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七章互相利用

      被武林豪侠们轮流灌酒,对顾清夜来说还是第一次。他习惯于保持清醒,从不放纵,即使在萧家家宴那样温馨热闹的场合,他也是也节制的。
      
      可今天他总算领教了什么叫“痛饮”,那真的是鲸吞牛饮,好像他归雁山庄的酒不花钱似的。
      
      有人痛饮,有人击剑狂歌,有人手舞足蹈。这个时候,文的武的都来了,十八般“才艺”样样上台,江湖真是人才济济,叫新任武林盟主看了个够。
      
      萧疏叶与萧疏雨两兄弟,甚至玉生烟与众姐姐、姐夫,今日彻底诠释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的名言,不过,断的不是金,是酒。
      
      为顾清夜挡酒,是义不容辞的事。
      
      因为被大家保护着,顾清夜并没有喝多,可那些酒入肚,仿佛顷刻间便融入了血液中,将他的热血点燃起来。
      
      江湖,这就是江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读到这些诗句的时候,有豪迈,有苍凉,那江湖的味道,耐人寻味。
      
      顾清夜心里竟隐隐生出一个念头: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能遁入江湖,远离朝堂的勾心斗角,是不是从此便没有负累?
      
      不,自己不过弱冠之年,怎的生出归隐之心来?是此情此景,无端让他浮想联翩吧?
      
      莫起也喝了很多酒,他仿佛想将自己灌醉。喝多了酒,身上的疼痛便麻木了。他脚步趔趄地走到伍风面前,微红着眼道:“伍掌门,可否......收我做个丐帮弟子?”
      
      伍风一笑,摇头,“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找逍遥掌门去喝酒了。
      
      “莫起。”萧疏雨唤莫起过来,“稍后我去找莫重楼谈,拿你换泰山派郭毅、潘华两人。”
      
      莫起低着头,看着脚尖:“他要的是盟主之位。”声音里有悲哀,却还有一丝不愿意放弃的期望。
      
      “人最大的悲哀不是被别人轻贱,是自轻自贱。”萧疏雨道,“你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但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你这辈子要仰莫重楼的鼻息而活么?你以为这是什么?孝顺?用这种卑微的样子?或者,你渴望从他那儿得到父爱?你以为你俯首贴耳,甚至甘心充当他的武器,他就会施舍你一点爱?”
      
      莫起的脸上白得没了一丝血色,身躯几不可察地颤抖。
      
      “莫起,你好好想想,想明白自己要什么。如果仍想回去,我成全你。”
      
      良久,沉默。顾清夜看自家兄弟一眼,小七,你真是个善良的人。
      
      “我还想......试试。”莫起最终吐出一句话,迅速偏过头去,走开了。虽然没看见他的表情,可他轻轻耸动的肩膀泄露了他的情绪。
      
      萧疏雨点点头,走到顾清夜身边:“哥,我去找莫重楼谈判。”顾清夜道:“要去我与你一起去,你独自前去,我怕莫重楼再耍什么阴谋。”
      
      萧疏叶道:“你们都别去。莫重楼已经暴露他的目的,现在是他沉不住气。今天你俩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
      
      两人都应了个“是”字。
      
      吴府客厅。吴唯听说了归雁山庄发生的事,大怒道:“这些江湖草莽,竟敢在本官的地盘上械斗,还随便杀人!本官要将他们一个个绳之以法!”
      
      莫重楼淡淡瞥他一眼:“今天到场的少说有三十多个门派,你想与他们所有人为敌?”
      
      吴唯脸睑下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王爷的意思是......放纵他们,装聋作哑?”
      
      莫重楼道:“若他们是一群野兽,我便是森林之王。我的目的是:驯化他们,为我所用。”
      
      吴唯张口结舌:“王,王爷,您,您是想要......?”
      
      “对,我要这江湖。”莫重楼的眉宇间尽是霸气。
      
      “可王爷是皇亲国戚,是郡王,您要这江湖做什么呀?”吴唯觉得脑子不够用。
      
      莫重楼挑起一边嘴角,显出几分邪肆:“我喜欢玩游戏,权力的游戏。”
      
      吴唯心里犹疑不定,莫重楼看他:“怎么?对我有异议?”
      
      “下官不敢。”吴唯堆起笑容,“下官永远唯王爷马首是瞻。”
      
      莫重楼叫侍卫:“来人,去看看莫起在不在。”少顷,侍卫来报:“莫起不见了,床上收拾得整整齐齐。”
      
      莫重楼咬牙切齿地骂:“小畜生!看来是心野了!一个两个,净给我添堵!”
      
