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赤松流对彭格列的感觉很复杂。
      说起来,当年赤松流还在彭格列住过一小段时间,那可真是旅途中难得的休憩,而九代目也的确是一位慈和的老父亲。
      
      所以赤松流无法拒绝斯夸罗的委托,他也想知道为什么Xanxus突然发疯。
      
      按照邀请函上的时间和地点,赤松流提前十分钟到达了一处二楼平台的小花园。
      九代目就坐在花园的椅子上,他身前的桌子上放着锡兰红茶和小点心,九代目翻着一本相册,似乎在看照片。
      
      赤松流取下帽子放在胸前,微微欠身行礼,将近十年未见的少年笑容温和隽永,身材挺拔,气质出众,他语带笑意,眉眼间满是恭谨和尊敬。
      “很久没见到您了,看到您依旧健硕,真是令人欣喜而安心。”
      
      九代目抬头,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坐吧,这些年时不时有你的消息传来,我还以为你在欧洲这边,没想到你居然躲在极东之地……”
      顿了顿,九代目定定地看着赤松流:“你是为了Xanxus而来吗?”
      
      赤松流闻言脸上的笑容消散了一些,他的语气无比真诚:“是啊,我的确为Xanxus而来,虽然我当初离开了,但我心中一直记挂着他。”
      
      他说这话时神情异常诚恳坦然,结果他脑袋里的哈嗓们全都在点评赤松流的演技。
      【小流的表情转换越来越娴熟了。】
      【当初小流的演技课是谁上的来着?】
      【是谁上的有区别吗?反正我们都有哈桑之名。】
      【最可怕的是,他这句话里蕴含的感情也是真的,彭格列祖传直感无法判断他说出的是假话。】
      【毕竟他是我们的御主,得到了我们所有哈桑的承认。】一个低沉的声音说。
      【……你说,要是初代哈桑大人知道了御主,他会承认他吗?】
      
      哈嗓们集体闭嘴了,他们看着自家御主和彭格列九代目表述对Xanxus的兄弟之情,全部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之中。
      
      赤松流早已练就了全神贯注时暂时无视哈嗓们的群聊,所以并不清楚哈嗓们在吐槽他。
      
      毕竟九代目并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他说出自己一直记挂Xanxus后,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了苦涩和无奈。
      
      赤松流走到九代目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叹息着说:“我欠Xanxus一条命,虽然后来我找了新工作,但当年若非Xanxus,就不会有现在的我。听说Xanxus出事了,我还是不自量力地过来了,只是想为他做些什么。”
      
      说到这里,赤松流眼中流露出些微的担心:“不过等我来到这里后才发现,需要担心和宽慰的人恐怕是您。”
      
      赤松流的眼神扫过九代目手里的相册,那里面是Xanxus小时候的照片,赤松流甚至在其中发现了自己留下的与Xanxus的合照。
      
      他微微欠身,眼中满是关怀之色:“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只是……还请您保重身体,整个彭格列里,恐怕还爱着他的人并有能力帮助他的人只剩下您了,如果您出什么意外,Xanxus才会真的完蛋吧。”
      
      九代目闻言苦笑起来,他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看向面前的少年。
      
      被儿子背刺的老父亲的确处于伤心和难过之中,而且他并不想处罚Xanxus。
      可是身为彭格列的boss,被属下背刺了若是不给与强力的回击,会被人认为是软弱和无能的表现。
      
      赤松流看出了九代目对Xanxus的想法,他很坦然地表示Xanxus只能依靠九代目了,这反而让九代目心生唏嘘之感。
      
      “若是当年Xanxus留下你,若是你成为他的副手,也许能帮我安抚他吧。”
      有这么一个通透的少年跟在Xanxus身边,事情可能不会走到这一地步,九代目心中苦涩地想。
      
      他喜欢Xanxus的张扬和热烈,哪怕这孩子没有彭格列的血脉,但他还是欣然收为养子,他抚养Xanxus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感情?
      
      是他给了Xanxus错觉,让那孩子以为自己可以继承彭格列,那孩子一直以一个优秀的继承人而自居,并以此为目标要求自己不断变强。
      
      如今骤然得知自己其实没有彭格列血脉,不是九代目的儿子,Xanxus的心情恐怕如天崩地裂一样愤怒吧。
      
      赤松流面带笑容,这笑容带着一点亲近,一点遗憾,还有一些担忧和怅惘,将一个与Xanxus有些渊源,心中担忧却又碍于身份只能委婉劝诫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彭格列九代目,语气温和地说:“我也很遗憾,只是当年不得不离开,您知道的,我对那个家族……”
      
