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一章瞬息万变

      “令主让我们做件事,我们分工吧。”唐铭道。
      
      “什么事?”
      
      唐铭耳语般交代了几句,百里芳菲点点头。
      
      两人分开,各自行动,此时八名衙役在公堂上两厢站立,一队侍卫足有十几二十人,从公堂里一涌而出,将公堂外观看的人群团团围住。
      
      百姓们见此阵势,只是愤然,却并不畏惧。他们都看着前面那个渊停岳峙的挺拔身影,即使在人群中,萧疏叶也是那个一眼就能叫人瞧见的人。他站在平地上,却如同站在高山之巅。他不动不语,却自带气场,天生的王者风范。
      
      两道视线,莫重楼的、萧疏叶的,隔着空气,遥遥相望。莫重楼的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忌恨之色,而萧疏叶将所有的愤怒都收在瞳孔深处,眸深似海,折射出冷冷的微光。
      
      衙门西侧有一间专门存放文牍案卷的架阁室,一名文吏将南面的窗子推开些,给房间透气,嘴里嘀咕道:“一早就这么热闹,是发生什么事了?看起来紧张兮兮的......”
      
      话音未落,身后一缕微风拂过,文吏后颈一痛、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百里芳菲轻轻对地上的人道:“抱歉啊,兄弟,得罪了。”
      
      她闪身到资料架旁,去寻找六年前公孙羊的案卷。百里芳菲在乌夜台就是一个行走的档案库,她查过的资料不计其数,所以在这里找资料简直驾轻就熟。
      
      不消片刻,她便找到了公孙羊的案卷,匆匆扫了几眼,果然是按司空默灭门案嫌疑犯入的案卷,但没有签字画押,没有结论。
      
      她将案卷塞入怀里,把那文吏拖到座位上,摆出他正伏案的样子,然后轻盈地转身离去,拉上门。
      
      地牢里,萧疏雨与顾清夜已经被衙役带出去。公孙羊靠墙坐着,头发胡子又乱糟糟地盖在脸上,心情比发须还要乱。
      
      官府那一套严刑逼供的手段对他来说刻骨铭心,他怕小七也遭受同样的“待遇”。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他吃惊地睁大眼睛,来人穿着一身浅紫色的衣裙,腰肢盈盈一握,即使在这灰暗的地牢里,她那双明眸也如秋水般照人。
      
      公孙羊把脸上的乱发扒拉到两边:“姑......姑娘?”
      
      “公孙前辈是吧?”
      
      “是,是的。”
      
      “我来带你走。”
      
      百里芳菲拿出一根细针,轻易就开了公孙羊牢门上的锁,向他一伸手:“出来吧。”
      
      公孙羊糊里糊涂地道:“姑娘是谁?为何来救我?”
      
      百里芳菲道:“先出去,慢慢说。”
      
      公孙羊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就听了这小丫头片子的话,乖乖地跟她出去了。经过上层牢房的时候,里面那些囚犯都瞪大眼睛盯着他们。百里芳菲淡定地领着公孙羊走出去。不出所料,公孙羊瞧见了被打晕的狱卒,突然明白了什么:“姑娘,你莫非也是顾清夜的兄弟,哦,不,妹子?”
      
      百里芳菲嫣然一笑:“正是,我是他妹妹。”
      
      两人出了牢房,百里芳菲拉他钻入树丛,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公孙羊惊道:“丫头,你干什么?”他以为这漂亮的丫头要拿他灭口。
      
      百里芳菲噗嗤一笑,道:“替你改头换面。”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公孙羊的胡子,刷刷几下,把那丛乱糟糟的胡子割成短茬,又将他的头发理顺,拿布巾拢住扎好,然后解下肩头挂着的一个小布囊,打开,拿出一套褐色短襟衫:“把它换上。”
      
      “哪来的?”
      
      “从衙门偏院里偷的。”百里芳菲道。
      
      公孙羊笑道:“丫头真厉害,你叫什么名字?”
      