      午后,莫重楼躺在湘妃榻上,命丫鬟替他捏脚捶背,自己悠哉悠哉地阖眼休息。“顾清夜啊顾清夜,你若乖乖将武林盟主之位双手奉上,我便替你守了那个秘密,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虽然他知道顾清夜十之八-九不会就范,可好歹也要试上一试。他自认为自己很公平。
      
      离吴府约五里的地方,一座荒宅,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脸上戴着一个鹰脸面具,站在蛛网交织的屋子里。那鹰脸面具与厉鹰所戴的一模一样。
      
      阳光下出现一道灰色的影子,是风无邪。
      
      “厉鹰怎么样?”风无邪问道。
      
      黑衣人道:“功力被毁,顾清夜那一剑,几乎洞穿他胸口,他此刻在虎踞山山洞里养伤。”
      
      “你想取而代之么?”风无邪道,“只要杀了他,露出你的真容,没有人会怀疑你不是厉鹰。”
      
      黑衣人缓缓取下面具,面具下的脸与厉鹰一模一样,只是有种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连皮肤下的淡青色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为了帮我,才让我怂恿厉鹰来武林大会报仇?”
      
      “是帮你,也是帮我。”风无邪道,“你那么聪明,我当初提议时你便想通了,不是么?”
      
      “为何要跟我合作?”黑衣人道,“我远在阴山,与扬州隔着数千里之遥。”
      
      “一来是因为你的经历打动了我;二来,厉鹰与萧家有杀父之仇,你也是,虽然你心里可能不承认厉睢是你父亲;三来,正因为你们地处偏远,这些年几乎蛰伏不动,武林中人才不会防范你们。”
      
      “你本来想上演一出拯救武林的大戏,可惜顾清夜武功不俗,且善于攻心之术,轻易便把厉鹰打败了。否则,你便要争这盟主之位了,是不是?”
      
      “当然,不为盟主之位,我苦心筹谋这么多干什么?”
      
      “可你背后有金陵王,你即便当上武林盟主,也是个傀儡。”
      
      风无邪淡淡一笑:“这世上人与人之间互相利用,他利用我,我也利用他。有朝一日我有了势力,就不会再受他操纵。”
      
      黑衣人目光动了动:“你真是个可怕的人,没有哪个武林中人会想到去利用权贵。”
      
      “那只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权贵’在觊觎江湖罢了。”
      
      黑衣人似觉得好笑:“莫重楼真愚蠢。好好当他的富贵王爷不好么?要去蹚江湖这趟浑水。”
      
      风无邪道:“他不蠢,他只是在开拓自己的领地。怪只怪先帝给莫家的权力太少。”
      
      黑衣人默然片刻,道:“我本来想一辈子当个影子......”
      
      “那不公平。”风无邪道,“厉睢枉称了江湖大魔头,竟然会相信什么命格。你只是比厉鹰晚出生几个时辰,你们本是孪生兄弟。可他竟然抹煞了你的存在,让你一直活在黑暗中,充当厉鹰的影子,连个名字都没有。”
      
      黑衣人自嘲地笑了笑:“我叫鹰侍。”
      
      “呵,鹰侍?”风无邪道,“就因为你母亲生你时难产死了,就因为你是狗屁的天煞孤星命,你就要当自己兄长的影子?”
      
      黑衣人的手指握紧。
      
      “五年前,厉鹰跌落悬崖,你就该趁机站出来,收拢阴山门徒,重振阴山派。可你竟然还死心塌地地跟着厉鹰,充当他的侍从,还让他拿你练功。若不是遇上我,你就这样毁了自己一生。你别忘了,你是厉睢的儿子,他曾经威振江湖。”
      
      “我知道。”
      
      “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让阴山派再次成为江湖中闻风丧胆的门派。”
      
      黑衣人目注着他,眼底有精光一闪:“这似乎与你想当武林盟主的初衷不符。”
      
      “你会反对我?”
      
      “不会。”
      
      “既然不会反对,我这武林盟主又不会像萧骋远一样,纠集‘江湖正道’来剿灭你。我们仍然是合作关系,你增长我的威信,我们互利,不是正好?”
      
      黑衣人无声地笑起来:“好,你这个人,我很欣赏你。”
      
      “我的荣幸。”
      
      当日回府,萧疏叶命风驰带上两名影卫去吴府和府牢里打探,看泰山派郭毅、潘华两人被关在何处。又请来公孙羊,告诉他明日为穆晗出殡。由于穆晗“朝廷钦犯”的身份,只能一切从简。
      
      顾清夜派乌巢的何大保发出信鸽,向皇帝禀明两件事:一是自己顺利当上武林盟主,二是季鹰在追查寿礼案,此案有内情。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