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原本热闹的席间因为萧自清的出现一下子安静下来。什么郡守、县令统统都被吓得冷汗直流。
      
      裴若云叹了口气,看了看那位郡守。他此时正呆坐在一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伺候的小厮虽然没见过萧自清,但看现下的情形也知道来的也是位有头脸的人物。
      
      他捧着单子,笑着上前问道,“这位公子也要点位姑娘吗?我们这除了国色天香艳绝九州的卿若姑娘,还有一位弹得一手好月琴的小维姑娘。”
      
      萧自清脸色不善的盯着裴若云,一字一句道,“在座的皆是官员,怎能狎妓?”
      
      裴若云连忙挥着手让他离开,这样的情形还敢往上贴真是能人。“你先下去吧,只上些酒菜就可。刚才的姑娘也不要让她来了。”
      
      小厮看着萧自清铁青的一张脸,忙不迭的点头。“是,是,客官稍等,我这就去。”临走时还不忘把门关上。
      
      小厮走了之后,雅间里变得更加沉静。谁都不敢多说一句,生怕惹了萧自清不快。
      
      萧自清信步走到一把椅子旁,坐了下来。打量着这一群人。
      
      有胆子大的官员扯了扯裴若云的袖子,“小先生,这是……”
      
      裴若云勉强扯出来一个微笑,走到萧自清身边解释道,“王爷看见了请帖,自觉平日里与各位大人交集甚浅,所以趁此机会和大人们叙叙旧。”
      
      萧自清斜瞥了一眼在坐的各位,冷漠的问道,“刚才是哪位大人叫的姑娘。”心里却一直在责怪裴若云不守信用。若不是他进来的及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坐在人群后的汝南郡守,一个不小心从椅子上跌下来。俯身谢罪,“是下官的疏忽,只想着让小先生松懈一下。下官知错,请王爷责罚。”
      
      其他人见着这幅场景也不敢上前替他说好话。一个个的只能眼观鼻子,鼻观心。
      
      裴若云刚想替他说话却被萧自清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她也在心里生着闷气,说好了等时间差不多再进来。这刚说了没两句,正题都没有引出来。官员们记住的就只是汝南王的威严,以后贪墨起来更小心翼翼抓不住把柄。
      
      虽然生气,但她还是硬着头皮笑了两声,上前打圆场。
      
      小声同萧自清道,“姑娘还未到场,也算不上狎妓。先饶过他吧,还有正经事做。”
      
      萧自清听见她的话,慢慢放缓了脸色。“这件事我慢慢和你算账。”说着,他拿起了桌上的一块糕点,放在嘴里细细品着。“这糕点很是不错。”
      
      两旁的官员也都赔笑着,“这沁雅楼的糕点也算是一绝。虽然比不上京城的云德轩,但吃的也是风味。王爷喜欢就好。”
      
      萧自清另拿了一块放进裴若云手里,“你在京城待的时间久,尝尝和云德轩相比如何?”
      
      裴若云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甜滋滋的好吃极了。
      
      萧自清见她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笑着对她道,“既然喜欢,就带走些。顺便也可以送去京城,给秦王尝尝。”
      
      官员们看着他脸上的那抹笑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都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汝南王对裴小先生真是青眼有加啊!”一位县令小声道。
      
      另一位县令微微颔首。这小王爷向来像个玉面阎王似的,脸上从来没有过笑脸。
      
      “我还没有见汝南王对谁笑过。”
      
      萧自清环视四周,难得的又笑了一下,“各位也别太拘束了,都落座吧。”
      
      裴若云紧挨着他身侧坐下,“你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自清又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糕点,“你不是要敲打他们吗?别说话就行。”
      
      裴若云弯着一双杏眼,一边咬着嘴里的渣滓一边点头。只要能把这件事做成,不说话就不说话了。
      
      萧自清自顾自的端起酒杯,“前几日秦王给我来了一封信,请我帮他个忙。托我查一查地方官员贪墨的事。”
      
      一群人一听这话,腿肚子都开始发颤。纷纷看向裴若云。
      
      裴若云却低着头吃的专心致志,假装没看见。
      
      萧自清有趣的打量着他们,看着他们的样子轻笑一声。他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的道理再懂不过。
      
      他停顿了一会,继续道,“秦王也不是要打压各位的意思,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太过分。”
      
      座下十几个人纷纷附和,“王爷哪里的话,我们自是秉公执法。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的。”
      
      汝南郡守也踉跄着站起来,“是。我们不会做这些事惹王爷操心。”
      
      萧自清又往裴若云手里塞了块糕点,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着。“你们心里清楚就好。”
      
      汝南郡守也作了个揖,谄媚的附和。“清楚。看王爷对这点心感兴趣,不如我让人再备点。”
      
      萧自清摇了摇头,瞥了他一眼。对这个人,萧自清着实没什么好感。
      
      “这倒不用了。我只是好奇,刚才是哪位叫的姑娘?”
      
