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未来再见

      不过茫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萩沢让毅然决然地往中原中也集中攻击的地方跑去!
      
      能够吞噬一切的能量球不断破坏着四周,萩沢让仗着身材矮小,灵活地穿梭在残垣断壁间,很快便到达了几乎被中原中也犁平的废墟中间。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半空中的那个身影,用自己能发出的最大声音疯狂地呐喊:“中原中也!你救不了海川进!救不了早苗幸太!救不了萩沢让!你被杀人凶手耍得团团转!你砸了羊的据点让大家无家可归!你毁了羊——!”
      
      天空中的那道身影肉眼可见地停滞了一瞬。
      
      “你去死!你赶紧去死!你不是羊之王吗?!你死了我立马送整个羊的人下地狱,让他们全部给你陪葬——”萩沢让哈哈大笑起来,像个话剧演员一般表情夸张地挥舞着双手,“你想让他们怎么死?折断手脚、挂在树梢上放干血液如何?或者说用锋利的手术刀顺着肌肉纹理将他们一片片剖开?还是说将他们一个个捆起来扔进水池里,只要不断往上游就能活下来,游一整个晚上,最终力竭而亡?啊!这么一想,要是能够将同伴踩在身下溺死,一具具尸体堆叠起来,稍微踮起脚就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啦!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混蛋——”高高居于天上的神明震怒,几乎一个呼吸便出现在了萩沢让面前,掐着他的脖子,将他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那只手如同铁钳一般,牢牢地扼着他,只需一个用力,就能拧断他的脖子。
      
      可萩沢让毫无畏惧。
      之前的疯癫如被戳破的泡沫一般消散,他又变回了平时那个乖巧又听话的好孩子萩沢让。
      他伸出双手,去搂中原中也的脖子。
      意外地是,他并没有费多大力气便将中原中也搂进了怀中。
      应该说,身体负荷过重的中原中也完全是力松劲泄,直接跌在了萩沢让身上,呕出的大量鲜血更是泼了萩沢让半张脸,就连他帽子上的“灰绒球”都沾上了点点血花。
      
      充满铁锈味的气息环绕着他,萩沢让恍若未觉,紧紧抱着中原中也,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像是重新迎回了自己失而复得的珍宝。
      而对他来说,事实也确是如此,甚至感动得眼眶发热,几乎落下泪来。
      
      一枝梅花温顺悄然地出现,花香浓郁。
      中原中也狰狞的表情开始舒缓,收缩到极致的瞳仁也渐渐地放大,不知所措的茫然在他的脸上铺散开,身上的力气逐渐溃散,手脚已然无法动弹。
      
      第一分钟,麻痹。
      
      “让……?”
      “嗯!”萩沢让用力点了下头,笑容灿烂地说:“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中也哥了?”
      中原中也有些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这句话……该我来说才……对吧?”
      他浑身疲软地趴在萩沢让身上,只是看了一眼男孩半张脸上的血污,就深感难堪地别过了脸。
      “我……”他艰涩地开口,“我看到……你们都……”
      “死了?”萩沢让接下他未说完的话,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脑袋,“那是幻觉啦,是幻术师的把戏。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幸太君也还好,只是腿上受了伤,行动有些不方便,现在正待在安全的地方等着我们呢。”
      闻言,中原中也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吊在心上的那块石头终于平稳落地,他身上的诡异图文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踪影。
      
      “我好高兴——”萩沢让的声音轻柔又甜蜜,好像软绵又有弹力的棉花糖,“真的有人会在意我的生死呢……”至于他中也哥还担心着的另一个家伙……早苗幸太?谁啊,他才不知道呢哼。
      
      “你在说什么啊……”
      中原中也的眼前开始出现重影,上下眼皮也开始不住打颤。他的思维开始变得缓慢,大脑一片混沌,根本提不起任何精神来考虑接下来的事情。恍惚间,他好像听到——
      
      「中也哥的眼睛……好漂亮……」
      「因为经常看到中也哥的手揣在衣兜里,所以我就擅自买了手套。」
      「我以后一定会比中也哥高的!」
      「谢谢中也哥啦~」
      
      第二分钟,致幻。
      
      “谢谢中也哥啦,你已经很辛苦啦,现在开始好好睡一觉吧。”
      男孩的话好像是从远远的天边飘过来的一样,那么模糊,根本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现实。
      “什么嘛……”
      
