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抽丝剥茧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傻瓜!傻瓜!”尾音处拐了个弯,附带“咭”的一声,像在嘲笑。
      
      众人一惊,蓦然回首,见门口站着一个黑影。
      
      衣衫漆黑、眉眼漆黑,站在那儿,静若沉渊。
      
      是顾清夜!没有人注意到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看到、听到了多少。
      
      他的肩上站着一只鹦鹉,刚才开口骂人的正是它。它用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子瞅着大家,脸上竟仿佛带着种鄙夷的神气。
      
      “顾公子?”风先生开口唤了一声,又忍不住咳嗽起来,这两下咳得有些撕心裂肺,风起忙去替他抚背,风先生轻轻推开了他。
      
      顾清夜的目光从风先生、赵磊石、于不弃、周不离脸上缓缓扫过:“看来,你们一住进来,就将这客栈里的客人都摸了个底,包括我在内。”
      
      赵磊石道:“你有什么不同?”
      
      顾清夜慢慢走进来:“我只是个过客。”
      
      “既是过客,为何初五进来,到今天都没走?”赵磊石质问道。
      
      “此地山留人,水留人,人也留人,我不舍得离去,行么?”顾清夜云淡风轻道,“何况,店里还来了你们这般有趣的人,我更舍不得走了。”
      
      赵磊石张口结舌:“你......”
      
      于不弃冷声道:“顾公子,刚才我们都在看尸体、讨论案情,你在哪儿?”
      
      “你们是在讨论案情么?”顾清夜不答反问,“你们已经咬定了萧七少是凶手,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对不对?”
      
      赵磊石大怒:“你说什么?!”
      
      顾清夜却不理他,转向风先生道:“风先生,为破此案,在下想冒昧问一句,你所谓的大买卖,究竟是什么东西?”
      
      风先生微微眯起眼睛:“阁下既是过客,就没必要知道了。”
      
      “好。我本不是强人所难之人,既然风先生不肯说,我便不问。”顾清夜非常好说话,“虽然如此,大家心知肚明,为了做成这桩买卖,你们彼此都把其他人当成竞争对手。那么,萧七少这么强大的对手若是犯了杀人罪,那岂非正中某些人的下怀?”
      
      周不离愤然道:“我们公平竞争,何曾有这种小人之心?明明是证据确凿,我们才认定是萧七少,他自己也无从辩解!”
      
      顾清夜微笑道:“于夫人莫急。我对这案子也非常有兴趣,不如我们一起来分析分析。”
      
      玉玲珑神情一动:“顾公子,莫非你有什么头绪?”望向顾清夜的目光中已含了期望之色。
      
      所有人都把目光凝聚到顾清夜身上。
      
      “玉老板,”顾清夜唤玉玲珑,“你可否回忆一下今晚发生的事,从头开始,越详细越好?”
      
      “从头?”玉玲珑因替萧疏雨忧心,有些神思恍惚,李小宝本在门外探看,闻言跑了进来:“我是第一个看见尸体的人,我来说。”
      
      他这时候已经好点了,但脸色依旧苍白,心有余悸地道:“刚开始,是贾老爷那匹马惊了,发疯般乱踢乱叫,老余师傅第一个跑出来看,老板也在差不多时间去了,我和小六子也全都跑到马厩里去看。小六子认出那是贾老爷的马,老板便吩咐我去请贾老爷下来。
      
      “我跑上楼,直奔贾老爷的房间。他的房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我想,他还没睡,正好。谁知,谁知......等我跑进去一看,贾老爷和他的账房先生都已经死了。他们倒在桌边,喉咙被割断了,那血流得......”
      
      说到这儿,他又一阵恶心,连忙捂住嘴。
      
      顾清夜伸手抚在他背上,柔声道:“没事,别怕。”
      
      李小宝感激地看他一眼:“谢公子.....我,我没事了,还要继续么?”
      
