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事成而退

      不多时,石震宇就带着厉天雷与他另外三名手下一起离开了。他们走的时候,顾清夜与萧疏雨就在店堂里。石震宇向他们抱拳:“顾公子,萧七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两人都回了礼,目送他们离去。
      
      萧疏雨冲顾清夜竖了个大拇指,轻声道:“顾兄真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他撵走了。”
      
      顾清夜道:“楼上还有条蛇呢,最好……”
      
      “嘭”的一声,一坛女儿红被拍在桌上,打断了顾清夜的话。两人回头,见玉生烟将一只脚踏在凳子上,一截白生生的小腿露在外面,漂亮的眼睛盯着顾清夜,全身都散发出一股“我很生气”的气息:“顾,清,夜!”她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这坛酒你买下,十两银子!”
      
      “啊?”顾清夜张口结舌地看着她,“玉,玉姑娘,为,为什么?”
      
      “中午你吃的喝的都是我送的,可你这小白眼狼忘恩负义,将我的客人哄走。我叫你花十两银子买一坛酒,补偿我,不应该么?!”
      
      原来如此……顾清夜苦着脸道:“这,这是我的错,可是十两银子太贵了,您这是坑我呢。”
      
      萧疏雨一见,立刻讨好道:“玉姐,这酒我买,我买。您别生气,别生气啊。还有您这腿……”
      
      玉生烟“刷”一下将腿收回去,指着萧疏雨,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俩倒真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两人一个“您”,另一个也“您”,不仅口气像,表情也像。
      
      “姚白,姚白,你去拿十两银子给玉姐。”萧疏雨喊侍立在不远处的姚白。
      
      姚白应声而去。玉生烟瞪着萧疏雨:“小七,你仗着自己有钱,是不是?”
      
      萧疏雨眨眨眼睛:“我哪有钱?我的钱不都是萧家的钱么?萧家的钱不也是玉姐的钱么?”
      
      “别把你萧家跟我扯在一起,你们是你们,我是我。”玉生烟沉声道。这时候太阳挂在西天,她的两边脸庞被光线衬得一明一暗,暗的那边显出一种淡淡的疏离与倔强。
      
      萧疏雨心上像被细细的针扎了一下:“玉姐……”语气里有一丝恳求的意味。
      
      “行!你付,你爱替谁付就替谁付,我管不着。付完你们一起滚回房间去,别杵在我面前碍眼。”
      
      萧疏雨看看顾清夜,示意他赶紧溜。两人站起来,顾清夜向玉生烟说了声:“抱歉,玉姑娘。”被萧疏雨拉走了。
      
      转个弯,看不见玉生烟了,萧疏雨长长出了口气:“玉姐好凶,以前她多温柔啊。”
      
      顾清夜道:“人的性情会随环境而变,她这些年不容易。何况这次,的确是我的错。”他捅捅萧疏雨,笑道,“欠了你钱,这下我真要替你做工偿债了。”
      
      萧疏雨瞧着他:“你一会儿说当我侍卫,一会儿说替我做工,难不成真的有心?”
      
      顾清夜道:“有心又如何?你收么?”
      
      萧疏雨毫不犹豫地道:“收,收,你可是宝贝,不收浪费。”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来。
      
      萧疏雨一直赖在顾清夜房里,姚青在外面替他打探消息。直到夕阳西下,都没有新的客人到来。
      
      姚白道:“少爷,难道那个佘三娘的毒蛇真把人骇住了?”
      
      萧疏雨疑惑道:“可能吧,要不你们兄弟俩出去瞧瞧?”
      
      姚白应道:“好。”正想走,顾清夜道,“不必了。”
      
      萧疏雨与姚白一齐看他。顾清夜道:“我猜想,意图得到风先生那个‘消息’的人,若不是提前来,便应该会先到县城落脚,今日再到客栈来。而出了朵儿这件事后,唐允平唐县令必定画影图形缉拿朵儿。那些人知道昨夜客栈出了命案,难免会担心官府已经盯上客栈。你看,石震宇,就是赵磊石,他是连云十八寨的大当家,而佘三娘是蛇首山的三当家,他们都是什么人?”
      
      “强盗。”
      
      “对,所以,我怀疑,风先生不是仅仅‘散播’三月初八、光阴客栈这些消息,而且有意投书邀请了某些人。”
      
      “强盗?那之前的于不弃、周不离夫妇呢?”
      
      “他们就是中原有名的飞贼‘公孙大盗’。”
      
      “你怎么知道?”
      
      “哦,是那个县衙小捕快方飞告诉我的。”
      
      “所以,是她劝走了公孙大盗?”
      
      “是吧。”
      
      萧疏雨不说话了。这方飞与顾清夜肯定有关系,他为什么不肯承认?仔细想来,两人都做了同一件事:破坏此次交易。为什么?
      
      顾清夜继续道:“你想,这些人最忌惮谁?”
      
      “官府。”
      
      “正是。因此他们不敢来了。”
      
      萧疏雨点头:“有道理。那现在,客栈里就只剩下佘三娘了。”
      
      “而她没有钱财,风先生是否甘心跟她做买卖,这个就难料了。”
      
      “你怎知她没有钱财?”
      
      “从她随身的行囊里看出来的。那行囊很轻,应该只是随身衣物,并无金银细软。”
      
      “这你都能看出来?”萧疏雨惊道,“你莫非长着火眼金睛么?”
      
      顾清夜笑道:“是,我长着火眼金睛,所以,瞧出你是什么妖怪。”
      
      “哈?”萧疏雨挑眉而笑,眼里尽是戏谑,“我是什么妖怪?”
      
