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9

      接下来堪称港黑动荡波折到极致的几个月。
      
      森鸥外确定了赤松流的工作能力后,分别和尾崎红叶、赤松流谈了谈。
      虽然明面上还是尾崎红叶主管情报,但实际上,赤松流将全面负责对内对外的一切情报工作,尾崎红叶的工作额外覆盖了一部分对外合作和接洽工作。
      
      简而言之,虽然赤松流不是干部,但他一个准干部开始做干部的工作。
      
      尾崎红叶负责内部刑讯和对外合作业务,再加上森鸥外这个boss以及兢兢业业的黑蜥蜴负责行动任务,三个人的工作范围基本涵盖了所有港黑的核心业务,算是将局面暂时撑了下来。
      
      眼瞅着森鸥外稳定了局势,牢牢占据了首领之位,新年过后没多久,在三月春风拂面之际,一直保持中立的干部大佐也向森鸥外投诚。
      
      大佐的投诚打破了森派系和先代首领派系的平衡,一瞬间森鸥外得到了大约港黑七成人员的效忠。
      森鸥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总算能腾出手谋划另外两个占着位置不出力的干部了。
      
      这期间太宰治一直当咸鱼,他要么在森鸥外的办公室看书,要么跑到赤松流的办公室帮忙收拾情报,森鸥外不仅不禁止,还很鼓励太宰治去找赤松流。
      
      赤松流在心里骂人,面上微笑着接手了这个烫手山芋。
      
      因森鸥外准备搞定剩下的属于先代首领的力量,一些文件和计划就下放给了赤松流来做。
      
      经过几个月的磨合,森鸥外很放心赤松流做这些工作。
      
      因为赤松流不仅能做出成功率较高的计划,他做计划时还考虑到了执行人和后续收尾等问题,几乎是手把手地将这道题的答案写了出来,只需要森鸥外誊抄一遍即可。
      
      如今森鸥外连抄都懒得抄了,直接让赤松流负责情报和暗杀业务。
      太宰治跟在赤松流身边围观,算是大开眼界。
      
      他看着各种暗杀计划像是流水线一样从赤松流手里以书面报告的形式提交给森鸥外,忍不住吐槽道:“……赤松先生,你以前是干暗杀的吧?”
      
      说好的情报负责人呢?
      
      赤松流微笑着在一份计划表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语气温和地说:“胡说什么呢?我一直都在红叶姐那工作,我是专业的情报人员。”
      
      做暗杀的人是哈桑,和他赤松流有什么关系?
      
      赤松流这么说着,将手里的文件递交给太宰治:“给大佐先生,他刚投靠过来,需要做一些工作向boss表忠心,也安一安他的心。”
      
      太宰治嘁了一声,他接过来扫了一眼:“高濑会啊,他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地找麻烦呢。”
      
      “因为如果现在不将我们搞下去,以后就没机会了。”
      赤松流伸了个懒腰,他问太宰治:“你最近一直在我这里晃荡没问题吗?森先生有给你布置课业吧?”
      
      比起兢兢业业拿着工资当社畜的赤松流,太宰治还撑着没加入港黑,所以理论上他不需要工作,只要当咸鱼就行了。
      
      可能是森鸥外看不过眼——自己忙成狗的时候一只猫懒洋洋地睡觉,是个人心里都不平衡——于是森鸥外给太宰治布置了不少课业。
      
      “《J·纳什博弈论论文集》读后感。”太宰治一脸无趣地说:“相当令人厌烦的书,我怀疑这是森先生逼我自杀的新手段。”
      
      赤松流失笑道:“别这么说,森先生对你还是不错的。”顿了顿:“推荐你看君主论,结合着博弈论,你会有新收获。”
      
      太宰治突然来了兴趣,他问赤松流:“你看过吗?”
      
      “大概看过吧,不记得了。”
      赤松流随口回答,确切来说是哈桑们看过的书太多了,历代教团首领没有一个是文盲。
      “那种东西只能算是参考,森先生身为港黑首领,看看那玩意有助于他统帅整个港黑,你要是对首领的位置没兴趣,看不看都行。”
      
      太宰治静静地看着赤松流,他摩挲了一下缠住眼睛的绷带,露出的那只鸢色眼眸完成了月牙。
      他露出和煦的、腼腆的笑容。
      “……所以你对首领的位置感兴趣吗?”
      
      “没有。”赤松流翻了个白眼:“我看那玩意是用来揣测老板心思的,你以为我天天倒逼森先生加班,他为什么没砍了我?”
      
      在危险边缘大鹏展翅,当然要搞清楚哪里是边缘的底线嘛。
      
      太宰治听后若有所思:“原来如此,看那种书还有这种效果,你说的没错,我应该好好看看,这样就能让森先生按照我的想法行动了!”
      
