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2

      赤松流陷入了忙碌之中。
      菲勒搞定了和赤松流的私人交易后,从第三天开始,他流露出了自己的踪迹。
      
      身为不死者集团的核心成员,菲勒出现在横滨瞬间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一时之间整个横滨黑色势力都蠢蠢欲动起来。
      
      有的想要抓住菲勒以得到不死者的秘密,有的想要和不死者集团达成合作,有的想要接触菲勒了解他来这里的目的……
      
      赤松流作为港黑的情报管理者,他很自然地接到了消息,并第一时间告诉了森鸥外。
      说实话,森鸥外对此没什么了解。
      
      不要太高看他了,森鸥外以前在军队服役,主要和毛子战斗,后来成为私人医生兼职情报贩子,业务范围主要在横滨这块地盘上。
      
      如今成了港黑首领,森鸥外还没理清楚先代首领留下的各种合作盟约呢,哪有空了解北美那边的势力?
      
      森鸥外知道北美有个异能者组织叫组合,还是因为组合太高调了,毕竟组合的成员大部分都有其他身份,比较好调查。
      
      但再细节的东西,森鸥外就没什么概念了。
      他也是人,人的精力有限,哪可能清楚北美暗势力的弯弯绕绕?
      
      于是森鸥外就授意赤松流调查这个北美不死者团体。
      
      赤松流委婉地表示老板你这是难为人,港黑在北美可没有据点,又隔着辽阔的太平洋,哪可能那么快查到消息?
      
      “我只能尽量在黑市里收购关于不死者集团的明面上的消息。”赤松流一副我很努力但真的没办法的态度,“再细的东西就……”
      
      森鸥外揉了揉太阳穴,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强人所难。
      “可是那位普罗西安佐先生似乎没有离开横滨的打算,我们需要尽快知道他的目的。”
      
      赤松流点头:“我明白您的意思,已经派人盯着了,不过效率有点……”他耸肩:“那位普罗西安佐先生实力不差,只能知道他大概去了哪片区域。”
      
      顿了顿,赤松流又道:“实在不行,我出这个任务好了,只是其他工作就需要您自己处理了。”
      简而言之,我去盯梢,您来改文件。
      
      森鸥外一噎,想到赤松流桌子上那摞成小山一样的文件,他有点想拒绝。
      但是考虑到一旦成功和北美不死者团体搭上线,港黑能得到的利益……
      
      于是森鸥外答应了赤松流:“没问题,我来处理。”
      顿了顿,他说:“记得太宰之前一直在你那学习吧?是时候检查学习成果了。”
      ——不能我一个人加班批文件!太宰!过来干活!
      
      赤松流听后差点笑出声,他点点头:“那我立刻让人将文件送过来。”
      说完赤松流离开了boss办公室。
      
      赤松流很久没出单人的情报侦查任务了。
      自从尾崎红叶成为干部后补,有资格调派情报人员后,赤松流就成了坐办公室的组长。
      
      后来尾崎红叶当了干部,他成尾崎红叶的直属部下,就更不需要亲自去现场了。
      
      赤松流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叫部下将文件送上楼,看到这一幕,本来在打游戏的太宰治转身就想跑。
      
      赤松流笑眯眯地说:“你跑也没用,森先生说了,让你去见他。”
      太宰治:“…………”
      
      啊,真是糟糕透了。
      太宰治抬手扶额,他可以在赤松流这里当咸鱼,森先生可没那么好心。
      
      “你居然要出任务?”太宰治可怜巴巴地看着赤松流:“很难的任务?关于最近冒出来的北美不死者?我能和你一起做这个任务吗?”
      
      先不说不死者对于太宰治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单说跟着赤松流出任务可以逃避森先生的作业,就足以让太宰治试图加入了。
      
      赤松流遗憾地看着太宰治:“可你不是港黑成员。你只是森先生的学生,我没法带你做这个任务,除非森先生同意你的入职申请,并且允许你跟着我。”
      
      之前太宰治只是跟着学习怎么处理情报,并未真的插手情报运作和布置。
      可一旦太宰治真的加入港黑,事情的性质就彻底变了。
      
      太宰治不再是学习者,有些事情也不再是可做可不做,他必须接受命令,必须去做他不想做或者懒得做的事。
      
      “你要想好了,太宰。”赤松流提醒太宰治,“能做出决定的人是你,能允许你加入的人是森先生,找我是没用的。”
      
      太宰治听后神色在一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他们在认识之初赤松流就几次提醒他,之后太宰治跑到赤松流的办公室里当咸鱼,也未尝不是试探。
      
      赤松流始终给太宰治留出了足够的空间,这让太宰治感到自在并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点不知所措和茫然。
      
      他只能选择继续观察赤松流。
      
      但赤松流说的对,做出决定的人是他自己。
      太宰治闭了闭眼,他突然问赤松流:“你希望我加入吗?”
      
      赤松流诧异地看向太宰治:“这和我的希望有关系吗?”
      自己的事自己搞定啊混蛋。
      
      “因为我不太确定。”太宰治喃喃地说:“加不加入好像都没差。”
      赤松流呵呵笑:“你真的要听我的想法吗?”
      
      太宰治期待地看着赤松流。
      
      赤松流指着大门:“你今年十五岁,出门坐电车去市中心县立中学,还能赶上今年的升学考试,明年就可以上高中了,高中毕业可以考大学,你去考东京文学系,然后当个小说家。”
      
      太宰治:“…………”
      他震惊地看着赤松流:“原来您的梦想是这样吗?”
      
