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章过渡之夜

      狱卒依然昏迷着,唐铭出去时把门关好了,从外面看不出异常。地牢里,萧疏雨在闭目沉思,公孙羊盘膝坐在地上,侧耳听着外面的声音,半晌喂了一声,道:“你家那个使者怎么去了半天都没回来?他会不会出事?”
      
      萧疏雨睁眼道:“不会,唐铭既然有心情到牢里来给我们送吃的,就一定知道清夜哥没事。”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他?”
      
      萧疏雨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担心他,他后面会怎么做,我实在猜不透。”
      
      “什么意思?”公孙羊奇怪地道,“他不是你家使者么?”
      
      “是,他是我家使者,可他也是皇帝身边的人。”
      
      公孙羊懵了:“什么跟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他难不成是皇帝的爪牙?那你哥还把他留在身边?”
      
      又是一个说来话长的故事,萧疏雨只能尽量简单地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公孙羊听得云里雾里,不停揪着他那一团胡子。听萧疏雨讲完,他长出了一口气:“......好复杂,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事。要说这顾清夜是皇帝派来的吧,他又好像一心在维护你们,而且拼了命去救你大哥,这样子也不像是苦肉计。可他到底是为什么来的呢?皇帝有什么必要对付你们家?”
      
      萧疏雨道:“我记得有一回,我们路遇莫重楼的妹妹莫明羽,她说我哥的仁德,整个大虞百姓都有目共睹。我哥当武林盟主都是轻的,做个一方诸侯还差不多。清夜哥当时就叫她慎言,口气有些严厉。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明白,皇帝恐怕是对我萧家起了猜忌之心。而背后,少不了又有莫重楼捣鬼。”
      
      “所以说,顾清夜来到你家,是皇帝派他来刺探你们?他觉得萧家在江湖甚至百姓中的地位太高,他有失控的感觉?”
      
      “没正经”公孙羊一旦正经起来,神情格外郑重:“可是萧家再有地位,也只是民心中的地位,说来说去,你家是民,无权无势,即便掀起风浪,也只能在江湖中,关他朝堂什么事?”
      
      萧疏雨苦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江湖,也是虞国的土地。江湖人,也是虞国的子民。若我们的皇帝陛下意识到朝堂之外还有江湖,江湖人以武犯禁,他会不会觉得国法受到了挑战,皇权遭到了蔑视?尤其当我大哥这样一位江湖人,居然得了民心,一呼百应,他会怎么想?”
      
      公孙羊想,是啊,自己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江湖与官府、与朝廷,始终存在着化不开的矛盾。就像自己与萧骋远为替司空默一家报仇,轻易就杀了那些扶桑人。而莫重楼通过官府的权势,轻易就将他从台州巡防营抓到扬州府牢来,关了这么长时间。
      
      江湖人所谓的替□□道,是在国法之外动私刑;而官府表面上有法可依,实际上滥用职权、贪赃枉法、草菅人命,层出不穷。
      
      公孙羊呆了片刻道:“没想到你会考虑得这么深。可是,皇帝难道还能叫各大门派解散,从此将江湖抹煞不成?”
      
      “我也不知道,所以,要看下去。”
      
      公孙羊沉吟道:“可是,我看这顾清夜似乎被你家感化了呢。”
      
      萧疏雨叹息:“也许,因为他是卫凝霜的儿子。”
      
      “卫凝霜?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熟?”公孙羊喃喃自语,突然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是她,是你爹喜欢过的一个女人,他跟我提过,不止一次。每回与他一起喝酒,他都会讲起她。”公孙羊眼睛亮了,每回提到酒,他总忍不住兴奋。
      
      然后他蓦地回过神来,摸着鼻子道:“我说他怎么长得跟你很像,会不会是你兄弟?你爹这个人,处处留情......嘿嘿,没准真给你捞了个兄弟。”
      
      萧疏雨无奈地看着他,没正经果然还是没正经,“捞了个兄弟”,这叫什么话?
      
