方对视。
      
      沙拉上有鹿鸣讨厌吃的小番茄,他随后将小番茄挑出,放在摊平了的纸巾面上。
      
      “你……”叶之平的语气似乎有些诧异。
      
      鹿鸣抬眸,对上对方有些复杂的眼神,他似乎在看自己手边被遗弃的小番茄。
      
      不明所以:“没见过挑食的人?”
      
      叶之平敛去神色,恢复了平静:“只是从前有个朋友,他也讨厌吃番茄,没想到遇上跟他口味一样的人。”
      
      鹿鸣闪过一丝猜度,怀疑叶之平讲的人正是自己,但马上打消这个念头。
      
      不可能。
      
      自己跟叶之平从来不是朋友。
      
      而且他不会知道自己的口味。
      
      “是吗?我只是觉得番茄有股泥土味,不太喜欢。”鹿鸣思忖着是否要主动出击,不能再被动作战了,“能跟你做上朋友的人,是怎么样的?”跟叶之平一样,不爱说话,冷漠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对,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朋友。
      
      叶之平沉默了一会儿,不知为何,居然愿意跟眼前的人说起一些往事:“热情、爱笑。”他顿了顿,“后来我改变了我的看法,人的热情大约很短暂,至于笑,大概是社交习惯。”
      
      他怀疑一幕幕记在脑中这么多年,只是因为当时唯一遇见对自己好的人,觉得弥足珍贵罢了。
      
      鹿鸣听了觉得有些奇怪,虚应客套也算朋友吗,“你有把你的看法跟这个人说吗?”
      
      藏在镂花纹桌布下的手紧攥成拳,叶之平的脸色依然平静:“我没这个机会,他死了。”
      
      正好挑出一个小番茄,捏在食指和拇指中间,这时鹿鸣手一松,小番茄从指间滑落,跌到餐桌,弹起又掉落到地上,骨碌两下滚到旁边另一桌食客的椅脚。
      
      这非常失礼,侍者眼尖连忙走过去收拾,跟另外一桌子的客人致歉。
      
      鹿鸣还回不过神来。
      
      他沉浸在惊愕中,叶之平口中讲的朋友是自己?自己什么时候对他热情爱笑过?
      
      正在他茫然的间歇,听见叶之平问:“这次约你,是因为我有一个疑问。”
      
      嗯?
      
      “你怎么知道利家的私事?”叶之平轻轻放回叉子到桌上,看向鹿鸣,“我找人打听过,金光大舞台三月档期的事,虽然不算瞒得很深,但也只有他们家族的人才知道。”
      
      “据我所知,你是难民身份,一年前才到本国来,你不是他们家族的人,那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叶之平语气随意,眼神却没有错过鹿鸣脸上的每一丝表情变化。这次饭局,他带着目的而来,鹿鸣表现古怪,而且知道的事情远比作为一个小助理应该知道的要多,很难不让自己怀疑,鹿鸣是别人安插进来的商业间谍。
      
      本就心神不稳,对上他的问题,鹿鸣更乱了,想来想去,都找不到能自圆其说的理由。
      
      叶之平眸光越发深邃,仿佛把自己的心思都看在眼里,一有差池便拆穿他的谎言。
      
      “……我偷听回来的。”鹿鸣灵光一闪,索性说,“来万宸前,我干的男公关,接待利家的富人时听见他们这么说,我刚好记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