      萩沢让看着中原中也强撑的眼帘终于合上,动作小心又谨慎地摸了摸他的眼角,默默地在心里倒数。
      
      第三分钟,昏迷。
      
      萩沢让轻轻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脸颊,低声试探:“中也哥?”
      两秒过去,没有任何回应。
      他小心翼翼地将陷入昏迷状态的中原中也从他身上搬开,挪到了旁边平坦的空地上,让他正面朝上。
      
      ……152、153……167、168……175……
      
      萩沢让扒开袖子,在干净的手臂上划下一刀,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溢出,他一只手扒着中原中也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
      
      第179秒。
      血液顺利滴入中原中也的嘴里。
      异能力效果解除。
      
      萩沢让又是探脉搏又是试呼吸又是听心跳,一番忙碌下来,总算放下了心。
      心神一松,他紧挨着中原中也,盘腿坐在了光秃秃的地面上,发了一会儿呆,从口袋中拿出了那枚依旧完好的追踪定位装置。
      这时,他旁边的土壤“哗啦”一声,探出一根树枝,上面长着几枚小小的、刚刚结苞的花骨朵,颤巍巍的,幼嫩得可爱。细细的枝丫好像骷髅架子的手掌,钻回地下抓了抓,带出一连串黑乎乎的东西……赫然是之前被卷入地下的敌人衣物。
      “嗯……让我找找……”萩沢让心念一动,活物一样的树枝便开始翻找起衣服口袋中的东西来。不一会儿,便找到了萩沢让想要的东西——定位显示装置。
      那东西不过成年人巴掌大小,瞧着倒是挺方便的。
      装置背后有一个暗纹图腾——交叉的猎.枪和贝壳,正中则是一枚子弹,底下还有一串外文字符“VONGOLA”,萩沢让看不懂,推测应该是意大利文。
      还有那个金发男子的上衣口袋里有一块怀表,底座同样有着相同的图文和字符。
      萩沢让想,那应该是属于某个意大利组织或者家族的。
      他将字符仔细记下来,之后去书店翻翻词典就知晓是什么意思了。
      
      萩沢让以前听他父亲说过一嘴,幻术师的门槛和天花板都相当高,极其考验天赋才能,因此优秀的幻术师是十分稀有的。而且神奇的是,这个世界上大半的天才幻术师都扎堆在了黑手党起源地——意大利西西里,还基本上都被当地排得上号的黑手党家族包揽了。
      
      以萩沢让的眼光来看,他们遇到的这个幻术师勉勉强强算是合格,说不上优秀。因为萩沢让他父亲告诉他,真正优秀的幻术师,能够轻松做到欺骗甚至剥夺他人的五感,在他们的幻术中,颠倒日夜黑白、四季变换、更改地形根本都算不上难事,而且还能做到修补一个人被摘除的内脏,只要幻术不撤除,那他就能一直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
      这样的实力,很显然是那个轻轻松松就被他干掉的半吊子幻术师拍马也赶不上的。
      
      不过就算是一个半吊子,意大利的幻术师带着手下千里迢迢跑到横滨来干什么……
      这个疑问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的,萩沢让也没打算插手过深,只要麻烦不招惹到他们头上来,那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想清楚了这一点,萩沢让便将那套定位装置放到了一边,开始摸着下巴思考:接下来该买个什么礼物把定位装置装在里面一并送出去呢?还得让他中也哥能够随身携带的……
      嘶——平安符怎么样?
      
      可这不过是想想而已。
      像这种带有明显标识的东西,不管那个金发男子究竟是偷来的还是本身就持有的,他什么都闹不明白还留在手上,那才是真的蠢呢。
      萩沢让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捡起石头砸定位装置的动作却丝毫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给砸了个稀巴烂,甚至连里面的零件都不放过。一点一点扒开清理完,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便让梅枝将装置残骸卷吧卷吧拖进了地下,从此再不见天光。
      
      *
      
      中原中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睁眼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天花板,而是……萩沢让那张靠得极近的脸。
      中原中也:“…………”
      男孩眨了两下眼睛,随即兴奋地说:“中也哥你醒啦!”
      中原中也忍不住伸手扒开他的脸,“……你干什么呢?”
      