      “百里芳菲。”
      
      “好名字。”
      
      百里芳菲塞给他一锭银子:“你先去逛逛街,六年不见天日了,好不容易出来,先好好洗个澡,吃顿饭,然后自己去萧家吧。不要到处乱跑,你可是个重要人物,我们还用得着你。”
      
      公孙羊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见她一脸郑重,便自觉道:“我不会跑的,可我......想去公堂看看。”
      
      “我知道你担心萧七少,可你现在这模样,真不适合出现在那儿。你身上这味儿......准保会引起别人怀疑,万一又被抓了,我不是白救你了?放心,等萧家人回来,你们就可以重聚了,快走吧。”
      
      公孙羊听得有理,便道了谢,一个人走了。
      
      吴府,唐铭躲在一棵枝叶浓密的树上,向四下里观望。侍卫们都被调到前面去了,府中只剩下一些丫鬟家丁。唐铭心想,傻蛋失踪,多半是被莫重楼的人掳了去。莫重楼身份尊贵,吴唯一定会把最好的院子让给他住。
      
      于是,他朝着吴府最大的院落掠过去,像一只或翔或栖的鸟儿,轻巧地在光天化日下潜入莫重楼住的院子。
      
      屋里传出细碎的说话声,是女子的声音。他循声过去,贴到窗子下,在纸窗上抠了个小洞,往里窥视。原是两名婢女在打扫房间,湘帘半卷,里面是卧室,有张大床。一旁有张桌子,桌上放着一个东西,用黑布罩着。
      
      “这是什么?”一名婢女问。
      
      “是个鸟笼,”另一名婢女道,“为什么罩起来呀?”
      
      突然听到黑布里传出一个尖利的声音:“救命——”两人吓得直跳起来,唐铭却笑了,原来在这儿!
      
      他刚想动,就见一条人影冲进屋里,是个十四五岁的清俊小厮,铁青着脸,喝道:“你们在干什么?”正是莫起。莫起像是刚练过武,额头还挂着晶莹的汗水,白皙的脸上也带着薄薄的红晕。
      
      婢女惊魂未定,见他面色不善,不禁委屈道:“我们在打扫房间啊。”
      
      莫起道:“不用你们打扫,我来,这里的东西你们一样都不准动!”
      
      婢女显然觉得这人鸠占鹊巢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十分不忿,可却不敢拿他怎样,便相视一眼,退了出去。
      
      莫起到床前,仔细地铺床叠被,动作比丫鬟还要细致。然后,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唐铭觉得奇怪,再一看,原来他正捧着一件莫重楼的衣服,怔怔地看着,样子虔诚中夹杂着忧伤,良久,他喃喃吐字:“主子......”
      
      唐铭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想,难道这小子就是令主说的莫起?难道他对莫重楼有什么......却见莫起垂下头去,尾音转化成一个字:“爹......”
      
      唐铭悚然一惊。这是什么情况?莫重楼有这么大一个儿子,还叫自己父亲“主子”?难道是莫重楼的私-生-子么?因为出生卑微,莫重楼不肯认,所以买作奴才了?
      
      这念头一掠而过,他更关心的是笼子里的傻蛋,傻蛋极乖觉,一声不响,唯恐被莫起发现。
      
      莫起仍然注意到了鸟笼,将黑布掀开,看见了傻蛋,有些疑惑。傻蛋装傻,缩着脑袋一声不吭。
      
      “难道是顾清夜的鸟儿?”莫起自言自语,“怎么在这儿?”
      
      傻蛋不接话。莫起见它呆呆的,也没多想,又重新把黑布罩好,转身出去了。
      
      傻蛋感觉到莫起离去,轻轻嘀咕一声:“坏蛋!”就听耳边有人道:“骂谁呢?”
      
      傻蛋腾地站直身子,惊喜交集。然后,眼前一亮,它看见了唐铭的脸。顿觉这小子的脸俊得发亮,越发讨人喜欢了。
      
      “唐唐,唐唐。”它开心地叫,“你真好看。”
      
      唐铭鄙视地瞧它一眼:“我来救你,你就拍我马屁,平时只会讨好令主!”
      
      他打开笼子,让傻蛋钻进他的怀里,摸摸它的脑袋:“不过,你受苦了,回头补偿你。”
      
      傻蛋抖抖毛,扫得他痒痒的:“算你有良心!”
      
      唐铭怀揣着傻蛋,原路返回,片刻便到了公堂外。此时见公堂上正中坐着吴唯,旁边坐着莫重楼,莫重楼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刚才看见的少年,另一个是身穿灰衣,看起来有些孱弱的人。他愈发肯定那少年就是莫起,灰衣人便是风无邪了。
      
      萧疏雨与顾清夜站在堂上,两人手脚都戴着铁链,虽只看到背影,但依然给人玉树临风的感觉。
      
      唐铭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两人背影那么像?”
      
