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负责处理收缴资产的主管见到赤松流和兰堂结伴过来时,立刻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
      “兰堂先生,赤松先生,二位有什么事吗?”顿了顿,那主管试探着看向兰堂:“是昨天送来的资料有问题吗?”
      
      赤松流听后笑嘻嘻地说:“不是啦不是啦,是我们兄弟想看看收缴的内部房产有合适的没,我们想买房。”
      主管听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您二位何必买?看中哪个直接住进去就行了。”
      
      赤松流莞尔:“这可不行呀,毕竟是组织收缴的东西,只有首领才有资格进行二次分配,我们还是出钱买吧。”
      赤松流可不希望给森鸥外送把柄,他看向兰堂:“您怎么说?”
      
      兰堂点点头:“就这么办。”
      主管看这对兄弟做出了决定,只能耸耸肩,他走到旁边的柜子前,拿出一大摞资料:“您二位有什么喜好吗?”
      
      赤松流立刻兴致勃勃地提了要求,要二层的洋房,要有花园和树林,要人少的地方,还要能看到海。
      经过一番挑选,赤松流看中了一处比较安静的三层建筑,那已经不算是普通的洋房,而是最少有十几个宽敞房间的大别墅。
      
      结果赤松流看着上面给出的估值沉默了。
      钱不够。
      
      兰堂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拿出另一个本子,指着上面那套房产道:“要这个就行了。”
      
      赤松流探头一看,发现那是一处位于港口附近的大楼公寓内的单间,那本是一个中层人员偶尔休息躲避的地方。
      
      赤松流:“额,好吧,除了不是洋房外,倒是的确安静、有树林和花园,高处还能看到海……”
      那栋公寓背靠一个低矮丘陵,前面是海,下面的确建了花园树林,环境不错。
      
      兰堂慢慢说:“距离港黑也近,来回上班方便。”
      他安抚赤松流:“以后再买大房子。”
      
      赤松流听了兰堂的话后不由自主地笑了。
      他喜欢这个‘以后’。
      
      “那就这个了。”赤松流和主管交接了钥匙和钱财,他问对方:“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吗?”
      
      “属于那个中层干部的东西已经全都回收了,房间可能有点乱,日常用的家具什么的还是有的。”主管讪笑道:“要不我们派人过去清扫一下?”
      
      “不用,正好今天没事,我和兄长直接去看看。”
      赤松流喜滋滋地拉着兰堂离开,一起布置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这种感觉和公共宿舍果然是不同的吧?
      
      兄弟俩先去了公寓看了看房间布局,然后他们结伴去最近的商场买了日用品和一些个人物品。
      
      他们花费了一天时间,不仅将新家布置好了,还在未来港吃了一顿大餐。
      夕阳西下时,赤松流和兰堂朝着新布置好的公寓走去。
      
      路上,赤松流走在前面,他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跳来跳去。
      兰堂双手塞在衣兜里,默默地看着前方的大男孩。
      
      赤松流脱了栗色西装,也没戴帽子,他换了一身蓝色卫衣,穿着黑色牛仔裤和球鞋,看上去不像是个黑手党,反而像普通的学生。
      
      兰堂的神色略微恍惚,他觉得这种平缓温馨的日常和自己不太相符。
      他更喜欢刺激一些、精彩一些、不太安定的生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兰堂又不想离开横滨,他觉得自己必须留在这里才行。
      兰堂的视线略过赤松流,看到了后面的海。
      
      海水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金红色的光,仿佛燃烧的火焰一样。
      ……好像看过类似的场景。
      
      “兄长?”赤松流突然凑过来,兰堂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停下了脚步。
      兰堂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没什么。”
      
      “是这几天太累了吗?”赤松流撇嘴:“boss真会使唤人。”
      兰堂扯了扯嘴角,他转移话题道:“我听说你和boss身边那个孩子关系不错?”
      
      “哦,太宰啊。”赤松流笑着说:“我和他关系一般,只是他年纪和我差不多,boss想让我照顾一下他。”
      
      兰堂闻言看向赤松流,他突然展颜一笑:“……你也还是个孩子的年纪。”
      想想这些年赤松流一个孩子在港黑摸爬滚打,兰堂略微飘忽的心突兀安定了下来。
      
      他提醒赤松流:“太宰有异能力,你要小心。”
      
      赤松流看向兰堂,有异能力这一点他已经提前猜到了,名字也估摸出来了,但不清楚具体效果。
      
      之前哈桑们给出评测,估计是压制能力的异能力,也提醒赤松流小心来着。
      赤松流立刻问兰堂:“兄长知道吗?太宰的异能力是什么?”
      