      赤松流理所当然地说:“对啊,我没上过学!偶尔看电视连续剧和小说,我也很想尝试一下青春靓丽的校园生活啊。”
      这说的是大实话,他这辈子的确没上过学,小学文凭都没有,真是悲伤。
      
      太宰治似笑非笑地看着赤松流:“森先生不会同意我离开的。”
      赤松流却嗤笑道:“关他屁事,给你换个新身份就行了。”
      
      他自己就是搞情报的,出于以防万一等乱七八糟的理由,赤松流让哈桑开了不少小号。
      
      要么自己做资料,要么哈桑和哈桑结婚再冒出个小宝宝,真正从0岁开始做身份资料,绝对万无一失。
      下到八岁上到八十,赤松流手上有全套新号。
      
      赤松流兴致勃勃地说:“我可以做你的资助人,当然,身份绝对干净,然后你的小说要得一个文学界最高规格的奖项,怎么样?做不做?”
      
      太宰治听后表情微妙极了,他深深地看着赤松流。
      原来在这个人心中,自己的未来是如此明亮耀眼吗?
      
      许久后太宰治突然笑了笑:“算了,我要是想做,就不会被森先生捡回来了。”
      
      赤松流听后一愣,恍惚想到太宰治的出身好像不错,家里还是什么大地主之类的。
      要是太宰治想要走一条光鲜亮丽的人生,他根本不会离家出走。
      
      赤松流心下一叹,他摊了摊手:“所以咯,你与其从别人身上找答案,不如自己做决定。”
      
      太宰治没有回答,他只是摆摆手,离开了赤松流的办公室。
      他去了顶层的boss办公室,森鸥外正对着眼前小山一样的文件发呆。
      
      森鸥外内心郁卒,哪怕他明白让赤松流亲自打探情报是最优解,但一想到自己要处理这么多文件,他就心累。
      
      看到太宰治过来,森鸥外眼睛一亮:“你终于来了,太宰,你最近在赤松那学的如何?来来来,看看这些文件。”
      
      太宰治看着森鸥外,不知为何突然想笑。
      
      森鸥外知道赤松流有能力给一个人彻头彻尾地改变身份吗?听赤松流的意思,甚至不会有案底,经得起政府部门探查。
      
      要是赤松流用新身份跑路,森鸥外根本不可能找到赤松流一根毛。
      
      “……我可没说加入港黑啊。”太宰治敷衍了一句:“不过赤松先生的确有极强的能力,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他冷不丁问:“你不担心吗?”
      
      森鸥外敏锐地看向太宰治:“担心?你发现了什么?”
      太宰治用下巴点了点森鸥外桌子上的文件:“我只是觉得他比你更适合当boss。”
      
      森鸥外立刻轻松了起来,他说:“你不懂的,太宰。”
      太宰治看向森鸥外。
      
      森鸥外语气温和地说:“赤松本质上是个追求平静的人,他喜欢有序的生活。”
      “黑手党的日常充满了刺激和意外,赤松并不喜欢这些,但他依旧留在港黑。”
      “他不仅留在港黑,还向我展现了自己的能力,你觉得是为什么?”
      
      “因为这里是他的家,有他的亲人和伙伴,所以他会尽全力让港黑变得有序起来,也会努力让横滨不再那么混乱。”
      森鸥外的语气中不乏赞美:“但赤松并不排斥黑暗的东西,他理解并擅长运用某些可怕的技巧。”
      ——看看那些暗杀计划,森鸥外都觉得自己涨了不少知识。
      
      森鸥外虽然和赤松流没太多接触,但根据日常工作和情报处理反馈报告,森鸥外恐怕是最了解赤松流想法和工作理念的人。
      
      森鸥外从军多年,见过地狱,也曾试图改变一切,可一切雄心与野望都归于平静,只剩下了坚定的信念:不吝于用最险恶的手段发展港黑,达成三刻构想,保护这个城市。
      
      为此,哪怕是身为首领的自己也是可以舍弃的。
      
      “首领是组织的奴隶,我们存在的一切都是为了心中的信念。”
      森鸥外注视着眼前的少年:“太宰,你没有这种东西,所以不懂。”
      
      森鸥外真的信任赤松流吗?这真是个薛定谔的问题。
      但信任是虚幻的,利益可是切实存在的。
      
      赤松流在港黑长大,他的亲人和搭档都在港黑,他并不排斥这份工作,还在努力维持横滨的黑夜。
      既然如此,赤松流为什么会离开?
      
      至于干掉森鸥外自己上位?有这个可能。
      但当初给先代首领送私人医生资料的人就是赤松流。
      
      是赤松流选择了森鸥外,显然赤松流是没兴趣当首领的。
      
      比起组织内部另外两个居心叵测的干部,比起外面虎视眈眈的同盟和敌人,森鸥外根本不需要考虑赤松流是否可信这个愚蠢的问题。
      
      赤松流和森鸥外的利益是一致的,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切尽在不言中。
      
      “太宰君还是太年轻啊。”森鸥外发出如此感慨。
      
      太宰治听后神色有些莫测。
      赤松流说当boss太麻烦,森鸥外说他相信赤松流不会以下犯上,这俩人竟如此默契。
      
      看到太宰治淡漠的神情,森鸥外心下叹息,如果能有个人给太宰带点活力就好了。
      赤松流太稳了,也太聪明了,太宰治需要一个给他添堵的人以激发他心中的情绪。
      
      森鸥外眼珠子转了转,想到前两天兰堂送上来的关于羊之王中原中也的报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v了,求个首订和评论啊!
    +
    感谢在2020-04-07 21:05:49~2020-04-08 12:13: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懒 20瓶;懒人一只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