      “我也看着像。”季鹰在他左侧道。
      
      “脸也像。”杨仪在他右侧道。
      
      唐铭面朝前方,好像完全不认得他们,却轻声道:“芳菲去偷公孙羊的案卷和救公孙羊了。”
      
      “好。”季鹰道。
      
      “案子审得如何?”
      
      “毫无进展。”
      
      公堂上,顾清夜与萧疏雨坦然地站着,吴唯开始时想施威命他们跪,却被顾清夜一道冰冷的目光逼了回去。莫重楼做为“失主”坐在这里,面对堂外一群义愤填膺的百姓,以及萧家十位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能努力绷着。
      
      顾清夜将昨晚对莫重楼说的话一条条复述出来,他声音清朗,用了内力,叫外面观审的百姓听得清清楚楚。
      
      群情愈发激愤,百姓纷纷谴责莫重楼的穷奢极欲,赞同顾清夜对案情的分析。
      
      “莫不是贼喊捉贼,故意设局陷害萧家?”有人喊道。
      
      响应声一片:“事情太蹊跷了,是圈套,是陷阱!”“请大人明断!”
      
      “萧家使者真厉害。”有人夸道。
      
      “你看萧家七少,坦坦荡荡、皎如明月,这脏水休想泼到他身上。”有人赞道。
      
      莫重楼气得脸色铁青,胸口快要炸裂。吴唯的脸也越来越难看。
      
      萧疏叶与众姐妹、姐妹夫都露出了笑容。
      
      “我家小夜弟弟果然是明白人。”萧若竹拉着闻人方的手道,又扭头,“青青,你说是不是?”这才发现百里芳菲不在身边。
      
      她奇道:“方哥,你瞧见青青了么?”
      
      “没啊,我只顾看公堂,没注意。”
      
      正说着,百里芳菲蹭过来:“我在这儿,被人群挤到后面去了。”她额头闪动着细细的汗水,可萧若竹夫妻没有注意到。
      
      吴唯一拍惊堂木:“此案目前尚有疑点,本府打算贴出告示,征集目击证人。今日先退......”“堂”字还未出口,就听一人喝道:“吴大人且慢!”
      
      季鹰与杨仪拨开人群,到萧疏叶身边时,说了声:“萧大侠,请让一让。”萧疏叶与他们目光相对,想起方才惊鸿一瞥,正是这两双眼睛。他微微颔首,带领自家姐妹,让开一条路。
      
      玉生烟捏了捏他的手,用极低的声音道:“京城神捕季鹰。”
      
      “你认得?”
      
      “来过我客栈。”玉生烟道。
      
      季鹰的目光几不可察地从她脸上掠过。
      
      两人走进公堂,向莫重楼与吴唯拱手:“宫中侍卫统领杨仪、刑部捕快季鹰见过王爷,见过吴大人。”
      
      吴唯连忙下堂行礼,心中已是惊疑不定:“两位怎会到此?”
      
      莫重楼有同样的感觉,面上却不露出来,慢腾腾站起来道:“季神捕来得未免太快了,莫非有未卜先知之能?”
      
      季鹰道:“非也,公干经过扬州,闻知王爷献给太后的寿礼被劫,卑职不敢耽搁,即刻便来府衙。如此惊天大案,势必出动三法司,卑职既然来了,理该接手此案,请将疑犯与证据一并移交给卑职。”
      
      “胡说!”莫重楼沉下脸道,“此案尚在扬州府管辖之内,除非得到刑部调令,方可移交。你要接手,不合规矩。”
      
      杨仪亮出一枚令牌:“此乃陛下所赐,命我此番便宜行事,所到之处,如陛下亲临。王爷可还觉得不合规矩么?”
      
      门外人群沸腾起来:“京里来人了。”“愿陛下圣明。”“希望案情早些明了,希望萧家早日摆脱嫌疑。”
      
      杨仪与季鹰相视一眼,彼此眼里都在感慨:萧家真是太得人心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傻蛋悄悄飞到了顾清夜耳边:“公子,你与小七,是兄弟,是兄弟。”
      
      顾清夜吃惊地偏过头,怀疑自己听错了。傻蛋又道:“夫人,和萧爹......”
      
      萧疏雨听到动静,扭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顾清夜的眼神。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顾清夜如此震惊的眼神。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