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四章惹怒兄长

      来吟阁,窗开着,望出去,碧空如洗,萧府的重檐黛瓦错落有致。萧疏雨讨厌的梅雨季还未到来,空气依旧是干爽的。
      
      顾清夜不知道,为何此时此刻,自己还能想起萧疏雨讨厌梅雨这样的事来。他唇边泛起苦笑,是因为“兄弟”两个字悄悄挑动了自己的心弦么?
      
      他知道萧疏雨回他屋里休息去了,那小子又是一副慵懒的、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可是在与他分开的刹那,他分明看到了萧疏雨眼里别样的深意。
      
      他深深吸了口气,听见身后响起百里芳菲的声音:“清夜。”
      
      人走过来,替他关上了窗子,门也是掩着的。百里芳菲默注着他:“你有心事。”她是陈述,不是疑问。
      
      傻蛋夸了句:“聪明。”
      
      顾清夜一时默然。百里芳菲道:“你让唐铭去帮你查什么?”
      
      顾清夜唇边又掠过苦笑:“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目光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温柔与宠溺,“等唐铭回来就知道了,我的事,不会瞒你们。”
      
      顿一顿,他道:“坐吧。”替她斟了茶,轻轻感慨,“我们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见面了。”
      
      “你今日要回归雁山庄么?”百里芳菲问。
      
      “家主命我留下,我明日再回去。”
      
      百里芳菲注意到他说“家主”两个字时,眼里闪过细碎的光影,缥缈难寻。可她分明地感觉到了。这“家主”二字像是发自肺腑,却又有些纠结。
      
      她默注他良久,道:“清夜,不管你做何决定,我永远站在你身边。”
      
      顾清夜明白,她懂他,却又并不知道那更深一层的真相。可是,有这句话便已足够。
      
      “你替我去一次何大保那儿,看看何小林有没有回来。”
      
      “好。”
      
      吴府里,莫重楼正闷声不响地喝着茶,脸色阴沉,风无邪坐在他下手,莫起站在他身后。
      
      莫起知道莫重楼心情不好,他只恨自己没法帮他,见他喝完一杯,便小心翼翼地替他斟茶,却不料反而磕了茶杯,茶水也被溅了些出来。
      
      莫重楼一道冷电般的目光射向他:“你慌什么?”
      
      莫起瑟缩了一下:“主子遇到难题......莫起不能为主子分忧......”
      
      莫重楼勾了勾唇,笑容乍起,立刻消散:“跪下,掌嘴!”
      
      莫起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冷漠的莫重楼。
      
      “怎么?听不懂本王的话?”
      
      莫起扑通跪下,扬手往自己脸上抽去,每一下都打得很重。风无邪只是扫了他一眼,不动声色。
      
      莫起抽了自己十几下,白皙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莫重楼才道:“够了!”
      
      莫起停了手,睫毛上挂着几粒细小的水珠,颤然欲坠。莫重楼道:“本王为何罚你?”
      
      “莫起......奴才多嘴了。”莫起嗫嚅道。
      
      莫重楼抬了抬手,似乎想要亲手扇他一掌,却没打下去,斥道:“想不明白就继续跪着。”
      
      莫起垂下了头。
      
      这时,两名影卫出现在莫重楼面前,跪下磕头:“属下该死,跟丢了那两人,也没有查到他们的落脚之处。”
      
      莫重楼面色冷若寒冰:“没用的东西!记下一笔,回去领罚。”
      
      “是。”
      
      莫重楼一拂袖子,两人便消失了。
      
      门口出现一道身影,是莫明羽。她大步进来,瞧见地上跪着莫起,面色一变:“大哥,你又罚莫起!”
      
      莫重楼看她一眼:“你不是为莫起来的,提他作甚?”
      
      莫明羽道:“你先让他起来,我有话问你。”
      
      莫重楼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奴才了?”
      
      “你!”莫明羽想要发作,却终是忍了,“他做错了什么?”
      
      莫重楼连头都没回:“莫起,想明白自己错在哪儿了么?”
      
      莫起仰起头,揣度着道:“主子是不是怪奴才沉不住气?”
      
      莫重楼冷冷一哂:“你不仅自己沉不住气,还替本王沉不住气。本王教你的,你半点都没学会。你说自己该不该罚?”
      
      莫起惶然道:“奴才该罚。”
      
      莫明羽皱起眉头:“大哥,你这样对他......”后面的话被莫重楼抬手堵住:“莫起,起来,自己去上点药。”
      
      “是,谢主子。”莫起起身退了出去。
      
      莫重楼这才正视自己的妹妹:“说吧,是不是为了顾清夜?”
      
      莫明羽道:“我听街上议论纷纷,说萧家被陷害,金陵王没准在搞鬼......大哥,你究竟在做什么?你不准我去参加萧疏叶的婚礼,难道......”
      
