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明察秋毫

      顾清夜掠到萧疏雨身边,向他身后的玉生烟打了个招呼:“玉姑娘。”又抬头盯着那个蛇一样的女人,冷声道:“这蛇是你的?”
      
      佘三娘倚在栏杆上,眼睛眯成一条丝:“是,现在被萧七少打死了。萧七少,你是不是该赔我?”
      
      萧疏雨淡淡一哂:“这不过是条普通的蛇,随处可见。佘三娘,我没怪你将蛇弄进来吓着了我顾兄的鹦鹉,你倒来叫我赔钱?”
      
      佘三娘脸上涌起怒意,咬牙道:“八年前,你大哥萧疏叶斩了我的蛇神,我到现在都没有练成新的......”
      
      萧疏雨打断她:“你刚才说,你今天为风先生而来,这会儿却又旧事重提,你到底想怎样?”
      
      顾清夜轻声对萧疏雨道:“我们上楼看看吧,我正要去见见风先生。”
      
      萧疏雨道:“见他作甚?我们没必要搅进他们的破事中。”
      
      顾清夜道:“我怕今晚再生事端,给玉姑娘带来麻烦。”
      
      玉生烟道:“顾公子,我既然允许风先生将交易地点设在我客栈中,便没有什么好怕的。我只希望你与小七置身事外,明日便离开。”
      
      顾清夜看她一眼,委婉道:“玉姑娘,你其实与风先生并无深交,所以,允许他在此地交易,是一件冒险的事。你看,小七几乎在此摊上事儿......”
      
      “那是意外。”玉生烟道,“江湖多风波,魑魅喜人过。身在江湖,什么样的事都可能遇到。即便是我这乡野小店,也有各色人等轮番登场,来来去去。有正的有邪的,还有亦正亦邪的,顾公子,你为人处事太过谨慎,心思太重,不像江湖人。”
      
      顾清夜微笑:“遇到自己关心的事,玉姑娘岂非比我谨慎得多?”
      
      萧疏雨一愣,难道他与玉生烟说的话又被顾清夜听去了?玉生烟也用怀疑的眼光盯着顾清夜。顾清夜坦然面对她,完全没有破绽。
      
      楼上的佘三娘发现自己被完全忽视了,陡然发声:“玉生烟!”
      
      玉生烟微微抬头:“何事?”
      
      她淡漠的样子令佘三娘更为恼火,她冷笑道:“你让风先生来,是为招揽生意吧?我看你这破地方荒凉得很,也难为你怎么活下去的。”
      
      玉生烟无视她的冷嘲热讽,道:“你想打击我,只是这方式用错了,我很享受这里的生活。”
      
      佘三娘本来似乎准备好了后话,却被玉生烟一句话堵住了,脸色十分难看。憋了会儿才道:“你不妨出去看看。方才,我在你店外必经的路口撒了些药粉,这会儿怕是有成百上千条毒蛇盘踞在那儿呢,无论谁都不敢进来了。”
      
      萧疏雨“噗嗤”一声笑出来。佘三娘忍不住飞身落下,落到假山石上,瞪着萧疏雨道:“你笑什么?”
      
      萧疏雨道:“我笑你打的如意算盘。你以为区区几条蛇就能堵住那些贪得无厌的人?何况他们既然敢来,肯定多少都有几把刷子。你召来的蛇恐怕挡不住他们,只能白白送命。想想蛇尸满地、血肉模糊,这场面实在难看……”
      
      顾清夜瞧着他一脸坏笑的模样,不知怎么心里软软的,只觉得这死小子怎么那么招人疼。
      
      他推推他道:“好了,别跟这女人废话,由得她去。不如,你陪我去看看赵磊石?”
      
      萧疏雨不情不愿地嘟囔:“你怎么一会儿要去看风先生,一会儿要去看赵磊石,他们跟你非亲非故……”
      
      顾清夜似笑非笑道:“难道我跟你是亲是故么?”
      
