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的狗腿子我承包了[重生]

作者:鸣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还没有过一次约会能让鹿鸣如此紧张。
      
      收到消息的当下,他马上找到范子炎,让小子给自己出谋划策,制定作战计划。
      
      首先先分析敌方动机。叶之平为什么要约他见面,还是俱乐部晚餐这种富有情调的地方?范子炎一听他这么问就笑了,生意做得好有什么用,连这种白痴问题都想不明白,“他对你感兴趣呗,我早跟你说用美人计,这不马上单对单见面了。”
      
      不可能。“我才在会上顶撞了他,再宽宏也不至于转头爱上我吧?”鹿鸣想了想,实在无法接受。
      
      范子炎拍拍新女友的屁股,让她回房间先行回避,自己则走到吧台边,倒了杯酒,说:“作为员工你的确不讨人喜欢,可是不妨碍他私人感情啊,说不定叶之平就喜欢面上顶撞他的呢,人的爱好又不能一概而论,我那个18岁表弟,还不是喜欢上他同学老妈,能问为什么嘛。”
      
      “我觉得他未必往那个方向想。”不知为何,鹿鸣觉得范子炎的推论有些不靠谱,然而男女事情上,与范子炎的经验相比,他如同小学生不敢置喙。
      
      范子炎喝了半杯,然后说:“无所谓啊,想法可以培养的,他正好恢复单身,趁虚而入才是王道。一个人真心讨厌一个人,是不会愿意跟他独处超过十分钟的,能约你吃饭,说明对你有好感。”
      
      好感?
      
      兴趣?
      
      这两个词放在叶之平和鹿鸣两人中间,总感觉别扭。鹿鸣还记得当年第一次与叶之平见面,是在一个企业家慈善晚宴,叶之平作为留学归来的企业继承人身份出席,他英俊多金还有学历风度,当年的报纸就把他评进最帅富二代排行榜里,一时风头十足。
      
      尚且只有二十多岁的两人,素未谋面,然而叶之平看他的眼神就隐隐藏着厌恶,应大会两个人要求拍了张合照,一拍完叶之平随即弹开,离他远远的,好像碰上什么传染病病人似的。
      
      如果让鹿鸣说,两人之间最合适的词应该是厌恶和冷冰,双方相同感受。
      
      范子炎给他分析情况:“你觉得我分析得荒谬,因为你还是把自己看成鹿鸣,实际上你已经是姜路了。叶之平不会爱上鹿鸣,但你怎么肯定他不会爱上姜路?”
      
      叶之平,爱上。
      
      毛骨悚然。
      
      鹿鸣咬着牙接受这套说法:“就当你讲的都对,我要怎么做?”
      
      范子炎嘿嘿笑,酒精下肚,心思也活络了:“还要怎么做?追撩泡睡,把他搞服帖了呗,看叶之平上一任,顾洛不就是那种一脸脂粉气的骚浪型吗,你学学,投其所好。”
      
      说完,范子炎便开始热切教学,将多年勾搭被勾搭的经验传授给鹿鸣,骚娘们遇上色鬼,花招之多之古怪无奇不有,鹿鸣听了头大,隐隐觉得这些花招,实现在叶之平身上就是一场灾难,然而,他也不敢说对这人有多了解,只好硬着头皮学习。
      
      “桌子底下的才精彩,关键时候,拿脚撩上去,撩他小腿。”范子炎灌酒后脸色潮红,脑海画面想到这两人兴奋不已,“我跟你说,这招百发百中,没有男人能抵受得住这一招……”
      
      “……”鹿鸣只想穿过电话给他来一记撩阴腿,让他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百发百中,“你丫给我闭嘴吧。”
      
      范子炎卧倒沙发上,手机放在耳侧,“这种高阶训练慢慢来,最重要是记得你是姜路了,不要老记住深仇大恨,你恨一个人,嘴上,面上能掩饰,眼睛骗不了人。”
      
      鹿鸣沉默片刻,指尖渐渐攥紧手机,轻声:“怎么能不记住?”
      
      那就当做一个假期,暂时忘了。最后范子炎是这么跟他说的。
      
      挂了电话,范子炎躺着迷迷糊糊,一件小事闯进脑海,好像十多年前了,他跟鹿鸣还是十几岁的时候,他是见过叶之平的,可是在哪儿呢?刚想仔细回忆,睡意汹涌而来,没一会儿便梦周公了,似是而非的旧事抛到一边。
      
      进门以前,鹿鸣一直在心里跟自己说,没事的,吃个饭,未必用得上范讲的那些花招。就是用了,他用不起吗,又不丢他鹿家的人,大庭广众,还会失身不成?
      