      “是无效。”兰堂的声音有些低沉,“他的异能力叫‘人间失格’,可以让其他异能彻底失效。”
      此刻,这个略显消瘦的人语气沙哑而冷凝:“否则,他怎么可能成为森先生的首领传位见证人呢。”
      
      赤松流听后眼睛微微睁大:“哎?让异能无效?那很厉害啊!”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哀嚎起来。
      
      怪不得每次哈桑都闭嘴,只要太宰治在,赤松流就没法让哈桑附体,更别说开宝具放出分1身了。
      ——不过没想到会是失效,还以为是让人自杀来着==
      
      赤松流有些头疼,上次见到果戈里,他可以开宝具跑路,但面对太宰治……赤松流开始真切地思考怎么应付太宰治了。
      
      【一套体术打晕不就行了!】哈桑看不下去了,他阴森森地说:【以后每隔一天去训练场练习体术!别再想敷衍过去了!】
      赤松流:“…………”
      
      兰堂并不知道赤松流在头脑风暴,他继续给赤松流科普太宰治的另一面。
      
      “因为他是首领传位的见证人,有不少人想暗杀他,并试图从他口中得知先代首领死亡真相。”
      太阳落山了,夜风微凉,兰堂觉得有些冷,他缩了缩脖子,“总之,你离他远一点,小心连累你。”
      
      赤松流点头,正要答应下来,就听兰堂话音一转:“你该抽空练练体术了。”
      脑海里,哈桑的笑声特别大特别刺耳。
      
      赤松流:“…………”
      他小声反驳:“兄长的体术也不怎么样。”
      
      兰堂缓缓扭头,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赤松流,慢慢说:“我有异能,你呢?”
      赤松流心中一紧,难道兰堂发现他有异能力了?
      
      赤松流看向兰堂,兰堂却挪开了视线,他加快了脚步:“回去吧,我觉得很冷。”
      “……哦。”赤松流总觉得兰堂变了一些,但又说不准。
      
      赤松流在心里问哈桑:“他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不保证,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哪怕脑子里有淤血,也开始消化了吧?】哈桑也不确定,【你还是加快探查速度吧。】
      
      赤松流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你说的没错。”
      
      【实在不行,你再去一趟默尔索?那里面肯定有关于兰堂的资料。】哈桑提了一个比较坑的办法。
      “……不,打死我都不去。”赤松流简直气坏了,“我进去就出不来了!”
      
      默尔索是欧洲异能监狱,和黑手党的复仇者监狱并称为欧洲暗世界的两大黑牢。
      默尔索会本能收集强大异能者的资料,兰堂是法国人,他肯定榜上有名,所以哈桑才这么说。
      
      哈桑无所谓地说:【那你就只能等瓦利安的消息了。】
      赤松流沉默了一会,他说:“我还可以找马蒂勒。”
      
      哈桑诧异地说:【北美不死者团体?你确定要将交易用在兰堂身上吗?太亏了吧!】
      赤松流做出这个决定后,心情为之舒畅起来,他笑着说:“我不后悔就行了。”
      
      【既然这是你的决定。】哈桑无声地微笑起来,没再说什么。
      ——毕竟这样的赤松流才值得他们效力。
      
      当晚,赤松流打了越洋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后被接起来了,一个略显活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真是稀奇,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
      
      对方的语调中带着笑意和几分懒散:“是不是需要我帮忙啦?”
      赤松流语气平静地说:“嗯,需要,菲勒,开个价吧,你们内部的半成品酒怎么卖。”
      
      菲勒·普罗西安佐沉默了。
      很久之后,他才说:“你要那玩意干嘛?”
      
      “给我养兄喝。”赤松流的声音很轻,虽然他布置了魔术结界,但他的魔力不多,不确定效果如何,万一被隔壁的兰堂听到就麻烦了。
      “你知道的,他失忆了,我总觉得他最近状态不对,我有点担心,成品会让人永生,我觉得用不上,半成品的不死就可以了。”
      
      “……他是你哥哥吧?”菲勒的语气有些冷凝:“你确定?”
      “他有空间系异能,不用担心半成品的限制。”赤松流苦笑道:“成品的价格我也出不起。”
      
      “你的研究还没进展吗?我不信。”菲勒虽然这么说了,但语气好了一些。
      赤松流的语气很郁闷:“进展还是有的,否则也没可能联系你。”
      
      “你舍得?”菲勒调侃道。
      
      “菲勒,我这样的人……或者说,我们这样的人能有一两个重视的存在,是很难的。”
      赤松流推开窗户,他看着远处的海,海风徐徐出来,他的声音似乎也变得缥缈起来。
      
      “也许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合租人,但这些年我的确得到了一些心灵慰藉。”
      “不管他以后选择敌对还是离开,我都不想在心中留下哪怕一丝空隙。”
      
      “你们不死者在漫长岁月坚持下来的原因,不也是那点残存的属于人类的羁绊吗?”
      “这是我们心灵的锚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菲勒是永生之酒的人物,综了永生之酒,菲勒是1931年成为不死者的,但在七十年后才向心上人求婚,也是一个可爱的崽崽。
    赤松流是半吊子魔术师,而菲勒曾吞了一个炼金术师,有关于炼金术师的全部记忆,大概知道这类人的想法。
    +
    啊,突然的加更,主要是上一张哈桑爸爸的名字全写错了,汗,是我犯蠢了。
    既然修了,评论也够了就加更了。
    一千加一更,我要保卫存稿。
    +
    感谢在2020-04-04 12:31:49~2020-04-05 11:58: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日未眠 108瓶;多喝烫水身体好 100瓶;懒 60瓶;再来一块绿豆糕! 20瓶;一株芍藥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