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1

      就在赤松流和菲勒开始就墨水和术式的问题进行协商时,兰堂正在一处废墟徘徊。
      
      他静静地看着镭钵街中心的巨大深坑,海风吹过他的发丝,兰堂的眼神深邃而沧桑。
      他的神色有些怔忪,恍惚间还能感受到深坑中散发的火焰。
      
      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觉得很冷的原因吗?
      因为曾被狠狠灼烧过?
      
      兰堂抬手扶额,随着他想起那刺目而可怕的火焰,越来越多的片段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有自己的真实身份,有自己的搭档,有自己来远东的目的,更有最后的爆炸和……目标荒霸吐。
      
      还有自己的异能。
      兰堂放下手,他看着自己的手心,小方块形状的亚空间微微旋转着。
      
      这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强力的异能,也是他这几年一直能当咸鱼的原因:亚空间铺开的面积太小了,紧紧能在关键时刻保护他自己而已。
      
      可实际上呢?
      身为异能力者中的最强阶层超越者,兰堂……不,让·兰波是足以将方圆上百平空间全部隔离开的超级强者。
      
      而且他好像还可以控制尸体,赋予尸体行动的能力。
      海风猛烈吹过,兰堂浑身一哆嗦,好冷,随着记忆的回归,他似乎越来越怕冷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兰堂猛地回神,他拿起手机一看,神色微微一动。
      
      来电人是他的弟弟赤松流。
      赤松流啊……恢复了记忆的兰堂仔细回想赤松流的一切。
      
      那个孩子在镭钵街捡到了他,最初……
      唔,最初应该是想找个能撑门面的人,所以才捡回了失去记忆的自己。
      
      但那却是失去记忆的兰堂能快速振作起来的原因。
      因为还有一个孩子依靠着自己,他要努力才行。
      
      兰堂微微苦笑起来。
      也许他潜意识里还在想着自己的搭档魏尔伦,所以在港黑工作的那段艰难日子里,他并未发现赤松流的异样。
      
      这孩子其实不太像是孩子,他太成熟也太稳重了,兰堂潜意识地觉得自己有个这样的搭档,所以没想太多。
      
      现在想想,被照顾的不是那孩子,而是自己啊。
      
      兰堂摩挲着手机按键,许久后才接听:“什么事?”
      赤松流:“在做任务吗?抱歉,没打扰您吧?”
      
      “没有,刚才在发呆,没注意手机震动了。”
      兰堂没有用任务这种借口敷衍赤松流,恢复记忆的兰堂已经找回了他过去的谨慎,而且按照他对赤松流的理解,这孩子一定记得他所发布的全部任务。
      
      也就是说,赤松流清晰的知道此刻兰堂没有任务在身。
      但赤松流还是这么问了,仿佛诱导一样。
      
      兰堂以前没在意过这种小问题,可是此刻稍微细想一下,就能明白赤松流在不着痕迹的引导他人说出他想知道的问题答案,算是一种不算太高明的套话技巧。
      ——不排除是赤松流对他没防备,也可能是赤松流已经将这种技巧应用到了生活当中。
      
      已经恢复为欧洲异能局最精锐的间谍先生兰堂无意识地分析着赤松流,说话的气息和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他沉稳地说:“有任务吗?”
      
      赤松流笑着说:“您想什么呢?身为干部后补,能给您布置任务的只有首领呀~”他的语气格外欢快,仿佛遇到了什么高兴事一样。
      “我工作做完了,今晚一起回家吃饭吧?”
      
      兰堂下意识地就想拒绝,他刚恢复记忆,想找个没人的安静地方慢慢理清思路。
      但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
      
      不能太过异常,会引起赤松流的注意。
      兰堂心思急转,突然心中一动,他想到了前几天见到的羊之王中原中也,那种隐隐的悸动……
      赤松流掌握着港黑八成以上的情报,也许他知道羊之王的信息。
      
      “好,我正好没工作,晚上想吃什么?”兰堂语气平静地问。
      “突然想吃热狗和汉堡。”赤松流刚见过美利坚朋友,下意识地如此回答。
      
      兰堂略微诧异,赤松流以前不吃这些的。
      他不确定地说:“你确定?”
      
      “哈哈开个玩笑,想吃海鲜,吃蛤蜊汤吧?”
      赤松流随便点了一道菜,其实他更喜欢吃酸辣粉和麻辣烫,但他在兰堂面前一直表现的喜欢吃西餐和海鲜。
      
      “嗯,那我买点新鲜蛤蜊,再买点鹅肝和龙虾怎么样?”
      提到吃,兰堂也不可遏制地有点走神,他好久没吃法式大餐……嗯?不对!!
      
      兰堂这一刻后背都要生出冷汗了。
      
      他这些年其实经常吃鹅肝和奶油蜗牛,更别说牛排什么的了,哪怕在他们兄弟俩最没钱的时候,他们日常吃的饭菜也都偏西式。
      
      难道赤松流知道自己的身份?
      兰堂忍不住再度仔细回忆过去生活的点点滴滴……
      
      日哦,以前失忆了,真的没在这上面有过任何遮掩!也没注意观察赤松流!
      大失策!
      
