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三章一脉亲情

      萧疏叶往后伸过一只手,拍了拍顾清夜的肩膀:“清夜,你还好么?”
      
      “属下没事。”脱口而出的“属下”两字,像是惯性,可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他是我大哥......?”
      
      萧疏叶观人入微,怎会察觉不出顾清夜的变化。只是短暂的片刻,这少年就变了,即使在自己面前依旧应对自如,却掩盖不了瞳孔深处的一丝惶惑和迷离,仿佛,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何去何从。
      
      “清夜,拉住我衣服。”他真怕失魂落魄的顾清夜会从马上摔下去。
      
      “是。”
      
      一行人回到萧府,府里下人看见七少回来,个个喜形于色,早有人奔进去禀报两位夫人了。
      
      顾清夜落后一步,低声问鹦鹉:“傻蛋,你从哪里听来的?”
      
      “大夫人、三小姐。”
      
      顾清夜忍不住抬头去找萧若竹,却见那女子笑盈盈地过来,开口便唤:“小夜弟弟。”顾清夜心神一荡。
      
      他们凭什么认定自己是萧家人?听说萧骋远处处留情,自己的母亲与他......?若是如此,自己这二十年竟是不明不白活过来的,此番到萧家,更像一个笑话。
      
      处心积虑混进萧家,当了萧家的下属,而他们却早已知道他的身份......
      
      脑子里一片混沌,脸上却维持着温润的笑容:“三小姐,您如此称呼,属下不敢当。”
      
      “你在我心里与小七一样。再说了,我把青青,哦,不,芳菲也当妹子,你就别跟我讲什么礼数了。”萧若竹眼里有明媚的笑容。
      
      百里芳菲趁机拉住她一只手,道:“若竹姐,你不生小妹的气?”
      
      萧若竹笑着戏谑:“看你长得好,我就原谅你了。”
      
      百里芳菲摸摸脸颊,感慨道:“原来皮相果然很重要。”
      
      萧疏雨在旁边弯起嘴角,瞟着百里芳菲道:“在我四姐这儿不是很重要,可在清夜哥眼里就十分重要了。”
      
      “胡说!”顾清夜脱口道,“我岂是以貌取人之人?”
      
      萧疏雨挑眉道:“说清楚,是‘取’还是‘娶’?”
      
      萧若竹恍然大悟:“原来你们......”顾清夜顿觉窘迫,喝道:“小七!”
      
      萧疏雨一怔,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里在说:你终于又叫我小七了。
      
      顾清夜脸上的笑容迅速消散,他避开了萧疏雨的目光。
      
      “小七,”萧疏叶在前面唤,“你随我去书房。”并对玉生烟道,“你与妹妹、妹夫们先去前厅吧,两位母亲在那儿。帮我告个罪,我先与小七说点事。”玉生烟点头。
      
      两位夫人与公孙羊在前厅里坐着,得了下人报信,喜出望外:“都回来了?太好了!”
      
      姚青、姚白来迎萧疏雨,却正好与萧疏雨错过。傻蛋被抓了一次,见到熟悉的人觉得分外亲切,扑扇着翅膀喊:“青、白!”那声音又脆又响,引得众人都笑起来。
      
      昨日的担忧、焦虑、愤怒,还有穆晗之死引起的悲伤,此刻都被冲淡了。大家的心暂时落了下去。
      
      进厅来,唐铭一眼瞧见公孙羊,不禁眼前一亮。昨晚见他还是个邋遢、潦倒,被牢狱生活折磨得提前苍老的人,此刻穿了一身天青色的衣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胡子也修剪过了,脸上常年积累的污垢脱落,简直焕然一新,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采。
      
      唐铭冲他笑出一口小白牙。公孙羊向他招招手,对大夫人道:“大嫂,这少年便是唐铭。”
      
      唐铭躬身一礼:“晚辈唐铭见过两位夫人。”
      
      大夫人蔼然微笑:“无需多礼。”
      
