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黑一枝花

作者:Sonat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事件调查

      半年后,在某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溘然长逝。
      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临死前竟然将首领位置传给了一名驻管医师。
      
      萩沢让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变得相当古怪。
      港口黑手党的驻管医师……不会这么巧吧?
      
      港口黑手党前任首领的去世仿佛一个信号,蛰伏许久的大小势力纷纷亮出他们锋利的爪子,虽然不可能直接扑杀内忧外患可依旧势大的港口黑手党,但零零碎碎撕扯下几块肉倒是没什么问题。
      多方势力掺和下,横滨再一次陷入大混乱中。
      而港口黑手党树敌众多又正值换届内乱之时,所以在这次混乱中,成为了多方势力重点盯梢和趁火打劫的对象。就连一直都是实行防守反击主义的羊,也趁乱袭击了港口黑手党的某辆军械运输车,用热武器将自己武装了起来。
      
      白濑计划这次行动的时候,因为担心中原中也会反对,便搬出了“要是有枪的话,哪怕一不小心被敌人抓到也能进行反抗,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这样的说法,就差没将“海川进”这个名字给明说出来了。
      
      中原中也自然无话可说。
      萩沢让牵着他的衣角站在他身边,沉默地看着兴奋无比的白濑等人,粘稠的恶意几乎要从黝黑的眼睛里溢出来。
      不经意间瞥见这一幕的早苗幸太心头一跳,下意识地退到了阴暗的角落中去。
      察觉到异样视线的萩沢让扭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说话。可早苗幸太却瑟缩得更加厉害了。
      
      这时候中原中也突然伸出手摸了摸萩沢让的头。
      萩沢让冲他露出一个明媚又灿烂的笑容,简直乖得不能再乖了。
      
      不过正如白濑所说,他们有了武器,羊也有了除中原中也之外的反抗能力,再加上港口黑手党又腾不出手来彻底清剿他们,于是在与港口黑手党结下这个梁子后,双方便开始了长期的抗争。
      与港口黑手党那个庞然大物作对,不落下风且伤亡也很小,这样的抗争无意识间助长了羊的气焰,再加上还有中原中也这个强大王牌,他们逐渐丢掉了以前的小心谨慎,也不再有意识地将“羊之王”“重力操作者”的名号限制在擂钵街了。
      随着羊的活跃,与中原中也交手的人也在不断增加。他的强大实力,以及他“侵犯羊之领地,必将遭受百倍报复”的话传出去后,不少人开始重视这个全由未成年人组成的擂钵街小团体。
      
      为了对外表明自己是羊的成员,他们还特意定制了蓝色的皮手环,统一戴在腕上。
      当对象是戴着蓝手环的未成年人时,不怀好意之人动手前便多了一分顾虑——他们能否承受住来自“羊之王”的百倍报复?
      而与之相对的,羊的成员们也就多了几分安全保障。
      
      久而久之,羊的成员行事越发大胆,甚至都敢到港口黑手党据点附近的工厂大道去偷酒了!
      中原中也得知后,难得冲他们发了一通脾气。
      本来还沉浸在卖酒卖了不少钱的喜悦中的羊成员们,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就凝滞住了。
      尽管很快中原中也就以“不该乱发脾气”为由向他们道了歉,大家也都纷纷表示“没关系”,可到底还是留下了不愉快。
      中原中也大概也是知道这一点,没再参加他们举办的所谓“庆功宴”,大晚上的跑房顶上吹冷风去了——身后跟着小尾巴萩沢让。
      当然,这两人也没在房顶上待多久。原因是萩沢让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老妈子属性渐显的中原中也就将人拎下房顶,大手一挥带着他吃拉面去了。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
      
      中原中也最近在追查散布“荒霸吐”传言的家伙。
      传言中,荒霸吐最早出现在八年前,就在擂钵街这个地方。当时祂一现身,就造成了一场规模巨大的爆炸,吹飞了地面上的一切,最终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天坑。没错,如今擂钵街的凹陷性地形就是祂造成的。
      而近日,不知道流言到底是从何处传出来的,说是荒霸吐再次现身了。
      中原中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可他又不说究竟为什么不可能。
      他对这件事相当重视,甚至让羊的成员平时帮忙收集一些与荒霸吐传言有关的信息,比如传言的源头、传言的具体内容什么的。
      
      萩沢让从他笃定的态度和对荒霸吐传言的重视程度中,察觉到了中原中也和荒霸吐之间的微妙联系。但他没有直接到中原中也面前去求证,只是私底下进行着自己的调查。当然,他调查的并不是所谓的荒霸吐,而是王权者。
      
      王权者,即是被一块神奇的石板赋予了强大力量的能力者。该能力者作为石板之下的“王”,拥有可以挑选部下——他们称之为“氏族”,并赐予其力量的权力,“王权者”的称号便由此而来。
      被石板赋予力量的王权者,在使用力量的时候,头顶上空会出现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当这把剑的损耗达到极限时,王权者便会坠剑。
      
      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调查王权者,那就得从十年前发生的那场迦具都事件说起。
      
      十年前发生的迦具都事件造成了大约七十万人的死亡,并在神奈川县留下了气象卫星都能观测到的巨大天坑。破坏性杀伤力实在太过巨大,官方出于种种考虑,最终只是对外宣称这场灾难是陨石落地造成的,并没有对群众公开其真实原因。
      事实上,真正导致了这场重大灾难的,是王权者坠剑才对。
      