      “你继续讲下去。”
      
      “这时候大伙都来了,风先生发现地上有血迹一直延伸到门外,就拿着烛台,顺着血迹找出来,一直查到尽头——那是萧七少的房门口。然后风先生他们都进了萧七少的房间,查到房间地上也有血迹,还有萧七少的鞋底,剑上也有血腥味......”
      
      “好。”顾清夜微一抬手,“谢谢小哥。”
      
      赵磊石浓眉紧皱,不耐道:“顾公子,把过程再讲一遍,有意思么?”
      
      顾清夜道:“有,帮大家理清脉络。”他语声一转,“小宝儿刚才所讲,完全属实吧?”
      
      “属实。我听见马嘶声,还探出窗去问了老板娘一声,没多久就听见小宝儿在贾金堂房间里惨呼。”赵磊石道。
      
      “很好。”顾清夜道,“你们刚才都在查证据、查动机,而我考虑的角度与大家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于不弃有些好奇了。
      
      “我在想,如果没有那匹马突然发疯,你们还不会那么早发现贾金堂与陆有才的死。你们不觉得,那马惊得太过及时了么?这件事想起来,简直环环相扣。”
      
      “也许......”周不离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是那马有灵性,感受到主人的死,所以才会发狂?”她打了个寒噤,抱紧手臂,“……好诡异。”
      
      “一点也不诡异。”顾清夜伸手把他的鹦鹉拿下来,轻轻摸着它的脑袋,“我这只鹦鹉与那匹马交流过,马儿告诉它,有人夜里偷进马厩,给它洒了一些粉末,他吸进去就发狂了。”
      
      “胡说!”赵磊石嗤笑道,“无稽之谈!”
      
      鹦鹉大怒,冲他嚷道:“中毒!中毒!蠢货!蠢货!”
      
      赵磊石惊得倒退一步:“这......这是什么妖物?”
      
      顾清夜淡淡一笑:“我的鹦鹉是妖物,贾金堂的马就是有灵性么?”
      
      “噗嗤”一声,朵儿笑了出来:“这鹦鹉太神奇了,好可爱。”她想伸手去摸鹦鹉,鹦鹉受惊似地腾身飞起,尖声叫:“有毒!有毒!”
      
      朵儿勃然变色,却马上笑开了:“好玩,它太好玩了。”
      
      顾清夜举步走到窗前,推开窗,吸了口气,喃喃道:“马儿静了,雨也早停了,空气真好啊。”
      
      萧疏雨扶额:“拜托,你酸什么酸?这会儿是抒情的时候么?”他仍然觉得脑仁疼。
      
      顾清夜看他一眼,眼里掠过一抹戏谑之色,仿佛在说:“这会儿你急了?”
      
      “我只是提醒大家,刚才马发疯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他道。
      
      几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下雨跟马发疯有什么关系。
      
      风先生眸色一暗,可是他本来就站在烛光暗淡处,别人都看不清他的表情。
      
      “马疯的时候,老余师傅第一个跑过去看,玉老板你呢,你从哪里出去?”萧疏雨问道。
      
      赵磊石又露出不耐之色,被顾清夜一个眼神挡回去。
      
      玉玲珑道:“我们楼下的院子有道后门,我从后门直接出去了。对了,还有小宝儿和小六子,他们也是。”
      
      “后门的钥匙只有你们有,对不对?”
      
      “是的,我们店里四个人都有。”
      
      “如此说来,那个给马儿撒毒粉的人,是偷偷开了前门,从前门绕过去的。”顾清夜目光清亮,环顾众人,“下了场夜雨,地面潮湿,他走过,必定会留下脚印,大家是否愿意随我去看看?”
      