      “是啊,我与我娘、我哥都这么认为的。”
      
      “那你干嘛不问个究竟?是兄弟就把他拉过来,你萧家又多了个帮手,多好啊!”
      
      “你说得容易,他毕竟姓顾,他爹是御史大夫,他是皇帝的近卫,他的根扎在京城,扎在朝廷。”萧疏雨道,“再说,我爹负了他娘,他娘肯定不会向他说出身世。我若说破了,岂不是毁了人家一家子的幸福?”
      
      “胡说!”公孙羊大声道,“他有权知道他的身世,至于他知道之后如何选择,那是他的事。何况,他现在要对付的是他兄弟,难道到手足相残的那一天,你也忍着不说么?”
      
      “我......”
      
      “你们兄弟俩啊,真是迂腐!若换成你爹,不仅会告诉他他是自己的儿子,还会叫他乖乖听话,要是他敢忤逆,他铁定打断他的腿!”
      
      萧疏雨暗暗咳了一声,听起来是自己父亲的风格。
      
      “不行,你不说,我来说。等他回来,我就告诉他!”公孙羊嚷道。
      
      “不,公孙叔叔,这是我们家的事,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公孙羊叹口气,摇摇头:“随你。”
      
      莫重楼已经沐浴,披着一件丝质的袍子,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听见敲门声:“王爷,可以打扰您么?”是风无邪的声音。
      
      莫重楼道:“进来。”
      
      风无邪推门进来,手里拎着一个鸟笼子,里面关着一只鹦鹉,这鹦鹉闭眼躺着,像是睡着了。
      
      “这是什么?”莫重楼蹙了蹙眉。
      
      风无邪道:“这是顾清夜的鹦鹉,叫傻蛋。您还记得么?属下向您禀报过,这只鸟非同寻常,有超凡的智慧。”
      
      “哦?你怎么弄到它的?”
      
      “是叁七,吴大人抓走萧疏雨后,属下派他盯着萧家,看他们有何动静。结果,他却有了意外收获,逮到了这只鸟。”
      
      “抓一只鸟能做什么?”莫重楼道,“难道本王还能从它嘴里问出什么话来?”
      
      风无邪道:“属下倒想试试。另外,必要的时候,它可以用来要挟顾清夜。”
      
      这时,就听傻蛋咕哝了一声,眼皮慢慢地撩起,迷迷糊糊地看了眼风无邪。然后,它脖子上的毛轻轻抖动了一下,又阖上眼睛。
      
      “它醒了。”风无邪道,把鸟笼拿到桌子上放好,弹了弹笼子,“傻蛋!别装了,睁眼!”
      
      傻蛋睁开一只眼:“睡觉,睡觉!”
      
      “吴大人脸上的伤痕是不是你抓的?”风无邪道,“要是我将你交给他,你说他会将你红烧还是清炖?”
      
      傻蛋看看它,又看看莫重楼,懒得理。
      
      “我问你话,你若好好配合,明天我便带你去看你家主人。他在牢里,日子可不好过啊。”
      
      傻蛋的一条腿抽了抽,眼皮跳了跳,想睁未睁。
      
      莫重楼忽然发现这鸟儿有意思极了,他瞥向风无邪:“无邪,你知道傻蛋喜欢吃什么么?”
      
      “酒,酒。”傻蛋□□似地道。今天它可连喜酒都没喝到呢。
      
      “好,拿酒来。”莫重楼冲风无邪抬了抬下巴,嘴角划过一抹兴味的笑容。
      
      三更三点,牢房里寂静无声,地牢里的蜡烛已经熄灭了,公孙羊睡得很熟,发出轻微的呼噜声。萧疏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他警觉地睁开眼睛。
      
      顾清夜手里拿着火折子,离他很近。萧疏雨看见火光在他眼里跳动,他蓦然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跳动。有一瞬间,他想起公孙羊的话,想要问眼前的人: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么?可那只是一闪念,他马上将它掐灭了。
      
      “你去哪儿了?”他轻声问。
      
      “见莫重楼,跟他聊聊。”
      
      “结果呢?”
      