      可萩沢让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普通人不该知道的事情呢?那是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名王权者的氏族成员。
      
      萩沢让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确定中原中也与那个曾经造成擂钵街天坑的荒霸吐有关,这样的杀伤力不免让他想到了坠剑的王权者。
      而曾经中原中也异能力暴走时身体崩坏的情况,又让他联想到了能量输出过大就会产生损耗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二者之间的联系看似微妙,可能力侧的东西,多多少少存在着一定共通之处。
      
      萩沢让不关心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因为这就跟追溯“异能力者为什么会拥有异能力”一样令人头疼。
      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事情本来就不需要刨根究底的,因为存在即是真理。
      他唯一关心的,只是如何帮中原中也控制住他体内的强大力量。
      
      据他所知,东京的王权者那边就有监测王权之力阈值,以及控制王权之力输出的办法。
      
      但他知道的这些,都是从他父亲平时零零碎碎透露出来的消息中,自行归纳总结的。事实究竟与他所想的有没有偏差,还有待考证。
      因为担心最终调查结果不尽人意,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控制力量的办法,所以他就暂时没告诉中原中也。给了别人希望,到头来却发现一切只是虚妄,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算什么事呢?
      于是萩沢让就自己悄悄地调查这件事,最近都是在忙这个。
      
      按理说,调查王权者相关的事情,应该直接去王权者扎堆的东京才对,可他要是真的去了那儿,能不能回到横滨都是个问号。
      也好在横滨就是神奈川县的县厅(行政中枢)所在地,有心的话,是能够调查到十年前关于迦具都陨坑的相关报道的——毕竟就位于神奈川县的东南角,又是伤亡人数那么大的一场灾难。
      虽然他也知道,能够被大报报道的,必然是经过官方审核后,确认无误了才放出来的。但他手中可用的东西不多,只能从这起事件出发,抽丝剥茧,探索王权者的坠剑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这天中午,依旧没有任何收获的萩沢让从图书馆走出来,准备照常去花店帮忙,却意外在门口遇上了一群奇怪的家伙。
      黑装墨镜,还有一辆四面都贴了防窥膜的黑轿车。
      
      萩沢让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却被领头的黑西装男人拦了下来。
      他疑惑地看着那人。
      
      “失礼了。”那男人微微欠身,“代首领传达:‘让君,我们来谈一谈医疗费的问题吧’——以上。”
      “……”萩沢让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捂额,一副头疼不已的样子,“森医生还真是贪心啊……明明我在离开前就好好结了账的。”
      
      黑西装男人不为所动。
      萩沢让也没指望他会有什么反应,心知那个医生找上门来,就代表不谈完他所谓的“医疗费”是绝对不会放他离开的。他这会儿跑了,下一次指不定就直接堵在羊的大门口“邀请”他了。
      
      于是萩沢让坐上车,乖乖跟着这群人来到了横滨颇具地标代表性的港黑事务所大楼。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被邀请来的人不止他一个。
      
      萩沢让被黑西装男人带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房间里的家具一应俱全,瞧着就像个普通的客房。可问题在于……
      
      “让?!”
      
      萩沢让循声望去,随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省吾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那被手铐脚铐束缚了行动,又被随便扔在角落里的,不就是经常跟在白濑身边的省吾等人吗?
      
      萩沢让进门后,黑西装男人便关上门离开了,因此省吾等人也没有太多顾虑,直接回答了萩沢让的问题:“我们是在工厂大道那里被港口黑手党的家伙抓到这儿来的!”
      “工厂大道?”萩沢让一下子就捕捉到了某个关键词,歪了歪头,“你们又去偷酒了?”中原中也不是不让他们去工厂大道偷酒吗?
      “咳……这不重要……”面对中原中也小跟班的发问,省吾等人不由得有些心虚,“你呢?不过你怎么也被抓了?”
      萩沢让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就是刚刚从图书馆出来……”
      “这样啊……”省吾等人不疑有他,开始低声讨论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
      “放心吧,中也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对!还有中也在呢!”
      “可中也什么时候才会来救我们啊?”
      “别着急,就算给中也传消息也需要一点时间嘛!”
      “不过出去之后,一定要让中也狠狠地帮我们报复回去!”
      “没错!侵犯羊之领域的,必将受到百倍报复!这可是中也说的!”
      
      中也、中也、中也……
      没了中也你们算什么东西?
      
      萩沢让眨了下眼睛,将视线从那群无趣的家伙身上挪开,看向窗外蔚蓝的晴天。
      
      这个问题应该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一发新文预收:
    《神明的金丝雀》
    一条寺修,男,22岁,恋爱经历3次
    三任恋人均在与其确认恋情的第二天意外身亡
    原因是一条寺修的异能力——给所爱之人带来灾祸,自己却能心想事成
    被异能特务科称为「神明的金丝雀」
    通俗来讲即是超级许愿机爱谁谁倒霉
    当然除了某个人间BUG
    哒宰:嗯~只要被修君爱上就能幸福地死去呢,真好~可惜……
    修:一定是我还不够爱你!我会努力的!
    众人:…………
    感谢在2020-03-28 23:00:00~2020-03-30 23: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夜话白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话白鹭 30瓶;有只兔子 有只猫 20瓶;万里无一物 16瓶;木迟 10瓶;铃铃铃 4瓶;树下菩提子 3瓶;円、理理理子、sweety、刺客柒、楼兰月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