      众人将信将疑:“好。”
      
      顾清夜带头走出去,随手从廊上摘下一个灯笼,在前面照着:“请大家注意脚下,不要破坏证据。”
      
      到楼梯口,顾清夜举着灯笼照下去。
      
      楼梯上果然有两行浅浅的脚印,一直延伸下去。
      
      李小宝机灵,这会儿已经下去把店堂的灯全都点燃了。店堂里亮如白昼。
      
      “这里,这里,都有。”他一边看一边叫,“到门边了,脚印上还有泥巴。”
      
      他拔下门闩,打开门,拿灯笼往外照了照:“外面也有,往后面马厩去的。”
      
      一群人纷纷跟过去看,灯笼光照出外面的地面,地面潮湿,两行脚印正是向后面延伸过去。
      
      顾清夜道:“为了避免大家的脚印把证据破坏,我们就查到这里吧。”
      
      没人回答,但都止了步。
      
      “可是,”周不离想起什么,“刚才听到小伙计惊呼后,我与拙夫上楼,没有看到楼梯上有脚印。”
      
      顾清夜道:“那么,有可能他正是趁你们都在贾金堂客房时,偷偷溜回房间的。”
      
      “可是,楼梯口的走廊里并没有。”风先生开口道,“刚才我们查血迹时,从地字二号到天字一号,当中经过楼梯边,一路都没有看见脚印。
      
      顾清夜折转身,往楼梯上走:“春雨只是湿润了土地,并未造成泥泞,所以,即便从大门口看,脚印也不是很深。你们看,”他指指脚下,“这楼梯上的脚印越来越浅,到楼梯口时,已经淡得几乎看不见了。而且,从这脚印的尺寸判断,此人必定长得瘦小,所以脚步也很轻。他上楼之后,鞋底干了,脚印也就看不见了。”
      
      他分析得字字正确,连萧疏雨都佩服他了:“喂,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么细心?”
      
      顾清夜淡淡地瞥他一眼:“只是细心而已?还有,我不叫喂,我叫顾清夜。”
      
      萧疏雨摸摸鼻子,心道:说你胖你还喘了?
      
      赵磊石道:“就算你推测正确,可是谁有作案时间?刚才我们都在楼上,除了你,哦,还有小伙计说的老余师傅和那个小六子。所以,最可疑的人应该是你喽?”
      
      “不,你们还忘了一个人,”顾清夜道,“一个最容易被忽略的人。”
      
      玉玲珑心头一动:“你说的是朵儿的爷爷何老汉?可他正卧病在床。”
      
      这时候他们已经站到二楼走廊上了,顾清夜目注朵儿:“是么?”
      
      朵儿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顾公子,你怀疑我爷爷?你不是亲自给他看病的么?”说得委屈,眼里泛起一层薄雾,“我还说你是好人,可你……”
      
      她那样子楚楚可怜,李小宝看得都不忍心了:“顾公子......”姚青也跳出来道:“不会的!”
      
      萧疏雨暗骂一声:重色轻友,不,重色轻主的家伙!
      
      顾清夜无视朵儿的样子,面色清冷:“我有三点证明这个人就是何老汉。第一,刚才我们看到的脚印,是布鞋的鞋印。这店里的客人,除了朵儿与他爷爷,其他都是练武之人,都穿靴子。”
      
      赵磊石一下子反应过来,他招呼自己手下,包括贾金堂的两名下人:“来,来,你们一起过来看看。”
      
      果然。连玉玲珑与周不离都穿着小羊皮靴。
      
      “第二,如赵爷所说,小宝儿发现尸体后,所有人都在楼上,我也是。”
      
      “你在哪儿?”于不弃再次问道。
      
      “我在贾金堂的屋顶。”
      
      “你为何鬼鬼祟祟躲在屋顶?”
      
      “因为我觉得事情怪异。”顾清夜的目光沉静如水,“在这客栈里,我是局外人,旁观者清,所以我要旁观。”
      
      没有人反驳他。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顾清夜道,“我替何老汉看病时,发现他摆在床前的鞋子,左脚的鞋面要比右脚的宽一点,而我们刚才看到的脚印正是如此。若是大家不信,可以再去拿尺子比对一下。”他看着朵儿:“朵儿姑娘,如果我没猜错,令祖的左脚长着六根脚趾,对不对?”
      
      朵儿脸上的血色几乎瞬间褪尽,她慌乱、震惊、不敢相信,拼命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我不相信!”
      
      “咳咳……”风先生咳了两声,抬眼看顾清夜,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们先去看看何老汉吧。”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