      萩沢让也不在意,顺着中原中也的力道退开后,规规矩矩地坐在了一边陪护椅上,“我刚才看到你的睫毛动了下,可我担心是错觉就凑近了点仔细看了看,结果你真的醒过来了!”
      听完原委,中原中也忍不住挠了挠头发,“啊,是吗?让你担心了……”
      “中也哥知道就好!下次就别让人担心啦。”
      “是是——”
      
      中原中也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发现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问:“这是哪儿?”
      “是白濑哥他们找的临时落脚点,还在擂钵街内,离原来的据点有一些距离……”说着说着,他发现中原中也不知什么时候视线集中在了他的脑门儿上,神情略显复杂,欲言又止。
      萩沢让伸手一摸,摸到了缠绕结实的绷带,顺嘴就说了出来:“这是被那些家伙给撞的,一开始有点疼还犯晕,医生说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但是不严重,我睡一觉起来就没事儿啦!”
      
      原来不是他意识不清时造成的。
      中原中也悄悄松了口气。
      
      “幸太呢?”
      “幸太君的腿被打断了,不过手术很成功,而且医生说幸太君年纪小,好好保养的话就能慢慢恢复。”
      
      中原中也:“是吗?那就好。”两个小孩虽然受了伤,但好歹还活着。可是……
      “对不起,进他……”
      萩沢让忽地一步上前握住中原中也的手,牵着他就往门外跑。
      “让?!”
      
      他们出门后还碰到了不少羊的成员,大家都纷纷向中原中也打招呼并表示了关心,见萩沢让拽着他往外跑,似乎也知道他们要去哪,于是都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叮嘱他们“早点回来”。
      
      中原中也:“这是去哪?”
      萩沢让:“待会儿你就知道啦!”
      
      中原中也满头雾水,先被萩沢让拽到了他平时打工的花店,温柔和蔼的老板娘早早准备好了他要的花。
      萩沢让道了谢,拿起花又马不停蹄地带着中原中也离开。
      两人一路赶到了偏僻的郊外,越过丛丛树林,最终在临海的断崖停了下来。面朝大海背靠绿林的方寸之地,零零散散地立着数座墓碑。
      
      中原中也在看到那些小小的墓碑时,就明白过来了。
      果然,萩沢让径直带着他来到了放着零食、鲜花甚至一些零碎旧物的墓碑前,轻声道:“进哥,中也哥终于醒啦,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看你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不知道究竟是说给海川进听,还是说给中原中也听:“中也哥帮你报了仇,不过他脾气有点大,把羊的据点都给砸了。”
      中原中也:“……”
      
      “原来的据点乱糟糟的,不如这边风景好,所以我们就把你的新家安置在了这边。可以看日出、看日落、看潮涨潮落……星星出来的晚上也一定特别漂亮吧?”
      “人固有一死,你只是提前偷跑,走在了我们所有人前面,不过未来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到时候可不能再让别人来替你打招呼了啊。”
      萩沢让说着说着就笑了,“说不定到时候你都认不出我们来了呢,变成白胡子老爷爷什么的……”
      
      中原中也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怀里却突然被塞了一束花。
      “要是知道你来看他还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进哥肯定不会高兴的。”萩沢让一只手将他往前推了推,“去和他好好道别吧。”
      “……嗯。”
      
      中原中也将花束放在墓碑前,深吸一口气,郑重地说:“进,对不起。”
      “还有……”
      
      “未来再见吧,不过抱歉,我可能会来得很晚,因为有些家伙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萩沢让牵住他的衣角,轻轻地补充了一句:“我会和中也哥一起来的。”
      “……”中原中也回头看了他一眼,继而无奈地道:“你怎么这么粘人?”
      萩沢让撅了下嘴没说话。
      “算了。”他叹了口气,之前一直堆积在眉间的阴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一只手依旧习惯性地揣在兜里,另一边却是第一次主动牵起那只喜欢揪他衣角的手,“回去了。”
      萩沢让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那双眼睛里就像是投进了一束光,亮得不可思议,“嗯!”
      
      “咕——”煞风景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啊,你肚子饿了?请你吃拉面吧?”
      “明明是中也哥的肚子在叫啊?”
      “……闭嘴。”
      “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开启时光飞逝大法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感谢在2020-03-27 23:43:39~2020-03-28 16:33: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朕不是傲娇哟、树下菩提子、中原七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吟 5瓶;sweet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