      话这么说,怕是真的怕。
      
      大概是单亲家庭的缘故,鹿鸣对亲密关系总是无所适从,他怂。而且对手还是叶之平。
      
      对着一脸北极冰般的他使出撩阴腿,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尸骨完整出这个门口。
      
      名叫“聚云公馆”名字取得附庸风雅,实际上为富人而设私密性好的服务周到的俱乐部,一楼连同地下酒窖是品酒区,二层则是餐厅,轮着邀请不同的米其林餐厅主厨设计菜品,装潢是三十年代沪上风情,摆放的装饰花瓶、景泰蓝珐琅座钟等都是名副其实的古董,从里到外透着一股不计工本不在乎钱的奢侈劲儿。
      
      从前的鹿鸣并不觉得这里多高大上,但今天进来,有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首先是停车场内的泊位,早没了鹿家的固定泊位,那个位置现在停了一辆兰博,鹿鸣的甲壳虫小车驶上斜坡,在一众豪车中有种小孩玩具的趣致,停了车准备上去,却被管理员叫住。
      
      四十岁的大叔喊:“喂,走错了,司机休息区在那边。”说着,手臂一挥指向对面的楼梯。
      
      走近一看,他见转身的男子长得俊美,不像司机的模样,心里一咯噔,意料自己得罪人了。
      
      果然,大叔见鹿鸣出示贵宾卡,向自己表示他准备上楼吃饭,并非司机,大叔连连道歉,为自己的疏忽请求原谅,见他没有不悦,摆手让自己不用在意,这才松一口气。
      
      见他脸生,车子衣服都是普通价款,大叔心想这孩子应该是被邀请过来的,普通人家的小孩第一次来这种场合,肯定胆怯,便热心说:“我带您上去吧。”
      
      鹿鸣很礼貌,“谢谢了,不用。”
      
      这地儿他闭着眼都能走上去。
      
      在管理大叔有些狐疑的目光下,鹿鸣上楼到餐厅入口,水晶石影壁已经候着两个燕尾服侍者,白手套双手请他出示贵宾卡。这是鹿鸣之前没有碰过的待遇,他递过去,见接过卡片的侍者走进内室,旁边候着的则一脸恭敬,态度丝毫不怠慢。
      
      鹿鸣大概猜到餐厅的心思,他脸生,侍者拿贵宾卡登记信息查过持有人,打电话过去确认,看他是否真的有预约。如果是借卡想进去捞关系的掮客,或者混入场收料的狗仔,他身旁看起来毕恭毕敬的侍者,会马上换一张脸孔,礼貌地将他“请”出去。
      
      电话打到林谦手机上,确认过对方的身份无疑,这才出来请鹿鸣到一旁的贵宾休息室。
      
      隔着一堵墙,萨克斯风音乐悠扬,爵士乐团正在演奏三四十年代的爵士流行曲,透过镂空窗花,鹿鸣能看见餐厅里面的情况,一如往日,浮华场衣香鬓影。经过重重关卡考验的鹿鸣,差一步始终进不去。
      
      邀请他的叶之平尚未到场。
      
      吃个饭真难……鹿鸣心想,被“淘汰”以后,才感受到这个圈子门槛之高,防范之森严,这些都是他从前不曾感觉到的。身份地位、人脉关系,自己如今一概没有,对上叶之平,无疑蜉蝣撼大树。
      
      侍者来了,问他需要什么服务。
      
      鹿鸣想了想,让送来红酒。他需要壮胆。
      
      叶之平在做什么?贵人事忙,还是故意迟到给他一个下马威,抑或是他忘记自己约了人?
      
      等了一个多小时,八点到九点多,红酒喝了四杯,他人都快喝醉了,依然不见叶之平的身影。
      
      爵士乐团休息中场,音乐也戛然而止。鹿鸣觉得有些不对劲,约会莫不是一个陷阱,叶之平不忿会议杯怼,搞个恶作剧戏弄他?
      
      这个点子虽然幼稚,未必不是叶之平。
      
      浮想联翩之际,抬起手腕,指针显示已经九点四十五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鹿鸣站起来,往门外走。
      
      贵宾室到影壁的转角处,鹿鸣拐弯没看见,差点撞上某人。
      
      笔挺利落的西服剪裁,视线往下,能看见绷紧的胸膛撑起衬衫的轮廓,凑近呼吸间,嗅到淡淡的男士香水。
      
      绿野仙踪,薄荷木香,后调是苦涩的雪松蓝草。
      
      这味道鹿鸣很熟悉,是他从前常用的香水。
      
      有些诧异地抬头,迎上叶之平缺乏表情的注视目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