      “当然!”萧疏雨理直气壮地道,“我们是朋友。”
      
      顾清夜忍俊不禁。玉生烟瞧他们的模样,说不出是无奈还是别的,挥挥手:“别腻歪了,小七,你去搬吧,搬到顾公子隔壁两间。”说罢就往前堂去了。
      
      佘三娘再一次被冷落了,眼里射出浓浓的恨意。
      
      顾清夜这时才正眼瞧她,道:“佘三娘,我知道,你不甘寂寞,不甘在江湖中落于底层。你宁愿做恶,也想博取别人的眼光。其实,选择善恶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萧疏雨不满地看他一眼,那一眼分明在控诉:你刚才还叫我别跟她废话,这会儿自己倒跟她聊起天来!
      
      顾清夜知道他在想什么,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继续道:“轰轰烈烈与平平淡淡,都是人生的方式。你嘲笑玉姑娘生活在这默默无闻的荒凉之地,你认为她没有了往日的荣光,可是她自己甘之如怡。你呢?你为了一个虚妄的传言,跑到这客栈来,想得到一笔财富,想东山再起。然后呢?继续做恶么?”
      
      “哟,顾公子这是对野兽讲佛经呢。”佘三娘吃吃地笑,“怎样?要不要我听了顾公子一席话,立刻剪去三千烦恼丝,遁入空门修行?”
      
      顾清夜一哂:“承认自己是野兽,也不失为一种自省。”
      
      佘三娘滞住,面上肌肉僵硬。
      
      顾清夜道:“你还有一只右手,我希望,你拿这只手做点好事。否则,说不定哪天连这只手也没了。”
      
      说罢,他拉着萧疏雨道:“走,我帮你去搬东西。”
      
      “好。”
      
      两人走几步,顾清夜又扭过头来,真诚地道:“你其实长得挺好看的,不要糟蹋自己的容貌。”
      
      佘三娘不易察觉地一震。
      
      离开庭院,走进店堂,萧疏雨笑看顾清夜道:“没想到你还会循循善诱、谆谆教诲,哪日改行去当个私塾先生吧。”
      
      “行啊。”顾清夜道,“等我穷困潦倒时,就靠这个谋生。”
      
      萧疏雨大笑:“不行,不行,那太屈才了。你这么能干,武功又高,真要有穷困潦倒那天,小弟一定盛情邀请你加入萧氏。”
      
      “真的?”顾清夜笑眯眯地,“那就让我做你的侍卫吧。”
      
      萧疏雨一拳捶在他肩上:“你这是要折煞我么?我怎么敢当?”
      
      两人相视而笑,顾清夜又道:“这个佘三娘,其实心里没有底气,她虚张声势,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空虚。”
      
      萧疏雨道:“你挺懂女人?”
      
      “不,我挺懂人心。”
      
      姚青、姚白听到他们的声音,开门迎出来:“少爷、顾公子,你们怎么这么开心?”
      
      萧疏雨道:“遇到顾兄,是我此行头等开心之事。”
      
      顾清夜道:“小心被你玉姐听到哦,她会不开心。”
      
      萧疏雨敲敲脑袋,想到这个头疼事,对顾清夜道:“顾兄,你与我一同回家,一定要帮我在大哥面前说话啊。”
      
      “说什么?”顾清夜奇道。
      
      “关于玉姐。”
      
      “好。”顾清夜爽快地道,“我帮你对萧大侠说,他自己伤了玉姑娘的心,解铃还须系铃人,当然要他亲自去赔罪才行。派小七你去,不仅请不回玉姑娘,还白白受了委屈。”
      
      萧疏雨忙道:“委屈就不必说了。我大哥铁定会骂:叫你做点事,你还委屈了?”
      
      他学着萧疏叶的口气,一派暴君嘴脸,倒把顾清夜逗笑了。姚青、姚白也笑。
      
      萧疏雨唤他们:“收拾好行李,我们搬到楼下顾兄隔壁去。”
      
      两人虽然惊讶,但依然奉命行事。
      
      他们搬的时候,顾清夜却趁机去了赵磊石的房间。赵磊石已经解掉左眼上的布,但那只眼睛的色泽比右眼要浅、要暗,并且略显浑浊。
      
      “顾公子。”厉天雷打了声招呼,赵磊石也坐正身子。
      
      顾清夜问道:“赵爷这只眼睛恢复了么?”
      