      众姐妹认得公孙羊,虽然他变化比较大,但事先听百里芳菲说了,见到本尊自然就知道了,纷纷叫“公孙叔叔”。公孙羊有再世为人的感觉,眼里不觉泛起泪光,嘴角却克制不住咧开来:“大侄子呢?今天我要补喝他的喜酒。”
      
      玉生烟道:“萧大哥与小七去书房谈点事,公孙叔叔,今天您要喝多少就喝多少。”
      
      “好,好,我要一醉方休。”
      
      玉生烟将公堂上发生的事向两位母亲说了一遍,顺便重新介绍了百里芳菲。二夫人看着顾清夜道:“清夜,你这两个弟妹倒跟你一样。”
      
      顾清夜一愣。二夫人道:“都是七窍玲珑心,主意多着呢。”那样子有点宠溺、有点无奈。顾清夜又是心神一荡,若自己是私-生-子,萧家人对他也太包容了。
      
      大夫人招手叫他过去,拉着他的手道:“清夜,你真是我们家的贵人。若没有你和你的朋友,小七这回肯定受苦了。”
      
      那温暖的手掌、温柔的眼神,令顾清夜瞬间有了被自己母亲拉着的错觉。
      
      “是啊,是啊,小夜在公堂上分析案情井井有条,把莫重楼说得哑口无语,围观的百姓都被折服了。”萧若梅道。
      
      “小夜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呢。”萧若兰道。
      
      顾清夜感觉自己周身被温暖的泉水包围着,有种想要沉溺的感觉。
      
      不,顾清夜,你这是怎么了?即使萧骋远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也一定是被抛弃的,否则母亲不可能隐瞒你的身世。顾廷观才是养育你、教导你的人,他才是你父亲!何况,你与萧家站在不同阵营里,你不能感情用事。
      
      他暗暗提醒自己,可心里分明在抗拒着这种理性。自己真的中了萧家的蛊,不可救药了。
      
      他困难地收起自己的杂念,向大夫人躬身:“夫人这么说,真是折煞属下了,属下是萧家使者,自当为萧家赴汤蹈火。”
      
      书房里,萧疏叶听萧疏雨完完整整讲了昨晚发生的事,眸中露出深思之色:“此事我听父亲说过,当时父亲只道公孙叔叔已死于扶桑人之手,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曲折。方才我听百里姑娘提到公孙羊这个名字,着实吃惊。不过如今想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大哥是不是想到金谷县客栈外那几名杀手?”
      
      “正是。”萧疏叶道,“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如今,那些扶桑人的背后之人都是莫重楼。他对我们家的恨并不单单来源于嫉妒,还有宿怨。只是,他为何早些不对付我们,却要在这个时候处心积虑对付我们?”
      
      “难道......”萧疏雨惊道,“他还觊觎武林盟主之位?”
      
      萧疏叶点头:“我想,那个风无邪就是他手里的刀吧。”
      
      萧疏雨皱起眉头,样子有些恍惚。萧疏叶道:“你在想什么?”
      
      萧疏雨道:“那清夜哥......他会不会是皇帝手中的刀?他来,也是为了夺取武林盟主之位,替皇帝统治江湖?”
      
      萧疏叶微微苦笑:“我也猜测有此可能。他若是一个无名之辈,很难服众,但他借着我家的□□,已经登上高台。只要武功胜出,便可如愿。届时他脱离萧家,另立门户,稳稳当他的武林盟主,背后有最大的掌权者——皇帝支持着他,他不愁没实力。”
      
      “大哥是君子,自然不会容不下他。”
      
      “我若容不下他,便正撞在皇帝陛下的刀口上,自取灭亡。”
      
      “可较量起来,他必不是大哥的对手。”
      
      “他的武功,我们并没有真正见识过,金谷县那晚,只是冰山一角。但至少,经过昨日之事与今天公堂上一幕,他的胆识、担当与人品都看在众人眼里,他的名声必定已经传开了。”
      
      萧疏雨忽然觉得心里发凉,若一切都是假的......
      
