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

作者:三千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既然答应了斯夸罗,赤松流就端正了态度。
      他询问道:“你知道Xanxus叛乱前做了什么吗?”
      
      斯夸罗有些烦躁地说:“我不知道,我现在也没办法知道!”
      
      “行吧行吧,彭格列肯定会出内部报告,我想办法将报告找来,你虽然被监控着,但如果你现在没事,我想以后也不会有事,那么……”
      赤松流压低声音说:“等你有能力了,想办法搞清楚这段时间都谁死了,将名单传给我。”
      
      斯夸罗听后心中一动:“你是说死去的人可能知道什么,所以被灭口了?”
      
      赤松流看到斯夸罗似乎蠢蠢欲动,不得不提醒道:“你别查,名单给我,我来查。否则你本来可以逃出生天,结果也被灭口了,将来Xanxus知道原因后会崩了我的。”
      
      斯夸罗听到Xanxus的名字,顿时冷静下来:“不用你说我也明白!”
      赤松流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斯夸罗问赤松流:“你多久给我答复?”
      
      赤松流无语地说:“你以为这是很快就能搞定的事吗?你先想办法从彭格列的监视中脱身,将Xanxus的巴利安全部保下来再说吧!”
      
      斯夸罗啧了一声,似乎很不爽的样子。
      
      “现在不适合动手,先等事情平息下来,等你们巴利安恢复了正常的运作,得到一定情报权限后,将名单给我,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赤松流思考了一会说:“我争取一年给你答复,最晚不超过两年。”
      
      “这么久?!”斯夸罗很不满,效率这么低的吗!?
      “嫌久就去找别人!”赤松流更不满,找情报是细致活,他能从彭格列的情报部门虎口夺食就很不错了!
      
      斯夸罗盯着赤松流:“你说的,一年。”
      赤松流反问:“我答应的事,什么时候出过岔子?”
      
      斯夸罗略微松了口气:“那就这样,我回去了。”
      “等等。”赤松流拉住斯夸罗:“帮我查个小情报,我会付钱,或者你可以选择让我欠你个人情。”
      
      斯夸罗听到这句话后动作一顿,他狐疑地盯着赤松流,像是炸毛的猫。
      “你先说说查什么?”
      
      “……一个叫魏尔伦的异能力者。”赤松流慢吞吞地说:“他应该是法国人。”
      虽然兰堂依旧失忆着,默默地当着港黑的底层战斗人员,但赤松流向来思虑周全,早就和这边的情报贩子有长期业务往来。
      
      赤松流一直要求欧洲这边相熟的情报贩子盯着法国的异能力者们,但凡有风吹草动的情报,赤松流全都买走。
      最近赤松流接到消息,说法国那边的确有个叫魏尔伦的异能力者冒了出来,他立刻就联想到了兰堂。
      
      普通的情报贩子只会提供大面上的消息,具体内部细节,还是委托巴利安更有效。
      “法国人?”斯夸罗警惕极了,“难道你不仅骗了boss,还骗了法国那边的势力?”
      
      “……别这么看我,我是那种人吗?”赤松流忍不住去瞪斯夸罗,“我只要那个人的详细履历就行了,你想什么呢?是我那边有人下的委托。”
      
      斯夸罗冷哼一声:“boss说过,从你嘴里说出的话只能信三分。”
      顿了顿,他说:“你欠我个人情吧,回头找你要。”
      
      赤松流摇头:“人情债最难还了,我真是个好人,愿意卖你人情。”
      
      斯夸罗听后反而一副要吐的表情:“你出门打听打听,谁会相信拉克·阿克曼的话?你的名声早就臭不可闻了!”
      
      赤松流听后表情格外微妙。
      在上个世界,他出生在英国伦敦,父母祖上据说曾是岛国人,他们这一支脉师从远坂一族,后来学有所成后,赤松流的祖先就告别远坂家,来到伦敦塔继续进修,并给自己取了新名字。
      
      赤松即红松,罗马音译是阿卡玛兹。
      
      赤松流在欧洲混的时候,刚开始还会耿直地说自己叫纳卡列,流的音译。
      但随着他黑历史逐渐增多,赤松流机智地开始以谐音lucky作为假名,然后又变成了拉克。
      名字都是谐音了,姓氏阿卡玛兹音译也被他改成了阿克曼。
      于是充斥了谐音名字的拉克·阿克曼就新鲜出炉了。
      
      后来赤松流去岛国,换个身份重新做人,摇身一变成为了赤松流,两个马甲无缝切换,毫无破绽。
      
      有时候赤松流来欧洲出差,哈桑就顶着拉克·阿克曼的马甲出去浪一圈,为这个臭不可闻的名声再添几个骗人成功的战绩。
      ——哈桑也擅长诡骗,他才是专业的,赤松流只是学徒。
      
      赤松流无奈地说:“那都是我年轻不懂事……”
      斯夸罗用看骗子的眼神看赤松流:“……你现在多大?”
      
      赤松流咳嗽了几声:“反正我现在缩在岛国,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你帮我保密身份,如何?我也算是将一个把柄丢给你了。”
      斯夸罗没好气地说:“废话!若非如此,我会来找你吗?”
      