      顿了顿,赤松流留下足以让九代目遐想的空间后,才继续用略微干涩的语气说:“我知道彭格列有自己的难处,那个家族进行各种人体实验时又极为谨慎,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和把柄。而我势单力薄,若是继续留在欧洲,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力量,并且只要留在欧洲,我随时会被他们监控甚至追踪,那样太危险了。”
      “我只能远渡重洋,时不时地放些烟雾弹,让他们不要注意到我……”
      赤松流说完后,脸上的神色定格在黯淡上。
      
      九代目听后虽然直觉觉得赤松流似乎有所保留,但也没察觉到什么危险和谎言,只能说赤松流可能还隐藏了一些原因吧。
      
      但身处于黑暗世界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九代目也没打算追根究底。
      
      他微微点头,用略微感慨的语气说:“你也不容易。”
      顿了顿,九代目说:“本来这次会见是明天的,但我临时接到了消息,就提前到了上午。”
      
      赤松流心中一动,能让九代目改变会见顺序……哇哦,森先生真的动手了吗?真快呀。
      九代目收起相册,示意赤松流拿起桌子上的几张纸。
      
      赤松流保持着恭谨的状态拿起情报,他一目十行地看完,神情变得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首领他居然……”
      情报上写的是病逝,不过看继任者是森鸥外,赤松流就知道一定是他杀。
      
      赤松流的身体略微摇晃了几下,神色慌乱了一两秒后才镇定下来。
      “感谢您的仁慈和宽容,我们还没收到消息,如今会见结束,我们本打算晚上就回去的。”
      
      傍晚坐飞机离开意大利,岛国正好是第二天下午。
      九代目深深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微笑着说:“港口黑手党似乎也处于激烈变革中,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九代目向赤松流伸出橄榄枝:“巴利安需要一些变动,如果有你的加入,我想将来Xanxus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赤松流听后心中先是好笑,出门竟接了个offer,随即他又感慨起来。
      彭格列九代目的确是一个温和仁慈的暗夜王者,如此心胸就足以让人折服。
      
      他起身,对九代目深深鞠躬,认真地回答说:“感谢您的仁慈,我会考虑您的提议的。”
      
      赤松流向彭格列九代目告辞,飞速回到了港口黑手党暂时居住的地方。
      大佐正和几个部下打牌,看到赤松流一脸凝重的回来,他顿觉得不好。
      
      大佐丢开手里的牌,立刻迎了上去:“怎么了?”
      赤松流看到大佐时略微笑了笑,他看了看另外几个黑衣大汉,对大佐说:“大佐先生,咱们能单独谈一谈吗?”
      
      大佐一愣。
      他们住的房间都是套房,里面是有一个私密性良好的卧室,赤松流进入卧室后立刻把门关上。
      
      大佐看到这阵势,心砰砰地跳:“出事了?”
      赤松流压低声音道:“您和港黑那边有联系吗?”
      
      大佐谨慎地说:“抵达意大利当晚是有联系的。”
      赤松流啧了一声,他拿出九代目给的情报:“首领……不,现在已经是先代首领,先代首领病逝,先代首领的私人医生森鸥外成为了港黑首领。”
      
      大佐听后倒吸一口凉气:“什么?!”
      他飞速拿起情报看……艹,这全是意大利文,但是情报后面附着一张森鸥外的模糊照片。
      
      赤松流快速说:“我去联系飞机时,彭格列那边私下透露了点口风,我花了点钱搞到了这份情报。大佐先生,现在我们必须想办法联系上港黑那边,摸清楚那边是什么情况。”
      
      顿了顿,赤松流盯着大佐:“大佐先生,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大佐拿着情报的手一顿。
      
      “先代首领已经去世,这是毋庸置疑的。”赤松流的声音很轻,仿佛耳边细语:“不管您想为先代首领报仇,还是为自己的未来考虑,都需要迅速做出决断,飞机大概明天下午抵达港黑,您还有大半天的时间。”
      
      大佐听完后霍然看向赤松流,他的神色异常紧绷:“那你的意思呢?”
      
      “我肯定听红叶姐的。”
      赤松流坦然道:“我是她的直属下属,自然会听命于她。”
      
      大佐看着赤松流,许久后才放松身体。
      “那赤松先生知道尾崎干部的选择吗?”
      
      赤松流摇头:“我不知道,但红叶姐是干部,继任的森首领应该不会贸然和她产生矛盾。”
      
      大佐沉吟道:“情报上说,是先代首领将位置传给了森先生?有谁作证?”
      
      “是森先生身边那个叫太宰治的14岁小鬼。”
      赤松流的语气有些复杂,他倒是没想到森鸥外如此狠辣干脆,这下子倒霉蛋的太宰治是彻底跑不了了。
      
      果不其然,大佐脸上流露出一个略显讥讽的笑容。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含蓄地表示:“那是森先生收养的孩子吧?他作证的话……恐怕无法服众。”
      
      赤松流叹了口气,一副极为关心的模样。
      “是啊,目前港黑可能会很混乱,大佐先生要小心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赤松流:不仅哄好了爹,还拿了个offer。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