      赵磊石道:“有些白蒙蒙的,看不太真切。不过不疼也不痒,没什么感觉了。”
      
      顾清夜道:“回去后找大夫瞧瞧吧。”
      
      “谢谢顾公子。”
      
      顾清夜眼尖地发现赵磊石肩膀上有一根头发,很长,长细,带点黄。他一愣,瞳孔微缩,半晌道:“赵爷,我可否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赵磊石示意厉天雷出去。
      
      顾清夜开门见山道:“赵爷,佘三娘是不是来过你这儿?”
      
      赵磊石神情大变,眼里闪过尴尬之色:“她,怎么会......?”
      
      顾清夜从他身上取下那根头发:“这头发是佘三娘的,在你身上,你们俩......?”
      
      “没有。”赵磊石慌忙澄清,“我们没干什么,她只是......凑近我......”
      
      “你们原本就认识?”
      
      “是,打过交道,但不熟。”
      
      顾清夜眸光一沉:“你们是同行吧?而且关系非同一般。若不熟,一个女人断不会把头发掉在你肩上,这是一个十分亲近的姿势留下的。”
      
      赵磊石再次变色:“顾公子,我与佘三娘的关系......很要紧么?”
      
      顾清夜道:“对别人或许不要紧,对我很要紧,因为我已经猜到你是谁了。”
      
      赵磊石差点站起来,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刚才那个紧张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
      
      顾清夜的双眸像浸着两汪冰水似的,盯着他,令他心头发冷。他不知道这少年身上哪来的这种气场,忽而令人如沐春风,忽而令人寒入骨髓。
      
      “石四爷,石大当家,我——叫得没错吧?”顾清夜一字一句道。
      
      赵磊石瞬间石化。
      
      “连云十八寨总瓢把子,石震宇,石大当家,因为排行老四,也称石四爷。”顾清夜道,“你这化名,赵磊石,四块石头,正配‘石四爷’这个名号。昨日我来替你看眼睛,听你手下说了一句:‘顾公子,我家大......赵爷怎么样?’当时我没在意,此刻回想起来,他应该是脱口想说‘大当家’吧?”
      
      赵磊石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寒意,此人心思之缜密,是他从未见过的。可是,他怎会知道,并且想到他身份呢?
      
      “佘三娘与她两位兄长盘踞蛇首山,烧杀虏掠,无所不为。在绿林一道,蛇首山可谓恶名昭著。连云十八寨与蛇首山同在潞州境内,相隔不足百里,遥相呼应。所以,你们之间早有关系,完全可以理解。只是,在我看来,你比佘三娘要善良得多。”
      
      “不,她本性并不太坏。”赵磊石,不,石震宇本能地替佘三娘辩解。
      
      “所以,你承认了?”
      
      石震宇挨了当头一棒,他居然被诱供了:“你!”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早点承认,对你只有好处。”顾清夜道,“我知道你们连云十八寨盗亦有道,并没有做过滥杀无辜之事。佘三娘来找你,恐怕早就知道你的行踪,并且想与你联手吧?”
      
      “你连这个都猜到了?”
      
      “她利用你的感情,也许是以前的感情,想跟你分一杯羹。因为她自己既没钱财,武功又已大打折扣,她只能找你帮忙。”
      
      石震宇用双手搓着脸,长长出了一口气:“顾公子,你......”他语声干涩,“你究竟是什么人?”
      
      “官府中人。”顾清夜肃容道,“所以,希望你尽快离开,能把佘三娘劝走最好。否则,若发生什么事,我一定抓捕你!”
      
      石震宇暗暗握了握拳,又暗暗松开,内心挣扎了几下,终于道:“好。败在你手,我甘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些偏爱隔壁大石头与小榛子(烟雨耽美文《大人英明》),把小顾与小七冷落了。
    这边许久未更,今天偷得时间更一章。
    预祝周末愉快~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