      “你是只懒虫怪。”
      
      “什么懒虫怪?”
      
      “就是一心享受人生,慵懒散漫,不管身外之事的一只懒虫。”
      
      姚白“噗”的一声笑出来:“顾公子,你真是说准了。我家少爷啊,只要火不烧到他身上,他什么事都不管。”
      
      萧疏雨随手拿了个杯子丢过去:“你敢诽谤你少爷?”
      
      顾清夜失笑。
      
      楼上,风先生慢条斯理地品着茶,而风起站在窗口,背对着风先生:“先生,于不弃夫妇走了,赵磊石走了,到此刻都没有人来。”
      
      “有人来了。”风先生突然道。
      
      “谁?”
      
      “佘三娘。”
      
      他话音刚落,佘三娘就扭着腰肢,推开虚掩的房门,径自走了进来。
      
      “风先生。”她略带黄色的头发高挽着发髻,略显黄色的眼珠一瞬不瞬地看着风先生,“我来跟你谈交易。”
      
      风先生淡淡摆手:“请坐。”
      
      佘三娘便在她对面坐下了。风起过来,替她倒了杯茶。
      
      “佘三娘?”
      
      “你知道我?”
      
      “闻名已久。”
      
      佘三娘淡黄色的眼睛亮了,嘴角挑起,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是的,这一刻,她看起来竟然是妩媚的。
      
      风先生微微笑起:“八年了,三娘风韵犹存。”
      
      佘三娘道:“风先生熟知江湖掌故?”
      
      “我这样的人,最喜欢收集各种消息。”
      
      “风先生果然有未卜先知之能?”
      
      “那倒没有,都是江湖人抬爱,传得有些过了。”风先生谦逊地道,“我只是知道的事情比较多罢了。”
      
      “风先生这次卖的是什么消息?”
      
      “三娘,你身无长物,要用什么换取消息?”
      
      佘三娘脸色一变:“你怎知我身无长物?”
      
      “八年前你们蛇首山被萧疏叶重创后,一直没有恢复元气。你那两位兄长已经废了,至于你,你只剩下一只手……”
      
      “我纵然只剩下一只手,也照样能覆雨翻云!”
      
      风先生呵呵一笑,并没有嘲笑之意,可是听在佘三娘耳朵里,却如同鞭打:“你瞧不起我?”
      
      “不,我很敬佩你。”
      
      “敬佩我?”
      
      “对,敬佩你的不屈不挠。”风先生道,“对于那种永不服输,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甚至不择手段的人,我是敬佩的。”
      
      佘三娘脸上的颧骨耸了耸,那是在暗暗咬牙的表现。
      
      “你用什么来交换?”风先生又问,“石大当家已经走了,你有的恐怕只有你的身体吧?”
      
      佘三娘眼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眼睛又变成了三角形,她缓缓站起来,上身往前探,缓缓凑到风先生面前,低低道:“可以么?”
      
      风先生摇头:“你的姿色,还不够。”
      
      佘三娘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表情僵住,然而就在下一瞬,她突然出手!
      
      她拿的是她那只被断腕的左手,那只手已断,一直缩在袖子里,它根本没有用。
      
      可是她出手了,令人毫无提防地出手了。
      
      一截明晃晃的钩子挟着厉风,猛地钩向风先生的咽喉。
      
      “叮”的一声,一把匕首打横击在那截钩子上,“当”的一声,钩子从佘三娘腕上掉落,被风先生随手捞住。
      
      匕首握在风起手里。唇白齿红的少年眉眼森然,匕首一转,划过——
      
      一串鲜血从佘三娘脸上飞洒出去。
      
      风先生瞧着手里的钩子,淡淡笑道:“佘三娘,你真聪明。可惜,我早料到你不会让这只手废着的。”
      
      佘三娘双后捂住被划破的脸,狂奔而出。她的眼睛已由淡黄色变成了血红色。
      
      玉生烟在楼下,眼睁睁看着佘三娘捂着脸仓皇跑了,她向姚青一偏头:“去禀告你家少爷,现在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风先生了。”
      
      楼上,风起骂道:“好毒辣的女人!”
      
      风先生道:“可惜,她的毒牙已经被拔光了。”
      
      “先生,现在看来,我们这事办不成了,回头如何向主子交代?”
      
      “我自有办法,你不必担心——没想到出现顾清夜这个人,坏了我的事。回去查查,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当晚,萧疏雨又请顾清夜喝酒,这次玉生烟没参加,就他俩与姚青、姚白。
      
      第二天,客栈一开门,风先生就带着风起走了。他来的时候像一抹影子,去的时候也悄无声息。
      
      萧疏雨与顾清夜吃完早饭,告别玉生烟,萧疏雨悄悄对玉生烟道:“玉姐,回去我叫大哥亲自前来,玉姐你要好好教训他。”
      
      玉生烟板着脸,可是嘴角憋不住抽了两下。这个死小子,自己再怎么生气,总能被他逗乐了。
      
      她送他们到大门外。眼见着顾清夜坐上萧疏雨的马车,一车一骑绝尘而去,轻轻叹了口气。
      
      扬州,萧府。
      
      近午时,闻松、闻竹两人来到萧疏叶书房,躬身行礼:“家主,七少爷回来了,还带了一位姓顾的少年回来。”
      
      “哦?他在哪儿?”
      
      “他……”闻松有些难以启齿。
      
      “说。”
      
      “他带着那姓顾的少年,一起去引凤楼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