      “…………”赤松流先是无语,然后无所谓地附和:“你要是能做到这一步,森先生会很欣慰吧。”
      
      太宰治记下这一点后,他突然看向赤松流:“织田作说好久没见你了。”
      
      自从去年换了首领,赤松流刚开始会去酒吧转一圈,后来森鸥外将情报权限给赤松流后,赤松流就再没去过了。
      
      赤松流耸肩:“转告他,以后最好别见面。”他看向太宰治,眉眼弯弯,“你替我和他喝酒吧。”
      
      “是担心给他添麻烦吗?也对,你现在掌握着港黑八成以上的情报,很容易被当做暗杀目标。”
      太宰治停了许久才感慨地说:“……真是可怕到极致的冷静,发现自己距离太近会给织田作带来麻烦,所以立刻远离,连最后一次见面也没有吗?何其苛刻和冷酷。”
      
      太宰治深深地看着赤松流,织田作之助是不同的,他明白这种感觉。
      
      和织田作之助喝酒时感觉很轻松,不需要戴着面具,也不需要迎合他人做出反应,只需要放空脑袋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就行了。
      
      偶尔一两句闲谈,织田作之助总是能给出令人惊讶或者让人莞尔一笑的回答。
      这是属于他们这类人难得的放松,可是赤松流却依旧可以冷酷无情地放弃。
      
      太宰治的神色幽暗晦涩:“你说我是个傲慢的人,赤松先生,其实你更傲慢吧?你的傲慢是凌驾于自身之上的,绝对不会有任何偏差超出你的预期范围。”
      
      这是个对别人狠辣,对自己更冷酷的人。
      可正是这样的人,却以笑容面对每个人,身处于黑暗中还对未来充满希望。
      
      赤松流有些诧异地看着太宰治,很少有人能将他剖析透彻,因为赤松流身上还有上百个哈桑人格,他随时可以切换成另一个人。
      
      想必也只有太宰治可以只看到赤松流,在他的能力压制下,哈桑们不变露出来。
      只有太宰治能看到纯粹的赤松流。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赤松流内心略有松动,他难得出了一句实话。
      “如果对自己不狠一些,世界就要毁灭了。”
      
      这真是大实话。
      万一他发疯,此世之恶残存的气息污染了哈桑,那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若是普通人恐怕是不会将这句话当真,或者以为是句玩笑话。
      但太宰治不是普通人。
      
      他听到赤松流的回答后,眼睛猛地亮了起来,里面满是纯粹的好奇和期待之色。
      “为什么这么说?果然是有原因的吗?”
      
      “答案这种东西,难道不应该自己寻找吗?”赤松流微微一笑,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我要是直接告诉你,那多无聊啊。”
      
      ——呵,除非太宰治能看到平行世界,否则他怎么可能知道圣杯和此世之恶的秘密?!
      
      太宰治听后眉眼弯弯,露出极为纯粹的高兴表情。
      “你说的没错,我会努力寻找的,不过若我找到了,有奖励吗?”
      
      赤松流满口说:“行,我送你一件礼物。”
      他直接拉开抽屉,拿出一本书:“前几天偶然发现的,我觉得很适合你。”
      
      虽然赤松流安稳地坐在办公室,但只要太宰治不在办公室当咸鱼,哈桑们就可以天天出去转圈,赤松流足不出户,依旧掌控着大部分情报流动。
      
      太宰治接过来看了一眼,《完全自杀手册》!
      他高兴坏了:“太棒了!正是我需要的,既然奖励都给我了,那我更要努力了。”
      
      太宰治兴致勃勃地说:“我会找出你的秘密的!”
      赤松流敷衍地点头:“加油吧。”
      
      太宰治拿走要交给大佐的计划,走到门边时,他突然回头看向赤松流。
      “在此之前,我要稍微努力活下去才行,赤松先生,这不会是你计算好的吧?”
      
      赤松流微笑地看着太宰治,心里颇为无语。
      少年,你想多了。
      
      太宰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自嘲之色:“对自己冷酷,对别人温柔,你这样会被变态缠上的。”
      
      他这么说着,突然心中一动。
      太宰治想起之前赤松流曾评价他的笑容容易吸引变态,难道说……
      
      太宰治诡异地看了赤松流一眼,突然乐了。
      这不是很有意思吗?只要盯着赤松流就能遇到非常多有意思的人,港黑这地方还挺有趣的。
      
      然后太宰治就愉快地开门走了。
      赤松流看着咣当合上的大门,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是不是脑补了不得了的事?”赤松流问哈桑。
      
      哈桑快要笑晕过去了,他咳嗽了一声,试图转移赤松流的注意力:【他的事不重要,我留在港口附近的情报暗线接到消息,马蒂勒家族那边要来人了,就在三天后。】
      
      赤松流听后精神一振:“可算来了!”
      
      赤松流向马蒂勒买半成品的万能之酒,马蒂勒那边需要走不少程序。
      这种酒威力太强,喝了就能获得不死之身,哪怕是半成品的酒在黑市上也被抬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价格。
      
      而掌握着这种酒的制作方法的家族就是马蒂勒,北美不死集团的中坚核心力量。
      以前马蒂勒卖出去的一份酒惹出了大1麻烦,如今他们非知根知底的朋友不会出售这种神奇的酒。
      
      赤松流因为过去一些黑历史,认识了一对神奇的情侣,那对情侣是不死者,也是马蒂勒核心领导层的挚友。
      
      通过这层关系,赤松流和马蒂勒家的干部菲勒通信多年,这才成为关系不错的朋友。
      
      “既然马蒂勒会派人来,说明我的购买许可通过了。”
      赤松流心情不错地说:“之后只要让兄长喝了那种药,我就不用操心了。”
      
      与此同时,正在执行任务的兰堂神色有些怔忪。
      他看着不远处被称为羊之王的橘发少年,心中有什么东西隐隐呼之欲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看过永生之酒也不影响啦,只是几个人物。
    永生之酒很好看,但必须有耐心,要看一次性看完前三集才知道这番讲得啥,要搞清楚全部内容需要二刷或者三刷才行,一般第一遍看完全部16集都是一脸懵逼。
    这个作者的另一部作品更有名一些,就是无头骑士啦,这俩个作品是一个作者写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