      “好,那我带瓶香槟回去。”赤松流并不知道兰堂的头脑风暴,他很自然地说:“晚上见。”
      “……啊,晚上见。”挂了电话,兰堂觉得自己更冷了。
      
      香槟,为什么赤松流爱喝香槟?不对,他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
      哦,是了,是陪着自己在酒吧发呆时开始喝的。
      
      但如果他没记错,赤松流第一次点酒,点的就是柠檬香槟。
      八年来,赤松流始终喝这一款。
      
      兰堂此刻完全将荒霸吐丢在了脑后,脑海里只剩下了赤松流的微笑。
      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弟弟,兰堂心里发怵。
      
      赤松流到底是什么人?也许是异能局那边派来的接应间谍?
      但那时的赤松流也太小了吧?才刚八岁……
      
      兰堂深吸一口气,转身去超市。
      他以对待s级任务的态度买了蛤蜊等一系列晚上需要用到的食材,然后快速回家了。
      
      就像平常一样,对,要自然一些,他们是兄弟,一起生活了八1九年。
      想到八1九年的日常生活,兰堂心中的忧虑又缓缓消散了。
      
      他想到了赤松流对自己的在意和维护,想到那个孩子会安抚自己、开导自己,会帮自己处理惨淡的人际关系,一起出门时会露出高兴的神情……
      
      兰堂的心总算恢复了平静。
      
      赤松流回家时,正好是晚上七点。
      他和菲勒谈了一上午,中午回港黑开始加班。
      
      混蛋太宰治果然又一次从森先生的实验室跑到了赤松流的办公室当咸鱼。
      赤松流只能庆幸自己速度快,上午就将事情说完了。
      
      赤松流一边敷衍太宰治一边思考怎么将开拓北美线路的事透给森鸥外。
      
      先代首领虽然留下了不少渠道,但森鸥外作为继任者,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比较。
      想要过去的同盟老老实实地维持盟约,在森鸥外拿出点实际工作成果之前是没可能的,前盟友随时都有可能翻脸。
      
      既然如此,不如开拓新的合作者。
      渐渐的,一个计划在赤松流脑中成型,只需要菲勒那边给点配合就行了。
      
      赤松流将事情想清楚后,心情愉快地搞定了日常工作,无视在沙发上当咸鱼的太宰治,语气轻快地和兰堂打了电话,表示想要晚上一起吃饭。
      ……顺便将从菲勒那里拿到的半成品酒喂到兰堂的嘴里。
      
      赤松流不确定兰堂恢复记忆后会如何选择,但看在这些年互相扶持的份上,他决定任由兰堂做出选择,他来兜底,保证兰堂不死翘翘。
      
      【那万一兰堂的选择会危害到你呢?】哈桑笑眯眯地问。
      赤松流轻描淡写地道:“菲勒还在横滨呢。”
      
      如果兰堂翻脸不认人,将赤松流当做垫脚石用了就跑,那赤松流也不介意请菲勒【吞噬】掉兰堂。
      
      【真是个思虑周全的混蛋。】哈桑如此感慨。
      赤松流愉快地和太宰治说再见,在心里回答哈桑:那是你教的好。
      
      砰,门关上了。
      太宰治瞟了一眼关闭的门扉,他啧了一声,又倒在了沙发上。
      
      还真是兄弟情深啊。
      不过并不碍眼,甚至还让人有点羡慕,但若是让太宰治自己选的话,他会选择后退一些。
      
      有些东西是不能得到的,在得到的瞬间,其实就已经失去了。
      黑发少年慢慢翘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他拿出自杀手册,继续看了起来。
      
      这笑容和赤松流竟有几分相似。
      
      另一边,赤松流拿着一瓶香槟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他回家后按照正常流程和兰堂拥抱了一下,然后发现兰堂穿了毛衣。
      
      可是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家里还开了空调,制热,30°!
      赤松流记下这一点,面上依旧笑着:“我回来了,哇,我闻到香气了,饭好了吗?”
      
      “嗯,还差蛤蜊汤。”兰堂回抱了一下赤松流,接过赤松流带回的香槟,他扫了一眼,发现是lupin酒吧常卖的酒。
      兰堂心中略微松缓了一些,看样子应该是普通的兄弟聚餐。
      
      赤松流脱下西装,将帽子挂在衣架上,他的眼神飞速扫了一圈房间,没发现什么异常。
      “稍微有些羡慕兄长呢。”他状若无意地说:“最近任务频率降低了吧?我快忙死了。”
      
      兰堂注意着锅里的汤,他随口回答说:“你更擅长情报,前线的存活率不仅取决于士兵的实力,还取决于情报的精准度。”
      
      赤松流坐在饭桌前,他单手撑着下巴,微微一笑:“是啊,所以为了兄长的生命,我也是很努力的呢。”
      
      【哎,他的记忆恢复了。】他对哈桑说,没上过战场的人可说不出这种话。
      赤松流伸手弹了弹香槟酒瓶,心中感慨:【希望这不是最后的晚餐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07 11:34:55~2020-04-07 21:05: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魔法少年吉尔 410瓶;不如归去 10瓶;非酋 5瓶;中也一米八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