      赤松流开口:“我希望尽快给我回复。”
      斯夸罗:“先等我们解禁吧,解禁了有消息了,我自然会传给你。”
      
      赤松流点点头:“那就这样。”
      “boss的事……”斯夸罗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摇摇头,没再开口。
      
      “交给我吧。”赤松流抬手端起桌子上的香槟,继续慢慢喝。
      听到他的回答,斯夸罗的神色好了点,随即他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自始至终,都没人发现赤松流身边曾有人来过。
      
      赤松流把玩着酒吧,心里啧啧不已,幻术师吗?还真是好用的能力。
      家大业大彭格列,羡慕不来啊。
      
      就在赤松流在意大利混吃混喝的时候,横滨发生了堪称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那个瘦高干部发动叛乱,被另一个性格冷酷的干部干掉了。
      这个消息加重了首领的病情,他之前就因彭格列内部叛乱的消息而气得怒急攻心,如今雪上加霜,更是陷入了疯魔的状态。
      
      首领在病床上说着全都杀了的疯话,然后终于被森鸥外一手术刀送入黄泉。
      年仅十四岁的太宰治成为了【首领传位给森鸥外】的唯一见证人。
      
      “太宰,你作为见证人,明白要做什么吧?”
      森鸥外脸上还有飞溅的鲜血,笑容扭曲如恶鬼,他用自认为和善的语气问太宰治。
      
      黑发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鸢色的眼眸仿佛沉淀了最深沉的血腥和黑暗,窗外的月亮似乎也被染上了血色,红的骇人。
      
      森鸥外出乎意料地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新任首领,港口黑手党顿时陷入了内乱之中。
      
      在干部会议上,原本五位干部,因死掉了一个,大佐在意大利,真正能参加会议的人只剩下了三个。
      
      两个二五仔和尾崎红叶。
      森鸥外有尾崎红叶的支持,局势暂时维持在了二对二,森鸥外勉强成为了港黑首领,接下来他需要开始清扫那些不听话的人。
      
      森鸥外目前能信赖的人是尾崎红叶,尾崎红叶极度憎恨先代首领,如今首领滚蛋了,她自然欣然接受新的港口黑手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森鸥外叹了口气:“真是麻烦啊,虽然当boss之前就知道会是烂摊子,但没想到会稀烂成这样。”
      他身边一个金发的小女孩吃着草莓蛋糕,很不走心地说:“你自找的。”
      
      森鸥外哀叹了一声,随即就打起精神,继续忙着处理先代首领留下的烂摊子。
      他先是停止了一切对外扩张和激烈的针对行为,然后开始肃清内部反对他的人,和很多中层干部进行一对一的谈话。
      
      随即森鸥外开始插手掌控直属于首领的行动部队黑蜥蜴。
      他毫不犹豫地选用了干了很多年都没升职的兰堂,提拔他成为百人长,随即森鸥外又和同样是黑蜥蜴百人长的广津柳浪谈了谈,得到了广津柳浪的认可。
      
      至于黑蜥蜴以前的队长?早被先代首领干掉了。
      有了黑蜥蜴的支持,森鸥外才算能睡个安稳觉。
      
      港口黑手党更换了boss,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是小事。
      赤松流这边隔了时差,并不知道森鸥外已经开动了,第二天他按照定好的流程向彭格列打申请去见九代目。
      
      九代目本来没时间,但他接到了岛国紧急联络,说港口黑手党发生了首领更替事件。
      于是九代目于上午十点左右临时抽了点时间,紧急会见了大佐和赤松流。
      
      大佐还觉得奇怪,他这刚打上申请立刻就能见了?
      赤松流却心中一动,八成港黑那边出事了。
      
      两人在侍从地带领下来到九代目的会见室。
      彭格列九代目在见到赤松流之前,对这个名字没有一点反应。
      
      但等赤松流站在彭格列九代目面前,九代目立刻就想起了赤松流是哪根葱。
      这不是当年那个叫拉克·阿克曼的涮了Xanxus的小混蛋吗?后来这小鬼突兀失踪,Xanxus还发了好大一场脾气!
      
      九代目深深地看了一眼赤松流,随即收回视线。
      九代目和大佐简短地说了几句话,表示彭格列没问题,和港黑的关系也一如既往,然后他就将人打发走了。
      
      大佐完全没发现身边的赤松流和彭格列九代目眼对眼的事,在会见结束后,他还和赤松流商量:“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赤松流微笑说:“晚上如何?我们中午还可以享用一顿意大利大餐。”
      大佐听后深以为然,他道:“你说的不错。”
      
      中午吃完饭,赤松流表示要去找彭格列联系一下回港黑的飞机,大佐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当赤松流离开休息的房间后,走廊里立刻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管家服的侍从,他向赤松流递交了一份邀请函。
      
      赤松流接下了邀请函,他看都没看就说:“我会准时赴约的。”
      那侍从无声离开。
      
      赤松流打开邀请函,上面用华丽而优雅的意大利文写着诚邀赤松流参加九代目的下午茶,希望他不要拒绝。
      
      哦咯,小伙伴的父亲来谈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个有爹的小伙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