      “放肆!”莫重楼怒喝道,“你是我妹妹,你怀疑我?我看,自从你喜欢上顾清夜,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风无邪站起身,劝道:“王爷息怒。郡主生性率真,容易上当。她喜欢顾清夜,关心则乱。”
      
      莫明羽怒道:“我不是因为顾清夜才关心萧家,我是因为大哥的声誉!顾清夜在萧家,若萧家做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他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我相信他。”
      
      “是,你相信他,但不相信你的亲哥哥。”莫重楼眼里怒意翻涌,“顾清夜不喜欢你,你堂堂郡主,不知自爱,还......”
      
      “大哥!”莫明羽猛地打断他,气得脸都红了,“他喜不喜欢我是他的事,我喜欢他是我的事,我并不想纠缠他,你大可不必以此羞辱我,我只想知道真相!”
      
      莫重楼面色微变,似乎有些愧意,站起身道:“小妹,哥哥没有羞辱你的意思,你啊......”他叹息着伸手,搂住莫明羽,“总是这么倔强。”
      
      “大哥,我......”莫明羽见兄长露出温柔怜惜之色,心里一软,想要道歉,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人已软软地倒了下去。
      
      “王爷?”风无邪唤了声。
      
      “在武林大会之前,把她关起来,不能让她坏了本王的事。”
      
      萧府,来吟阁。空气仿佛凝滞了,房间里静得落针可闻。连傻蛋都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百里芳菲担忧地看着顾清夜,顾清夜的半边脸看起来依然沉静,他鸦羽似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圈淡淡的阴影,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的整个人也仿佛是不真实的。
      
      许久,唐铭打破了沉寂:“令主,你还想......继续下去么?”
      
      顾清夜终于回神,抬眸,眼里还残留着一丝纠结:“若你们是我,会怎样?”
      
      唐铭与百里芳菲面面相觑。百里芳菲道:“你本来就不想伤害萧家,你的心已经偏向于他们了,如今又知道......虽然萧骋远是个混蛋,可他已经死了,如今的萧家人都待你很好。我若是你,我也会不忍。”
      
      唐铭急道:“可是,若违抗圣旨,陛下降罪,令主恐怕会丢了性命啊。”
      
      百里芳菲道:“陛下只命清夜夺取武林盟主之位,但清夜并不能保证,毕竟江湖高手如云。清夜可以出手,但无需尽力。这样最多是任务失败,不算抗旨。”
      
      唐铭眼睛一亮:“对,对,还是芳菲聪明。”
      
      可是,顾清夜脸上并不见喜色。唐铭纳闷道:“令主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顾清夜沉沉道:“我不想利用萧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萧疏叶书房。
      
      闻松进来报:“使者来了。”萧疏叶一愣:“让他进来。”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感觉,顾清夜有些疲惫。他不禁问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休息休息么?昨夜辛苦了。”
      
      顾清夜看着他,这个龙章凤姿的杰出男子,他第一眼就为之折服的人,时不时让他有父兄之感,却不料,他真是他的大哥。他给他温柔,也给他严厉;他明知要防着他,却仍然选择包容。
      
      他忽然觉得眼眶发热,他忍了,跪下道:“属下来向家主请辞。”
      
      萧疏叶一震:“你说什么?!”
      
      顾清夜抬头,正视着他,清清楚楚地道:“属下来向家主请辞,属下想辞去萧家使者之位,离开萧家。”
      
      萧疏叶的面色变了,那双沉渊般的眸子里仿佛泛起了漩涡,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顾清夜,顾清夜感觉呼吸困难,可他并不回避。
      
      半晌,萧疏叶眼里的漩涡消失了,双眸又变得波澜不惊,他简简单单地问:“理由?”
      
      顾清夜道:“后天的武林大会,属下想去挑战群雄。”
      
      “你想当武林盟主?”声音听不出情绪。
      
      “属下初出茅庐,不敢妄想,但属下想试试。”
      
      萧疏叶顿了顿,缓缓道:“我记得你初来之时,便说你初出茅庐,想要崭露头角,所以你才入了我萧家。如今你已经成为我萧家使者,本可凭借这个身份去参加武林大会,为何突然想要放弃?”
      
      “属下知道错了。”顾清夜道,“属下不该投机取巧,属下如今只想以无名小卒的身份参加。”
      
      “无名小卒?”萧疏叶似乎笑了笑,“你以为人人都可进得了归雁山庄?”
      
      “既然是武林大会,自然人人都可参加,为何还要分三六九等?”
      
      萧疏叶哑然失笑:“清夜,我将归雁山庄交给你不是一日两日,你难道不知,归雁山庄可容纳的人数有限?若是任何人都进得去,我这山庄岂非要被人挤破了?少林恒远大师早在一月份便广发武林贴,拿到武林贴的人才可来参加大会。”
      
      “......”顾清夜一时语塞。
      
      “你究竟在想什么,实话告诉我。”萧疏叶沉声道,“昨日还道‘萧家有事,使者先行’,今日便来撂担子,你当我萧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么?你的担当呢?你的忠诚呢?想清楚再回答我!”
      
      这声音本来沉厚,可听在顾清夜耳朵里,却像惊雷一般。他知道,这人怒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