      “不会。”萧疏叶像是看出了他的疑虑,“我相信他是真心的,你也这么认为,别否定自己。”
      
      “那,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萧疏叶道:“成全他。”
      
      “什么?”
      
      萧疏叶淡淡一笑:“我本来就对盟主之位不感兴趣,若清夜能维持武林安宁,我何乐而不为?”
      
      午餐很丰盛,公孙羊尝到了久违的美酒佳肴,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了。他本想问百里芳菲她说的“我们还用得着你”是什么意思,可一闻到酒味,他就把什么都抛之脑后了。
      
      顾清夜与唐铭坐在一起,悄悄跟他说了几句话。唐铭惊得差点掉了手中的杯子,被顾清夜用警告的眼神稳住了。
      
      萧疏叶对公孙羊道:“公孙叔叔,你回去也是孤身一人,何况如今已经没有武功,若是不嫌弃,就留在我们家吧,让我照顾你。”
      
      公孙羊唇边掠过一抹苦笑,随即郑重道:“疏叶,两位嫂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您请说。”萧疏叶道。
      
      公孙羊道:“我这一生浪荡而过,一事无成,如今已经成了废人,可我又不甘心......疏叶你念着你父亲的旧情,愿意照顾我,我很感激,可我不能白白让你养着。我听大嫂说了穆管家的事,若你肯让我接替他的位子,我至少能心安理得地在你家待下去。你同意么?”
      
      萧疏叶心里有些酸涩,他自然明白公孙羊的感受,于是道:“叔叔愿意替我管家,我自是高兴的。”
      
      “你同意了?”公孙羊整张脸都亮起来。
      
      “是。”
      
      “好,那就谢谢家主了。”
      
      “不,公孙叔叔,您还是我的叔叔,一切照旧。”
      
      大夫人也道:“我们也还是你的嫂子,可不许你跟我们客气。”
      
      “好,好,我遵命就是。”公孙羊爽朗地笑起来。
      
      他喝得有点多了,萧疏叶命人替他安排好住处,送他去休息。公孙羊躺到床上,眯着眼睛,眼圈有点红。忽听耳边有人道:“羊叔叔。”原来是唐铭。
      
      “怎么是你?”公孙羊脑袋晕乎乎的,舌头也不利索了。
      
      “我觉得我们很有缘,所以来看看你。”唐铭笑得可讨喜了。
      
      “好小子,果然对我胃口。”
      
      “羊叔叔,你可是萧老爷的老朋友了,一定知道萧家很多事吧?”
      
      “当然了。”公孙羊迷迷糊糊地看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还是清醒的吧?我问你事,你会不会胡说八道?”
      
      “我很清醒!”公孙羊怒了,“你有屁就放!”
      
      唐铭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他知道公孙羊醉了。他托着腮,一脸人畜无害:“我悄悄跟你说,我看见萧家人,怎么觉得我哥跟他们长得那么像呢,简直就像一家人一样。可我哥的娘亲明明是京城的......”
      
      公孙羊挥了挥手:“嗐,你这小子,眼光倒还不错。顾清夜呀,确实是我萧大哥的儿子,他娘不是叫卫凝霜么?我大哥跟我喝酒时常常提起她,对她旧情难忘啊。当初他们可是恩爱过的,只不过后来......我大哥嫌卫凝霜他爹是个老古董,恪守礼教,而他自己呢已经有两位夫人了,肯定不行,所以就算了。”
      
      唐铭好不容易维持住脸上的笑容:“哦,那我哥真是萧家的儿子啊。”
      
      “是啊,小七和他哥都傻啊,明明知道顾清夜是他们兄弟,可就是不肯说破,唯恐毁了他们家幸福。我就说,要是他爹还在,才不会想这么多呢......”公孙羊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变成了呼噜声。
      
      唐铭站起来,悄悄走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