      “还不知道,明天看。”
      
      “唐铭是谁?”
      
      “我的一位兄弟,你怎么知道他?莫非他来过了?”
      
      萧疏雨仔细看着他,唇边掠过若有若无的笑容:“你不知道他来了?他带了只鸡,还有一葫芦酒,我和公孙叔叔吃了。”
      
      “哦,他消息倒灵通。我知道他会来找我的,可没想到他进牢里来了。”
      
      萧疏雨依然看着他,顾清夜道:“怎么了?”
      
      萧疏雨道:“你不问我公孙叔叔是谁么?”
      
      顾清夜一愣,没想到自己疏忽了这一点。他是从唐铭嘴里得知公孙羊的事情,可在他被带离牢房前,他根本没跟公孙羊交谈过。这个时候,倒是萧疏雨变得敏感了,自己脑子里负荷太多,反而比他迟钝了一步。
      
      “是那边那位大叔吧?地牢里就我们三人,你不说我也猜到了。你认得他?”
      
      萧疏雨还没说话,两人就听到上面有动静。
      
      紧接着有人下了地牢,萧疏雨眼前一黑,顾清夜已将火折子熄灭,瞬间转移。
      
      两名狱卒提着灯走下来,照了照牢房。顾清夜好好地被锁在自己的囚室里,而萧疏雨依然闭目靠在墙上,睡着的样子。
      
      狱卒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悻悻地骂了句:“见鬼!”另一人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公孙羊睡梦中被吵到,鼻子里哼哼了两声。萧疏雨也似乎被惊扰到,转了个身,继续睡。
      
      顾清夜道:“有些时候了,你们在睡觉。侍卫就直接将我带回牢房了。”
      
      两人又相视一眼,回出去,地牢里恢复无边的黑暗。
      
      被打晕的狱卒与侍卫知道顾清夜没有逃跑,便都选择了沉默,怕担责任,谁也没有向他们的主子汇报昨晚的遭遇。
      
      第二天,萧家几乎全体出动,一早便来到衙门口。
      
      还有一些昨晚参加婚礼的武林中人也纷纷赶来,不消片刻,引来无数百姓。闻知萧家之事,大家群情激奋。
      
      “萧家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凭一个玉佩就抓人么?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吴大人都看不出来么?”
      
      “请吴大人公平审案!”
      
      红漆大门被打开了,衙役出来嚷嚷肃静,吴唯却还没有出现。
      
      百姓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衙役想动手,可萧家那么多人镇着,气场压得地面都要下陷三寸,谁敢动?
      
      萧疏叶不经意间对上两双眼睛,一双沉稳如山岳,一双犀利如鹰隼。等他再看时,那两人便隐入人群了。
      
      百里芳菲站在萧若竹身边,见萧若竹一脸焦虑,安慰道:“若竹姐,不用担心,我看吴唯不敢拿七少怎么样,毕竟连堂都没过呢。”
      
      这时,一个小伙子蹭到百里芳菲身边,道:“姑娘,姑娘,这是要开堂么?”
      
      百里芳菲一看,原来是唐铭。唐铭嘴里叼着一个包子,一脸看热闹的样子。
      
      忽听人群喊道:“出来了,出来了。”原来是吴唯出来了,不过他正殷勤地让一人先行,那人锦衣玉带,赫然是莫重楼。
      
      趁大家都往前涌,百里芳菲与唐铭落到后面。百里芳菲悄声道:“傻蛋不见了。”
      
      唐铭一愣:“是失踪,还是到哪儿玩了?”
      
      “确定失踪。”
      
      “那是我们令主的心头宝。”唐铭说了句,马上改口,“哦,不,他心头宝先是你,然后是傻蛋。”
      
      “你别贫了!”百里芳菲骂了句。
      
      “趁人都集中在前面,我去吴府里找找,没准落到他们手了。”
      
      “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忙,要写的东西太多,心塞...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