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百口莫辩

      玉玲珑抢前一步,拦在风先生与萧疏雨之间,沉声道:“风先生,诸位!你们听我说!”她胸膛起伏,显见十分激动,却努力克制着,“我知道大家都为了那个目的而来,除了朵儿与她爷爷。”
      
      没有人反对,竟都默认了。
      
      “但是,萧七少是为了别的事而来,他绝没有理由杀掉贾金堂。”
      
      萧疏雨的眼睛瞬间亮了,喜悦之色几乎从黑眸中溢出来。
      
      姚青、姚白泪目,他们当然知道萧疏雨为什么那么开心。可是,这种情况下,你还开心得出来么?少爷啊,你已经百口莫辩了。
      
      “萧七少不是?”一直没开口的周不离突然说话。
      
      “他不是。”玉玲珑轻轻叹息一声,“他是为我而来。”
      
      “为你?”周不离道,“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玉玲珑扭头看着萧疏雨,目光柔和,又夹杂着几分感慨,像是想起了自己逝去的岁月,“我本来......是他大哥萧疏叶的未婚妻。”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萧家在江湖上太过有名,说起萧疏叶,几乎无人不知。而眼前这个乡野客栈的老板居然是萧疏叶的未婚妻?
      
      难怪萧疏叶至今未娶。大家不约而同地想。
      
      “我因为一些原因,离开萧家,在此开了家客栈,一晃八年过去了。小七此番前来,是为了找我。”
      
      萧疏雨简直欣喜若狂,恨不得扑上去给她一个拥抱:“玉姐,你终于承认了!这两天,你把我晾得好苦!”说到最后一句,简直像在撒娇了。
      
      “小七,你......”玉玲珑又叹息了一声,很低,低得几乎听不清。
      
      “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你是不是根本就不会认我?”萧疏雨嘴角挂着笑容,几分得意、几分调皮。
      
      玉玲珑心头蓦然一紧:“小七,难道你......”你一直沉默,任由事态发展,就是想将自己置于险境,逼我出来认你么?
      
      萧疏雨眨了眨眼睛:“我的确有这个心思。”
      
      赵磊石打断他们:“你们打什么哑谜?我不管你俩是什么关系,现在这客栈死了两个人,我可不想无端被牵连上,我们必须要严查凶手!”
      
      于不弃接道:“虽然老板娘说你是为找她而来,可这个时候来,未免也太巧了,焉知萧七少不是带着双重目的来的?”
      
      萧疏雨冷冷一哂:“以我们萧家的实力与名望,我还需要觊觎什么东西么?而且,风先生来卖什么,我根本不清楚。像风先生这样藏头露尾、神神秘秘的人,本少爷倒是不太愿意与他打交道。不过,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既然在这里,就不妨看看风先生到底弄什么玄虚。”
      
      此言一出,赵磊石等人都变了脸色。周不离怒道:“姓萧的,你未免太狂了!你是说只有萧家是名门正派,我们这些都是肖小之辈么?”
      
      “不敢,不敢。”萧疏雨很无辜地道,“我只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已,夫人想多了。还有,听说夫人有孕在身,怀孕之人切忌生气。你要多保重啊!”
      
      玉玲珑差点笑了,小七这张嘴啊......
      
      周不离气得脸都白了。于不弃比她沉得住气,盯着萧疏雨道:“纵然萧七少巧舌如簧,这么多证据摆在眼前,你能作何解释?”
      
      风先生依然像个影子似地站在那儿,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咳嗽两声,对萧疏雨的评价也浑不在意。
      
      此刻他抬了抬眼皮,淡然看着萧疏雨。萧疏雨与他对视,发现他眼里闪过一丝讥诮之色,像针尖一样。
      
      萧疏雨的剑还在他手里,他伸出手:“把剑还给我。”
      
      风先生默默递过去。萧疏雨取剑在手,道:“你们的证据就是血迹,对吧?”
      
      “血迹一路延伸到你门口,房间里也留下了血迹,你鞋底和剑上都有血腥味。”赵磊石提醒他。
      
      萧疏雨瞧他一眼:“赵兄你常杀人吧?”
      
      赵磊石一怔:“你什么意思?”
      
      “我想赵兄也不是嗜血之人,对不对?”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磊石怒道。
      
      “我想问你,你杀人之后通常会把兵器上的血迹拭尽,还剑入鞘吧?有没有哪次,你瞧着热乎的鲜血非常喜欢,提着兵器,看它一路滴回去?”
      
      他说着,笑了,把他的剑拔-出来一些,温柔地抚摸:“我这剑对我来说像情人一样,我可不允许它血淋淋的,那多难看啊。我要它时常光洁、炫目......”声音愈来愈迷人,简直像在对情人呓语。
      
      赵磊石结结实实打了个寒噤,差点大骂“变态”。
      
      风先生咳了一声,慢悠悠地道:“萧七少真是多情种子,我等算是见识了。那七少的意思是,所有这一切证据都是别人栽赃嫁祸了?”
      
      “我只想说,如果是我杀了人,我不会蠢到留下这么多证据。”
      
      风先生转向姚青、姚白:“两位是萧七少的侍卫?”
      
      “正是。”
      
      “刚才我们都去看死人,你俩怎么没去?”
      
      “我们听到动静,便去敲少爷的门,他睡得挺熟的,所以耽误了一些时候。”姚青道。
      
      “少爷很早就休息了,一直睡得很好。”姚白道,“我们负有保护少爷的责任,晚上比较警醒,可一直没有听到少爷有什么动静。”
      
      他们想证明少爷一直在熟睡中。
      
      “所以,你们去敲门,门是关着的?”
      
      “自然。”
      
      风先生唇边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既然门是关着的,那请问这血迹是怎么自己跑进萧七少的房间,跑到他靴子上的?”
      
      姚青、姚白怔住,不由自主地去看萧疏雨。
      
      萧疏雨紧皱眉头。昨夜并无异常,他只是做了个梦,十分飘忽、迷离的梦,梦里有弥漫的雾气,隐约的人影,那人影吸引着他往前走,他似乎很兴奋,手里还提着剑......最后一幕,他的剑上滴着血,有人在笑,声音银铃一般动听。
      
      “萧七少,来呀,来呀。”那声音呼唤着他。
      
      好像是豆蔻,又好像是荼蘼。
      
      只是梦而已。
      
      风先生抬头看看对面的窗户:“门窗都是关着的。”
      
      所以,能杀人并留痕的,只有萧疏雨自己。
      
      房间里空气凝重得令人窒息。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