      这一顿饭吃的毫无生气。官员们战战兢兢,裴若云也被那些个糕点撑的吃不下去。只有萧自清自己举杯自己夹菜吃的不亦乐乎。
      
      从沁雅楼出来,裴若云就揉着胃口扭扭捏捏的不上车。
      
      萧自清弯着腰拉开了车帘,回过头就看见裴若云站在车下,僵笑着问,“王爷,你看今天夜色那么美,我们要不要走一走。”
      
      萧自清抬头看了看满头的繁星,应了一声“好。”
      
      夏日里的夜,蝉鸣点点。偶尔吹过来一阵阵的风,让人舒服了许多。裴若云和萧自清在前面慢慢走着,承影跟在他们身后驾着车。
      
      “周先生不是说你不方便出面吗?你今天怎么还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话。”裴若云抱着肚子,小步小步向前走着。
      
      萧自清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把扇子,慢慢的扇着。“借秦王的名头而已,他们不会记恨我。而且也能让陛下看清楚我的确是中立的。”
      
      裴若云活动了一下腰背,坐了那么久,腰都有些酸。“在京城时,你就十分在意皇上的一举一动。我倒觉得你大可不必,你是皇上的亲侄子,皇上对你又很是喜爱。你在担心什么?”
      
      萧自清叹了口气,故作轻松道,“人心隔肚皮。身在皇家,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裴若云低下头,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流云暗纹。
      
      萧自清的父亲,也就是皇上的亲弟弟曾是徐国的兵马大元帅。也是无数人心目中的战神。但自从几年前那场和陈国的战争后就受了重伤,没过多久就陨落了。也是因为这,萧自清才会得到皇上格外的宠爱。
      
      身世显赫,皇上宠爱。身为旁支不可能继承皇位,除非是他父亲死的蹊跷,他不需要防着皇上。
      
      裴若云吸了口气,空气中的香甜让她抛去了脑子里的想法。大叫了一声,“山楂酪!”
      
      她又用力吸了两口气,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卖小吃的摊子。
      
      萧自清含着笑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宠溺,“你不是说吃多了,走一走吗?”
      
      裴若云跑到了小摊前,伸出了两根手指,“大娘,要两碗山楂酪。”
      
      大娘笑眯眯的应了声好,打开了锅上的盖子,盛了两碗山楂酪递给她。
      
      裴若云拿起勺子抿了一小口,丝丝的甜味渗进她嘴里。“山楂可以消食化积。我正好可以多吃点。”
      
      萧自清拿起她旁边的一碗,却被裴若云按住了手。“这一碗也是我的。我再去给你买一碗。”
      
      萧自清皱了皱眉头,“我就要喝你这一碗。”
      
      远在几千里外的京城,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东宫上空掠过。掀起了房顶上的一瓦。
      
      “太傅,您说老三这是什么意思。”太子萧爻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烦躁的扯了扯领口。
      
      太傅坐在一旁的,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太子别急。秦王殿下是三位皇子之中资历最浅的。太子防着他不如拉拢他。”
      
      “那萧自清呢?父皇对他比对我这个儿子还好。还有那个先生,也不管了?”太子拿起了茶杯想喝一口水,却又重重的放下。
      
      太傅抚平了衣袖上的褶皱,想起那些陈年旧事,长叹道。“陛下对小王爷好,是心里的愧疚之情。至于秦王送去的那个门客。既然他能送,我们也能送。有些耳目在汝南王府,我们也能放心些。”
      
      太子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那我这就去安排。不仅要有门客,还得有些姬妾。”
      
      太傅连忙拦下了太子,“汝南王可是不近女色。就怕惹了他不快。”
      
      “惹了他不快?”太子挑了挑眉毛,他身为太子如今还要被个郡王强压一头。他咬着牙道,“那就送最好的过去,去把凝脂叫来。”
      
      吃了两碗山楂酪也没有缓解裴若云的积食。
      
      一大清早,她就早早的起了床翻出了针灸医书,照着书上画的给自己扎针。
      
      “先生今日起的可早。”绣橘端着洗漱用的铜盆进来道。
      
      她看着裴若云拿着针就往自己虎口上扎,慌忙拦住了,“小先生这是做什么呢。别伤着自己。”说着就把针抢了过来。
      
      裴若云指了指书上画的图,“我这是治病呢。昨日吃的有些积食。”
      
      绣橘松了一口气,但却依旧握着针不放手。“先生要是不舒服请个大夫来看看就是了。何必自己来。”
      
      裴若云摇了摇头,“一点小毛病,不要紧。”
      
      正准备把针从她手里抢过来,就听见承影慌慌忙忙的跑进来,大声嚷道,“小先生快去看看吧,出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